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伍惊人庞大却靠以费养队 治安联防队拿啥保村街平安

队伍惊人庞大却靠以费养队 治安联防队拿什么保村街平安

严把治安员、联防队员“进人关”,并进行规范化管理,是提高治安员、联防队员素质的关键。陈以怀 摄

队伍惊人庞大却靠以费养队 治安联防队拿什么保村街平安

广州海珠区200多名治安联防队员因表现突出,受到表彰。资料图片

◎这是一支规模庞大的队伍——在广州总计16万人的群防群治队伍中,居(村)委治保员、联防员所占比例最大,大约有10万人;在东莞,被媒体称为“公安杂牌军”的联防队也有十几万之众。多年以来,珠三角安保力量缺口正是靠治安联防队伍来弥补的。

◎警察是执法主体,但在一些地方,有警察却有意无意地把执法权“转让”给治安联防队,联防队员除了巡街、查居住证外,还充当着城管、交警的职能,抓“黑车”、驱逐摊贩、罚款等。很多联防队员缺乏基本的法律知识,不仅维护不了社会治安,反而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从去年2月起,广州就开始部署全市群防群治队伍整合工作。东莞也从去年下半年推出“六个统一”的模式,以规范全市治安联防队伍。但目前各地、各区的收编工作进展情况并不一致。

这几天,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联防队员闯民宅殴打强奸妇女事件,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随着这两年接连不断爆出的丑闻,联防队这支规模庞大的安保力量不禁让人有些忧心。联防队究竟如何选人用人?由谁监管?出了事,谁来担责?各地纷纷宣布整合各类治安辅助力量、统一收编,为何不见实效?是在哪个环节变了样?屡有不良记录的联防队,又将拿什么来保一方平安?

棍棒下的积怨

保安不仅“不保平安”,甚至还与一些黑恶势力勾结,制造事端,成为一大治安困扰

联防队员杨喜利在深圳宝安西乡街径背社区是出了名的,村民说他“性格暴躁,经常打人砸车,没有人敢管”。很难想象,一个本应协助警察管理治安的联防队员,竟手持钢管、警棍闯进民宅,一通乱砸后,对一名女子进行长达一个小时的毒打和强奸。

让村民不满的是“棍棒下的积怨”。在广州有村民反映,治保员在“执法”时,动不动就挥舞棍棒打人或罚款。在该村生活了20多年的小娟告诉前去采访的记者,这几年治保队员比过去收敛了一些,但“还是粗暴,称不上文明执法”。有些外来工这样描述治保员查暂住证的粗暴:他们不敲门,一脚把门踹开。有些企业老板说,前几年收治保费和卫生费时,治保员“收债一样满脸凶相”。

治安联防队是地方为了维护当地治安、协助公安部门开展工作的常设组织。对社会经济迅速发展、人员流动性大、治安情况复杂的广东尤其是珠三角地区而言,捉襟见肘的警力一直是困扰地方治安的难题之一。多年以来,安保力量缺口正是靠治安员队伍来弥补的。但一直以来,不断有人质疑治保员“执法”的合法性,在村民眼中,最直接的就是“他们罚款不开(罚)单”。

保安不仅“不保平安”,甚至还与一些黑恶势力勾结,制造事端,成为一大治安困扰,如过去出现的楼盘保安、娱乐场所保安殴打市民,典型的如广州白云区石井红星村枪击案,都有保安涉恶的痕迹。时任广州市委副书记张桂芳就曾毫不客气地严厉批评,群防群治队伍中违法犯罪现象时有发生,有些沦为“私人武装”。

谁来把好“进人关”

随着队伍的日益壮大,“以费养队”的制度缺陷开始显现,如有些治安队乱罚款、乱扣留、乱提成

在招聘环节上,能否把好“进人关”,这是联防队员素质好坏的关键。南方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各村街招聘的治安员、联防队员素质良莠不齐。目前,很多地方的联防队员以退伍军人和当地社会无业青年为主,初中学历以下的占了一半以上。“当过兵的,身体素质好,纪律性也比较强;本村青年,优势在于熟悉当地情况,也能顺带解决本村村民的就业问题。”广州白云区太和镇一位不愿具名的村干部告诉记者。

有村民却私下里向记者抱怨,一些联防队员素质不咋地,“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对此,太和镇的这个村干部向记者吐“苦水”:“联防队员工资不高,你说能招到素质高的人吗?这实在是很为难的。”尽管如此,他还是一再向记者强调,对这些治安员,上岗前都会进行培训,还明确了从业纪律。

