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芜湖慰安妇档案寻踪

最新文章安徽在线-新安晚报2013-04-17 06:06
0

20年前,芜湖市公安局工作人员汪业新曾在一批旧档中发现了一份鲜为人知的慰安妇档案。然而,当记者再度找到这位已经退休的“笔杆子”时,连他也不知道这份珍贵的档案到底“流逝”到哪里去了?

“慰安妇档案”不见了

苏智良是上海师范大学慰安妇研究中心主任。他曾花费8年的时间,走南闯北四处调查,最终写出了震惊海内外的《慰安妇研究》。在这本书的《湘鄂皖的慰安所》部分,苏智良写道:1937年12月10日,日军第18师团占领芜湖后,便大肆侮辱中国妇女,他们特别注意搜索女子,哪怕是见到白发苍苍的老媪也会一哄而上。1942年12月,日军第15军团军医部统计该地有日本人慰安妇102人,朝鲜慰安妇82人,中国人最多,达105人。

芜湖曾经历过这样一场辛酸血泪的历史吗?当时,正值本报开始酝酿“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策划报道,于是,记者拨通了苏智良教授的电话,没想到得到的答复却令人失望:苏教授本人并没有亲自来过芜湖调查,因而并不清楚当地的慰安所遗留情况。不过,他告诉记者,20年前,芜湖市公安局工作人员汪业新曾在整理单位的旧档时,发现过一份珍贵的慰安妇档案,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找到?

然而当记者找到如今正被单位返聘回去从事续修《芜湖市公安志》的汪业新时,他却对于是否能再找到那批旧档并没有太大信心。事实上,记者在通过层层审批后走进芜湖市公安局的档案室也确实找不到那批档案。汪业新也不断在电脑上搜寻,然而整整找了一天,仍然一无所获。芜湖市公安局档案室几经修缮,或许那批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期的档案真的已经流失了?

原来存档时写错姓名

汪业新却不愿意放弃。他告诉记者,1985年,芜湖市第一次修地方志,需要两个反面人物的材料。由于他此前编写过当地的《政法志》、《人口志》、《公安志》,对过去一些反动党团的情况比较了解,因此就被确定为“两位汉奸的代言人”。

那份珍贵的慰安妇档案就是在其中一个汉奸的案卷旧档中无意间发现的。这个汉奸名叫姬斌,别号少亭、少庭,绰号姬大麻子,解放前是芜湖市内的一名地痞。1937年12月10日,日军在大汉奸任凤昌的带领下侵入芜湖城区,烧杀淫掠,并委派任凤昌为“芜湖中央治安维持会”会长,要其找些“花姑娘”以供淫乐。姬斌便是这一任务的主要实施者。1951年4月,芜湖市公安机关根据受害者的控诉和广大人民群众的要求,将其逮捕。那批档案就是审讯、调查姬斌恶行的证据汇集,其中包括一些慰安妇的亲笔或亲口控诉的材料。

由于没有什么人在意这份珍贵的慰安妇档案,因此其一直就被放在姬斌的“反革命案”档案材料里。可无论怎样查询,与姬斌所有名字相关的字眼却总不“露面”。就在这时,记者突然想起,这批档案会不会被错放在别人的档案中?

经过再三恳请,档案室负责人终于同意拿出他们的所有手工档案目录,由记者一一搜寻,找到疑似案例后,再到库里去调取相关档案印证。几番来回查找之后,希望出现了:档案目录中有一个“季少庭反革命案”名目,“季少庭”会不会是“姬少庭”的误写?当工作人员搬出那份已经落满灰尘的档案材料时,汪业新眼睛一亮:就是它!仔细一看,原来是最初存档人不知因何原因在装材料的盒子上写错了名字,误将“姬少庭”写成了“季少庭”。

打开档案盒,档案封面已经泛黄,上面写着“姬少庭反革命案”,编号为“503073”。再翻下去,发现这份档案似乎“非常原始”,材料大小不一,有的甚至就是一张巴掌大的小纸条。然而,只要稍微细读一下这些材料的内容,就会大感震惊:这是一份极为难得的控诉日军暴行的证据集。

