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一根葱也没发”的真实情绪

熊丙奇 学者

对于教师的抱怨,不能“一笑置之”,而应该借此对教师实行年薪制,改变不合理的薪酬体系,也减少教师对逢年过节发福利的期待。

回家过年,和亲友、同学相聚,总要晒一晒各自单位发的福利互相调侃。今年春节记者到河南三门峡走亲访友,听到最多的是“抱怨”。“今年学校连一根葱都没发!”三门峡市第一小学老师小李今年感觉有点郁闷。(2月4日《人民日报》)

以前发东西,现在不发东西,“点赞”的网友称这才回归正常:习惯了,以后就不会再“郁闷”了。在笔者看来,对于教师的抱怨,不能“一笑置之”,而应该借此对教师实行年薪制,改革薪酬体系,也减少教师对逢年过节发福利的期待。

我国教师群体的收入并不高,就是在实行义务教育绩效工资之后,不少地区的教师收入仍旧不高。我国于1994年施行的《教师法》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但至今这一规定没有得到落实。河南省于去年10月公布的《全面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提到,到2020年,“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国家公务员平均水平,并逐步提高;教师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进一步完善。”这一条款能否得到实现还是未知数,就是实现,也意味着是在《教师法》颁布整整26年后才落实教师的待遇问题。

由于教师工资待遇不高,很多教师也就期望福利能够好一点,以前,逢年过节,好歹还可发点东西,虽然平时工资低,但“节日慰问”也让不少教师“知足”了。而现在取消本就不多的福利,可工资不动,教师的郁闷可想而知。笔者去年在多地多所学校调研,都听到类似的抱怨。

在国外,教师年薪制以及终身教职制度,是两项基本的制度,年薪制明确各义务教育学校的教师收入一致,且教师的收入待遇不受当年考核的影响,这有利于落实教师的教育自主权,避免教师的教育教学受行政、经济因素的干扰;对经过多年严格考核符合条件的教师,实行终身教职制度,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这可以激发教师的职业荣誉感,而不是急功近利地追求眼下的业绩。

我国教师目前实行基本工资加绩效的薪酬体系,其中绩效部分的考核,目前遭遇很大的质疑,一方面,考核由行政部门而不是教师同行评价机构进行,导致教育行政化,另一方面,教育绩效本就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概念,在当前教育评价体系中,绩效就是分数、成绩,这样的绩效观之下,虽然教育部门多次强调义务教育绩效工资要向农村教师倾斜,可结果却相反。

为此,要读懂“一根葱也没发”背后的教师真实情绪,不能简单地视为行业风气的积极转变,而应切实解决教师待遇问题。

(新京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