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微博话题本期摘要

“我信奉社会主义,也一直希望实行宪政,所以我也赞成宪政社会主义。但我首先要说明一点,我赞成的宪政社会主义是新的社会主义,我赞成的宪政是新的宪政主义。 ”…[查看全文] [评论]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82宪法的优点和问题

82宪法的优点在于宪法在民主和法治方面的一些规定所体现的改革开放时期的进步;宪法摆正了作为执政党的宪法地位问题,同时还特别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 …[详细]

什么是宪政社会主义

我信奉社会主义,也一直希望实行宪政,所以我也赞成宪政社会主义。但我首先要说明一点,我赞成的宪政社会主义是新的社会主义,我赞成的宪政是新的宪政主义 …[详细]

共产党应该成为宪政党

现在的法律体系肯定不是已经建成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因为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有几个要点,起码一条是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现在的法律体系是支撑民主的吗…[详细]

我们现在把党的领导歪曲了

我们现在把党的领导歪曲了,领导变成控制、管辖、支配,这都是错误的,只能提共产党作为领导,只能提出他以政策、政治来领导,而不能凌驾于国家权力之上 …[详细]

 

讲堂151期 郭道晖 82宪法回顾与展望 [查看全文]

郭道晖:82宪法的优点和存在的问题[查看全文]

关于82宪法我认为有三点值得提出,因为至今都闪耀着光辉:一是关于公民的基本权利。这点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82宪法是把公民基本权利摆在总章后面作为第二章,过去是摆在国家机关后面作为第三、第四章,82宪法把公民基本权利义务挪到前面作为第二章,突出了它的宪法地位,而且这个地位要高出国家机关、国家机构,这很有深意。另外公民基本权利里总共立了24条,比54宪法多出5条,比75宪法多出20条,比78宪法多出8条,而且82宪法在37、38、39、41连续几条里关于人身自由、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做了规定,这完全针对的是文化大革命的教训,特别是老干部亲身受侵害而定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住宅不受侵犯。另外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建议、申诉、控告的权利,而且还有检举的权利,这点非常重要,到现在还有不可或缺的针对性,现在公民维权宪法依据就在这里,我要维护权利,我要控告、检举政府的贪污腐败或者上访,现在上访受到打压,而这条是保护上访的,谁打压上访就是违宪的。这一条在82宪法以前已经颁布的刑法就有这些类似的规定。1979年五届二次人大会议一口气通过了7个基本法律,刑法就是其中之一,主要是针对文化大革命那种无法无天、抄家、打家劫舍等,比如专门把侵犯人身权利和民主权利作为一章,作为刑法很重要的一个罪名,这在过去是没有的。特别是侵犯民主权利是犯罪,而且任何机关或个人侵犯了公民的民主权利、人身权利情节严重的,可以刑事处分。刑法还规定禁止以大字报、小字报诬告、毁坏他人的名誉,严禁诬告革命干部和群众。这都不是法律语言,完全是彭真等人利用他自己深受其苦针对这些而制定的,刑法各方面很直接。宪法是在那个背景下制定的。

二是宪法摆正了作为执政党的宪法地位问题。82宪法纠正了75宪法、78宪法在党权和国家权力之间的关系,75宪法把党权凌驾于国权之上,有一条讲"全国人大代表大会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最高权力机关",这意味着共产党高于人大权力机关,这显然是把党权凌驾于国权之上,所以82宪法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几个字删掉,这不是否定某个领导,而是否定党政不分、一党治国的观念。75宪法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统率全国武装力量军队",军队受党的绝对领导,这个提法我认为不是很妥当,把党置于违宪境地,为什么?这个领导者不许还有其他领导,而宪法就中央军事委员会单有一节来谈国家对军委会,它就是领导人民解放军,而且是集体领导。总的宪法恢复了过去54宪法比较正确的做法是把"党的领导"写在序言部分,而不是作为一个规范条文,刚才我念的是作为宪法的条文,带有强制性,写的序言,而且写的序言只是作为表述革命或者建设经验的历史表述,并不是一种规范。有人说,四项基本原则是国家最基本原则,我不同意这个说法,四项原则是党的基本原则,不能作为国家的基本原则,香港实行的不是社会社会主义,宗教徒不信马列主义,假如条文里或宪法里写着作为一种规范强制,那宗教徒不能存在,香港也不能搞一国两制。所以我认为四项基本原则不应该作为全民必须遵守的,而且它也没有办法遵守,因为它不掌握国家权力。党十六届四中全会关于提高党的政策能力有一句很精辟的话,"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也就是说作为领导党,大家心里信任共产党,它不需要经过法律程序,作为执政党就要经过法律程序,即必须由人民来选举,共产党的领导干部要成为国家主席、领导干部必须经过选举,我们是通过人大的建构选举,经过全民的选举、确认才能成为执政党。有人说执政党是宪法规定的,宪法没有规定,至少我没有看出某一条法说"我们党是永久的、天然的执政党",必须经过选举。

