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微博话题本期摘要

如果学术思想类的图书生产减弱乃至于消失,那我们必然会遭遇一个黑暗时代。所以,我们怎么感谢学术思想类图书的生产、传播各个环节上的工作者都不为过 …[查看全文] [评论]

本期嘉宾档案

  • ·刘苏里
  • ·北京万圣书园创始人

下期预告:

  1. 【潘鸣啸:中国的上山下乡运动及其中长期后果】潘鸣啸,原名Mich elBonnin,法国汉学家,在巴黎获哲学学士,中国语言与文化学硕士及历史学博士学位。现于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中国当代史、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中法中心主任。著有《失落的一代:中国的上山下乡运动1966--1980》等书。早在20世纪70年代,即开始进行有关中国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研究,在多种法文或中文刊物发表论文 ...详细介绍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2011学术思想类图书热点

1、持续不断的民国热升温;2、传统文化热;3、宗教读物热。这其实是人们求变的一个非常隐晦的表达,大家不满意,不满足 …[视频]

2011年最有意思的一本书

张木生《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作者想表述的核心:一是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二是只有新民主主义才能救中国共产党 …[视频]

今年的宪政话题

《论道宪法》、《走向宪政》、《每个人都是改革的缔造者》出版,两本和蔡定剑教授有关,他论民主、法治、人权,很干净利落 …[视频]

今年的启蒙话题

资中筠先生自选集中的多篇文章都跟启蒙有关。 许纪霖先生今年也出版了《启蒙如何起死回生》、《当代中国的启蒙与反启蒙》 …[视频]

 

讲堂142期 刘苏里 2011学术思想类图书观察 [查看全文]

第一部分 对今年学术思想图书总的评价

很多年前我跟出版社的朋友讲,有一天我这个店开不下去,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你们不再生产这类图书了,到时我关门。令人欣慰的是,至少到今天为止,书店还有这类书可卖。最近四、五年,学术思想类图书无论是生产的数量上还是质量,都要好于五年以前,这个基本估计很重要。我们还有书看。几年前有一个知名的媒体做的一个封面文章《无书可读》,有一个记者打电话问我"怎么看那一期的主题"?我说"扯淡"。如果不对这样的基本形势有一个充分估计,我觉得不仅对不起最上游的生产者(作者、译者),也对不起出版机构。我这个基本估计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潜台词:一个大国、一个想有作为的人群,如果学术思想类图书生产减弱乃至于消失,那必然会遭遇一个黑暗时代。 [查看全文]

1、跟去年、前年比没有什么明显变化,包括数量和质量。[查看全文]

2、原创和翻译作品,从我们的统计和观察看,数量上差不多,甚至还要多一点,但质量上完全不成比例。目前中国的学术思想生产能力,与国家的体量和三十年的经济发展规模,乃至最近几年甚嚣尘上的“大国雄心”极不对称。远的不说,我们就看民国,民国很弱,至少宣传教育给我们是这样的印象:很弱。但就我所知,那个时代,同样是在大陆的中国人,学术思想类图书或学术思想类产品的生产能力,无论写作还是出版,质量要高得多,在整个世界中所占的位置,比今天重要得多。换句话说,七、八十年过去了,中国人的思考力、创造力,不是进步了,而是在退化,而且退化得不是一星半点儿。[查看全文]

3、学科分类不平均:大社科少,大人文多。大社科指的是法律、社会学、政治科学等(政治哲学类的图书还不少)。大人文指的是历史、哲学这一类图书。反映学科前沿的书籍少,传统科目研究的多。不要小看这个侧面,这也反映一个民族,一群人对前沿问题的感受能力和敏感程度,也包括对它的理解程度,——你根本不知道它们在说什么,怎么可能翻译过来?更别说研究、写作了。[查看全文]

第二部分 热点

跟以往接近或者类似的“热点”:第一是几年以来持续不断的民国热升温。 二是传统文化热,从经典的解读、注释到你能想象到的任何文体的作品,满眼都是。三是宗教读物,热了很多年。[查看全文]

