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河南平坟运动真相 > 正文

杨桐:河南平坟运动观察

2012年11月23日05:12南方网杨桐我要评论(0)
字号:T|T

11月16日,新一届中共中央七常委亮相的次日,中国政府网公布国务院第628号令,在新修改的《殡葬管理条例》中删去了民政部门可强制平坟的规定,于是乎,“河南平坟运动”成为十八大之后最火的新闻事件。

21日,舆情沸腾之下,周口市委宣传部通过新京报释放消息称,该市“平坟复耕”工作已暂停推行,正在研究如何调整政策。但在当天,周口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科长胡朝阳接受《法制日报》采访时又称,暂停的只是对平坟复耕的宣传,这项工作仍在开展。

至此,持续一年之久并饱受非议的“河南平坟运动”似乎难以落下帷幕,可以预见,最近周口将成为媒体竞争的一个战场,有关这方面的报道会层出不穷。公众对这项“运动”的缘起及演进过程愈发好奇。

“平坟运动”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要搞“平坟运动”?有关这项“运动”的争论是如何升级的?本文试图通过公开资料的梳理逐,回答上述疑问。

周口市政府网站曾经在一篇“殡葬改革暨平坟复耕推进会”的新闻稿中披露,2011年11月,“省委书记卢展工莅临周口调研,针对平原农区耕地坟头多的情况,提出实施殡葬改革、推进平坟复耕。”包括河南日报在内的省内媒体曾经报道,当年11月11日,卢展工曾在隶属周口市的商水县练集镇朱集村视察。

当时的省内主流媒体报道中,并未提及省委书记关于平坟复耕的批示,只是报道卢展工视察该村新农村社区建设并接见村支书朱伟的情况。东方今报的报道中,朱伟说:“我们盼着卢书记早点来看看,但我更希望把工作做扎实,能对得起书记的嘱托。”就是这个朱伟,后来成为周口“平坟复耕”第一人。(财经网)

从去年11月到今年3月,关于周口市和商水县“平坟复耕”具体的进展情况并无报道。但在3月1日,南阳市成立一个由副市长李建豫带队的考察团抵达洛阳,学习洛阳的殡葬改革经验。

去年,洛阳市出台了《洛阳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深化农村殡葬改革做好墓地复耕还田工作的通知》,其实在本世纪初,2000年前后,河南的濮阳、洛阳、焦作、新乡等地为了推进火葬,曾经开展过一些激进的平坟措施,一些被偷埋的尸体被挖出浇上汽油烧掉,这些地方被评为当年的殡葬改革先进地区。

南阳去洛阳“取经”之前,2月16日-19日,省委书记卢展工曾经在南阳进行了为期4天的调研,其中的16日下午视察的是在南阳举办的农运会场馆建设。外界分析认为此次南阳推进殡葬改革,与这次视察有关。

在3月份,周口市政府以“一号文件”的形式,把“平坟复耕”列为该市的重点工作。3月13日,商水县召开一个3万人参加的殡葬改革动员大会,小学生被要求回家宣传政策,村庄挂满宣传标语,一支由退伍兵为主的“能打、能战斗”的殡葬改革执法大队宣告成立。

4月9日,南阳出台《南阳市深化殡葬改革工作方案》,要求自5月10日起,耕地林地内不准增加新坟头,“出现一个平除一个”。“墓地复耕分两批走,第一批为铁路、公路主干线两侧1公里范围内、重要水源保护区、产业集聚区、风景名胜区等重点部位,全部工作于今年上半年完成;第二批即其他区域,如耕地、林地中的墓地,复耕还田(林)工作于年底前完成。”

但该方案还有一个缓冲条款,“上述范围内,受国家保护的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墓地予以保留。此外,革命烈士、知名人士、少数民族、华侨、外籍华人、港澳台同胞等特殊坟墓,则按有关规定保护、迁移或整理。”

