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女中学生援交卖淫案

近日,上海市闸北区检察院对警方破获的一起未成年女性参与卖淫和介绍卖淫的特大案件提起公诉。该案涉案人员多达20人,其中多数为在校中学生,2人为未满14周岁的幼女,涉及上海市某职业学校分校、普通高中等9所学校。…[详细]

检察官在介绍这起案子时,用了“援助交际”(简称为“援交”)这个来自日本的词汇,并表示,一些女孩家境并不差,出卖青春只是因为爱慕虚荣,喜欢购物、享乐,而手头缺少零花钱。所以,不少评论都直斥这些女孩拜金、堕落。

 

这些女中学生会面临怎样的命运?这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法律问题和社会问题呢?

 

今日话题
目前的法律在“援交”问题上还是空白
我国关于“援交”的法律还是空白

组织或者强迫他人卖淫的少女会被追究刑责

尽管用了“援交”这个冠冕堂皇的名词,但是这起案件的实质还是性交易。而这20多名少女,在这起案件中扮演的角色并不相同,会面临的法律处罚也不同:

只是卖淫或者教唆了他人卖淫但程度较轻的未成年少女,应该接受《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处罚,并不构成刑事犯罪。这其中有两名未满14周岁的少女,依照法条,她们应该免于处罚。而14-16周岁的少女和16-18周岁但属于初次违反治安管理的,都应该免于行政拘留。

那几位组织甚至强迫他人卖淫的少女,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除非她还不满16周岁,但是应该酌情从轻量刑。…[详细]

跟未满14岁的少女发生了性行为的,应该被提起公诉

在此案件中,与两名未满14周岁幼女发生性关系的男性应当以“嫖宿幼女罪”被追究刑事责任,刑法规定,“与未满14岁女孩发生性关系,不论女孩是否出于自愿,依然构成嫖宿幼女罪,要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而与14-18岁少女进行性交易的男性,按照相关法律,并不会被追究刑事责任。…[详细]

目前的法律对“援交”其实一片空白,并没有特别的规定

不管是日本、香港,还是台湾地区都对“援交”有特别的法律规定,其中又以台湾地区最为严苛,全面打击“援交”,保护未成年人。而从立法上看,也不止是追究刑责这么简单,还包括一系列的救济措施,甚至还会惩戒这些未成年人的父母,让他们接受相关教育。

台湾相关的立法最早颁布于1995年8月11 日,被称为《儿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条例》,主要是针对“雏妓”现象制定的,为被迫卖淫的儿童少年提供预防、救援和安置的福利性服务。其中包含网络管理条例,禁止18岁以下儿童青少年在网上散播交友信息,否则将被拘留,警方视具体情形给与惩罚。而卖淫的儿童青少年不会被追究刑责,但是必须要接受两年的特殊教育,“买春者”跟16-18岁的少女发生性行为也会被追究刑责,会被处以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0万元以下的罚款。

该条例于2008年12月进行了一次修订,增加了岛内中小学每学年应办理少年儿童性交易防制教育课程。另外,条例规定,“儿童或少年从事性交易或有从事性交易之虞者,当地主管单位得令其父母、监护人或其它实际照顾的人接受8小时以上、50小时以下的亲职教育辅导,违反规定者处新台币3000元以上、15000元以下罚款。”条例还增加了对媒体、互联网相关信息的管制,只要违反都会处以数目巨大的罚金。

从上可以看出,目前中国大陆的相关法律在青少年的性交易(还不止“援交”)这个问题上显得还是太过仁慈并且也太不全面。当然,不管是香港还是台湾,法律还会和社会公益并行,对未成年人和他们的父母提供援助乃至强制性的帮助。…[详细]

对跟未成年人发生性交易的人应该有相应的法律处罚

上文已经提到,中国大陆现在的法律中,对于跟14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的人士其实没有刑事惩罚。但是,在少女“援交”这个问题上,这些嫖客们有非常大的责任。

所谓的“援交”,本来指的是少女为获得金钱而答应与男士约会,但不一定伴有性行为。不过在现在的语境之下,基本上是指少女“自愿”和嫖客发生情色交易。虽说强迫的成分表面看起来很少,但是这些与未成年人发生性交易的人不需要担责任吗?答案是否定的。

目前,大陆关于“援交”的调查和研究非常之少。其中比较有参考价值的是去年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和中国儿童研究中心联合做的《青少年援助交际行为访谈报告》,研究者花了2个多月的时间才说服18名从事援助交际的在校学生配合做了深度访谈,结果发现,“在社会中,将学生作为目标,有组织地进行诱导,才是(‘援交’的)根本原因。”在一篇讲述沿海某地的少女从事“援交”的深度报道中也提到,这位少女就是在公交车上被一位中年男子给看中,引诱她去参与卖淫的。那些“大老板”都愿意出高价找少女,有的甚至还有找处女的爱好,并为此一掷千金。…[详细]