民国热、传统文化热、宗教类图书热都是表面的,背后自有文章。就我观察,这也是人们求变的一个非常隐晦、隐蔽的表达。这两年求变的心理,更直接和显白了。人们想找到一个坐标,原来好像钟情宋代,太远。于是有趣的民国成了人们心仪的对象,虽然它的方方面面被夸大了,甚至掺合进许多想象。以我观察,夸大也好,追慕也好,各有道理,——与其说我们曾经存在一个令人向往的真实时代,不如说每一个夸大者、追慕者追求那样一个时代哪怕是编出来的特质、生活样式和精神面貌。走的更远的,则到宗教哪儿找避风港和理想国去了。[查看全文]

四是中共党史的研究。此类书今年有杨奎松的新著(《读史求实》)、黄道炫的新著(《中央苏区的革命》),还有杨奎松、王海光、韩钢编的《中国当代史研究》(已出了几辑),主要内容还是中共党史研究,邓野的《联合政府与一党训政》很大规模的修订本再版,都很受关注。对中共党史的研究,在我个人看来,是一种还原历史真相,校正误解的努力。这个领域被污染得最厉害,但这些年杀出一批人来,非常努力,生产能力和生产热情特别高,不是新人辈出,但总能见到新面孔,比如今年的黄道炫和他的《张力与限界:中央苏区的革命(1933-1934)》。[查看全文]

今年最有意思的一本书是5月推出来的,我把它称作“一块大石头”,在思想言论界一石激起千层浪——张木生《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5月份到现在整整半年过去了,这本书引起的振动、议论的余波不但没有散尽,据我所知还在发酵。张木生这代人,很有气魄啊,上来就是“改造”,且改造的对象很大——我们的“历史文化观”。这本书有副标题叫“我读李零”,里面引了李零先生的大量观点和段落,照我看,跟李零没太多关系。作者想表述的是自己的思想:一是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二是只有新民主主义才能救中国共产党。他认为,很长时间以来所秉持的无论是老意识形态传统还是改造过的意识形态传统都存在很大问题,把党推向危险之中。他主张中国应该回到新民民主主义发展道路上去,以此为基础发展、建设这个国家。书出版后,我们看到非常罕见的一幕,20几年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情况:老老少少各派人物登场,最重要的是左中右同台登场表演,寻求共识,好在没出现大打出手的局面。凡是从80年代过来的人都有感受,1992年以后中国思想、学术、言论界发生了一次重大分化,直接的后果是,大家不能见面。这本书引出的主义之争,话题拉的很开,参与人数多,是多年中少见的。据说作者等一批人与自由主义者达成的“共识”,要多于与新老左派达成的“共识”。 [查看全文]

类似主义之争的书,跟我刚才讲的话题有关还是无关的,今年出版、推出的非常多,比如苏伟和杨帆的《重庆模式》,看起来讲重庆,其实背后闪现的是主义之争的影子。你说这个道路好,我说这个道路不好或者质疑这个道路。还有一本书比较有意思,北方读者不大关注,就是《深圳十大观念》,透过这本书,我似乎嗅出了“广东模式”的味道,十大观念中就有一条,少谈主义,多干实事(“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查看全文]

去年是阐述“中国模式”作品的出版年,出版了几部有影响的作品,比如潘维的《中国模式》,甚至还有一些外国人跟着起哄,比如奈斯比特和马丁。今年风向有所转变,虽然还有同题书出版,但影响远不及去年,倒是对中国模式反思甚至批评的书大行其道,这背后也是主义之争。代表作品是丁学良的《辩论“中国模式”》,书的思想含量、学术价值可放一边不谈,论战性很强,很有些力量。 [查看全文]

