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腾讯历史 > 最新文章 > 正文

霍元甲后代:制药有方 练武不行

2012年09月21日09:39人民网[微博]刘畅我要评论(0)
字号:T|T

霍元甲后代:制药有方 练武不行

霍元甲照片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刘畅

实习记者 刘叶茹

走进天津市西青区精武镇小南河村,随处可见写有“精武”二字的招牌:“精武超市”、“精武饭庄”、“精武学校”……因为这里是清末著名爱国武术家、精武体育会创立者霍元甲的故乡。

“这是我们家原来的房子,现在是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了,归国家所有。我就搬到这后面自己盖的房子里。”霍元甲曾孙霍自正指着写有“霍元甲故居”的一片院落向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介绍。62岁的霍自正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2006年,因起诉电影《霍元甲》侵犯名誉权,他曾一度成为舆论焦点。

“新版电影把霍元甲描写的好像黑社会人物,一帮酒肉朋友,不务正业。还说他为争第一滥杀无辜,招来杀母灭子之祸,家破人亡,绝后了。那我们这些后代算什么?他们说是文艺片,可以虚构,而我打官司,就是要让大家正确看待霍元甲。”霍自正后来败诉,恢复了平静的农家生活。

坟地练出的功夫

拿着家谱,霍自正向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讲述了霍元甲起伏跌宕的一生。1868年,霍元甲出生在一个迷踪拳世家。史料称,“迷踪拳”(后称迷踪艺)的基础套路由宋代梁山好汉燕青的“燕青拳”演变而来,到霍元甲父亲霍恩第已是第六代。霍恩第有3个儿子,霍元栋、霍元甲和霍元卿。传说,因为霍元甲幼年体弱,霍恩第开始不让他习武,怕影响霍家的声誉。“我觉得这些被故事化了,霍家有习武传统,不可能不让霍元甲练,可能是他先天条件不足,家人没太看好他。”霍自正说。

现在的小南河村,有一片枣树林,原来是坟地,荒无人烟。霍自正告诉记者,霍元甲当年就把那里当成了练武的地方。“他日复一日在那儿偷练,由于怕丢霍家面子,他从不和人比武,也没有人知道他练得怎么样。有一天,村里来了位武师,想和霍家人比武。谁也没有想到,霍元甲的武功竟然超过了所有弟兄,打败了前来挑战的高手。”那以后,霍元甲武功高强的消息不胫而走,他也终于走出坟地,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霍家练武场上。

霍自正说,在电影和电视剧中,都有霍元甲婚外情的情节。其实,霍元甲一生只娶过一位妻子,并没有什么情人。“霍元甲的妻子姓王,是邻村一位地地道道的农家妇女。王氏三寸金莲,一生勤劳俭朴,粗茶淡饭。和霍元甲成亲时,继承的是老一辈的土坯房。电视剧里描写的气派的深宅大院和成群的佣人,都是没有的事。”

婚后,霍元甲和妻子靠种几十亩盐碱薄地勉强度日。农闲时,他挑着柴去天津卫卖钱。1896年,霍元甲在天津卫投奔了一家以搬运为营生的“脚行”,不久还当上了代理掌柜。霍自正说:“脚行在那时也算黑社会组织,清末国力衰弱,政府没有能力管理市场,只能让脚行或者码头霸主代为管理。脚行的混混们以各种方式欺压百姓,以武力获取钱财,除了上交一部分给官府,其他均据为己有。”

脚行有位冯掌柜,他原本以为霍元甲来了,能靠他的武功抢夺更多的权力和金钱,没想到霍元甲不仅不动武,还悄悄为百姓免去很多额外的杂费。霍元甲口中常说“免了”,这二字成为当时天津卫很多人的口头禅。霍自正说:“曾祖父引来手下和冯掌柜的强烈不满,被他们关了起来,最后愤然离开。”

