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微博话题本期摘要

台湾最新的媒体形式是纪录片,它在台湾蓬勃发展,是台湾近年来最重要的媒介之一。如果你只看台湾电视,一定觉得台湾是一个充满情欲、到处抓奸、背叛、通奸等等爱得死去活来的社会 …[查看全文] [评论]

本期嘉宾档案

  • ·廖锦桂
  • ·“台湾公视新闻深度报导” 创始制作人、台湾公共电视台著名纪录片栏目“纪录观点” 制作人、导演

下期预告:

  1. 【影响性诉讼三人谈】吴革:全国律协宪法与人权委员会主任、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主任;董彦斌:《中国法律》杂志社总编辑;周泽: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原法制日报记者、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详细介绍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台湾主流媒体娱乐化严重

如果你只看台湾电视,一定觉得台湾是一个充满情欲、到处抓奸、背叛的社会。这是香港传媒带给台湾传媒非常不好的地方 …[详细]

台湾已进入公民新闻的时代

台湾有非常多的个人网站,影像部分的媒介跟手机连接,随时随地可以上传,每个人都可变成新闻记者。这比主流媒体新闻要好看 [详细]

台湾最新媒体形式是纪录片

纪录片是台湾近年来最重要的媒介之一。因为在电视中没有办法得到你想要关注的东西,得不到清楚的资讯,而纪录片是真实的 [详细]

台湾媒体与社会转型

台湾媒体在社会转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台湾有非常多的新闻界前辈因为当年多走了一步,晚辈们才有今天这个空间…[详细]
 

燕山大讲堂136期 廖锦桂:透视台湾媒体 [查看全文]

台湾最新的媒体形式是纪录片,它在台湾蓬勃发展,是台湾近年来最重要的媒介之一

如果你只看台湾电视,一定觉得台湾是一个充满情欲、到处抓奸、背叛、通奸等等爱得死去活来的社会。不能说主流电视是促成纪录片在台湾蓬勃发展的原因,但多多少少有点刺激。因为在电视中没有办法得到你想要关注的东西,得不到清楚的资讯。而纪录片是真实的,是真实的事情发生在真实的人身上,这本是新闻里要提供的故事,但在主流媒体上、报纸上看不到,反而在纪录片找到新的生命,这是台湾纪录片蓬勃发展的一个新原因。 [查看全文]

台湾的纪录片发展跟社会结构有关。80年代台湾社会风起云涌,台湾社会进入全面街头抗争的时期,大街上常常看到对面是镇暴警察,这边是抗争的群众。这个时代蒋经国身体已经不怎么好了,台湾慢慢在松动,街头有了很多社会运动,要求环保,因为工业污染也非常严重,对人身造成非常多的问题,政府不闻不问。同样台湾文化领域也风起云涌。当时我在《新新闻》,主流媒体政治虽动不了,但副刊非常精彩,副刊会结合一些新的议题,讨论什么是现代意义上应该有的报导形式,国外的电影在处理哪些问题,电影是否该审查,该不该禁。当时非常好的副刊主编在讨论与文化有关的问题。同时在那个时代民间专业杂志开始兴起,当时民间最重要的媒体有《新新闻》(综合性周刊)、《人间杂志》。《人间杂志》是台湾非常重要的左派作家办的,有台湾阵容非常强大的摄影师,完全是做纪实报导,记录跟社会底层相关的内容,所以每一篇都是落地有声,面对台湾社会底层人不幸遭遇和故事或者思想的引进。《人间杂志》在80年代几乎是知识分子和大学生人手一本的,对台湾影响非常重要。[查看全文]

台湾纪录片的前世与今生

80年代前台湾纪录片的长相是:法西斯美学的灵魂与实质。当时主要形式结构上一定是字正腔圆(特称为戒严腔),通常的内容是歌颂中华文化、政府德政、宝岛风情以及稍有趣味些的民俗风情。之后媒材改变,美学也改变了,个人式纪录片大量出现,摄影机贴近拍摄者,长时间在拍摄现场 (蹲点拍摄),多元题材、在地书写,关注历史、人文、环保、性别、教育、劳工、艺术、原住民甚至两岸关系等多元化发展。在地性纪录片也成为环境生态保护、文史保存的发声工具。[查看全文]

在新闻学里有一个"公民新闻学",台湾已经进入了公民新闻的时代。台湾有非常多的个人网站,影像部分的媒介跟手机连接,随时随地可以上传,这些新媒介让每个人变成新闻记者。做纪录片的这些人可能用更专业一点的叙事结构和专业技术会说得比较好、拍得比较完善。但个人也是不能忽视的力量,所以在网络世界里台湾新闻比主流新闻要好看,虽然我在主流媒体工作过,但很少打开电视看主流媒体,看的话也只是看一下BBC、《纪录观点》。主流的一些新闻越看越困惑,但网络上的消息就非常丰富和全面,每天都有非常多的新闻。[查看全文]

