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的后代,有着怎样的坎坷命运?

一个孙子处处维护祖父,另一个孙子常常否定祖父。 …[详细]

2017年5月23日,号称“斯大林家族和官方认可的唯一孙儿”的亚历山大·布尔东斯基去世——布尔东斯基生前,对自己的家庭出身始终相当困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作为斯大林的孙子,我一直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

斯大林的子孙们,各自有着怎样的命运呢?

斯大林的子女:被俘、入狱、出逃

斯大林有三个子女(不计入私生子)。长子雅科夫,是斯大林与第一位妻子叶卡捷琳娜·斯瓦尼泽所生;次子瓦西里与女儿斯韦特兰娜,是斯大林与第二位妻子娜杰日达·谢尔盖耶夫娜所生。

1、长子雅科夫:不堪与英国俘虏的冲突,在纳粹集中营自杀

众所周知,斯大林走上权力巅峰后,极少顾及家庭和孩子,以至于女儿斯韦特兰娜曾将“我们的父亲年轻时是格鲁吉亚人”当作一个大发现,与兄弟瓦西里分享。雅科夫与斯大林之间的父子关系更差——直到1921年,雅科夫14岁时,才得以来到莫斯科,与斯大林的新家庭一起生活。因为受到父亲的否定和冷遇,1929年左右,雅科夫曾开枪自杀未遂,斯大林讥笑他“居然没有打中!”继母娜杰日达则大感震惊。1932年,娜杰日达在卧室用一把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二战期间,雅科夫参加了军队,1941年被德军俘虏。斯大林拒绝与德国人做交易。据斯韦特兰娜回忆,斯大林告诉她:“德国人曾建议用雅科夫换他们的什么人……我才不跟他们讨价还价呢!打仗就是打仗。”①

1943年,雅科夫在集中营去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英、美两国政府向苏联隐瞒了雅科夫惨死的具体经过。因为他们从缴获的德国档案中发现,雅科夫的死,与集中营内的英国战俘有关,故英国政府在1945年7月,如此请求美国:“我们建议勿将此事报告斯大林元帅。不应让他注意到:是俄英战俘之间发生的摩擦成为他儿子自杀身亡的导火索。”

图:二战前,斯大林和长子雅科夫、女儿斯维特兰娜合影图:二战前,斯大林和长子雅科夫、女儿斯维特兰娜合影

据档案材料记载,雅科夫当时被关押在集中营的“珍贵战俘囚室”。德国期望用这些人向同盟国交换重要的德国战俘。雅科夫所在的囚室中,住了五个人,包括:两名俄国人——雅科夫和莫洛托夫的一名侄子;三名英国人——一位英国机长和两名飞行员。因为意识形态分歧,以及生活细节纠纷,双方常发生拳脚之斗。雅科夫多次扬言战争结束后,苏联军队会将英国的王子、公爵、伯爵、勋爵、男爵统统消灭。1943年4月14日,在又一次严重的武力流血冲突之后,雅科夫拒绝回到囚室,要求集中营警卫长接见他,听取他对英国战俘的意见。但他的要求遭到了拒绝。情绪崩溃的雅科夫扑向了通有高压电流的铁丝网。②

雅科夫被俘后,斯大林怀疑儿媳尤利娅·梅尔策,认为她“看来不是个好人,要审查”。 尤利娅被逮捕,关押了一年半的时间才洗清嫌疑被释放。

2、瓦西里:斯大林死后被长期监禁

次子瓦西里,25岁时即被授予空军中将。这不是正常的升迁。苏联空军高层的鉴定报告认为,瓦西里的实际能力,与他的军衔和职务并不相称:

“性格暴躁,有时不能自制。动手打下级之事时有发生……个人生活中有不符师长职位之举,在飞行人员晚会上行为欠检点,对个别军官态度粗暴,曾有轻浮行动;乘拖拉机去希奥利艾城,与内务人民委员部的检查哨发生冲突和相互殴打。健康状况不良,尤其是神经系统,极易动怒,这使他最近一段时间甚少进行个人飞行训练,从而对个别科目掌握较差。这些缺点严重降低了作为一个指挥员的威信,与师长职务很不相称。”③

在周边人的纵容下,瓦西里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斯大林生前曾训斥过他:“你以为你是斯大林?你以为我是斯大林?它(指墙上的斯大林画像)才是斯大林!”。

斯大林去世仅21天,32岁的瓦西里,被冠以“所作所为有损军人的崇高称号”的罪名,强制从现役军人转为预备役,禁止再穿军装。1955年9月,瓦西里被“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审判庭”判处劳改营服刑8年——实际上没去劳改营,而是被关押在监狱,且被强制改名为瓦西里·朱加什维利(斯大林的原姓),不许再姓斯大林。

