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爸”的孩子不是被打上北大的

有赖于质地坚韧、弹性极佳的藤条,香港商人萧百佑将3个孩子送进北大,跻身“成功父母”行列。他所写的教子经《所以,北大兄妹》已经出版,而萧百佑原本给这本书起的名字,叫《打进北大》。 …[详细]

作为4个孩子的父亲,萧百佑被媒体称为中国“狼爸”,他所倡导的棍棒政策、军事化管理、不许与同学在校外接触等等严苛的教育方式,无不给人以震撼。而经他调教,4个孩子中的3个都已经进入了北大,又不能不令人惊叹:难道“三天一顿打,就能上北大?”

实际上,只要仔细分析狼爸家的孩子们,就明白狼爸“成功”的奥秘了。

今日话题
“兄妹同上北大”是如何实现的

“打”并不能完全体现狼爸的价值,他真正用心良苦之处在于——“4个孩子都不在中国大陆出生,却都在大陆接受教育”。而这一点,正是解读狼爸成功奥秘的钥匙。

长子萧尧与长女萧君(摄于1997年)

长子萧尧、长女萧君:2009年通过港澳台联考进入北大

据公开资料,兄妹二人2009年参加了“港澳台全国联考”。萧尧以591分被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录取,萧君以616分被法学院录取,萧君还是港澳台联考的状元。

应该说,兄妹二人的考试成绩相当不错,这份成绩单放在哪位家长的手里都是件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但除了孩子们的个人努力外,狼爸选择的道路也至关重要……[详细]

港澳台联考:功夫不负有心人

萧尧和萧君都是在香港出生的,虽然无法确证两人是否落户香港,但从参加“港澳台全国联考”这一点上来看,两人应当都有香港户口。

作为内地高校招收华侨、港澳地区及台湾学生的考试制度,“联考”的出题范围并不超出大陆高中的学习范围,并且和普通高考比,在整体难度上偏低。针对萧尧和萧君参加的文科考试而言,虽然文科数学会较普通高考的文科数学难,但同时也有“不考政治”等优势。相较而言,“联考”的理科题更难一些,但狼爸让孩子们从小就背诵国学经典,早就打定主意走文科路线。

一些参加过联考的港澳学生,都会提及平时学习内容与考试范围不同,但自小在大陆接受教育的萧尧萧君却不必担心这个问题,而且在考试前,家里还专门安排他们在上海进行了长期封闭式复习。

进入北大的两道门差别不小

2009年,香港地区有830人报名参加联考,最终有530人获录取。录取比例接近64%。而同样是2009年,大陆高考的录取率约为61.7%。

2009年,北京大学港澳台联考的文科分数线是591分,最终招收了5人(萧尧和萧君正在其中)。而萧尧恰好是“踩”着分数线上了北大,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但翻看2009年时北京大学的普通高考招生分数线,除了西藏等个别省区外,文科591的分数基本上属于最低的要求了,再加之考试难度的不同,这两种考试真正的差别又进一步被拉大了。

此时再回头看“狼爸”当初安排的路线,不得不说金榜提名的确有他的功劳。…[详细]

如果萧尧和萧君在香港“高考”……

如果不走“曲线救国”(参加联考上北大)的路线,而是和其他多数香港孩子一样,在香港接受教育,参加香港的“高级程度会考”,萧尧和萧君又会面对怎样的局面呢?

2009年时,有近3万9千人参加了香港“高考”,其中向大学联招提出入学申请的大概有3万5千人左右,而这些人中只有1万7千人左右(不到50%)达到了入学的最低分数线(拥有上大学的资格),但由于最终只有1万1千个学位可以分配,所以计算下来,2009年时香港高考的最终录取率为28%。

这和2009年时香港地区港澳台联招的录取率64%相差甚远,而且香港高考难度也较之为高。

而狼爸在之后的采访中曾表示过“不赞同内地人去香港上大学”。

是的,比如今年1万多名内地生申请香港大学,最后的录取比例竟然达到了36:1,从狼爸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报考方式的确是太傻了。

妹妹们的成长道路仿照兄长
北大生可不只是靠“打”出来的

三女儿萧箫:2011年考入北大

与哥哥姐姐不同,三女儿萧箫和四女儿萧冰出生在美国,目前无法确证二人是否为美国公民,所以分情况分析。

据媒体报道,2011年夏天,萧箫考入北大,但具体的专业和分数都不清楚。

如果萧箫没有入美国国籍,而是和母亲一样是香港人的话,那么她应该也像兄长一样参加港澳台联考,但实际上,自2009年萧尧和萧君占据5人名额中的2个后,2010和2011年,北京大学的港澳台联考文科类招生,却一直处于“零招收”状态。(据网友提供的数据)

而如果萧箫入了美国国籍的话,她很可能以留学生考试的方式进入北大,留学生考试的出题范围与大陆普通高考的范围差不多,题目难度会简单些,更加“优惠”的是,2011年北京大学留学生考试只有语文、数学、英语三门。对于从小在内地接受教育的萧箫来说,主场优势更加明显。…[详细]

四女儿萧冰:目标中央音乐学院

由于个人成绩不如哥哥姐姐,“狼爸”给萧冰制定的目标是中央音乐学院。

中央音乐学院也可以港澳台联考的方式进入,而如果萧冰没有加入美国国籍,那么她将享受到如下便利:中央音乐学院规定需要通过专业考试才可以报考,而在香港考试局不多的“国际专业考试项目”中,恰好有中央音乐学院的等级考试和乐理考试,科目设置中也正有萧冰所学的古筝。

就算真是“打上北大”,也不稀奇
新书发布会上 “狼爸”满面红光

大陆那些“高分摇篮”的秘诀,不也是严苛管理?