也就是这个缓冲条款,为之后的舆论讨伐埋下伏笔,借助这个地方性文件的出台,南阳开始在各县推行“墓地复耕”,5月3日,一条内容为“某省领导路过南阳,见高速公路沿线坟头较多,遂要求铲平南阳区域所有坟头,通知已在南阳市政府传达至镇平县,现在正统计各村在外副处级以上官员,这些官员家的祖坟不动,只铲平民百姓祖坟。”的微博被疯转,当天转发量达6000多条,第二天国内数十家媒体针对“副处级以上祖坟可以不平”进行了报道和评论。

由此,南阳平坟运动遭到了舆论讨伐,而微博的最早作者则在5月6日改口说,“关于南阳市平坟一事,我前天专程回南阳老家核实了,我原发微博与南阳市平坟规定有部分失真,其中关于省里领导说法及副处以上不平坟只是口传,并无文件规定……为此因我的过失特向公众致歉,以便更好监督平坟行为。”此后,南阳市政府也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之所以统计领导干部祖坟,是为了让这些干部带头。

媒体炮轰南阳平坟运动硝烟未散,周口商水的“平坟复耕”也如火如荼地展开了。曾经被省委书记接见的村支书朱伟召开家庭会议,不顾家人反对带着村干部铲平了自己家族的28座祖坟,当时年长的叔叔骂他不忠、不孝、官迷。还有家族成员干脆说,咱的孩子今年就要考学,得罪了先人,考不上怎么办?之后又把全村一千多座坟平掉,成为周口地区平坟第一人。

兼任镇党委委员的朱伟说,如果村干部不带头,就免职;教师不带头,就停课;党员不带头,就开除党籍。他还提前向在外地工作和上学的人打电话、发短信,告诉他们,要是不主动回家平坟,他就用铲车把坟平了,“到时候面子上可不好看。”在朱伟的带领下,朱集村下辖7个自然村的一千多座坟头被推平,《周口晚报》的报道说,朱伟父亲的坟,因为“风水好”的缘故,被圈地十亩当成了村里的公墓。

5月28-29日,河南省民政厅在商丘市民权县召开了全省深化殡葬改革工作现场会,各省辖市民政局主管局长、科长、殡管所长及10个省直管县主管局长参加了会议。会上宣读了副省长王铁对南阳市积极深化殡葬改革大力推动墓地复耕还田工作的批示精神,官方高度肯定了南阳的做法。

而周口,也因为朱集村的“先进事迹”成为各地学习的标杆,商水县在这次会议之后开始全县大平坟,仅朱集村就平掉坟头1043座。商水为了“打赢平坟复耕攻坚战”“实现全县139万亩耕地无坟头”,前期花掉的资金达一千多万元,县里文件要求对不带头、平坟的干部给予批评教育,情节严重的由县纪检和组织部门分别给予党政纪处分和组织处理,取消本人一切评先、晋级、晋升资格,对所在单位进行通报批评。

6月29日,周口市殡葬改革现场会在商水县召开。人民网的报道说,周口召开这次会议的目的是,“为进一步加大殡葬执法力度,贯彻落实省委书记卢展工同志要求加快推进殡葬改革的要求。”

7月18日,新京报刊发报道,隐晦提及商水平坟运动存在的问题。7月31日,卢展工在《周口市加快推进全市殡葬改革工作有关情况的报告》上批示:什么是真正对人民负责,什么是真正对可持续发展的将来负责,什么是关键在做,是我们实践科学发展观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周口市及相应县、乡、镇、村同志们的这一改革实践,给我们大家以深刻的启示,请各级党委、政府的同志,政府相关部门的同志认真看一看,认真思考一下,我们总该做点什么。之后,省长郭庚茂、省纪委书记尹晋华、副省长王铁等领导先后作出批示,对周口市加快推进殡葬改革的工作给予很高的评价。

9月24日,省政府网站刊出《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全省殡葬改革工作的通知》(豫政办〔2012〕125号)提出,殡葬改革工作符合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建设中原经济区、促进河南振兴中原崛起和“三化”协调发展的基本要求。

该文要求,2013年的平坟复耕要结合新型农村社区建设的要求,统筹规划,全面展开,逐步将农村散坟、集中墓地迁移到农村公益性公墓。该该文还有这样一个规定:各地在开展平坟扩耕工作前,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对坟头不能一味采取“堵”的办法,要先“疏”后“堵”,把农村公益性公墓(骨灰堂)等相关殡葬配套设施规划全部建好后,再进行平坟扩耕工作。

