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的文革武斗:毒箭和燃烧弹都用上了

[导读]武斗持续百日之久,双方千余人披坚执锐,从最原始的长矛短剑、攻楼云梯、发石机、毒箭,到现代化武器手榴弹、燃烧弹、穿甲弹都用上了,造成13人死亡,30多人终身残疾。

清华大学曾是“文革”的“重灾区”,成为各种力量相互争夺的制高点。多少青年学子,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在清华园这个特殊的“角斗场”,亲身经历了政治运动的种种磨难。

狂风骤起

1966年6月1日,新华社全文广播北京大学聂元梓的大字报,掀开了高校“文化大革命”的序幕。清华园里议论纷纷:都说要停课闹革命了,我们怎么办?

从1965年开始,学校组织了《九评》学习,开展反修防修、防止和平演变的教育,要求每个人联系自己的实际情况,批判成名成家思想。因此当“文革”开始的时候,很多青年学生都认为,要自觉响应党的号召,积极投身到这场伟大的革命中去,经风雨、见世面,争取做一个合格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另一方面,从“思想改造运动”以及1957年“反右”之后,学校的教学风气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很多老师在课堂上不敢随便说话,只有照本宣科,让学生们十分反感。

因此,当“文化大革命”从文化和教育战线开始时,马上就引起了同学们的共鸣,没有人想到日后这场运动竟演变成了涉及一切领域的政治大革命。

很快,清华园里就贴出了学生们自己写的大字报。热002班的同学率先贴出了《蒋南翔究竟站在什么立场上?》的大字报,将矛头直接指向校党委书记兼校长蒋南翔。6月5日,以刘少奇的女儿刘涛为代表的7名高干子女贴出了《清华党委应采取积极态度领导文化大革命》的大字报。6月9日,蒋南翔被高教部停职反省,一时清华大乱。

同一天,北京新市委派出以叶林为组长的513人的庞大的工作组进驻清华,宣布罢免学校党委及各级干部,由工作组代理行使校党委职权,领导清华的“文化大革命”。

工作组进校后的第二步是恢复正常秩序,试图把乱揪乱斗的学生们拉回课堂。但是部分同学已经不愿再受束缚,照样我行我素。不久,就有同学贴大字报反对工作组的清规戒律和条条框框,说工作组“方向错了”。6月16日,工程化学系学生蒯(kuǎi)大富等贴出《工作组往何处去?》的大字报。工作组和部分同学之间发生了尖锐的对立。

6月19日,王光美来到清华,在群众面前公开亮相,说“少奇同志让我来看大字报”。她表示愿意参加清华的“文化大革命”,并成了清华工作组的成员。王光美的出现引起了全校轰动,大家都来一睹国家主席夫人的风采。从这一刻起,清华的“文化大革命”,也被染上了不一样的色彩,成为最高层权力争夺的阵地。

8月初,工作组被迫撤离学校;由各系学生为主的“文革”联席会议组成的“文革”临时筹委会,主持学校运动和日常工作。不久清华成立了许多红卫兵组织,学校完全处于混乱状态。

红卫兵小将破“四旧”

“文化大革命”中席卷全国并震惊世界的红卫兵运动,起源于清华附中。1966年6月2日,清华附中正式贴出署名“红卫兵”的大字报,表示“坚决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尔后,北京各中学学生纷纷涌到清华附中表示支持,“红卫兵”的名字不胫而走。8月1日,毛泽东复信清华附中红卫兵,对他们“对反动派造反有理”的行动“表示热烈的支持”。

8月5日,毛泽东写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被贴在了中南海。

从8月18日至11月,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先后8次接见“红卫兵”和学生总共1100万人,陆续兴起的全国“大串联”运动,将红卫兵运动推向高潮。

这个时候,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教授被红卫兵揪斗。红卫兵们强行用旧戏装的蟒袍玉带乌纱帽把梁思成装扮起来,用绳子牵着,打着锣鼓,喊着“打倒反动权威”的口号,在清华园内游行示众。

红卫兵“充当了文化革命这个群众运动冲锋陷阵的急先锋”,以“破四旧”为由进行“打砸抢”,以“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为名进行“红色恐怖”,清华第一个校门——“二校门”也在此时被毁。