正在发生中的纪录片浪潮:

1、纪录片已经进入到商业模式的建立。目前已经从导演中心到制作中心的主义。 2.巡回演展,这是多数纪录片愿意走的路,因为这样可以跟人沟通,很多人看完之后非常多的感触和感受,在电影院放映跟导演、故事的主角对话的可能性比较低,所多数纪录片还是走巡回展演的路线。 3.名人社交工具,台湾的纪录片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很多名人愿意拍纪录片。 4.公益团体为弱势发声。用最新的影像语言叙述他们的故事,这在发声上非常有帮助。刚刚提到的几部非常好的纪录片,都在处理个别的台湾社会底层弱势团体和疾病面临的情况,这是台湾社会一般人非常关心的问题。公益团体也会用纪录片作为他们发声的一些工具。 5.草根的比较激进的团体,他们以前是在街头跟资方、企业对抗一些人。现在,他们也去学了纪录片课程,自己也来拍纪录片,这是非常有趣的新发展。比如说《T婆工厂》的导演陈素香拍了一大堆跟劳工有关的纪录片,非常好看。崔愫欣是绿色公民行动联盟秘书长,他很关注环保问题,环境是全球性非常重要的问题,他们自己就拍纪录片,拍的也很好。 6.政府机关委制。90年代之后,政府的政策有宣传需要,后来看到纪录片的发展,发现纪录片能够更好达成他们要诉诸的目标,所以后来就发生了很多的情况。纪录片这个行业有严格的纪律,政府要的和导演所看的东西不一样,有矛盾,不断有讨论和报道,以后大家吸取教训。这个发展是大家在捍卫纪录片的宝土,这需要有一定良心和诚实性而维持,不能是被工具化的一种媒介,这是纪录片发展的一个趋势。[查看全文]

台湾从专制到民主的过程中,台湾媒体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台湾媒体在台湾的民主化过程中是不同人的努力。媒体人的职责是第四权,是不断要监督政府,还要报道真实。不管是什么样的媒体,报道真实和纪录真实是任何媒介的天职。台湾新闻界媒体在台湾社会转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一些大学教授提出一些比较中肯的批评,这就是所谓自由主义派学者,他们观念的散播和讨论需要有一个公共空间和媒介。台湾媒体发展的过程,台湾纪录片贡献非常重要。台湾有非常多的新闻界的前辈,比如纪录片的摄影师,他们在那个时代多走了一步,后辈的人比较幸运有今天有这个空间。这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什么事马上达成,但还是需要多走一步。 [查看全文]

台湾媒体的现状

在台湾不管是采访哪个人,都是麦克围着一圈,媒体很多。他们取得的一些消息可能是非常八卦的,新闻界前辈争取来的舆论空间,到现在台湾媒体和商业发展成为主流后,让台湾新闻变得非常浮浅,这是我自己看不过去的。曾受古典新闻训练的人没有办法看,所以我不看,因为看了之后只会觉得很好笑,怎么会问出这么浮浅的问题。以前发生了一个火灾,一个阿妈死了,一个记者冲过去问家属"请问你现在心情怎样",这是什么问题?这不是白痴、脑残吗?以前很多人当连线记者,我是编采中心主任,我对他们说有了内容后再跟我联系。台湾媒体商业发展后,一些媒体记者把自己当成了明星,妆化得很浓,但脑袋里的东西是素的,训练不够。台湾主流的电视媒体在中期发展后,这是一个非大的退步。台湾频道虽然台多,但新闻性已经退步了,80年代我要看5份报纸才能看到我想要的信息,看《联合报》、《中国时报》等等。很难想象我40岁之后每天还要看那么多台才能看到我想要的信息,这说明主流媒体的表现无疑是退步的,频道多不代表言论的厚实度和成熟度。台湾很多人希望电视台倒几家,越多越好,因为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新闻。国外的新闻很好,BBC的主播就不漂亮,不是因为你面容好看才变成主播,人家是真正在新闻专业上有长期训练的,对于政治局势、经济各种发展有长期训练。国外很多新闻记者本身都是博士、硕士,经过非常好的学术训练。在我们那个时代,当时新闻界的前辈教给我们都是最古典的新闻学,新闻有一种使命,就像现在很多人拍纪录片一样,要报道真实性,要做调研。纪录片的调研非常重要,以前没有电脑,要跑一个新闻,第一件事是去报社或者图书馆印资料,回家先读资料,把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研究清楚,才知道什么是新闻,"新"在哪里。我现在发现一些做新闻的孩子都不知道新闻在哪里,重点在哪里。台湾有些电视台的专业性是倒退的。 [查看全文]

