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2013之反腐新政

中国青年网 [微博] 2013-03-02 16:00
0

十八大之后中央频出反腐新政。高层态度上,习近平强调要“老虎苍蝇一起打”;制度上,《中共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和完善领导干部个人财产申报制度等法规相继出台;行动上,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广东国土资源厅副厅长吕英明、广东英德市副市长郑北泉等官员因涉及贪腐先后被调查或免职。请问您觉得反腐新政会不会持续?能否震慑住贪官?

葛剑雄(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

光靠震慑起不了多少作用,至多是表面收敛,必须有制度保证、信息公开和公民监督。否则反腐新政无法持续,但后果不堪设想。

郭于华(清华大学社会系任教授):

不抱乐观预期,原因是“反腐新政”必须依靠制度上的变革,使权力真正受到限制和监督,而不是依靠运动式反腐和暂时性“震慑”。没有制度安排的反腐,最终多半是老虎打不动,苍蝇打不着。可观以往反腐成功案例,大致有“小偷入室”、“二奶造反”、“权力内讧”、“网络曝光”等,说明体制内反腐绩效低下。根本原因在于,权力过于强大而又无法自我监督和自我控制,逐渐成为既无上面约束,又无下面监督,同时缺少左右制衡的横暴力量;而权力的蛮横和霸道已经远非个别的现象。如此权力格局下指望权力自我约束、自我清洁无异于天方夜谭。

良好的信息公开机制、畅通的信息传递渠道有利于保障人们的知情权,有真相才有对权力的真正监督。可以说,在现代社会中,媒体被认为是除了政府的立法、行政、司法三大分支以外的最有权势的机构,所以有时被称为第四权。不难理解,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是监督权力、防止腐败的必要途径。唯有依靠公民的力量和公民社会的建设,才能去制约不断扩张的权力,驾驭恣意妄为的资本,遏止不断加剧的社会失序。

刘军宁(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反腐新政很像戒烟的尝试,新政推越频繁,持续的时间就越短。从49年以来,反腐无时无刻不在谈,腐败越越来越严重。反腐的问题,不能看决心,而要看最有效的措施能否到位。反腐问题更不能靠问计于党内、体制内的专家。因为他们也是腐败链条上的一部分。我认为,最有效的措施是代议民主、宪政法治、多党政治、言论自由。如果这几条不到位,反腐反而会加剧腐败。现在最严重的腐败,不仅是贪官攫取财富,而且非法占据权力与滥用权力。攫取财富,只是这种现象的一种次要表现。只要权力一天不受制约、不可更迭,腐败就不可能得到遏制。

秋风(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

抓贪官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建立起有效约束官员滥用权力、获取不义之财的制度,重点是如何建立起清廉的官员政治伦理。

在当下的中国,官员腐败普遍而言中,所以,反腐败,反不胜反。你抓几个官员,民众也不解气。

而且,靠抓贪官反腐败,也不可能收到多少效果。因为,你能够抓起来的腐败官员永远是其中的极少数。腐败官员群体内永远会有一种侥幸心理:落马只是运气不好。其他官员不会因此而收敛。

因此,千万不要把反腐败变成抓贪官游戏。重点是拿出勇气,建立有效的制度,重塑官员伦理。这才是真正的反腐新政。抓官员的游戏太老套了。

袁伟时(著名历史学家):

反腐事关社会稳定和国家能否健康发展,是不能忽视的大事。靠什么反腐?高层表态和发布有关决定当然重要,处理一批官员也有震慑作用。多年来,共产党就是这么干的。即使力度加大,仍然是传统枪法。

真正的新政必须具备三大特征:

A,|官员的财产公开,年年申报,任由公民查阅。

B,|公民个人和媒体可以随意褒贬时政,随时批评、监督官员,不致因言获罪。

C,|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真正把官员管起来,从选举、任用到经常的监督、质询,一丝不苟,提放他们偷懒或变坏。与此同时,把纳税人的钱管好,一板一眼,不准乱花。

三拳连发,才能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反腐才能持久和彻底。眼见为实;这样的新政我还没有看到。