河南省政府办公厅要求有条件的省辖市要抓紧开始进行平坟扩耕,其它省辖市要在2013年全部展开,而10个省直管试点县(市)要发挥示范和带头作用,2013年3月底前要全部完成平坟扩耕工作。

省政府办公厅的这个文件,使得河南的平坟运动由周口逐渐向全省蔓延,这个时候,作为先进典型的周口则更为卖力地平坟,周口日报专门辟出版面,表扬那些带头挖掉自己祖坟的干部,一些有政府派出的推土机和挖掘机日以继日地奔赴田间地头拼命铲坟,河南日报等媒体不断刊发赞扬周口模式的报道。

当省内主流媒体为这项运动鼓吹的时候,省外的钱江晚报在10月15日刊出《周口平坟,三年太急》的评论文章,指出“当平坟成为自上而下的一场运动,当平坟绑架了死人与活人争地,当平坟扯上了移风易俗的大旗,反对的呼声可以被描述成迫切的支持,权力的威严可以变成和谐的拥护,这种无视民意的操纵,重复着某些历史的印迹。这是比平坟本身更让人难以接受的一种作派。它暴露出的不是平坟本身的合理与否,而是强加在民意之上的行政粗暴,是政绩与民意发生冲突时的权力独尊。”

舆论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在10月下旬开始发酵,平坟走火入魔的周口官方尚毫无反应,淮阳一群90后恶搞平坟运动的视频《平坟style》开始在走红,更多的周口民间人士则通过微博和论坛声讨,一些网民对河南和周口最高领导进行了指名道姓的批评,甚至出现“挖某个人祖坟”网络悬赏。

11月3日,新华社河南分社刊发题为《河南周口推行“惠民殡葬”已平坟200多万座》的报道,报道称“今年开展了大规模的平坟复耕和惠民殡葬改革,在免费火化和农村公墓建设带动下,农民已平迁200多万座坟墓,复种耕地近3万亩。”这篇肯定周口平坟复耕的报道次日被人民日报微博转载,这条宣布“周口思路值得一赞”的微博引来无数跟帖,1500多条评论中,以骂娘者居多,这是人民日报自开微博以来饱受公众赞誉所没有过的情况。

而新华社的稿件则令周口平坟运动的争议升级,新京报刊发于7月18日的报道被一些网站重新引用,一些网民则讥笑新华社记者数学不及格。新华社报道称周口铲平坟头200万座复耕了土地3万亩,但按每个坟头占地4平方米算,200万座坟头占地不足1.2万亩,即便按每个5平方米算,也不足1.5万多亩。

也就是在这篇报道之后,有了秋风的“立即停止平坟运动”的联署行动,和数十名河南籍媒体人集体呛声,环球时报和南方周末两家不同价值取向的媒体这次的立场出奇一致。

而在国务院修改《殡葬管理条例》的次日,太康县一辆推土机铲坟的照片被转发了6000多次,两天后,周口市长岳文海几天前视察殡葬改革工作的新闻则被刊发在周口日报上,引发无数猜想。

而曾被平掉祖坟的周口籍的媒体人更是怒不可遏,人民日报海外版的记者张永恒连发八条微博表达愤慨,前南都深度部主任喻尘则人肉出了周口市长岳文海祖坟的位置,他在微博上说:“周口平坟市长岳文海,你看过来回答问题:你家祖坟位于河南省桐柏月河镇徐寨村新庄,你母亲去世时,是时任桐柏书记范明所强行弄的地,而且找人看了风水……”

在人民网发出“至少在明天,当地政府能够坦坦荡荡地站出来对这件事有一个合理、合法、合情,还能让公众和媒体接受的一个说法。”的通牒之后,21日下午,周口市委市政府21日下午专门召开会议,要求干部对殡葬改革“统一思想”。

周口官员向《法制日报》亮出了底牌“绝对不会是网上一吵闹,这事就不干了,不会有这个(可能)。因为政府做了这个决定。这个活动在我们省委、省政府都很认可,”

相关专题:

河南平坟运动真相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