这是一支规模庞大的队伍——在广州总计16万人的群防群治队伍中,居(村)委治保员、联防员所占比例最大,大约有10万人;在东莞,被媒体称为“公安杂牌军”的联防队也有十几万之众。

一位主抓治安工作的公安系统人士告诉记者,警察是执法主体,但在一些地方,有警察却有意无意地把执法权“转让”给了治安联防队,联防队员除了巡街、查居住证外,还承担城管、交警的职能,抓“黑车”、驱逐摊贩、罚款等。很多联防队员未经严格培训,缺乏基本的法律知识,自律意识较差,不仅维护不了社会治安,反而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与此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这支队伍的经费保障问题。根据此前广东出台的相关规定,群众联防组织活动经费和经济报酬,主要从受益单位和个人收取的治安联防费中解决,不足部分由当地政府给予适当补助。在很多地方的实际操作中,公安部门是收费主体,委托各街道出租屋管理服务中心代为征收。

随着治安联防队的日益壮大,这种“以费养队”的制度缺陷开始显现,如有些治安队乱收费、乱罚款、乱扣留、乱提成。2006年3月,广州市民赖先生就因质疑治安联防费收取的合法性将越秀区公安分局告上法庭,由此在法学界引发了一场争论。

收编整合步调不一

有的动作很快,有的却根本没动。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一边宣布要整合,一边却又不时爆出丑闻

事实上,从去年2月起,广州就已开始部署全市群防群治队伍整合工作,其目的是要将全市6000多支共计16万人的各类群防群治队伍统一整合为辅警、保安员、联防队员三支队伍,编制在综治部门名下,交由公安机关管理、使用,同时明确村、居委会不再自行组建联防队伍。东莞也自去年下半年推出“六个统一”的模式,以规范全市治安联防队伍。

为什么要整合?时任广州市委副书记的张桂芳指出,群防群治队伍存在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名称就多达十几种,五花八门,往往是谁组建、谁使用,谁出资、谁指挥,管理与保障脱节,管理与指导脱节。”他还特别提及保安和治保、联防队伍,没有统一的管理平台,有的村甚至同时出现两支治保队伍。“这些问题的存在使得群防群治队伍的作用大打折扣,出了什么问题,账都算在公安机关头上。”

不过,有网友尖锐地批评:“说是公安收编,但一旦联防队伍出了事,又找出一大堆理由来推卸责任,一会说是临时工,一会又说是在工作时间外犯的事,是个人行为,与街道办无关,反正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记者采访了解到的情况是,目前各地、各区的收编工作进展情况并不一致。“据我了解,有的区动作很快,整合得七七八八,有的却根本都没动起来。”广州市综治特派员袁初兴告诉记者,这项收编工作如果真能加大力度推进,成效还是可以预见的。

尽管广州已明确村委会、居委会不再自行组建联防队伍,但方案还是设了弹性过渡期,比如对原有的居(村)委组建的治保队、联防队,符合条件的队员可先纳入街(镇)管理,整合后统一调整分配,再交由公安部门调配、使用。有基层社区警长直言,这种“边整边建”模式,如果落实、监督不好,没有强力措施推进,很容易停留在原地,或者在实际操作中变了样,根本达不到预期目标。在深圳、东莞的一些街道、社区,都存在这样的问题。

有街道办人士向记者坦言,全面整合治保队伍,将打破沿袭多年的架构,尤其是居委、村委不再像过去那样自己组建联防队伍,而是改为出资参与组建、不直接管理的模式,必然会触及一些单位或个人的利益,有的村委会主任可能就撒手不管了,此时如果公安机关没有把这支队伍管起来,监管环节就出现了漏洞,难免出现问题。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一边宣布要整合联防队伍、一边却又时不时爆出丑闻的奇怪现象。

作为社区警长兼兼村治安联防中队中队长,广州白云区太和镇大源村社区警长董灿成领导的是一支76人的治安联防队。他说,既要规范这支队伍的职业道德,也要切实调动联防队员的积极性,这都有赖于制度的完善。他告诉记者,联防中队专门制定了详细的规章制度,从上岗规范、防卫器械装备使用,到职业道德规范、培训制度,都有明确规定,甚至连禁酒禁赌等“五条禁令”也贴上了墙。

(《南方日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治安联防队:背后几多蹊跷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