一份控诉状字字血泪

档案的开始几页,是当时的芜湖公安机关对姬斌的审讯材料。在1951年4月12日的第一份审讯材料中,姬斌供认说:

由于当时的日本人到处找姑娘,使老百姓不安。当时崔一平(大汉奸任凤昌手下)便让我找姑娘。我便去找,因为我住所长久,比较熟悉,我便找六个姑娘,也尽是些把戏场上的姑娘,原来也是做妓女的,他们也给钱,后来又找了四个,共十个人。

这里面的制度就是:一个女人和日本人睡半个钟头,给一块钱,是二八分,我得二成。这就是慰安所,是在凤宜楼(当地一家旅社)开的。由于姑娘少,不够应付,日本鬼子时常到这里来吵闹,于是维持会里的“宣抚班”便找了两个鬼子看门。这样子大概有三个多月便结束了。

姬斌供认说那些被抓去的姑娘“原来也是做妓女的”,这是事实吗?同样在这份档案里,芜湖市环城路126号程安邦反映:姬少庭(汉奸)在鬼子来时,把许多青年妇女弄到凤宜楼去慰劳日本鬼子(就是慰安所),搞得许多年轻的姑娘不敢出来,怕给他们看见就要强迫他们当娼。而据冈丰里6号卢则才反映:姬少庭过去把某庵的尼姑搞去,卖给日本鬼子开妓院当娼。还有一位名为“赵光裕”的居民反映,有一次在凤宜楼见一妇女跳楼自杀,后了解这女人是江北人,他逼她每天要接七八个鬼子,不愿意就暴打她,被逼跳楼而死。

厚厚的一摞材料中,有一份用学生练习簿纸张书写的“慰安妇控诉”,叙述详细,声泪俱下,署名标明是“同安里第三组王氏”留下的。这是一份相当珍贵的档案。这位当时已有两个小孩的年轻妇女写道:

到了凤宜楼,我便被关在一间房间里,可怜那里一共关了七八十个女同胞。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在那里,还不到半个月,有一天,姬麻子便对我们宣布说,凤宜楼便是日本鬼子的慰安所,强迫我们给鬼子玩弄、奸淫。我们不答应,他就拿刀来威胁我们。鬼子到慰安所来泄欲,是要买票的,每张军用票两元,凭票入室。我们经常是一天要被四个鬼子奸污,除了星期六和星期日。

控诉状的纸张已经泛黄,但历史的痛楚却未有一点减轻。记者发现,在这份珍贵的档案里,只要是普通民众所写的证明材料,结尾处都不忘写上一句:我坚决恳请人民政府严厉地处分万恶的姬麻子。档案显示,经芜湖市军管会军事法庭判字(51)29号判决,1951年5月24日,姬斌被绑赴刑场,执行枪决。

日军暴行旧迹已难寻觅

在调查芜湖慰安妇的过程中,汪业新还特意带领记者到一些慰安所旧址所在地,想追寻一点历史的痕迹来,可惜最终失望而归。据汪业新介绍,除了这些汉奸主持的慰安所外,日军自己也弄了一批年轻妇女和朝鲜妇女,在寺码头等处办了几所慰安所。解放后,这些慰安所大多改作它用,并伴随着城市的建设进程而逐渐消失了。如坐落在中江塔附近的原顺泰五金店,是日军自办的慰安所,后来在该市修筑长江防水墙时拆除;位于下二街58号的原萧达三寓所,旧楼被拆后盖成了宿舍。

凤宜楼是当年芜湖较为有名的日军慰安所之一。64岁的芜湖市民宣正庆指着下二街附近的一个工地说,凤宜楼就在那里。据他介绍,过去的芜湖确实留存有许多慰安所等日军暴行旧迹,有的在上个世纪80年代左右还好好的,“这几年全拆没了”。

站在巍巍中江塔下,遥望悠悠青弋江,汪业新有点感慨:历史的耻辱不容忘记,我们总得给后人留点什么吧!(本报记者 章玉政/摄影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