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

现在中国的腐败,是制度性的。政府权力过大,监督过小,既缺乏权力制衡,又没有体制外的监督。这样的体制,不腐败是不可能的。在这个体制里的人,如果不腐败,很可能被淘汰。所以,依靠体制内的机制反腐败,已经被事实证明是此路不通的,越反,只能越腐。如果利用政治运动来反腐败,也许最初会有一点效果,但时间一长,后患无穷。很容易被人利用,进行权力斗争。所以,真正的反腐,是进行体制的改革,建立健全制衡机制,开放媒体监督,否则,刮多少次风暴,也无济于事。

刘亚伟(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任何运动式的治理都会是一哄而起而后一哄而散,因为没有制度的有力支撑,没有人民的积极参与,没有媒体的独立跟踪。从陈希同因贪腐入狱,到陈良宇因贪腐被囚,再到薄熙来因贪腐待审,党的高级官员(老虎)和中低级官员(苍蝇)的腐败行为并没有因为一次又一次的运动或学习而得到抑制,而是贪腐的官员越来越多,贪腐的额度越来越大,给国家造成的损失越来越重。中国反腐的新生力量-网络-也日益受到有关部门的控制并受到越来越多官员的杯葛。任何国家都不能根治腐败,但要控制腐败的深度和广度的有效方式不是运动,而是政府信息公开、官员财产公开、媒体言论自由和司法运作独立。从这个意义上讲,新政难以持久,贪官难被震慑。

任剑涛(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反腐新政得以持续不仅取决于中央高层持续建设廉政国家的决心,更重要的是取决于政治体制的进一步完善,否则反腐只能是一种三分钟热度的短期现象,也不会收到实质性的效果。具体而言,明确反腐新政的最终目的是要限制公权力、监督公权力,不是纯粹为了抓贪官或者震慑贪官而反腐。如果一方面反腐倡廉,一方面有意无意以公权力作为利益交换的工具,任由公职人员随意滥用权力,而民众又缺乏监督的权利和渠道。那么运动式的反贪反腐只能是一种治标不治本的政治斗争、政治利益纠葛,在某种意义上,这样的反腐只是社会矛盾激化的现象而已。这也是为什么出现了许多因为贪腐问题而被调查的官员“异地出山”的现象。同时,反腐反贪不应是一种被动的、以各种公众爆料的形式、公众舆论压力之下迫不得已才进行的“运动”,而应当是一种显示政府主动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之决心的一项长久的措施。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将会演变成为利益主导的政治利益集团内部斗争;而后者则是将转型中国的政治体制推向现代规范意义上的体制的必要步骤。

陈有西(知名律师):

新一届中央领导反腐败的决心是大的,少说多做的行事方式已经开始奏效,有令能行、言出法随是一种非常值得高兴的现象,说明新一届领导是有权威的。

另一方面,反腐败是在高压环境下才形成的。因为全党已经有了真切的不反腐败亡党的危机意识。因此与其说是主动的,不如说是被迫的。另一方面,想腐败的党内高官的力量远你超过执政危机意识。很多官员已经不是在撑船、补船,而是在凿船、拆船,自己先拿一块船板游走,不再管这艘船沉不沉。

我认为我们二十年反腐败有两大教训。一是靠惩罚反腐败实践证明已经失败了。是不得已而为之,中国这二十多年重判的高官、法官、社会精英的数量和级别,都是世界之最。但是腐败的质和量一直在上升,并没有遏制住。越反越腐败,已经形成恶性循环。二是用纪委这种私密控制不讲法律的“家法”反腐败也彻底失败了。这种方式只是用神秘权力和制约腐败权力,而神秘不公开本身就是腐败滋生的温床。

因此,真正要反腐败很简单,只有两条路。一是公开化。执政党把自己放到同百姓一洋的地位,都由检察院一家依法处理,保障司法权的独立和中立,用法律标准同一衡量官员和百姓,让所有媒体公开报道社会成员国的所有腐败问题,接受全社会的监督,让所有的权力寻租无处藏身。二是法制化。不允许有法外权力,所有的侦查和处理都只有一个法律标准,按《刑事诉讼法》来,绝不允许有法外侦查和法外协调,法外有法,特殊司法。只要这样,腐败现象会迅速减少。

但是,这样做的代价是会丧失权力寡头的内部控制,因此这是一条早就明确、而一些人又坚决不想走的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