三是82宪法体现了现代化建设的目标。由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变为经济建设为主体,而且是现代化建设,75宪法、78宪法都把阶级斗争为纲特别是无产阶级全面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理论、原则取消,而强调要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建设纲领。宪法里规定了要保护公民的合法财产,确认了国营经济和集体经济的自主权,也确认了中外合资企业的宪法地位,可以引进外资。另外,在社会主义法治方面扩大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力,过去常委会只能制定法令,新的宪法可以制定法律,基本法律由全国人大会议制定,法令会由常委会制定,特别是在县以上可以设立人大常委会,加强了人大的运作。

那82宪法存在什么缺陷?最大的缺陷是没有鲜明的明确司法独立,另外是没有建立权力制衡制度,三是违宪审查制度,所以一些明显的违宪行为包括违宪侵权的立法没有得到纠正,没有得到宪法的保障,公民的权利更缺乏宪法的保障,这是第一点。

第二,宪法所列举的公民基本权利还有不少缺漏,离社会主义宪政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差距,比如生命权、思想、信仰自由、迁徙自由没有,居住权、罢工权(75宪法有)、权力分立制衡没有,另外财产权不完备,城乡居民的土地房屋财产受到侵害,到现在还受不到宪法和法律的保护,主要是82宪法第一次提出一条"城市土地属于国家所有"。我当时参加宪法修改委员会讨论时,这一条没有为大家所注意,这一条也没有遵循公民的听证或者审议,就这么过去了,我也没注意到,城市的交通、发源当然属国家所有了,觉得无所谓。现在问题大了,搞城市化,原来老城市居民首先是房产,有地契,而这些都是私有的,建筑底下的地皮是他买的,是私有的,但因82宪法一句话就变为国有,也就是说普通公民一夜就实行了社会主义改造,把资产没收,所以导致现在拆迁矛盾是那么的尖锐、激烈,土地很值钱,国家拿去转卖,这严重侵犯了公民的财产权。再一个是人身自由权不完善,至于现在一些新出现的、新生的权利,比如生存权、自觉权、和平权、安宁权、知情权、饮食权等都没有,而这些都很重要。

第三,宪法还有一个更重大的问题是,有权利但没有立法来保障,宪法是不可塑的宪法,不能把宪法司法化,法院不能拿宪法的某一个条文来判,没有制定法律就不能依据宪法来判案,这样公民的权利得不到切实的保障。比如宪法35条所列举的公民有集会、游行示威自由,有出版、结社、言论、新闻自由,除了游行示威有一条法律以外,其它都没有法律,只有法规或者规章甚至红头文件,靠的是这个,而这些东西不是依据法律的,所以在立法权限和程序上是违宪的,违反立法法,因为立法法规定公民的基本权利必须由全国人大的法律来制定,法规、规章只能依据法律来制定,没有法律以前不能制定,而现在我们的国务院出版了很多,比如宗教事务条例、互联网的一些规定等,这都是没有法律根据的,法律是以保障公民自由为主,而现在的法律规章以控制和限制自由为主,游行示威应该有所限制,但《游行示威法》是由公安部出一个方案,拿到全国人大,全国人大一看里面有22个"不得",就限制你。人大常委会说你这不是保障游行示威自由,而是限制游行示威。所以人大常委会把22个中砍掉了12个,还剩下10个。北京市在这个法通过以后,批准了三个游行示威:一个是美国轰炸我们南斯拉夫大使馆,一个是小说牵涉到侮辱少数民族,少数民族游行,还有一个我忘了。当然我也不主张搞游行示威,游行示威和社会安全相冲突,特别是没有组织的群众会有打杀抢劫,要有所限制,正如当年法学泰斗张友渔老先生(北京市副市长)所写的《游行示威》,游行示威是要保障公民的自由,以这个为目的,需要一些限制,但限制也是为了自由,有限限制不能妨害人家的睡眠或者占领公务机关,限制是为了更有序的实行公民自由。如果国家说要布大局,那公民可以暂时放弃行使,而非放弃自由主义权利的资格,这不能等同。

