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微博话题本期摘要

校车事故发生不是一次两次,每次事故都是我们白交了学费,没有很好受到教育和很好的反思背后一些问题。甘肃校车事故又是一个很惨重的事故,大家应该真正的亡羊补牢 …[查看全文] [评论]

本期嘉宾档案

  • ·储朝晖(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
  • ·胡益华(知名律师、免费午餐基金副秘书长)

下期预告:

  1. 【任剑涛 现代国家建构的文化根基】任剑涛,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1998-1999年哈佛大学燕京学社访问学者,曾任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院长。教育部百所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地——行政管理研究中心教授,教育部百所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地——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文化研究所教授,政治学理论与行政管理跨专业博士生导师 ...详细介绍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最易受伤害的是学生群体

现在孩子们上学途中容易发生交通事故的主要集中在两个群体:一个是跟随父母进城打工的孩子,第二个群体是农村里的留守儿童 …[详细]

合理布局教学网点是根本

国家政策是大力发展乡镇中心幼儿园。但一个乡的范围是方圆半径为一百里地,如仅仅建一个幼儿园,只能是很少的孩子享受到 [详细]

从校车事故看相关立法缺失

一是需要建立非常详细和可具操作性的追责制度,追责不是简单的把领导撤掉。二是加强事故惩罚制度。三是需要补充救济制度 [详细]

当下校车安全的重点

我们工作的重点应该放在偏远地方、放在有打工子弟学校的地方、有大量留守儿童的地方,应该把重点放在这里,而非在大城市…[详细]
 

燕山大讲堂139期 如何从制度设计上解决校车安全 [查看全文]

如何让校车事故成为真正的教育

第一,校车事故本身只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的一个盖子,校车后面实际上是一个系统,现在很多人可能因为自己没有孩子上学或者自己孩子在条件比较好的学校上学,交通方面条件比较好,感受不到校车有这么多问题。事实上,目前校车出问题主要还是出在相对比较少的人群,这个人群有两个:一个是城市里进城雇工的子弟,另外一个群体是农村里的留守儿童或者农村偏远地方的学校校车整个硬件、路况比较差,相应的规章制度也很差,家里的父母在外面打工,小孩子由爷爷奶奶带着,各方面的条件比较差。现在发生的交通事故主要集中于这样的群体孩子。 [查看全文]

第二,校车事故本身能够给我们一些什么教育?从几个方面来说,一是政府决策怎么样做到科学化、民主化,决策本身能够更符合老百姓的利益,更符合老百姓的愿望,而不是仅仅符合行政部门的愿望。[查看全文]

二是要把建立平等的社会作为社会长期发展的目标。为什么这样讲?前面已经讲了,经常发生事故的都是社会最底层群体的孩子,他们的安全没有保障。[查看全文]

三是怎么样尊重儿童的基本权利。中国长期以来对小孩子不重视,比如我们现在经常到一些地方去,某一个领导来了,让小孩子陪着,不管是什么天气让小孩子在那里陪着,这就很不平等,小孩子有自己的基本权,为什么要这样?很多学校有校车,配了校车,但这个校车经常用来接老师,而非接学生,校车不够坐时,先让老师坐上去,后让小孩,这都体现了不尊重儿童的基本权利。[查看全文]

第三,这个事故发生以后,我们应该做什么?一,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以及后来国务院出来的“国五条”和“国十条”当中都有一个基本的提法:大力发展乡镇中心幼儿园。当时的规划纲要制定过程我参与其中,并提出反对意见,为什么对这种模式我是坚决反对的?现在一个乡的范围是方圆半径为一百里地,如果现在仅仅是在乡镇办中心幼儿园,只能是很少的孩子享受到,其他的孩子要享受到这样的幼儿园必须跑几十里地来幼儿园教育,路上的交通风险很大。[查看全文]

二,学校布点调整有的地方已经做完,有些地方正在开始做,有的地方还没有完全做,在这个过程中大家要更加冷静,至少在这个过程中增加一个环节:在布点调整过程中,起码要征求当地跟教育相关人的意见、征求当地老百姓的意见。[查看全文]

三,应该全方位的开展安全教育,不光对学校开展安全教育,对老师、学生都进行安全教育。[查看全文]

四,留守儿童以及打工子弟,我们通常一个说法是有特殊需要的群体,有特殊需要的儿童应该作为我们安全保障的重点。甘肃事件发生,北京也在查校车,查是有必要的,但在北京查校车绝对不是我们现在工作的重点,我们工作的重点应该放在偏远地方,放在有打工子弟学校的地方,有大量留守儿童的地方,把重点放在这里,而非在大城市。[查看全文]

第四,逐渐完善体系。校车体系有三个关键因素:一是学校布点。二是入学方式,如果择校可能跑到很远的地方就学,如果不择校就近入学,需要很近的地方,如果学校布点在2.5公里范围内,大量的学生不需要坐校车,步行就可以解决,也就不存在校车安全问题。三是校车。我们要考虑到有些地方有些个体有些学生必须通过校车才能够到学校,这时候怎么办?这才是我们建立校车体系要考虑的问题,校车体系包括硬件体系,另外是否有一整套规章制度,能否很好的监管和运行,政府要发挥它的作用,同时社会要发挥它的作用。 [查看全文]

