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微博话题本期摘要

1933--1934年是中国革命经过了神话般的大发展突然之间跌入低谷的阶段,是中共夺取政权之前一次最大的失意阶段,这个阶段呈现出很多革命的、限界性的张力 …[查看全文] [评论]

本期嘉宾档案

  • ·黄道炫
  •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下期预告:

  1. 【王巍 谁在推动金融阴谋论——追溯全球金融发展史】王巍,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全国工商联并购公会会长...详细介绍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中共革命中的物质利益策略

中共在发动革命时会注意实际利益的考虑。最早是分粮食,老百姓得利以后感觉就会不一样,这是有章法的鼓动农民去进行革命 …[详细]

中共革命中的精神利益策略

中共当时在民众负担加重的情况下得到拥护,没有精神利益上的策略是很难的,比如中共给民众宣传的理念:平等、权力、尊严[详细]

苏维埃革命的夹缝生存

看当年苏维埃地区的名称就可以感到一个状况,这些名称都是几个省的简称合并。位于几个省之间交界的地区必然是控制薄弱地区 [详细]

第三次反围剿与当时的舆论

蒋介石之所以组织了第三次“围剿”。是因为全国形成了一种舆论,认为不安定的因素是中共,蒋需要通过剿共来减少自己的压力…[详细]
 

燕山大讲堂第140期 黄道炫 革命的张力与限界[查看全文]

我刚刚出的书《张力与限界:中央苏区的革命》用了“张力”这个词。我在使用“张力”与“限界”时是希望通过这个词来表达我对革命的充分可能和可能的限界之中的界定1933--1934年是中国革命经过了神话般的大发展突然之间跌入低谷的阶段,是中共夺取政权之前一次最大的失意阶段,这个阶段呈现出很多中共的、革命的、限界性的张力1950年中共进行土改时做的调查,中共在做土改决策前在各个省都组织了调查队,到各个地区去做各地的土地状况的调查,这个调查的规格很高,各地的省委书记(主管农业)直接主持参与。而这一系列的调查所透露的数据,除了极个别别省以外,大部分省所做的调查都没有办法证实今天文本的说法,说5%的地主富农占有80%的土地,绝大部分调查所给我们的一个数据基本都在30%左右。 [查看全文]

一、对中国革命源流的一些解读:第一,东南地区地主富农占地30%的背景下,赣南地区和闽西地区又要低于东南的普遍数字,这样土地分散的地区为什么会成为中国苏维埃革命的中心?而不是在相对土地集中的地区,比如江苏、浙江地区,这些地方的财富比较多,农村经济发展比较兴盛,分化相对较大。为什么会是这样?所以第一要谈的就是这样一个苏维埃革命集中爆发地区恰恰是一个土地分散地区,这样的结果可以证明以往将土地革命和土地集中天然联系起来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查看全文]

第二,在明了地权关系和苏维埃革命没有必然联系时,我们要强调一点,即使是土地集中程度不像我们曾经想象的那么高,但土地平分对于农民仍有吸引力,这是我们要看到的另一个事实。即使地主土地占地20%-30%,如果拿出来平分,农民仍然是得利的。中共在发动革命时会比较注意实际利益的考虑,最早是分粮食,分粮食老百姓得利以后感觉就会不一样,这套系统在30年代、40年代、50年代可以看到,有章法的鼓动农民去进行革命。[查看全文]

第三,在一方面改变了原有土地集中导致土地革命的说法,同时又承认土地革命仍然有影响力的情况下(影响力不会向曾经说的那么高那么大),有一点我们要注意,中共革命给普遍民众宣传的理念,比如平等、权利、尊严、身份。我们不能低估农民的身份意识,一种追求,一种期望,每一个人活着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得到别人的认可。农民在中国那么长时间的社会里,这样的身份需要感和认可感很难获得,基本上处于被漠视的边缘。中共的革命基本做到了。我们可能会说这样一个理念多大程度上做到了?但中共说了、做了与没有做、没有说,给人的感觉还是不一样。这些东西对农民的影响不能低估,在当时苏维埃革命经济发展并不是很成功的情况下。中共在苏区虽然未必有以前说的那么高的拥护度,但得到的拥护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一个政权可以做到。在民众负担日益加重的情况下,能够做到这一点,我想没有政治上、精神上的触动很难有这样的效果。[查看全文]