固然狼爸让自己的孩子进北大利用了“受大陆教育,享港台优惠”,但靠严苛的时间管理促进学习成绩,这是可靠的手段,即便中国大陆那些“高分摇篮”,其实也主要就是靠加大学习时间和强度实现的。

像黄冈中学这类“状元摇篮”的秘诀,不也就是“集中营式管理”吗?既然黄冈中学们可以靠严苛的管理培养状元,那么狼爸用同样的手段培养出高分子女,又有什么稀奇?…[详细]

不能说“狼爸”对教育的理解全错

很多人都会这样质询狼爸——“你的教育不就是会应试吗?”、“你知道什么叫素质教育吗?”

但你知狼爸怎么说?

“哪怕中国已经取消了‘八股科考’,但现代‘填鸭式’的教育和严格的‘高考’制度,和古代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现在一窝蜂考公务员的现象不就是千百年来科考取士的现代版吗?既然古法得以在那个年代奏效,那么我的‘私塾’也一定能够成功。”

狼爸的这段话说到点子上了。现在很多人看不起古代的科举考试,实际上科举考试作为一项能力测试是很不错的。我们只要真正去了解下八股文就知道了,八股文实际上非常难写,能把八股文写好的,能力也差不到哪里去。高分固然有低能,但一般情况下还是高分高能的。所以应试本身就可以鉴别人的素质,而要鉴别人的素质,请问不应试还能怎样?就算你不像今天这样考试,也得有别的考试吧,那不还是应试吗?所以不是狼爸不懂素质教育,是当今很多人被灌了“素质教育”的迷魂汤。…[详细]

而要想取得高分——也就是高能力,刻苦的学习锻炼自然是难以避免的。所以狼爸的教育方式培养了他孩子的能力,这个是大致不差的。

“狼爸”的真问题在于:他不懂“高分未必是唯一可追求的”

严苛的管理确实可以促进高分,也可以增加孩子的能力,但负面作用就是剥夺孩子的幸福感。求儿时的幸福还是求学历(象征将来的幸福),的确是仁者见仁的问题,但不少孩子长大后发出这样的感慨:我宁愿不要今天的成就,也想换回一个玩耍的童年,这样的心声值得家长深思。此外,打孩子肯定是不对的,这已经突破底线了。

总之,“狼爸”是有点“小精明”的人

我们都听说过,2008年时北京大学医学部外国留学生的录取名单上,54人的名单中有22人来自非洲西部国家几内亚比绍,而且这些学生的姓名都是中文。…[详细]

狼爸很可能将这个模式潜移默化地运用了起来,并加以包装。

狼爸那段“八股科考论”,也显示了他对如何取得高分的认识很清醒。

有人说,狼爸就是出来找骂的,但自从狼爸接触互联网,尤其是在媒体前走红后,他的话题就没离开过自己的著作《所以,北大兄妹》,由于有效的推广,这本书甚至在某些购物网站卖到缺货。

大儿子萧尧曾据理力争说,现代社会要讲求民主。“狼爸”不屑地回应:“你是民,我是主,这就是民主。”不知现在就读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萧尧如何看待这番话。

资料区 怎样用手机浏览今日话题

相关专题

“虎妈”的中式教育是伪命题

争论可以告一段落了…[详细]

相关专题

保护儿童 戳破父母谎言

嘴上都说爱孩子,潜意识里全是爱自己…[详细]

相关专题

暴力教子害死孩子

“不听话就给我好好打”!…[详细]

投票区

新闻立场
你是否支持“棍棒教育”?
支持
0
投票
不支持
0
投票
0%
0%
专题调查
加载中...

互动区

读者来信
CSTX:警惕父爱专题是网络暴力
汤勇波:自中国的研究论文有着极...
袁文良:回家过中秋
张妍文:慈善的过度娱乐化是慈善的...
美丽中国:莫让公款行贿打法律“擦...
越洋:关于“产妇之死”专题的意见
蔡平:冰桶挑战是被绑架的宣传工具
chenxiaohong: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完...
如颠如狂:再讨论谁来为产妇负责
不老松:医院尽力则不为产妇负责
我要写信
编辑手记
谌旭彬:三论岳飞绝不是“民族英雄”
刘彦伟:航班延误,有苦该向谁诉
王杨:几个关于婴儿喂养的误区
谌旭彬:评毛泽东的一篇“优秀”作文
刘彦伟:“死老虎”王立军该怎么...
更多
今日话题·历史版
第661期:“坐月子”已被欧美抛弃很多年
第661期:“坐月子”已被欧美抛弃很多年
实时互动

010-82155158 lhxmail@vip.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评论频道

本期责编:李慧翔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