瓦西里的传记作者安德烈·苏霍姆利诺夫认为,瓦西里之所以被投入监狱,是因为“作为斯大林的儿子,他知道的太多,又说的太多,在苏联人民面前败坏了他们的声誉”。瓦西里自己也是如此理解:“还不是因为我这舌头。我曾不客气地当众指责贝利亚是个暴虐者,说布尔加宁是个好色之徒,把莫斯科的三间一套住宅送给了他的情妇,还配备了贵重的家具。”瓦西里还“经常威胁说要召开外国记者招待会,把一切都说给他们听。这就让当局无法忍受了。”⑤

图:1951年,瓦西里登上《时代周刊》封面图:1951年,瓦西里登上《时代周刊》封面

根据苏联内务部的审判记录,瓦西里签名“供认了自己非法浪费、挥霍和占用国家资金与公务”的一些事实。比如,花费近400万卢布“为莫斯科军区空军部队的军人们”修建游泳馆。瓦西里承认:“没有任何人叫我去兴建游泳馆。动机之一与我的同居者,游泳健将卡皮塔利娅·瓦西里耶娃有关,她怂恿我修建一个游泳馆。为了讨好她,也为了建造一个游泳馆来使自己名声大振,我决意实现这个计划。”瓦西里也承认,自己“行为不检点,经常酗酒,与部下的女人同居,一些丑闻闹得尽人皆知”;“把军区空军部队用来进行官兵战斗和体能训练的资金”用来维持一个占地55000公顷的私人狩猎场;……⑥

1960年,瓦西里被提前释放。克格勃派了一个军官在他身边,拨给他一处“三间一套”的住宅、3万卢布的补助金,以及3个月的高级别免费疗养许可证。瓦西里要求获得一份工作,但未能如愿。他重拾酗酒的恶习,先是酒后驾车撞上了日本大使的座车,后又跑到中国驻苏联大使馆,要求移居中国——当时,中苏关系正日趋恶化,这一举动不可避免地被认为是在寻求“政治避难”。一些“格鲁吉亚民族主义者”鼓动瓦西里前往格鲁吉亚(斯大林是格鲁吉亚人),也让克格勃高度警惕。

很快,提前释放命令被撤销,瓦西里再次入狱服刑——赫鲁晓夫对瓦西里非常无奈:“我们有什么办法?让他坐牢,他准完蛋。不让他坐牢,也是完蛋”。1961年,瓦西里被判流放喀山五年,次年年3月19日,在那里去世。1999年,俄罗斯联邦重新审理了瓦西里案件,判定当年对瓦西里的监禁是非法的。⑦

3、斯韦特兰娜:逃离苏联,著书批判父亲斯大林

作为独女,斯韦特兰娜的童年,似乎要比哥哥雅科夫和瓦西里幸福得多。据赫鲁晓夫回忆:

“瓦西里……让斯大林伤透了心。据我所知,斯大林为此常常抽打他,还派了几名肃反工作人员照看他,跟踪监视他。斯韦特兰娜则完全不同。我们一来,她总是满屋奔忙。斯大林把她叫作‘女主人’,我们也这么叫她。她打扮得很漂亮。我还记得她穿着乌克兰小套装搭配绣花小衬衫或无袖女长衫的样子。她看上去像个盛装打扮的洋娃娃。”⑧

现存档案中的斯大林与斯韦特兰娜之间的通信,能够证明赫鲁晓夫所言非虚。信中,斯大林称呼斯韦特兰娜为“主人”、“我的小麻雀,令我无比快乐的小东西”。二人常常玩“下命令”的游戏——斯大林让斯韦特兰娜扮演“最高领袖”向自己下达“任务”,自己则在给女儿的回信中报告“任务”的执行情况。女儿会在信中对斯大林说:“今日3号令:我命令你向我汇报中央委员会的动态。严格保密。领袖斯韦特兰娜·斯大林娜”;斯大林会在信中对女儿说:“我想你很快有命令来,可命令至今不见踪影。这不好,你叫爸爸生气了。”“谢谢你下的命令。看来,你没有忘记爸爸。”……⑨

但这种温情时光没有能够维持太久的时间。母亲死于自杀的真相,对斯韦特兰娜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斯大林“猫对老鼠”式的疼爱女儿的方式,也让斯韦特兰娜非常痛苦——他干预女儿的职业选择(放弃文学选择历史),也干预女儿的恋爱和婚姻,甚至干预女儿的着装……所有的干预,都以斯大林的胜利告终。1952年的新年晚会上,斯韦特兰娜违逆父亲的意愿,拒绝陪那些中老年醉汉们跳舞,斯大林怒不可遏,揪着女儿的头发将其拽到舞厅中央……