第四,中国革命相当程度上是一个由知识分子发动起的革命

中共在大都市成立,成立的那些人的身份大家都知道,包括早期党员的身份,而且中共的发展又受到苏俄的触动和影响。中共革命起码在苏维埃革命之前是自上而下的,最先崛起的是知识阶层,这样的事实是一个客观存在。1927年国共分裂以后,中共被迫举行武装起义,后来也是被迫向薄弱地区寻找生存空间,寻找到山区和农村。所以,中共的苏维埃革命在农村的建立是武装建立,不能排除有个别地区,但基本在各个苏维埃区域革命都是由武装去占领,去推动的。军事在这里面起到的作用是决定性的。毛泽东的"枪杆子里出政权"是这段历史的经典概括。[查看全文]

二、苏维埃革命生存状态[查看全文]

现在很多研究者都喜欢谈生存状态,我自己也比较喜欢去研究人的生存状态,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有挑战性的研究和话题。当时苏维埃既不是一个个体,也不是一个群体,而是一个运动,是更大的东西,但仍然有其生存状态在其中。我在今年曾引用了一个词——“夹缝中的生存”。我注意到一个事实(当然不一定是我第一个注意到的),看当年苏维埃地区的名称就可以感到一个状况,比如说鄂豫皖、湘鄂赣、闽浙赣、湘赣、湘鄂西、鄂豫陕、川陕。所有这些名称都是几个省的简称合并,也就是说都是位于几个省之间交界的地区,这必然是控制薄弱地区,即便中共行政力很强大的现在,这样的三不管地区还是存在,更不用说当年国民政府是一个控制力薄弱的政府。赣南、闽西就是这样的状况。[查看全文]

夹缝中的生存我以第三次围剿和反围剿为例,说一下中共夹在南京政府和广东之间可以得到什么样的空间。1930年底蒋介石发动了第一次围剿,1931年5月份第二次。在蒋介石发动第二次围剿并失败的同时,5月份因为蒋介石拘禁胡汉民导致两广发动反蒋事变。当时中共的判断是,两广有可能要打蒋,起码对蒋有了威胁,加上第二次围剿刚刚遭受失败,蒋不太可能对中央苏区发动进攻。所以中央红军的主力从江西调到了福建闽西地区开辟新区,去做群众工作,获取战争资源,发动群众进行土地革命。但蒋很有意思,他有他的处理方式,这是当时中共没有估计到的。在中共大部队驻在闽西时,蒋介石6月底组织了第三次围剿,仅仅一个月的时间里调动了20万部队。蒋的判断是,两广虽然组织要反政府,但出兵的可能性还不是那么大,而在这时,全国形成了一种舆论,认为不安定的因素是中共,对剿共非常看重,两广反蒋虽是出于胡汉民的问题,同时也打着旗号,指责蒋不剿共,纵容共产党的发展,这也是他们的一个借口。在这个时候。蒋恰恰需要通过剿共来平息各地对他的指责,全国都说要剿共,我去剿共了,难道还要对我发动战争吗?他希望通过剿共战争对两广有一种抑制。这里面有政治的谋略等各方面因素[查看全文]

三、1933-1934年中共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过程

当时我为什么想去写中共反围剿失败的过程?中共这个政治力量非常强悍,非常有力量。这么强悍的、有威力的政治力量遭遇失利时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状况?我比较喜欢做这样的工作,没有其它因素,只是从历史研究者的好奇和冲动而做的选择。[查看全文]

从1933年6月份内外各种环境都比较有利的情况下,蒋介石开始筹备第五次围剿,出动了50万左右的部队。蒋基本上采取了一个缓慢的推进战略,这个缓慢推进战略说明蒋有信心,觉得我有时间慢慢跟你玩。另一方面也是不自信的表现,知道中共部队的力量,也知道如果跟中共拼得太厉害,有可能会面临两广。如果消耗得太厉害,如果做太多太猛烈的武力投入会面临另外一个对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所以即使在第五次围剿条件那么好的情况下,蒋仍然有顾忌。[查看全文]