道德指责之外,更应该关注事件细节
香港一名男子将“援交”少女碎尸

关注一:这起卖淫案件存不存在集团操纵的现象

一份数据称,现时在香港,不少“援交”少女都是在网上聊天室被招揽入局。不过当中有四分一是由不法集团在背后操控。

前文提到的访谈报告也指出存在很多的“援交”中介,譬如这些研究人员就是通过一位中介联系到受访少女的,而他大概有1000位少女的资料。当然,中介的存在并不能证明“援交”就有集团化现象,只是到底有没有不法集团在操纵这些少女,或者存不存在另一些被不法集团控制乃至虐待的“援交”少女呢?值得关注。…[详细]

关注二:这些少女的心理状态、身体状况如何,交易过程中有无受到虐待

不少的评论都认为这些少女爱慕虚荣、灵魂堕落。但是,泛道德化的指责很空洞,这次事件的许多细节还需要了解,最重要的是,这些未成年少女的身心状态如何。

在港台地区的不少案例中,“援交”少女尽管最初自愿,但是过后往往被迫做一些事情,乃至被暴力对待。比如,有的少女到了交易地点后后悔了,并不想发生性关系,但是被逼迫了;一位台湾高中少女为了买手机而去“援交”,结果惨遭5名色狼轮奸;一位香港少女在进行性交易时被服食了合成毒品的成年男人掐死并惨遭碎尸。就算不会遭遇极端的惨剧,很多“援交”少女都遭遇过一些暴力、性虐待等情况。还有一些研究发现,很多“援交”少女都有罹患抑郁症的情况。

所以,法律并不能解决一切,就算把这些少女送到少管所也不能解决根本,她们的身体有没有受到伤害,甚至有没有因为“援交”而得病?她们的心理状态怎么样,有没有人有心理疾病?她们有没有被逼迫或者暴力对待?假如有被暴力对待的现象,应该对那些“买春”的人追责,这在现行法律的框架下也是可行的。…[详细]

不必把这些少女标签化,爱慕虚荣的表象下还有许多细节待考

办案检察官提到,这些少女们对于钱色交易没有羞耻感。其中一些女孩家境并不差,出卖青春只是因为爱慕虚荣,喜欢购物、享乐,而手头缺少零花钱。

上面这一段话被广为引用,不少人认为这些少女受到了外来腐朽文化的侵蚀,参加援助交际就是毫无羞耻感、道德败坏。这样的理解也比较偏颇。去年,香港的几个公益组织和学者们一起出了一本叫做《就是援交——援交男女故事及社会分析》的著作,通过一个个详实的个案讲述了七位不同的援交男女的故事,不少书评人都指出这本书跳出了刻板的援交印象,“展现的不是青年贪求物欲、迷失自我,而是身处不确定、没出路的年代的青年,寻求出路,跌跌碰碰,却又再撑起来。”且不论这些评论是否正确,这起码是很有价值的尝试,假如没有了解又充满偏见,又如何去关注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呢。

而在《青少年援助交际行为访谈报告》采访的18名少女中,有10名少女都是因为家境不好,其中有两人还是因为家人生病需要偿还债务,在第一次做“援交”之后,这些女孩全部都有负面情绪,包括悔恨和自责。之后,她们的心理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自我评价降低了,她们全部都认为“援交”是不好的事情,其中11人认为这不光彩。所以,不必把这些少女标签化,草率认为她们没有羞耻感。她们到底是不是和许多分析里所说的日本援交少女一样把自己物化当作“可以卖的”商品还不一定。

遗憾的是,从2005年沈阳的一家报纸第一次报道“援交”案例开始,中国大陆的相关研究到今天也凤毛麟角。“援交”现象到底有多普遍也很难说。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和上海市计划生育科学研究所2009年曾经对6023名5-24岁的青少年做了调查,结果发现有12.7%的有过性行为,而这些人中又有4.3%的有过商业性行为,这个数字是为数不多能做参考的。…[详细]

法律建设外,从一些已有的研究中也有可借鉴的
日本电视剧97年就开始涉及“援交”话题

学校、家庭、社会三个层面确实都有责任和可改进的

不少港台学者的研究都发现,去“援交”的学生普遍成绩低落、没有成就感,甚至很自卑。他们容易从学校中“逃避”。而在一些研究中也发现,成绩不好的孩子更认同“援交”。这是因为在中国学校中,成绩几乎等于青少年的脸面,也是评价一个学生的重要因素。所以相关研究学者也呼吁师长、学校不要歧视差生,提供多元化的学习,多给予他们肯定。

在“援交”问题上,家庭教育也必不可少,有的少女是因为缺失家庭的关爱,有的则出于对家长的逆反心理。有新闻称,香港一半向社会机构求援的“援交”个案都是家境很不错的女孩,她们的父母并非不管孩子,反而是因为太专制,让孩子很逆反。因此,好的父母应该抽出时间来倾听子女的心事,和他们交流,但是又不能专制。