除了上面所说的“主义之争”外,还有两方面的声音,与“主义之争”的声音几乎一样强大,——在我看来,它们还是主义之争的弦外之音,一是主张宪政、倡导宪政的声音,一是呼吁启蒙的声音。两个话题、两个声音都有若干员大将策马而出,前者以去年去世的蔡定剑先生挂帅,今年年初有一本《论道宪法》出版,还有一本书,干脆取名《走向宪政》。11月份出了一本书也跟蔡定剑教授有关——《每个人都是改革的缔造者:蔡定剑论民主、法治与人权》,干净利落。下半年这类书很多,有李强主编的文集《宪政与秩序》,有高兆明的《制度伦理研究:一种宪政正义的理解》,人民出版社甚至还出版了张秋山的《中国宪政百年史纲》。 [查看全文]

启蒙话题也很热,也有一些大将亮举起“义旗”,一是从年头热到年尾广受关注的资中筠先生。她在年头发表了两篇文章,网上传得很厉害,九月出版的“自选集”中,我看到了那篇文章。资先生自选集中的《士人风骨》、《坐观天下》、《感时忧伤》,甚至《不尽之思》都跟启蒙有关。在资中筠先生作品发表会上,我说资先生是“夫唱妇随”。因为陈乐民先生在1992年以后,直到去世以前,几乎就讲一个话题:启蒙。他的潜台词很清楚,我们整体处在蒙昧状态,整体需要启蒙。资先生原来不谈这个话题,她是美国问题专家,她关心的重点不是这些。但陈先生去世后,她关心的重点变了,转向呼吁启蒙。她的这一转变,很值得注意。还有一位是我们熟悉的学者许纪霖先生,他出版了《启蒙如何起死回生》,意思是启蒙死了,但今天怎么样让它死马当活马医,让启蒙“起死回生”。10月份我们看到许教授同样话题的书出版——《当代中国的启蒙与反启蒙》。《起死回生》这本书还有一点无奈,破釜沉舟地喊一嗓子,到了《启蒙与反启蒙》,他已经有了“站起来”的冲动,有把头昂起来的姿态了,正符合他几个月前在人大社出版的一本书——《读书人站起来》的精神。 [查看全文]

第三部分TOP20 十部原创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1.《立宪时刻:论“清帝逊位诏书”》,作者高全喜。本书最重要的贡献,是发前人未发之覆,从“故纸堆”里挖出“清帝逊位诏书”,论证了它的宪法含义。对中国未来变革方向,有重要启示意义。 2.《“气”与抗争政治:当代中国乡村社会稳定问题研究》,作者应星,是个很年轻的学者,他出过一本《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本书是社会科学研究本土化的重要尝试,它将我们非常熟悉的“气”的概念引入社会学研究,获得突破。 3.《行为经济学讲义:演化论的视角》,作者汪丁丁。我曾经讲过,汪教授除非不写长篇大论的东西,一旦写了,就会打死人。果然这本书就能打死人,打不死也能打个半死。本书第二章尤其重要。 4.《资政院议场会议速记录:晚清预备国会论辩实录》——我们知道,美国制宪会议有一个麦迪逊的详细记录,叫《辩论》,前些年翻译出版。当我看到这本“实录”,大为惊骇,原来,我们的先辈们也就中国的国体、未来的国家建设等重大话题,做过如此认真的辩论。它是我们真贵的遗产,后人不该忘记。 5.《中国现代性与德意志文化》——这本书出得比较早,年终盘点时完全被忘掉了,它的重要性到现在大概也只有个别人认识得到。 6.《现代国家与民族建构:20世纪前期土耳其民族主义研究》——我们研究别的国家水平通常比较低,不要说和别人对话了。但这本书似乎打破了这个惯例,我认为它不仅可以和土耳其人对话,也可以和西方同题学者对话,对我们未来国家建设有很大启发。 7.《张力与限界:中央苏区革命》(黄道炫) 8.《立宪选择中的自由与权威》——这也是年轻人写的,解决了重大问题。大家一直认为自由和权威之间是冲突的,是矛盾的,不见面可以,见面就打架。这些似是而非的问题,最后在美国立宪会议和会议之后关于宪法通过的辩论过程中,杰出的思想家兼政治家们给出了问题答案。 9.《制度伦理研究:一种宪政正义的理解》——这本书很有意思,是一个躲在小黑屋里的学者经年思考的成果。这本书非常理论化,并不易懂。但我相信,中国最缺的,就是这种非常哲学化的思考。 10.《什么是好的公共生活》,作者徐贲。这本书引起的注意已经很多了。 [查看全文]