关于宪政社会主义?[查看全文]

什么是宪政社会主义?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在2006年向中央上书要实行宪政社会主义,西北大学有一个副教授写过60万字的书都写宪政社会主义,还有人民大学的马克思主义专家高放、政法大学的江平教授以及老宪法学家许崇德都写文章赞成中国应该搞宪政主义,没有宪政就没有社会主义。我写了一篇《我所认同的宪政社会主义》(在南方周末发表),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说要禁止。我信奉社会主义,也一直希望实行宪政,所以我也赞成宪政社会主义。但我首先要说明一点,我赞成的宪政社会主义是新的社会主义,我赞成的宪政是新的宪政主义。

那新的社会主义是什么?邓小平说什么是社会主义我们都没有搞清楚,后来把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但我认为这个定义和阶级斗争的社会主义相比有很大的进步,但还不能说已经完全概括了社会主义本质,因为它没有涉及到上层建筑问题,只是讲经济基础、社会发展生产力。邓小平南巡谈话时,我觉得他很伟大,救了中国,救了改革开放,也救了他自己,否则历史对他的评价大不一样。南巡后中国开始搞市场经济,搞社会主义市场。南巡讲话时小平同志特别强调不要就姓社姓资问题而争论,社会主义可以姓资也可以姓社。我觉得现在不应该问姓社姓资,因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分不开(中美国),中国和美国在经济上分不开,资本主义国家有社会主义因素,社会主义国家也有资本主义因素,比如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现在很多企业既有国家股,也有民营股,还有外资股,你说它是姓社还是姓资?另外,民营经济在宪法上也确定了地位,民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既然是市场经济组成部分还要说姓资姓社的问题吗?根本不存在。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的物质前提,恩格斯在晚年还特别讲股份制、议会制都是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形式,他到英国一看,这不是社会主义吗?当然要有"党的领导",讲"共产党领导"就要讨论,我不是反对共产党领导,任何国家(民主国家)都必须有党的领导,宪政国家也必须实行政党政治。美国民意上是多党制,实际上是自由民主党。政党是要的,党的领导是要的,问题是怎么理解这个领导力,怎么去领导,是搞一党治国?关于一党治国,邓小平在1941年就批判过。所以问题不在于党是否要领导的问题,而在于怎么去领导问题。现在也不是姓资姓社的问题,特别是市场经济的问题。

我现在要问一个问题,社会主义姓什么?关于社会主义有人统计有70多种:第一国际的社会主义,第二国际的社会主义,社会民主党的社会主义,还有列宁的暴力专制社会主义,还有毛泽东的社会主义,还有家族世氏系社会主义,已经传到生子了。一年中有30多个节假日,除了四五个是国庆日,其它都是祖孙三代的生日或者忌日都是国庆日、节假日。另外卡扎菲也可以说是大众社会主义,希特勒讲国家社会主义,纳粹就是国家社会主义中的一个纳粹。所以社会主义多种多样,我查了《共产党宣言》第三章,马克思当时在共产党宣言中讲,他自己讲的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但现在是否很科学需要社会检验。马克思讲到在社会主义之外有各种社会主义,比如封建社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有德国的抽象社会主义,还有空想社会主义,还有资产阶级的保守社会主义,他当时列出了很多封建的、保守的、反动的等社会主义,所以你还要问社会主义姓什么的问题吗?南美洲也有很多,缅甸、印度过去也是社会主义。所以我现在提出的是社会主义姓什么?社会主义国家告诉我社会主义组织,那姓资还是姓社,姓反动的还是姓进步的,是符合人民需要和历史发展的社会主义还是违宪的?所以首先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姓什么,我认为社会主义姓宪政,我主张宪政主义。