而从社会层面来看,这当然和一个社会的风气有关,倘若在一个拜金的社会,青少年也容易变得物欲横流,在学校得不到肯定的青少年,更容易通过别的渠道来得到名牌或者物质上的满足,从而形成一种“自我认同”或者“自我肯定”。…[详细]

这也和中学生从儿童到成人转变时期的独特心理状态有关

中学生每天有大量的时间都在学校,彼此呆在一起,形成一个“小社会”。事实上这些中学生们处于一个过渡时期,他们既渴望脱离儿童,从儿童中成长,又和成人的圈子有隔阂。在这样的一个过渡期,他们有自己的文化、价值观,研究学者将这称为“青少年亚文化”。在这样的一个时期,对他们直接影响最大的不是父母,也不是老师,也不是社会,而是同龄人。所以,同龄人之间很容易“传染”。许多案例都呈现出了这点,本次上海的案例也是三位少女在初次“援交”之后再介绍别的女孩参与。

许多研究者都认为,港台不少参与“援交”的青少年都有一种价值观,即他们认为“援交”体现了他们对身体的自由支配,是自主权利的体现。而不少青少年都觉得“援交”和卖淫不同,这是份“兼职”而不是“工作”,他们也可以选择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和谁进行交易,甚至可以选择“长得好看”的人。所以,这也是一种“传染的价值观”。问题在于,很多“援交”最后都伴随着强迫或者性暴力,这就没有自由可言。并且,先不论性具不具备商品属性,很大一部分从心理到生理都不够成熟的未成年人在“自愿”“援交”之后,会出现很严重的生理、心理问题。成年人能够理性思考,需要对自己的行为负上全责,但是未成年人并不具备这样的完全能力。

因此,打破这种同龄人之间的、小圈子里的传染很重要,而这又需要多方面的努力,真正的青少年公益组织的建设会有助于这一点。…[详细]

价值观构建而外,适当的性教育确实必要

韩寒一句给未来女儿的忠告前段时间很轰动,他说,会告诫女儿“带好安全套”。这并非危言耸听。2010年发布的《中国青少年生殖健康可及性调查报告》是中国第一份全面的大型的关于青少年性健康的调查报告,受访者面很广,结果发现,我国15岁—19岁的少女中,8%的女孩有过性经历,而她们的避孕知识、防艾知识都很差,其中,更是有17%的人曾经怀孕,5.9%的人多次怀孕。一些都市报也报道过,一到寒暑假,在医院中打胎的一半左右都是少女。也有人担心性安全的教育会不会让孩子们觉得大人是在鼓励性行为。其实,通过本案就可以看到,现在的孩子接收到性信息的途径很广泛,问题是这些信息是否正确。与其遮遮掩掩,不如给个可信的答案。

中国政法大学青少年犯罪与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皮艺军教授就认为,“性是一种权利,天生而有之,但是我们的父母和老师却从来不引导,只知道视其为洪水猛兽。孩子们只能自己去探索,而她们在探索过程中,发现性居然是一种商品,可以买卖,而且价格不菲,为了满足购买衣服或者奢侈品的欲望,她们便开始这种盲目的性开放。”确实,就港台地区的调查来看,“好奇”是许多未成年人第一次选择“援交”的主要原因之一。…[详细]


希望这些女孩们在面临法律法规的惩罚之余,能够得到恰当的心理辅导,毕竟,她们的人生还很长。

资料区 怎样用手机浏览今日话题

相关专题

性侵害何以在中专职校频发

该让社会和政府部门有所行动了。…[详细]

相关专题

戴套不算强奸?

本案折射出许多职业女性的共同困境。…[详细]

相关专题

山木门下的隐秘秩序

这是怎样的一个“怪胎”机构…[详细]

投票区

专题调查
加载中...

互动区

读者来信
CSTX:警惕父爱专题是网络暴力
汤勇波:自中国的研究论文有着极...
袁文良:回家过中秋
张妍文:慈善的过度娱乐化是慈善的...
美丽中国:莫让公款行贿打法律“擦...
越洋:关于“产妇之死”专题的意见
蔡平:冰桶挑战是被绑架的宣传工具
chenxiaohong: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完...
如颠如狂:再讨论谁来为产妇负责
不老松:医院尽力则不为产妇负责
我要写信
编辑手记
谌旭彬:三论岳飞绝不是“民族英雄”
刘彦伟:航班延误,有苦该向谁诉
王杨:几个关于婴儿喂养的误区
谌旭彬:评毛泽东的一篇“优秀”作文
刘彦伟:“死老虎”王立军该怎么...
更多
今日话题·历史版
第626期:中国即将拥有两艘现役航母
第626期:中国即将拥有两艘现役航母
实时互动

010-82155158 wangyang019@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评论频道

本期责编:王杨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