甘肃校车事故出现后把校领导撤职,这种处理方式太简单,从因果关系来说,这几个领导人肯定有责任,但远远不只是这几个领导人有责任,当初做出这个部署调整的决策人肯定也有责任,我们现在强调要大力发展乡镇中心幼儿园的政策是怎么制定的,这也有责任。所以责任是多方面的。但现在仅仅是查处责任,查处责任是必要的,但并非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从中汲取教训,预防以后再发生这样的情况。 [查看全文]

胡益华:我主要想表达的意思是:校车事故可能有三个必须由立法解决的问题:一是建立一个非常详细和可具有操作性的追责制度,追责不是简单的把领导撤掉了,这是表面现象,不能解决问题。二是惩罚制度,包括从幼儿园开始,包括政府。三是救济制度。 [查看全文]

另外,国家13亿人口到现在没有专门的一部法律说人身损害获得赔偿的一个东西,只有最高人民法院的一个司法解释,告诉他们怎么来赔偿,赔偿多少钱,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我们相信这个社会的善,但一定要有制度的设计,制度的设计是阻止恶的开始。如果不这么做会受到严重的惩罚。 [查看全文]

从我的角度来看,这个事故发生后我们最应该考虑的问题是谈原因而非谈责任。没有找到原因而谈责任怎么谈?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想清楚它的法律依据在哪里,政府赔的这笔钱,数据是怎么出来的,我不知道。 律师是一个实用主义和现实的身份,这种事故发生后,看到的和想到的制度问题,要解决这个事,解决校车的事,我认为从实用主义出发,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制度,什么样的标准能够最快最好的来解决这些事,可能是政府、民间、企业、个人所要关心的,现在谈制度谈立法很好,高度很高,但立法推动政府推动国家选择多长时间?什么时候能够让这些孩子校车环境有所改良?立法?明年两会这个关于校车专门立法肯定会有提案出来,但从提案到立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现在有些地方政府在做这个工作,有条件的地方当然也可学习,我认为这是最快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我们说了十年可能也不解决,如果在网上捐车,隔了一段时间,这个学校的校车问题可能解决了。当然我们做这个事并不是由老百姓网民来做,而政府就不做了,要有分工。 [查看全文]

傅剑锋:我在腾讯微博上写了一个小小的口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废公车,买校车”。这个“废公车”可能有点偏激,后来想了想用“控公车”或者“减公车,买校车”是可行的。XX政府昨天晚上决策,今天各大媒体都报道了,他们准备把明年的公车预算取消掉,拿这个预算去买校车。既然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党,既然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那么把公车预算压缩一下,当务之急把贫困地区的校车先买了,因为现在教育布点的格局已经形成,最短时间内改变很难,但这个车可以改变。我查了一下网上校车的价格,中国长春一汽制造的校车是国内校车质量比较好的,价格在12—50万左右,这个支出对中国最穷的县来说不是一个很大的支出,一些相对远的地方,一个县有几十辆或一百多辆的校车已经很全了,费用加起来也不是很大,先解决了再说。有了硬件以后,一定是个人,比如说日本对于校车安全这一块以及很多软件的规定里要求怎么样保证校车先行与校车安全,这都是有道理的。硬件软件齐驱并进,校车问题的解决会有改变,这个改变当然需要政府的推动和大家的推动。 [查看全文]

郭少英:中国古代基层教育是民间自己办的,不是官办的,也就是说民间自己有很好的办教育能力,现在基层学校教育的校点被合并,不是民间没有教育能力,而是官方把教育能力垄断了,不让民间办教育,只能按照官方的方式办,如果办学校,只能在镇政府办,为什么?我管理方便,我的子女上学方便,老百姓子女的教育权益几乎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要想解决校车问题,校车问题只是整个基层教育中的一个细小部分,不要说农村基层解决不了,北京解决了吗?每到周五下午放学时,学校门口都是一些私家车或者一个小面包受几个家长之拖接孩子,有没有学校自己的办一个校车有标志的,有公安授权的,专门接送孩子的车?很少,几乎没有。目前政府在服务基层教育上,在服务民众子女教育上是失职的,也是无能的。 [查看全文]

高勤荣:如何防止学校出车祸问题,如何防患于未然?如果就近让他们就读,这件事也许不会发生。所以就近上学是一个措施。刚才有些朋友提到保险问题,保险是一个善后的事,出了事才跟你保险,我们现在不希望出事,所以保险是之后的事。保险作为善后的事我们应该考虑一下,但最重要的是如何让大家就近上学,解决长途跋涉,特别在一些农村地区,我经常去农村采访,很多孩子们确实很辛苦,不说别的,就说孩子穿的一件衣服就能看得到。所以如何解决学校出现车祸问题,就近上学是最主要的办法。 [查看全文]

第二,惩罚问题,“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重罚之下必有懦夫。我们为什么不能罚?罚得狠一点可能会注意,这和他的官帽、职位、公司、经济结合起来,这也许能防止一些东西。 [查看全文]

 
 
 

我们相信这个社会的善,但一定要有制度的设计,制度的设计是阻止恶的开始。如果不这么做会受到严重的惩罚。




  • 第137期:吴革
    影响性诉讼三人谈

  • 第136期:廖锦桂
    透视台湾媒体

  • 第135期:陈锦亚
    金融危机下的跨国企业

  • 第134期:王海光
    城乡二元户籍制的形成

  • 第133期:陈彦
    从科举竞争到大国竞争

  • 讲堂特辑
    赖声川对话冯仑

  • 第132期:廖陵儿
    倾听底层的声音

  • 第131期:安雪枫
    顶级纪录片如何炼成?
评论首页 | 公益首页 | 回到顶部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