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女婿”是中共间谍吗?

为何其本人自述是老牌地下党,其胞弟却说他是个大骗子。 …[详细]

按本人自述,其在20年代就结识周恩来,系资深潜伏者

约略自80年代始,地下党方面的回忆资料渐多,以至于今,终于有谍战剧之泛滥成灾。材料之丰富,于史学研究固属好事;然泥沙俱下,真伪莫辨,却不期然给公众造成了一种错误印象,以为当日地下党无孔不入,乃国共内战之胜负手。

“蒋介石女婿”之“传奇”地下党生涯,即此类泥沙俱下、真伪莫辨之回忆材料中的典型。

所谓“蒋介石女婿”,系指蒋氏前夫人陈洁如之养女陈瑶光的丈夫陆久之。该女之收养,系在蒋、陈分手之前,据说“瑶光”之名亦是蒋氏所取,故又名“蒋瑶光”。陈瑶光于1946年与陆久之结合。虽然蒋介石生前与陆氏并无交集,但媒体报道称陆氏是“蒋介石女婿”,也不能算错。

陆久之的“地下党生涯”被“披露”,始于80年代,90年代之后流播甚广;及至2000年以后,仍有《解放日报》等媒体一再“解密”。其材料依据,主要是陆氏本人的口述回忆。总结起来,其“革命生涯”大致经历如下:

陆氏生于长沙,青年时代即受《新青年》等进步书刊影响;1925年到上海后“有幸参加革命就跟周恩来、赵世炎、叶剑英等同志一起工作”;按党的指示“奇迹般地打进陈群、杨虎领导的黄色工会”,营救过许多革命同志,“如陈赓、日共总书记佐野学……”;后身份暴露流亡日本,抗战爆发后回国。①

回国后,陆氏进入“由军统控制”的“国际问题研究所上海站”,“ 一面取得国民党的信任,一面把情报送给共产党”;上海沦陷后“进入(日本)海军所办的海安公司”,并开设“璇宫舞厅”,“利用海安公司作掩护,运送许多紧要物资到抗日根据地去,用舞厅搜集情报,送给中共的部队”。②

抗战胜利后,陆氏“成了上海滩的接收大员”,“汤恩伯的座上客”,被任命为第三方面军少将高级参议;期间与陈瑶光结婚,并曾奉命策反拥30万兵力之重的汤恩伯,可惜功败垂成;国民党败走台湾后,陆氏又于1950年被派往日本,“策反国民党驻日代表团团长朱世明及全体部属起义。”③

蒋介石与陈洁如,摄于1920年代。蒋介石与陈洁如,摄于1920年代。

据其胞弟披露,却是个“软骨头”、“双重间谍”、“诈骗犯”

然而,同属“地下党”的陆久之胞弟陆立之,对陆久之的“地下党生涯”却给出了另一种面貌完全不同的描述。

所谓“蒋介石女婿”, 据陆立之披露,实际上是陆久之“娶陈瑶光为小妾”,当时陆已有一妻一妾。1946年,陆实际上与其一妻两妾,分三处同住上海。岳母陈洁如则拒绝陆前去拜谒。

所谓“营救革命同志”,陆立之深表怀疑,反认为其“对国民党搜捕日共总书记佐野学有密告嫌疑。当时在中共中央特科工作的蔡叔厚可能发觉了他的疑点,……蔡叔厚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陆久之于是敢于放胆侈言‘功劳’。”

所谓“受周恩来领导”,陆立之有明确否认:“这显然是虚构的。……陆久之不受周领导,也不会与赵、罗有工作联系。我当时在纠总和印刷总工会工作,这些情况我是清楚的。”

所谓“身份暴露逃亡日本”,陆立之的说法是“内因待考”——“不知为何,家属都莫名其妙”;并认为:1、当时上海“白色恐怖”严重。2、“红色打狗队”惩治叛徒之气氛也很浓烈。两种因素都可能导致陆久之逃亡。

所谓抗战期间为中共“搜集情报”,陆立之的说法完全相反——“抗战期间,陆久之在上海是双重间谍,既是中国的情报员,也是日本驻屯军的特务,在日军登部队海军系统等特务机关指使下,参加‘海安公司’走私活动,成暴发户。……所谓‘运送重要物资到新四军所在地’也许是某一走私项目,意在赚钱。”

所谓“秘密赴日策反”,陆立之斥之为“谎言”——“1950年,上海统战部门负责人吴克坚原定派遣蔡叔厚偕同陆久之赴台湾进行某项工怍。蔡陆二人抵达香港后获悉台湾白色恐怖嚣戾,入境困难,不果行。蔡奉命折回上海,陆借口赴日访亲,偷渡去日本东京,做了不可告人的勾当 (可能为了转移巨额私财)。回国后,伪装脑震荡等借口被吴克坚识破,并从此断绝往来。”

在陆立之看来,陆久之不过是“柔弱的软骨头,风月场中的花花太岁”,其后来“由上海统战部×副部长和部长助理×××接见”,“委派他充任上海文史馆员”,不过是他的“诈骗术获得成功”。④

1920年代,国民党海外支部欢迎“蒋夫人”陈洁如(前排右六)1920年代,国民党海外支部欢迎“蒋夫人”陈洁如(前排右六)

对所谓“传奇间谍”之口述,均应抱持高度警惕

陆久之于2008年去世。据讣告,其生前系“正局级(享受副市级医疗待遇)离休干部”⑤。至于其“革命生涯”之历史真相究竟如何,参考其自述及胞弟之披露,读者当不难有自己的判断。

值得警惕的是,类似情形,在其他“传奇红色间谍” 如郭汝瑰、刘斐等人身上,亦不鲜见⑥。即便是号称蒋介石身边“最危险共谍”之韩练成,参阅当日与韩联络之地下党的工作报告,再对照韩氏后人之叙述,亦不难发现种种矛盾迭出。⑦

左上:陆久之(右)、陆立之(左)兄弟;右上:陈瑶光;下:陆立之。左上:陆久之(右)、陆立之(左)兄弟;右上:陈瑶光;下:陆立之。

注释:

①②③主要依据:李伟:《访蒋介石女婿陆久之》,《民国春秋》1989年第6期。李伟:《上海滩的神秘老人》,收录于《温故》第十四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另可参见:郑笛:《中共隐蔽战线的党外人士:记离休干部、九五老人陆久之》,《世纪》1998年第1期。周军:《蒋介石女婿陆久之东瀛策反记》,《党史博采》2002年第1期,等。④吴腾凰:《陆久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访陆立之先生实录》,《江淮文史》2001年第2期。⑤据《解放日报》2008年2月18日第15版。⑥郭、刘二人间谍生涯之虚实,可参阅:杨津涛,《红色间谍对内战的作用究竟有多大?》,《今日话题历史版》第245期。⑦韩练成事,可参阅《刘贯一同志关于争取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的工作情况报告(一九四八年一月三日在中工委国军工作会议上报告的一部分)》,收录于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战史编审委员会编辑室编:《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史资料选编·鲁南会议华东全军整编莱芜战役》,1963。

投票区

登录后投票将分享到:
查看所有评论 人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谌旭彬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