推倒二校门

8月24日,始建于1909年的清华二校门被推倒。

当天下午,二校门围了许多人。在中央高层某人的示意下,几位高干子女策划、调动12所中学的2000多红卫兵进校闹革命。他们打着“破四旧”和“打黑帮”的名义,欲推倒二校门,还故意把蒋南翔等校领导押到现场,强迫他们亲自动手。

下午6时整,二校门向前方倒下。造反派不停地对强迫劳动的清华党政干部“黑帮分子”和“黑五类分子”进行毒打,场面极为凄厉吓人。有的干部、教师被打得浑身是血,还要去清理砸毁的二校门的石块。

二校门被毁后,红卫兵在原址建了全国第一个大型毛主席塑像。由蒯大富拟稿,请林彪书写了:“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林彪手迹刻在这座塑像的基座上。直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学校在原址重修了二校门。

批斗第一夫人

9月24日,以蒯大富为首的清华大学“井冈山红卫兵”宣告成立。10月6日,“中央文革小组”在工人体育场召开大会,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江青指名让蒯大富带领10万人宣誓,此举确立了蒯大富在造反派中的特殊地位,从此蒯大富成为中央文革小组的“铁拳头”。

蒯大富果然不负中央文革小组的期望,立刻把矛头指向了王光美。10月9日晚,蒯大富领导的井冈山红卫兵和其他几个红卫兵组织采取联合行动,组织了几百人到城里静坐示威,向中央提出要求,让王光美回清华大学做检查。第二天,王光美将一份书面检查交给了清华师生员工。

1967年4月8日,王光美接到通知,去清华大学作检查。4月10日,在江青、陈伯达支持下,清华大学造反派扣押王光美的3个孩子做人质,到中南海揪王光美,并在清华大学举行了30万人参加的批斗大会。

会场设在清华主楼前的广场。体育学院的学生先到,负责维持秩序。工化系学生和员工坐到最前排围住主席台,阻止人们涌上主席台。他们还把彭真、薄一波、陆定一、蒋南翔等300多人押来陪斗。早晨6点半左右,王光美被带到会场。没问几句,造反派便要她穿上出访印尼时穿的旗袍,再穿上一双高跟鞋,戴上一顶英国贵族式的宽边草帽。可是王光美已经长胖了,旗袍太瘦,一个红卫兵把两边撕开了才穿进去。红卫兵又拿出一串乒乓球串成的“项链”挂在王光美的脖子上,每个球上面都打了叉。王光美不作反抗,但也不卑不亢站在那里,自始至终没讲一句话。

百日武斗

1967年4月,清华井冈山红卫兵组织分裂为“井冈山总部”与“井冈山兵团414总部”两派,陷于无休止的争斗。1968年4月23日,两派几百人摆开决战的阵容,在东大操场和东区浴室拼死搏杀,欲将自己的同学置于死地。武斗持续百日之久,其规模在全国武斗中算不上是最大的,但是在首都北京,在全国最高学府,双方千余人披坚执锐,从最原始的长矛短剑、攻楼云梯、发石机、毒箭,到现代化武器手榴弹、燃烧弹、穿甲弹都用上了,造成13人死亡,30多人终身残疾。

1968年夏天,毛泽东不再旁观。7月27日,他从北京各大工厂选派3万工人,组成“工宣队”,让他们手拿红宝书,徒手进入清华,立即结束武斗。然而,以蒯大富为首的“井冈山总部”派拒不交出武器,还打死打伤多名工宣队成员。蒯大富给毛泽东写信,说工宣队背后有黑手,毛泽东震怒了。7月28日,他把蒯大富、聂元梓等5大红卫兵领袖叫到人民大会堂,对蒯说:“我就是工宣队背后的黑手!”这次召见后,根据谈话录音整理成《毛主席关于制止武斗问题的批示精神要点》,清华武斗结束了。工宣队接管了学校全部领导权,也使得全国“文革”从群众运动时期切换到工宣队时期,从而宣告了轰轰烈烈、历时3年的学生“文革”运动的全面结束。

1969的1月25日,由军宣队、工宣队为主组成的清华大学革命委员会成立,1970年1月成立党委会,全面领导学校工作。清华的无政府状态结束了,但是迟群等人在清华竭力推行极左路线,他们一方面发动“清理阶级队伍”,揪“5•16”分子,反击“右倾翻案风”等一系列斗、批、改运动,使广大干部和知识分子身心遭受迫害和摧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