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女性离婚率倍增 专家称高离婚率不一定不好

“同10年前相比,当今广东省离婚人口有明显的增加,其中女性离婚人数的增速快于男性。处于30-39岁青壮年女性的离婚率成倍增长。”——昨日(10月11日)上午,广东婚姻家庭研究会常务理事、婚姻问题学者郑晨发言并透露,根据2000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资料,在广东省21个地级以上市中,河源是男性离婚率最高的市(17.56‰),而广州则是女性离婚率最高的市(15.05‰)。

郑晨还表示,事实上,目前学历较高的,职业声望较高的女性离婚率,高过那些学历较低、职业声望较低的女性;同时,学历较高、职业声望较高的女性离婚率也高过同一类型的男性。

而随着广东省离婚人口趋向年轻化,郑晨透露其发现:在这处于离婚状态的人群中,青壮年女性的离婚率正迅速增长,其增长速度已大大超过同龄的男性,特别是处于30岁-39岁的女性离婚率成倍增长,令人关注。调查表明,现在的离婚诉讼中,70%-80%是女性主动提出的。

专家诊断:离婚率走高不一定是坏事

无独有偶,在刚刚过去的《新婚姻登记条例》实施1周年,广州各媒体在近日也都先后报道了广东的离婚率走高的现象。那么,对于这种在广州、广东乃至全国攀升的离婚率该如何看待呢?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知名两性问题专家李银河认为,目前,中国社会正在进行核心家庭化的转变,离婚率的攀升与中国将通过几代人完成核心家庭化转变不无关系。所谓核心家庭化转变,就是从以亲子关系为轴心的家庭向以夫妻关系为轴心的家庭的转变。在过去中国家族主义浓厚的空气里,婚姻起着父母侍奉、宗族承继的功效,而核心家庭化转变实现后,婚姻中夫妻双方的感情越来越为个人所看重,人们对婚姻家庭的要求越来越高,从这个角度而言,离婚率攀升不一定就是坏事。

李银河认为,面对离婚率走高的趋势,政府方面可以在法律建设上有所作为,如规定对子女抚养做一些补偿。对个人而言,则是积极地做一些调适。

深圳大学社会学系主任易松国博士认为,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一方面是婚姻越来越容易破裂与重组,另一方面,婚姻的质量也越来越高,很难简单评价离婚率升高的祸福。

专家处方:离婚妇女常感无助

“我们更应该关注离婚后的社会支持问题!”会上,不少专家表示,既然难以回避离婚率攀升的事实,政府及社会还是该有所作为,特别是对离婚后妇女及单亲母亲提供专业帮助。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员、社会活动家陈一筠介绍说,上世纪60年代以来,一夫一妻的婚姻家庭制度受到了严峻挑战,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社会,性自由、同居、离婚、未婚生育等成为广为接受的“时尚文化”。统计显示,美国上世纪90年代初,以当年结婚与离婚对数比来计算的离婚率已高达50%;1960年时,单亲家庭孩子只占9%,而今天已达到36%.但近年美国先后发表了《美国的婚姻状况》及《为什么婚姻重要》两个报告,均认为西方上世纪那场婚姻革命是“失败的革命”,并提出了强化婚姻、振兴家庭以及建设新的婚姻家庭文化等对策,这一对“革命”的反思,也值得中国借鉴。她认为,不管是政府部门还是学者,均有责任倡导健康婚姻运动,提倡和谐的新婚姻文化,满足越来越多人实现婚姻及幸福生活的需要!

来自美国的国际社会学会家庭研究员会两任主席、美国特拉华大学教授芭芭拉(Barbara)也表示,现在,美国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结婚,也常常能白头偕老。对于离婚的群体及家庭需要应付繁多的问题和变化,有越来越多专业背景的机构、人员来从事婚姻家庭问题干预等工作。

易松国博士则指出,离婚的最大受害者是子女,其次是妇女,社会应对离婚妇女给予支持。他曾对深圳100多位离婚人士做过调查发现,其中,离婚女性中有94.6%的人没有再婚,而男性再婚的则超过80%.而再这部分女性中,又有83.6%的妇女表示离婚后没有性伴侣,这说明妇女在离婚后亲密关系支持非常少。不仅如此,离婚后的女性还反映在离婚过程中和离婚后常常感到孤独、无助和绝望。因此,他建议要加强对离婚妇女的支持。如以政府支持、民间经办的方式,开设各种形式的婚姻咨询服务机构,为离婚过程中和离婚后的妇女提供专业帮助等。作者:记者 羊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你所不了解的“中国式离婚”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