霍元甲是通过两次打擂台声名鹊起的。一次是1901年,一位俄国人来天津卖艺,在报纸上发广告,称自己是“世界第一大力士”,打遍中国无敌手。霍元甲看了提出要与之一决高下。或许是迫于霍元甲的气势,俄国大力士灰溜溜地逃离天津。第二次是1909年,英国大力士奥比音在上海登广告,侮辱中国人是“东亚病夫”,霍元甲赴上海张园与他比武,慑于霍元甲的威名,奥比音最终未敢交手。两次不战而胜,霍元甲长了中国人的志气。

张园擂台比武虽没打成,但在上海掀起了习武热潮,各大学校蜂拥而至,邀请霍元甲及其弟子去讲习武术。这一时期,有一人对霍元甲影响很大,促成了霍元甲从讲求传统武德,向武术救国转变。这个人,就是霍元甲青年时代的知己农劲荪。

霍元甲是在脚行干活时认识农劲荪的。当时的农劲荪是孙中山手下的革命者,在天津开办怀庆药栈,以采药为由掩护革命。霍自正告诉记者,农劲荪早年留学日本,通外语,有学问,也爱好武术。“孙中山希望他结交一些武术名家,为推翻满清统治作准备,而曾祖父又渴望学知识,两人一见如故,成了莫逆之交。”

1910年6月1日,霍元甲在农劲荪等人帮助下,在上海创办了“中国精武体操会”(后改名精武体育会)。霍自正说,在寻求救国的道路上,霍元甲迈出了很不容易的两步:“第一是打破家规,开始收外姓人为徒。霍家七代家传绝技迷踪拳,向来是不传给外姓人的,为救国,曾祖父破了家规;第二是把迷踪拳改为迷踪艺,让花哨的套路变得更实用,以便让人们能够尽快掌握要领,学会防身。”

迷踪艺以霍家绝技为基础,又囊括了各派之精华。霍自正说:“此拳不难学,但是极难练,柔中有刚,迈步如猫,急如闪电。与人交手时,往往对方还没有看清门道就被击倒,令对手眼花缭乱,迷失踪迹,因此得名。”孙中山先生对霍元甲将迷踪拳公之于世的高风亮节非常赞许,亲笔写下了“尚武精神”四个大字,赠送给精武体育会。

死在日本人手里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精武会发展的道路却异常曲折。1910年9月,霍元甲在上海被日本人陷害。据史料记载,霍元甲是中毒而亡。霍自正说:“当年有一个日本柔道队得知我曾祖父挫败了俄国、英国大力士,又创办精武会,很不服气,选了十几名高手来比武。结果从领队到队员,没有一个能打赢曾祖父,那个领队非常嫉恨。他假装与曾祖父交友求教,其实是在寻找机会报复。那天我曾祖父咳嗽,日本领队说让一位名医给他看看病,并和一个叫秋野的日本医师串通好,在给曾祖父的药里下了毒。我们霍家人都是农民,没有太深的城府。曾祖父人也比较直,没看出日本人的凶残本性。喝完药,病情越来越严重。”

1910年9月14日,霍元甲在上海逝世。他的弟子感到蹊跷,找到医院不断查实,才检测出是一种名为“烂肺药”的毒药所致。“但由于当时社会环境复杂,秋野早就逃之夭夭,也无处追查。”霍元甲去世后,先葬于上海,一年后,才将灵柩移到天津老家。“家里人告诉我,当时整个天津都轰动起来,成千上万的乡亲们出来迎接,入葬时大家都哭了。”

霍元甲遇害考验着霍家子孙。当时,他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长子霍东章,次子霍东阁,大女儿霍东茹,二女儿霍东玲,另有一个女儿霍东琴还在王氏腹中。王氏硬是克服一切困难把孩子拉扯成人。长子霍东章一直在家务农,次子霍东阁就接下了父亲未竟的事业。

当时,精武会风雨飘摇,面临着解散的危险。农劲荪等人立即北上,将霍元甲的弟弟霍元卿和儿子霍东阁接到上海任教练。霍东阁虽然只有16岁,但武艺过人。他一边教授学员武功,一边自学深造。在霍元卿和霍东阁的努力下,精武会学员的武功有了很大长进,再加上农劲荪、孙中山等人的经济支持,精武会好不容易渡过了危难。