曲向霏:国家、社会、个人中应该"人权至上"[查看全文]

民主仍然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里非常要紧的一件事,在一百年前是这样,民国时是这样,现在仍是这样。什么是民国?在一个人民没有发言权的国家就不是民国。大家都认可民主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的价值。前两天有一个企业家柳传志讨论过这个问题,他有一段话在座的很多人可能都看到过,他说"如果我们现在实行一人一票,中国将进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这在网上引起热议。写报道的记者出来做了一个说明,"可能是有另外一些记者断章取义把他这一段话拿过来引起大家的误解"。我仔细看了他这段话,不管怎么误解,意思也不会差很大,如果真的误解他的意思,也不妨碍我们把这件事拿来作为对民主价值的重温。民主会有很多问题,但解决问题的手段不能是前民主社会的手段,而必须是在民主基础之上的手段,比如保障人权、司法独立、违宪审查这样的手段来解决民主的问题。郭老在宪政社会主义文章里很强调民主,这是要坚持的一个价值。当然在那篇文章里郭老几乎囊括了我所认同的所有价值:民主、宪政、人权、司法独立、违宪审查、宪法诉讼等。

郭老还特别看重公民社会,在那篇文章里用很大篇幅讲公民社会的重要性,我也认同,我们需要建立公民社会。民主只是一种程序,民主并不能为具体问题提供具体答案。民主的水平,最后是由参与民主的公民的水平决定的。没有有尊严的公民,很难建立宪政。张千帆老师也有一个判断:一群奴才是建立不起宪政国家的。我深以为然。82宪法规定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就是我们的公民,这是一种意义上的公民定义。刚才在讲座中郭老讲到公民有另外一种要求,需要有见地,能够有担当,而且参与到公共事务当中去,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公民。所以,合格的公民不是生成的,还需要养成。现在公民社会的建立还需要行使宪法当中一系列的基本权利,只有行使了那一系列的基本权利才有可能成为一个郭老所期许的公民,尤其是宪法35条以及知情权等一系列权利,而现在这样一系列权利在行使上很困难,好像我们很难成为那样的合格公民,我们离民主社会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远。

再一个是郭老十分看重社会权力,郭老认为对国家权力的控制原本有两种方式:一是权力与权力之间的内部控制,二是通过公民权利来控制国家权力。郭老现在又提出用社会权力来控制国家权力,这是一个很新颖的提法。但社会权力的形成需要在公民行使基本权利的基础之上才能够形成,也就是说公民只有行使了宪法当中的基本权利才能够对其它主体形成影响力、支配力甚至强制力,那这种社会权力才是一种正当的社会权力,因此社会权力也需要在公民行使基本权利基础之上才形成。

 
 
 

党的事业至上实际上是党的利益至上,而党的事业以人民利益为工具,不代表人民利益还谈什么党的事业。而我们现在把党的领导歪曲了,领导变成控制、管辖、支配,这都是错误的,只能提共产党作为领导,只能提出他以政策、政治来领导,而不能凌驾于国家权力之上而发号施令。




  • 第150期:易延友
    刑事诉讼制度变迁

  • 第149期:刘仁文
    中国的死刑改革之路

  • 第148期:张雯
    基金会如何透明

  • 第147期:谢丹阳
    中国经济的全球定位

  • 第146期:丁学良
    中国为何"四周皆敌"

  • 第145期:展江
    青年如何观察中国

  • 第144期:孙立平
    社会重建如何可能

  • 第143期:潘鸣啸
    上山下乡运动后果

  • 第142期:刘苏里
    学术思想类图书观察
  • 监制:翟红新、王齐、窦瑞刚
  • 策划:李玉霄贺国帅傅剑锋
  • 主编:杨子云
  • 编辑:张翔、赵铭
  • 制作:陈思
  • 主办:中国政法大学、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 微博:http://t.qq.com/yanshanforum
  • 电话:010-62671215
  • 邮箱:yanshanforum@qq.com
  • QQ群:19071221
评论首页 | 公益首页 | 回到顶部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