台湾的公共电视台

台湾的公共电视台比较好,只是有些慢。商业台对记者的要求与产量比较大,公共电视台相对来说要求少,不是24小时的新闻台,但负有非常大的教育功能,公共性非常强。因为这是人民缴税,立法院通过成立的一个台,新闻非常干净,而且有公共议题。公共电视台不会有其它电视台的一些不好的新闻。另外香港的传媒方式代替台湾的报导方式,媒体的头版都变成了肉体与尸体,这是图像化后香港传媒带给台湾传媒非常不好的地方。当然台湾主流媒体的发展遇到这样的困境有很多结构性的因素,这是另外一个大题目。主流媒介在台湾进入了低档时期,但新媒介非常多,比如纪录片。现在年轻人都喜欢玩电脑,电脑里一大堆的东西都可以看到。 [查看全文]

新闻学中喜欢谈客观,老实说60年代以后出现“新新闻主义”,新闻没有真正的客观,所谓客观就是你指责一个人时要公平的对待,要给他发言的机会,形式上是公平正义的程序,而不是所谓的客观。每一个镜头都是主观的,不可能有客观。今天访问你半小时,都是经过我的判断价值去筛选的,怎么会有客观这回事?根本不可能存在。但新闻学要求的客观我觉得是要求在程序上有程序正义,今天指责他,要给他反驳和否认的机会。你要诽谤一个人时,你要想到他可能会告你,这是公平的。新闻者肩负这么大的权力和职责时要懂得有一种公平正义的手法,要像君子一样做新闻报道,而不是说我今天看你不爽就讲你坏话。我是蓝营的,你是绿营的,我就给你扣帽子,如果这样就失去了作为新闻人的基本涵养。但人终究是人,无法克服自己的情感,但新闻要注意公平正义,要给人家讲话的机会,要查证。之前CBS主播因为查证不实就提早退休,他是美国新闻界非常令人尊敬的一个人物,但晚节不保。他不是造假,只不过查证不实,就是关于布什总统是否当兵问题,他长期信任一个消息来源给他的消息,因对这个事情没有查证就下台了。这才让新闻行业比较受人尊敬,你犯错了,有风骨的新闻记者是自己退休,不用你赶我,我自己走。美国新闻界发生过多次关于新闻造假的事情,《纽约时报》最近也发生过,《纽约时报》的处理方式是自断筋骨,从总编辑到编辑全部换人。过去信任的记者突然出现造假的情况被发现,自己下台,这才让人尊敬,而不是说媒体不能犯错,而是怎么处理自己犯错。这会让人们尊敬是因为你在这个过程中展现的精神和价值是什么东西,这个行业才会让人尊敬。 [查看全文]

2011年台湾最重大的文化、新闻事件是《赛德克巴莱》,这部电影是基于台湾历史而改编的,所以有人说它是剧情片式的纪录片。《赛德克巴莱》是根据台湾教科书里只有四个字“雾社事件”而导出来的,即发生在1930年代台湾的高山上,高山上有一个信仰彩虹的原住民族赛德克。当时日本殖民台湾后要统治山上的原住民,但不断的遇到抵抗。在这个高山上,相信彩虹的族群遇到了相信太阳的族群。这部电影在台湾引起了非常大的震动。日本殖民台湾时,用最现代的大炮和设备把原住民打到山下。这些原住民决定起义时已经知道这是一场失败的战争,他们是抱着死亡与灭族的心情跟日本人对抗。当时族里的一些老人知道日本要占领高山时,这个族群是不可能生存的,当时的领袖之所以会让我们觉得这么伟大是因为当时他们是理智上的决定,而非情感上的盲目。他们知道“今天这个族群为了尊严,一旦跟日本人进行对抗后,日本人一定会用更现代的武器来反扑,整个族群会面对灭亡的情景”。所以当时的老人把粮食留给勇士们,让他们去对抗,去争取主灵所赋予给他们的主训精神,做一个真正的人。“赛德克巴莱”是做真正的人,“巴莱”为“真正人”的意思。那些老一辈的人为了让勇士们去打仗就自杀,因为打仗在高山上,食物是不够的。后来很多人类学研究者发现那些尸体。这是一个非常悲伤而且悲惨的故事。 [查看全文]

 
 
 

台湾已经进入了公民新闻的时代。台湾有非常多的个人网站,影像部分的媒介跟手机连接,随时随地可以上传,这些新媒介让每个人变成新闻记者。




  • 第135期:陈锦亚
    金融危机下的跨国企业

  • 第134期:王海光
    城乡二元户籍制的形成

  • 第133期:陈彦
    从科举竞争到大国竞争

  • 讲堂特辑
    赖声川对话冯仑

  • 第132期:廖陵儿
    倾听底层的声音

  • 第131期:安雪枫
    顶级纪录片如何炼成?

  • 第130期:Launay
    2050年如何养活?

  • 第129期:张耀杰
    辛亥革命的纪念与反思
评论首页 | 公益首页 | 回到顶部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