网购火车票伤害农民工

刚刚实行的网络销售火车票已经开始遭受质疑,《温州都市报》刊登了一位重庆籍农民工写给铁道部的一封信,信中讲述他4次到火车站排队买票均未如愿,他认为网购火车票对农民工而言反而增加了难度。…[详细]

相比起前几年网上热火朝天的火车票该不该涨价的争论,对网络销售火车票的争论要小得多,尽管这一变革和要不要涨价一样,再次涉及到了火车票分配的效率与公平之争。

今日话题排队购票也许会被网购代替

2012-01-06 第 1936

今日话题
网络售票,农民工确实吃亏
春运列车也许将不再是“农民工专列”

按照当前的分配方式,排队已经失去意义

据北京铁路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目前的网络订票、电话订票、窗口售票、代售点售票、自助售票机售票五种购票渠道中,不存在票额按比例分配的问题,实行“通售共享”。铁路局人员还表示,从元旦起,网络售票、电话订票的预售时间要先于其他三种购票方式长达4天,因此旅客最好通过网上订票或电话订票的方式购买春运火车票。

上海铁路局发布的信息称,该局元旦期间日均发售火车票130万张,其中有近三分之一是通过网络订票和电话订票,其他多数是即到即走的长三角短途客流,而这还是春运尚未正式进入高峰期时的情况。如果真是“通售共享”,那么结果可想而知:过去排队买票的时代,热门车次尚可以在半天之内把票卖光,现在人们可以在家里通过互联网更方便的排队,除非每天只销售固定比例的车票,否则四天之后几乎不可能还票留在窗口销售。而那些依赖排队这种购票方式的人就吃亏了,写信的这位农民工,就是他们中间的一个。…[详细]

网购伤害的是农民工

当然,农民工未必不能改变自己的购票方式,但是当他们选择网络购票的时候,会像这位写信的农民工一样,发现网络购票相比排队来说门槛提高了,竞争者也增多了。

根据目前网上的反馈,在官方购票网站上,打不开页面、加载慢、Cookies丢失、查询失败、系统忙、信息不完整等故障屡见不鲜,而需要手动安装证书等要求更让普通用户感觉到手足无措,购票成功还需要开通网银,这一切都必然成为让很多农民工头疼的问题。而另一个比较隐蔽的问题是,网络售票在技术方面抬高了门槛,在身体痛苦指数方面却降低了门槛,由于不再需要在冬天的户外苦苦排队,白领、“技术宅”、小企业主等等原本不会加入火车站排队大军的人们,却会加入互联网上的排队大军,开始和农民工一起抢火车票。而由于信息比较灵通,有网购经验,电脑使用能力较强等原因,他们的抢票能力还要更强于农民工。

自己擅长的排队购票基本被“废”了,新的购票方式是自己不擅长的,农民工很可能成为网售火车票的吃亏群体。 …[详细]

网购与排队之争,是效率与公平打架
谁是“最需要车票的人”

火车票既是商品,又是福利

购票方式的变化会使得受益者发生改变,无论为网络售票叫好,还是为农民工买不到票叫屈,其实都隐含了一个前提:火车票“应该”给谁?

同样路程的硬座火车票价格大约是机票的五分之一,汽车票的二分之一,无论支持还是不支持火车票涨价的人都同意这一点:如果价格放开,火车票本来可以卖更高的价。本来可以卖更高价的东西非要压低价格卖,即使对很多人来说票价并不便宜,但火车票也仍然具备福利的属性。因此,把火车票卖给谁,就是一个发放福利的过程。而对发放方式的良好改革应该满足两个条件:首先是分配结果变得公平,给了更需要的人,其次是发放方式变得效率,减少了发放和领取者的成本等等。…[详细]

网络购票得到效率,损失公平

对网络购票叫好的声音主要依据是,网络购票确实降低了购买火车票的痛苦程度。尽管不断的存在系统繁忙,加载失败,信息错误等问题,流程也变得更复杂,但无论从时间成本还是切身感受,都比在火车站广场排长队轻松得多,如果真的按照“通售共享”的原则分配火车票销售,那么人们再也不需要去排长长的队列——因为排队之前票就没了。

问题是谁更有资格获得以较低价格过年回家这项福利?是收入更低的人还是学历更高的人?是回家意愿更迫切的人还是技术能力更强的人?如果承认火车票的福利性,那么购票作为福利的分配方式,就必须优先考虑“公平”的问题,否则,为图“效率”而让福利发不到该领的人手上,这个福利的存在就失去了意义。

