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微博话题本期摘要

民主不是理念,不是理论,不是理想,它是实实在在的一种东西。它可以细化为很多操作细节,而且这种操作的细节和流程是可以学习和训练的。自从议事规则来到世间,它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流淌着赤裸裸的权利和平等以及实现权利、保障平等的技术手段。 …[查看全文] [评论]

本期嘉宾档案

讲座信息:

  1. [上期回顾]:李步云 宪政的科学内涵及其意义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无操作细节的民主是欺骗

推广、应用议事规则,是培养自己公民性的过程,也是在调整对于民的预期。如果有人问效果,现在我会很坦然的说,没效果,或者说我们看不到什么效果。 …[详细]

你有没有做好民主的准备

很多人在喊民主口号的时候,你的内心有没有做好准备?真正民主到来的时候,那个日子不是很爽的。你要跟各种各样、千姿百态的人去妥协沟通,那个是很累的。 …[详细]

你可能成为曾经反对的敌人

最开始维权我们反对的是什么?是所谓的官僚和专制。当我们这个团队一天天长大的时候,实际也容易官僚化——用会议来传达会议,用电话来安排工作。 …[详细]

我们要从自己改变

罗伯特议事规则是讲如何从精英的层面转化到我们基层。但更重要的,我们自己要认识现状,按照内心所希望的目标从自身改变开始。这样才能真正影响更多的人。 …[详细]

 

讲堂159期 与《可操作的民主》面对面 [查看全文]

民主是实实在在的,可以细化为操作细节

寇延丁:在我们的尝试和我们的眼中,我们认为民主不是理念,不是理论,不是理想,它是实实在在的一种东西,它是可以细化为很多操作细节的,而且这种操作的细节和流程是可以学习的,是可以训练的。所以"可操作"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 [查看全文]

(视频播放)其实,还有一些背景信息是没能在这里涵盖进来的,我们知道现在国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维稳。杨云标的由来呢,他不仅仅是安徽省第一个通过了合法审查、并且注册的农村合作社的民选理事长,在此之前,他是中国第一个农民维权协会的发起人,他曾经多次为了权益问题进京上访,这是他的一个前世今生。 在这本书里,我也提到了这一点,当他终于成立了合作社,或者是有了这个维权协会,有了一种农民的联合,一种弱势的联合,并且通过这种联合,来将自己的需求,来进行保障,来付诸实施之后呢,反而是没有再出现那种矛盾的激化,比如说围堵市政府,上天安门这种事情,这是跟云标有关的一个背景介绍。 [查看全文]

那么怎么样理解、认识议事规则?议事规则的历史和重要性在这个片子里有一点很简短的介绍,等一会儿袁天鹏会更多地讲这个问题。作为这本书的作者之一,我自己也是有多年的学习运用议事规则的经历,所以才会做这件事情,写这本书。我个人对于议事规则的理解和认识,其实是在这本书的162页里,我的感觉,我发现自从议事规则来到世间,它的每一个毛孔里流淌着的都是赤裸裸的权利和平等,以及实现权利、保障平等的技术手段,这是最吸引我的东西,所以才会有这些。今天到的这几位,白亚丽的故事要等一会儿再说,现在先请袁天鹏介绍一下跟议事规则有关的事情,以及他个人运用议事规则的心得。 [查看全文]

你有没有做好民主的准备?

袁天鹏:好像有千头万绪要给大家来展现,先把刚才一个很重要的点点出来,刚才寇老师说罗伯特议事规则来到世间怎么样怎么样,我们大家习惯听权力,力是力量的力,我们说的是利益的利,这个是导致我们现在有很多汉语上的困境,这个,腾讯专题讨论过几次,比如什么叫自由主义?什么是权力、什么是权利、什么是法制,什么是法治,所以我们今天统一一下,我们今天谈到的所有的权利都是利益的利,我们谈到所有的法治都是治理的治,说治理的治的时候,它的意思是说我们实际上是基于保护权利的一套规则,这个规则对所有人都适用的。而制度的制呢,通常是说上面定了,你们都老老实实听着,所以关系是完全不一样的。 [查看全文]

当今天很多人在喊民主口号的时候,你的内心有没有做好准备,真正的民主到来的时候,那个日子不是很爽的。你觉得你正确了,别人都认为你正确了吗?你要跟各种各样千姿百态的不一样的人去做妥协,去做沟通,那个是很累的。你有没有做好这个准备?这个累它的价值,今天就是你高喊的那些价值,就隐藏在这个累当中,你要跟各种各样不同的人去和谐共处,你有没有掌握好这个心态和方法。所以这个是我们真正要做的,对于这些民主意识,法治意识的培养,公民性的培养,这个过程就隐含在我们做的这个项目当中。 [查看全文]