斯大林去世后,斯韦特兰娜在苏联继续生活了十多年。1967年,以将恋人(一位印共党员)的骨灰撒往恒河为由,斯韦特兰娜获准出国。在印度,她避开克格勃的跟踪,进入美国驻新德里大使馆寻求政治避难。斯韦特兰娜抵达美国后,出版了多部自传性质的作品,对斯大林作了很多严厉的批评,甚至宣布放弃“斯大林”这个父姓,誓言将永远不再回到苏联。这个誓言只维持了十余年。80年代,认为自己“被掌握在大商人、律师、政治投机分子和出版家的手掌里”的斯韦特兰娜,曾一度重返苏联,但因难以适应又再度离开。2011年,斯韦特兰娜在美国去世。

图:1935年,斯大林怀抱女儿斯韦特兰娜图:1935年,斯大林怀抱女儿斯韦特兰娜

斯大林的孙辈:对祖父的看法两极分化

斯大林生前,已是8个孙儿孙女的祖父。另有一个小外孙女,是在斯大林死了约18年之后,在美国出生。此外尚有一位斯大林私生子留下的后代⑩。目前已获认可的斯大林孙辈,共计10位(不包括早夭者)。

1、叶甫盖尼·朱加什维利:崇拜斯大林,积极捍卫祖父名声

斯大林的长子雅科夫,两次结婚,与三个女人生下了三个孩子。第一个女儿列娜不幸夭亡。第二个是儿子,名叫叶甫盖尼·朱加什维利。第三个是女儿,名叫加林娜·朱加什维利。

叶甫盖尼是斯大林的孙辈中,唯一一个选择以军人为职业者。

据B·M·莫洛托夫形容,叶甫盖尼“长得跟他的祖父一模一样,凡是见过并和斯大林谈过话的人,一定会看到他们之间的相似之处,不仅外表像,就连走路的姿态,一般的举止和性格也全都像。”1986年莫洛托夫去世时,叶甫盖尼出现在公墓的告别仪式上,引起西方媒体不小的兴趣。此前,“(斯大林)的这个孙子从来没有在公共场合露过面”。

按照叶甫盖尼接受访谈时的自述,斯大林生前,知道有他这个孙儿的存在,“然而约·维·斯大林没有抽出时间或不愿意看看我”。按斯韦特兰娜的说法,“他父亲在8个孙子孙女中只见过3个人。”叶甫盖尼崇拜斯大林,“而且用这种(崇拜斯大林的)精神教育自己的孩子”。对社会上针对斯大林的批评,叶甫盖尼表示“不能接受”,且抱怨“对斯大林工作上的贬责是以‘单向方式’进行的。所有的舆论工具都紧闭门户,不肯为保卫斯大林而说话的人提供篇幅。”[11]

苏联解体后,叶甫盖尼积极参与政治,热衷于为捍卫祖父的名声而四处与人打官司,但大多以败诉或法院拒绝受理告终。叶甫盖尼还曾在电影中亲自出境,扮演爷爷斯大林。2016年,叶甫盖尼去世。

图:斯大林之孙叶甫盖尼·朱加什维利图:斯大林之孙叶甫盖尼·朱加什维利

加林娜毕业于语文系,长期在文学研究所工作。晚年致力于“维护父亲雅科夫的名誉”。

在加林娜看来,俄罗斯官方的说法——雅科夫在1941年被德军俘虏并死于德军集中营——这个说法是错误的。事实是:早在苏德战争爆发初期,父亲雅科夫就已在战斗中牺牲。德军发布的关于雅科夫被俘的宣传照片,是动过手脚的。德国人伪造雅科夫被俘之事,目的是想从精神上打击斯大林。尽管加林娜为此发奋著书立说,但关于雅科夫之死的档案早已解密,并不能支持她的观点。2007年,加林娜去世。[12]

2、亚历山大·布尔东斯基:反感祖父,认为他“是一个孤癖、霸道、不讲仁慈的人”

斯大林的次子瓦西里,先后结婚三次,留下四个孩子,两男两女:儿子亚历山大·布尔东斯基、瓦西里·瓦西里耶维奇(19岁时去世);女儿娜杰日达·瓦西里耶芙娜、斯韦特兰娜。

亚历山大曾是苏军中央模范剧院导演、俄罗斯联邦功勋艺术家。毕业于导演专业,长期从事剧院工作。据布尔东斯基接受采访时自称:他从来没有被斯大林召见过,“我从来没有在近处看到过他(斯大林),有几次在游行时从来宾观礼台上看到。斯大林不喜欢孙子孙女,当然也不喜欢小孩子。因此,在我的思想里斯大林的名字和人人皆知的家庭用语‘爷爷’联系不起来。他是一个无形体的象征,看不见、摸不着。我们身上主要有一种与祖父的名字相联系的恐惧感。……斯大林是一个孤癖、霸道、不讲仁慈的人。”亚历山大选择抛弃父姓,改随母亲姓“布尔东斯基”,据说也与其对斯大林的否定性评价有关。2017年5月23日,亚历山大去世。