网购和排长队都是对这份福利的竞争,一个是靠技术和硬件竞争,一个是靠身体忍耐力竞争,农民工当然并非学不会网购,但春运热门车次的购票已经接近于电子商务网站的“秒杀”,要玩网购和“秒杀”,农民工抢不过白领和“技术宅”们。在网上购票的能力受到教育程度,网购技能,甚至硬件和带宽的强烈影响下,事情就变成了“将春节低价回家的福利,优先分配给那些教育程度较高,有网购能力且具备网购条件的人们”,人们仅用本能就能判断:这不公平,福利应该交给最需要的人,而白领们本来是可以买飞机票的。 …[详细]

排队虽痛苦,其中有公平

怎么分的问题,其实也是分给谁的问题,而过去大受诟病的实名+排队模式,也不乏其合理的一面,那就是保持福利的甄别成本。如果能够严格执行实名制,将关系票和黄牛票之类的捷径控制在一个很低的比例,那么这个时候“火车票福利”的分配依据就是谁的时间更不值钱就给谁,谁更不怕吃苦就给谁,那些最愿意付出痛苦和时间的人能够得到回家的车票,而低收入群体相对来说更具备这类特征。

涨价或者允许黄牛票,是让购买能力强的人获得优势;网络订票,是让文化程度较高的人获得优势;排队购票,是让收入较低和忍耐力较强的人获得优势。如果没有网络购票,回到排长队的方式,那么那些时间和精力上成本更高的人(一般也是收入更高、支付能力更强的人),就会自然退出对火车票的竞争。

效率与公平不可得兼,不如择一而从
涨价之后,长途汽车将是替代品

如果追求效率,网购不如涨价

无论车票采取何种分配方式,相对于庞大的春运需求,运力的短缺是客观存在的。因此支持火车票涨价的意见认为,可以通过涨价来解决买票难的问题。其实这种涨价的主张,就是让票价自由上浮从而剥离火车票的福利性。一旦失去了福利性,也就不必再考虑车票分配的“公正”问题,只要价高者得就行了,如果一个人回家的需求足够强烈,那么他自然愿意花更多的钱买票,最后车票会交给那些真正需要,也愿意用钱表达自己的需要的人。

此外,涨价的方式还包括允许黄牛党存在,将车票发包给旅行网站销售经营等等,总之就是像飞机票一样卖火车票,反正还有汽车和飞机作为替代品,“天价火车票”倒也无需担心。…[详细]

如果追求公平,则加强整个过程的公共性

另一种意见则认为,既然中国确实存在庞大的“过年回家”需求情况,既然解决这一需求已经成为一个政治问题,不如直接将火车票上的隐形福利变成一种正式的国家福利进行严格的实施和监管。那么,火车票需要的不是涨价而是降价,而铁道部门作为福利的实施者,其售票方式和服务质量等都要接受公开的听证和评议。…[详细]


网购火车票是千呼万唤才出来的政策,因此我们想当然以为它是一大进步,却没去想究竟是哪些人在“千呼万唤”,这些能发声的人是否代表所有人。

资料区 怎样用手机浏览今日话题

相关专题

火车票该涨该降?

用经济效益的思路难解决福利问题…[详细]

相关专题

春运痛苦在下降

令人恐惧的春运,并非一成不变…[详细]

投票区

新闻立场
你在12306.cn买到回家火车票了吗
已买到
0
投票
买不到
0
投票
0%
0%
专题调查
加载中...

互动区

读者来信
CSTX:警惕父爱专题是网络暴力
汤勇波:自中国的研究论文有着极...
袁文良:回家过中秋
张妍文:慈善的过度娱乐化是慈善的...
美丽中国:莫让公款行贿打法律“擦...
越洋:关于“产妇之死”专题的意见
蔡平:冰桶挑战是被绑架的宣传工具
chenxiaohong: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完...
如颠如狂:再讨论谁来为产妇负责
不老松:医院尽力则不为产妇负责
我要写信
编辑手记
谌旭彬:三论岳飞绝不是“民族英雄”
刘彦伟:航班延误,有苦该向谁诉
王杨:几个关于婴儿喂养的误区
谌旭彬:评毛泽东的一篇“优秀”作文
刘彦伟:“死老虎”王立军该怎么...
更多
今日话题·历史版
第671期:伪科学“地震云”来华40年
第671期:伪科学“地震云”来华40年
实时互动

010-82155158 10890700@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评论频道

本期责编:郑褚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