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城地震预报:难以传承的“经验”

最新文章中国新闻网 [微博] 孙滔2013-03-26 06:45
0

[导读]“海城地震的临震预报完全依赖于足够的前震。”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后夏新宇在《新语丝》网站发表文章说。

原载《科学新闻》杂志

1975年海城地震被不少人士认为是中国在地震预报领域的一次成功实践。“海城经验”的说法由此产生。不过,海城地震预报似乎并未留下多少可以传承的经验。即使在当年发生过减灾奇迹的海城,人们对于地震的忧虑也没有消除。

“海城还会发生地震吗?这是海城人一直关心的话题,也是任何权威人士都难以解答的问题。几乎每隔三五年,海城人就被地震的传谣惊扰一次。”辽宁省海城市委副秘书长胡炜说。

北京时间1975年2月4日19时36分,辽宁省海城县(今海城市)一带发生7.3级地震。

震中位于辽宁省海城县岔沟公社(现岔沟镇),震源深度12公里,震中烈度超过9度,极震区面积为760平方公里。

据新华社报道,海城地震死亡2041人,占震区总人口的0.02%,且“伤亡人员多为老、弱、病、残、儿童和不听指挥的人”。各种设备、物资的损失总计约8.1亿元人民币。

地震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一九七五年海城地震》称,“海城地震预报的成功取得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据推测,如无预报,人员伤亡将达到15万人左右,经济损失将超过50亿元。”

以30多年前的抗震设防条件,一场7.3级的大地震死亡两千来人,损失或许确实不算太大。但海城的减灾成效,应该主要归功于地震预报吗?

亲身经历了海城地震的胡炜,有如下这样一段回忆:

“1975年,是我下乡的第三个年头。我当时正在果树一场,因为远离市区,对地震的感觉特别明显。2月3日,有感觉的地震就发生了无数起,每当有地震来临之时,首先听到的是如汽车发动机一样的地声,‘隆隆隆’由远及近,等到地声越来越响时,忽悠一下,房屋剧烈地耸动一下。因为只是不断地抖动,没造成什么破坏,我们开始曾感到很好玩,并兴奋地彼此交流体会。经过一天一宿的折腾后,我们就感到疲倦和厌烦了,歇不敢歇,睡不敢睡,也不知它究竟要抖到什么时候才算完,更担心大震会是什么样子。当天晚上,我们整夜未眠。2月4日清晨,天空飘起了雪花,为了避免房屋倒塌造成人员伤亡,场里安排大家上山去剪枝,上午发生了几次较大的地震后,下午大地竟然沉寂了数个小时。根据“小震闹,大震到”、“小的一停,大的就到”等地震知识的推测,我们都感到情况不妙,但同时又怀有一丝侥幸,莫非地震就此结束了?”

像胡炜这样的非专业人士,当时都感到情况不妙,地震部门和政府部门当然不会没有反应。

《一九七五年海城地震》一书称,海城地震预测预报过程大体上可以划分为四个时间段:第一个时间段是对辽宁地区的地震危险性进行估计;第二个时间段是发现异常后,经过会商分析作出中期预报;第三个时间段是从台站和群众观测中,伴随宏观异常,判断可能是短期地震活动趋势,做出短期预报;第四个时间段很短,根据宏观异常的激烈变化和小震活动而作出的临震预报发出后,还不到24小时,强震就发生了。

实际上,这就是所谓的“长、中、短、临”四阶段预报模式。不过,一些研究人员并不认为海城地震预报符合这种模式。

在2006年6月份的《美国地震学报》上,一个研究小组就发表论文《预报1975年海城地震》(《Predicting the 1975 Haicheng Earthquake》),从学术角度对海城地震进行了分析。

这个研究团队的成员包括加拿大地质调查局研究院王克林、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陈棋福、时任中国地震台网中心首席预报员孙士鋐和辽宁省地震局王安东。他们走访了一些当事人,也搜集了很多陆续解密的档案文件。

他们认为,官方并没有就海城地震正式发布短期预报。1975年1月13日,全国地震趋势会商会在北京召开时,国家地震局沈阳大队的顾浩鼎在会上发言,认为“半年甚至一两个月内,会有6级地震”。这大概是海城地震“短期预报”的出处。但实际上,官方并未认可顾的观点,而是调整为“一年内会有5至6级地震”——这刚好超出短期预报的范畴,属于中期预报了。

1975年2月3日傍晚,营口至海城一带小震活动骤然增多,至2月4日晨8时,当地已先后监测到200多次地震。其中最大的一次地震,是4日晨7时50分的4.7级地震。这与胡炜的回忆吻合。

2月4日零时30分,辽宁省地震办主任朱凤鸣向省政府提交的《地震情报》中,提出“震级尚在不断加大”,“很可能后面有较大地震”。这些被认为是海城地震的临震预报。但据说,朱凤鸣并未明言大地震将在24小时内发生,他的时间尺度或许是一两个星期之内。

但革委会副主任华文看到这份《地震情报》后,当即处于紧张状态,立即要求开会布置防震工作。当天11时,作为辽宁省革委会第一副主任的李伯秋将军,下令要求市、县、公社采取紧急措施,包括昼夜值班巡逻、不坚固的房子要借宿睡觉等。

当晚19时36分,大地震到来了。

据胡炜回忆,海城地震中政府确实有预报。但他认为,“当天震前小震很多,作出预报很正常”。

“由于地震是晚上7点多发生的,人们没有睡觉。”他告诉《科学新闻》,“大震前大地发出轰隆隆的声音,除了一些老弱病残,人们完全来得及跑出来。”

海城县岔沟镇龙川村村民韩玉仁也告诉《科学新闻》:“那年我21岁,村子大柳树上的喇叭不停地叫喊要地震了。”

据他回忆,村子的房屋都是木头柱子,石头墙,砖很少。石头都掉了,但很多房屋没有倒。岔沟镇当时有19个村子,约3万人,估计最后死亡人数在20人,并且多是老年人。

“他们睡在土坯房屋内,其实只要跳下炕头就没事,但一些老人就是没能跳下来。”韩玉仁说。

海城县损失最惨重的是海城县招待所(今海城宾馆)。韩玉仁提到,他一位同学的父亲被砸身亡,因为招待所是预制板结构。

胡炜也说,海城地震受灾最重的是县招待所,那里葬送了几十条人命,“官兵艰难地从断裂的预制板缝隙中爬进爬出,扒出一具具尸体”。

据胡炜研究海城县县志,死亡人口中,地震后冻死和捂死的有106人,火灾烧死的竟然有481人。

“海城地震的临震预报完全依赖于足够的前震。”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后夏新宇在《新语丝》网站发表文章说。

他介绍,从2月3日晚6点到2月4日晚6点,共发生3级以上地震10次,其中4级以上地震2次,这时候老百姓“已经自行疏散了”。至于临震预报,是官员误解了地震办公室的报告才发布的,并且这样大的震级事先可能并没有预料到。

在夏新宇看来,海城地震的预报和防范虽然大大减少了人员损失,但是其经验却被错误总结了,虚假宣传造成了“地震可以预报”的观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