十部翻译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1.《批评官员的尺度》,这本书今年受到太多注意,大家都熟悉,我不多讲。 2.《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伊格尔顿是左翼思想家。英国左翼学者跟我们的新左派不一样,他们很少胡扯,胡说八道。虽然我对作者的结论并不赞成,但我很尊敬他的研究。 3.《维特根斯坦传:天才之为责任》——这本书太重要了,我在不只一个场合里奋力推荐,但还是没有获得广泛青睐。传主对普通读者来说有点陌生,在思想界、学术界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如果大家读几十万字的东西觉得费时间,好好体会“天才之为责任”这几个字就够了。书中围绕一个意思讲,上帝赋予一些人(可以称这些人为“天才”)某种使命,他就要不顾一切地负起责任来,时时刻刻记着这个使命,真诚地对待这个使命。中国的知识人都该读读这本书。 4.《西方将主宰多久:从历史的发展模式看世界未来》——作者对西方一万多年以来,为什么多数时间处于领先位置,有非常详尽的论证,我个人觉得有说服力。 5.《危险的边疆:游牧帝国与中国》—中原的兴盛治乱,跟北部有密切关系,这也是本书主题。西方对中原和北部游牧民族,从最早的匈奴到后来的蒙古关系的研究,有着源远流长的传统,拉铁摩尔有过专著,费正清也编过类似题目的书。我们自己这方面的研究,最近这些年也越来越多,今年出版的就不止一种。 6.《大陆的神话:元地理学批判》——这本书也被大家忽视了,而且从一开始到现在都被忽视了,没人重视这本书。 7.《危险的国家:美国从起源到20世纪初的世界地位》,作者卡根是美国重要的战略研究家,曾出版过一本影响巨大的小册子,《天堂与实力》,讲欧美关系。 8、《非洲国》,作者梅雷迪斯。上面讲过了。 9.《法权现象学纲要》,作者科耶夫,一位法籍俄国人,思想与介入实际政治两不误。比这本书名声不差的,是他的《法国国是论纲》。这本书非常重要,读书界很多人都知道。很多年以来大家都期盼这本书能够被翻译过来,但当这本书真被翻译过来,注意的人却很少。 10.《捍卫记忆:利季娅作品选》——有些朋友问,这不是一部文学作品吗?怎么放到思想类图书中?在我看来这本书主要是一本思想作品,但却是以文学方式呈现的。这本书谈的话题对处在当下的中国人太重要,太关键,它教导我们如果保持记忆。这本书的翻译也非常精彩。 [查看全文]

 
 
 

民国很弱,至少宣传教育给我们是这样的印象:很弱。但就我所知,那个时代,同样是在大陆的中国人,学术思想类图书或学术思想类产品的生产能力,无论写作还是出版,质量要高得多,在整个世界中所占的位置,比今天重要得多。




  • 第141期:王巍
    谁在推动金融阴谋论

  • 第140期:黄道炫
    革命的张力与限界

  • 第139期:储朝晖
    从制度上解决校车安全

  • 第138期:任剑涛
    现代国家建构的文化根基

  • 第137期:吴革
    影响性诉讼三人谈

  • 第136期:廖锦桂
    透视台湾媒体

  • 第135期:陈锦亚
    金融危机下的跨国企业

  • 第134期:王海光
    城乡二元户籍制的形成
评论首页 | 公益首页 | 回到顶部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