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证途”关键不在技术在观念

高地 媒体人

据报道,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日前在长达3.8米的“人在证途”画卷上,列出了中国人一生中的103种证件,引起广泛关注。

应该说,曹志伟提交的“人在证途”图表,与海南省人大代表邢诒川在海南“两会”上晒出的“行政审批长征图”,有异曲同工之妙。某种程度上,相对于“行政审批长征图”的悲催,“人在证途”更能引起共鸣,因为这与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

曹志伟所做的工作其实并不复杂,却点中办证难题的两个要害。其一,“人在证途”点出办证之繁。这103个证件几乎囊括生活的方方面面。

其二,“证在冏途”点出办证之难。据悉,办理这103个证需经18个部委局办,39个处室、中心、支队和所审批,盖100多个章,并需要缴费。“办证难”的新闻时有发生,2012年底时计生“办证难”的问题浮出水面,原国家人口计生委曾发出关于方便群众办证的通知。在“通知”公布一周年之际,媒体调查发现,“办证难”依然存在。

当然,办证难的原因并不复杂,表面看是公共服务混乱,深层次原因则是行政壁垒所致,即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行政化、行政区域化,而行政管理部门之间的堡垒,造成了一个个“信息孤岛”,办证人则在孤岛之间来回折腾。

曹志伟给出的“药方”是,继续推进行政制度改革,建立公民大数据库网,实现“一证通”。据说解决“办证难”问题,已被纳入广州全面深化改革工作项目。可从现实看,即便广州解决这一问题卓有成效,仍无法根治“办证难”。因为有些地方政府能解决,有些则需国家层面来协调解决,如计生“办证难”,难点就在于异地办理。

在大数据时代,建立公民信息大数据库不难,技术上完全可以实现,问题在于这“大数据库”到底能发挥什么作用,如果不能纳入到社会管理体制中去,不能做到简证便民,它也只是一堆冷冰冰的数字。

因此,想要告别“人在证途”,逐步实现“一证行天下”,重点不在技术,在于观念,在于是否愿意打破条条框框的利益切割和权力限制。

【更多新闻解读,微信添加公众账号“今日话题”收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yajuan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