娜杰日达也曾考入戏剧学校,但未能毕业。后来嫁给了作家法捷耶夫之子。娜杰日达认为报刊上关于斯大林的报道并不客观,“我相信真正深入分析斯大林问题的著作将来一定会出现。现在我们更多的是感情用事。”1999年,娜杰日达去世。[13]

斯韦特兰娜的情况不详。

图:斯大林之孙亚历山大·布尔东斯基图:斯大林之孙亚历山大·布尔东斯基

3、约瑟夫·阿利卢耶夫:书桌上长期摆着祖父的照片

斯韦特兰娜的感情生活极其曲折,她一共生育了3个孩子。长子约瑟夫拥有医学博士学位,是著名的心脏病专家。次女叶卡捷琳娜·日丹诺娃,是一位火山学家。幼女奥尔加,出生于美国。三个孩子的成长过程都没有父亲的存在。

根据斯韦特兰娜的描述,斯大林生前很喜爱外孙约瑟夫,尽管他将孩子的父亲和祖父都关进了监狱;约瑟夫也对外祖父怀有较深的感情,尽管他厌恶“个人崇拜”:

“我记得,我父亲第一次看见我的约西卡时,我是多么害怕。……当时我想,这孩子一定会使外祖父不高兴。然而,我估计错了,我完全不懂(斯大林)心态变化的逻辑。……父亲跟孩子玩了约半小时,绕楼房走了一圈,而后离去。……他那几句简短的话‘你的儿子真美!眼睛漂亮’,相当于出自另一个人嘴里的一首长长的颂歌。……父亲又见过两次约西卡……约瑟夫憎恨这些(个人崇拜)现象,但他从不把这些丑陋跟自己外祖父的名字连在一起。他把一张外祖父的照片摆在自己的书桌上,已有几年之久……”[14]

叶卡捷琳娜·日丹诺娃作为火山学家,长期定居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堪察加半岛。母亲斯韦特兰娜逃往美国,对叶卡捷琳娜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冲击。80年代中期,斯韦特兰娜重返苏联,叶卡捷琳娜拒绝与其见面,只给她写了一封信。据斯韦特兰娜披露,“在信中,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用十分熟悉的字体空前忿恨地说,她永远也‘不会原谅’,‘不宽恕’,也‘不打算宽恕’我。”[15]

奥尔加现名克里斯·埃文斯(Chrese Evans),2016年,44岁的克里斯曾在网络上晒出过自己的一组持枪朋克造型的照片,引起很大的关注。

图:斯大林外孙女克里斯·埃文斯的朋克造型图:斯大林外孙女克里斯·埃文斯的朋克造型

注释

①德米特里·沃尔科戈诺夫,《胜利与悲剧:斯大林政治传记》,海潮出版社,1989,P272-292。②述弢,《斯大林长子雅科夫的悲剧人生》,收录于《克宫内幕:苏联的神话与现实》,中央编译出版社,2014,P88-95。③德米特里·沃尔科戈诺夫,《胜利与悲剧:斯大林政治传记》,海潮出版社,1989,P285。④1998年8月13日《苏维埃俄罗斯报》,转引自:张捷,《从赫鲁晓夫到普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P53。⑤安德烈·苏霍姆利诺夫/著,李惠生、黄志渊/译:《斯大林的儿子瓦西里》,新华出版社,2002,P151。⑥同上,P160-170。⑦同上,P209-219。⑧赫鲁晓夫/著,述弢、王尊贤、袁坚、范国恩、郭家申/合译,《赫鲁晓夫回忆录 第二卷》(全译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P1002。⑨科列斯尼克/著,乔汝棋、孙桂贤/译,《斯大林的一家人》,安徽人民出版社,1991,P167-168。⑩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6年4月,经DNA检测,确认了一位名叫“尤里·达维多夫”的老人,也是斯大林的孙子——斯大林在1920年代被流放至叶尼塞省库列伊卡村时,与一位当地女子生下了达维多夫的父亲。[11]科列斯尼克/著,乔汝棋、孙桂贤/译,《斯大林的一家人》,安徽人民出版社,1991,P205-218。[12] 俄罗斯卫星网,《斯大林孙女加林娜·朱加什维利在莫斯科逝世》,2007年8月28日。[13] 《斯大林的一家人》,P219-229。[14]同上,P229-235。[15] 《斯大利外孙女的隐居生活》,新华网2005年6月22日转引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2005年6月15日报道。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短史记”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短史记”

投票区

谌旭彬
+收听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