赣南闽西总面积4万多平方公里,人口300多万,国民党军就达到了将近50万人。如果这么说的话,有人可能会说,在这之前国共不也是有这么大的差距吗?在之前差距有一些细微的变化,按照经典的解释5次围剿国民党军是10万、20万、30万、50万、100万。实际没有这么多,第一、二次也就几万人,第三次是20万人,第四次是20多万人,第五次翻了一番。关键是在此之前几次“围剿”虽然有那么多部队,但对部队的使用上和第五次的围剿不一样,第五次围剿是全力以赴,在之前是三心二意,而且有很多因素制约蒋一以贯之的进行下去。当采取了一个围困的策略,一个志在必得的战略时,这样的一个差距就非常明显的暴露出来。所以后来13、14岁的人也被抓去当兵,因为没有兵源了。毛泽东对长冈、才溪等乡的调查基本上可以证明80%的壮丁都离开了本乡。对人力资源的罗掘到了1933年、1934年已经罄尽了,后来是大批的新兵,连枪都不会打。这种人力资源不断的削弱和战斗力的下降,使得进行持久战、对抗战基本上不会有胜算,而且在当时的情况下没有其它办法可想。这是人力。[查看全文]

在这里,我还想要强调的另一面是,虽然中共在这样一种战争中失利了,但我们还要看到另外一点,中共长征时,离开中央苏区时战斗部队有8万多人,应该可以说是整军以退。在这么狭小的地区之内,这么有限资源的背景下,面对全力以赴的国民党军远远超过自己数倍的部队,中共仍然可以整军以退,仍然可以很从容的离开赣南,离开时基本没有遭受什么损失。这样的结果某种程度上仍是一个奇迹,这个奇迹要从两方面说,一方面是中共组织力的强大,对军队、社会的控制使得其具备了其它政治力量很难具备的能力,这是从中共角度说的。从国民党角度说,蒋虽然说要拿下这一次战争,但他对这一次战争的过程是有保留、有选择的,仍然在做很多事。1934年9月6日在蒋的日记里说到对中共“招安无妨乎?”在那个时候蒋的思想里没有关掉招安这个门。最近写的一篇文章,去查档看到的一个比较重要的材料,蒋在红军长征上是放了水的。这在蒋纬国的回忆录里提到了,但一直没有材料可以证明,我找到了一些材料可以证实蒋是有意放水。放水有很多动机,他不愿意在江西消耗更多的兵力,这和他第三次围剿时希望烧山把红军赶走就获得战略目标是一样的。能够消灭红军对于蒋来说当然更好,但如果要付出很大的实力代价是一定要慎重的。在遇到这样的问题时,蒋仍然是三心二意的,仍然考虑了很多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为中共从江西顺利出走提供了条件。 [查看全文]

说到共产国际,共产国际对毛一直是支持的,这个支持出乎我们以前的想象。 共产国际一直强调对毛要争取。如果没有共产国际对毛的这样表态,毛的处境可能会更困难。 包括1934年,当时一些人希望把毛送到苏联去,共产国际发了一个非常严厉的电报,指示:在不能保证毛的安全情况下,谁要把毛送到苏联,如果毛出了问题,谁就要负责任。共产国际对毛比较重视。跟之前的史实有些出入,也就是说随着档案不断的公布,以往的历史叙述也会不断的改变。 [查看全文]

 
 
 

每一段历史都是混乱的,我们每一个试图用语言把历史表达出来的努力,都难免会用语言把很多不希望出现的混乱消灭掉,但这种消灭其实本身就已经在对历史做了阉割。我试图去丰富可能,试图去追问更多的可能性,这种面对也许永远达不到尽头,但我想我们做了和没有做,也许还是会有一些不一样。




  • 第139期:储朝晖
    从制度上解决校车安全

  • 第138期:任剑涛
    现代国家建构的文化根基

  • 第137期:吴革
    影响性诉讼三人谈

  • 第136期:廖锦桂
    透视台湾媒体

  • 第135期:陈锦亚
    金融危机下的跨国企业

  • 第134期:王海光
    城乡二元户籍制的形成

  • 第133期:陈彦
    从科举竞争到大国竞争

  • 讲堂特辑
    赖声川对话冯仑
评论首页 | 公益首页 | 回到顶部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