在人性的基础上建立规则

袁天鹏:我们今天的主题是"与《可操作的民主》面对面",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对民主这个概念更感兴趣,以及罗伯特议事规则为什么跟这样的概念联结在一起?到底民主是怎么一回事?我们通常会把民主想象得很美好,罗伯特议事规则诞生的这个过程,并不是很美好的,它本身的诞生,或者说议会本身的诞生,也并不是那么的美好,这个我曾经讲过,最早议会是在英国贵族之间诞生的,其目的是为了贵族们和国王之间划分利益,或者是在利益的层面上寻求平衡。所以并没有人在那里设想我们的人类社会应该如何发展,如何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只是说收税权了,国王不能够去立法侵害我们这些贵族的权利了,权利的概念当时是有了。只是当真的这一群贵族在一起,可以和国王一起讨论问题,贵族们之间有决策权的时候,争吵出现了。 [查看全文]

其实是同样的问题,最近中国周刊做了一个专题,我们要好好说话!针对的现象就是,到现在所集中体现出来的,一直都是这样子,我们每一个人在公共舆论空间里面,像疯子一样吵架,人身攻击,不断的跑题。但是我们不以为然,我们觉得心潮澎湃。我们以前不说话,现在中国人终于说话了,但是是乱说话。有人说乱说话也没有问题啊,我们慢慢的就知道怎么说话了,总是需要一点沉淀的。从不说话,到说话,有一个爆发的过程。但是这个沉淀的过程,很可能不是一个沉淀的过程,而是一个破坏的过程。与其你去慢慢的沉淀,在破坏中不断寻求经验,还不如把一些好的经验先借鉴过来。 [查看全文]

事实上这种破坏性的争吵,在当年也是一样的,他们是在解决这样的问题当中,一条一条把这些规则确立下来。其实大家是一样的,昨天做业主委员会工作的一个朋友也讲到,他给业主们讲,我们现在终于是一个集体了,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了,大家既然被选了,不想让你一个人说了算。如果一个人总是听他说,其实效果还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吗?只有时间上大家差不多才算平等吧。那么时间怎么差不多呢?比如他的发言时间,说白了,这个东西就是一种权利的平衡,如果他发言的时候你随便打断他,你是在侵害他的发言权,反过来他的发言时间太长了,他就是在侵害别人的发言权,所以必须用规则把它平衡起来。 [查看全文]

这一步一步的就会出现新的规则,比如最后怎么把这个规则落实下来,需要一个中立的主持人,主持人作为一个裁判员也去当运动员,必然不可能把自己的身子摆正。我今天经过了这么多规则的自我训练,如果我既是这个动议的起草人,又是主持人的话,我自己也站不住,我一定特别讨厌那些反对我这个东西的人。如果这时候我还有发言权的话,我一定会压制他,这个就是人性,跟东方西方没有什么关系。 [查看全文]

 
 
 

能让我们通过这些操作细节来保障我们权利的东西,它带给我们的不是翻天覆地的效果。什么有翻天覆地的效果?只有革命有翻天覆地的效果,其他的可能都不会带来。它就像我们食物中的维生素一样,你可能没觉得它多么了不起,但是没有,就会对你的生命品质有影响。




  • 第158期:金锦萍
    公益与商业界限何在

  • 第157期:李步云
    宪政的科学内涵

  • 第156期:杨恒均
    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 第155期:孙越
    俄罗斯大选回顾

  • 第154期:天则院
    遏制部门立法

  • 第153期:吴君亮
    为什么推动预算公开

  • 第152期:于建嵘
    社会学者眼中的公益

  • 第151期:郭道晖
    82宪法回顾与展望

  • 第150期:易延友
    刑事诉讼制度变迁
  • 监制:翟红新、王齐、窦瑞刚
  • 策划:李玉霄贺国帅傅剑锋
  • 主编:杨子云
  • 编辑:刘德政
  • 制作:陈思
  • 主办:中国政法大学、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 微博:http://t.qq.com/yanshanforum
  • 电话:010-62671215
  • 邮箱:yanshanforum@qq.com
  • QQ群:19071221
评论首页 | 公益首页 | 回到顶部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