继霍元甲之后,霍家后代中公认的传奇人物便是霍东阁。在他的管理下,精武会发展壮大得很快,先是在上海成立了三个分会,之后又在汉口、广东、香港等地建立分会。1919年,25岁的霍东阁来到广州。据霍自正回忆,霍东阁在广州海军总部任教时,当时控制整个广州的军阀陈炯明对他极为器重。但让霍东阁没有想到的是,到了最后,陈炯明背叛孙中山,官兵集体发动叛乱,这让霍东阁心里极为后悔,于是想离开广州,到南洋去闯荡闯荡。

霍自正回忆说:“爷爷的第一任妻子不愿意和他去南洋受苦,觉得跟着爷爷在广州语言不通,习惯不同,已经吃尽了苦头,要去那么远的南洋,她怎么也不愿意了。所以要留在天津。爷爷到印尼后,1935年娶了第二任妻子叶玉梅,她是当地的华侨。”

霍东阁一生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雅亭、文亭、文亮和女儿月华。雅亭、文亭是他和中国妻子的孩子,而文亮、月华是他在印尼和第二任妻子生的孩子。霍自正是次子霍文亭之子。

在霍自正看来,霍东阁选择去南洋,“是因为当时那里信息隔绝,印尼爪哇岛上居住的很多华人都不知道精武会。他希望把这个地方当成一个切入口,让精武会走出国门”。最初,霍东阁一家遭了不少罪。“爷爷刚到爪哇泗水传扬武艺时,人们都把他当做江湖卖艺的。他白天在中华、振文学校教国操和技击术,晚上在烟草公司教职员,全部都是义务的。他身上的钱越来越少,那是他最窘迫的时期。”

不过,在一次募捐演出中,霍东阁的助演轰动了泗水城。他对华侨们高呼:“我知道你们都是热心爱国的,读书不忘国文,讲话不忘国语,唱歌不忘国歌,但可惜的是,大家还缺少一样东西,就是中国的武术。”后来,泗水的新闻界、教育界开始关注这位宣扬国粹精神的武术后代,并对他大力宣传,借助这个机会,霍东阁在泗水站稳了脚跟。

在泗水,霍东阁不仅将精武精神发扬光大,还成了名医。霍自正告诉记者,霍家有祖传的接骨疗伤秘方,还有一种自制奇药“神力丸”,常吃可以增长气力。靠着家传秘方,再加上自学研制,霍东阁成了爪哇岛的著名医药师。“那里的霍家后代如今生意做得最大的,就是祖父创下的药业集团。”

1960年,霍东阁在印尼万隆去世,霍自正说:“爷爷后半生是在南洋度过的,他内心应该很孤独,后来也没有机会再回到祖国。”

精武会发展壮大

霍东阁离开中国后,发展精武会的任务主要由当地有财力和实力的知名人士承担,而教学任务就落在了农劲荪及霍家弟子刘振声等人的身上。由于孙中山的支持和媒体的宣传,精武会发展的脚步一直没有停过。

从1910年到1920年,精武会10年中将会员发展至1100余人。全国各地纷纷建立精武分会并邀请上海总会教师前往指导。1920年7月3日,应华侨人士的邀请,上海精武会5名骨干赴香港、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地宣传精武精神并建立分会,在精武会历史上称为“五使下南洋”。此后,暹罗(泰国)、澳门、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也相继有了精武会。

霍自正介绍,精武会提倡“体、智、德”三育并进,且逐步确立了初、中、高三级的“精武三十套武术基本套路”;德育上以“爱国、修身、正义、助人”为核心。如今,精武会在全球一共有58个分会。它不仅教授武艺、体操,还设立了摄影、音乐等部门和各种书报团、励志团,注重综合培养。

不过,从霍东阁离开后,“霍家在国内的人与精武会就没什么联系了,大部分人都在务农。伯父雅亭和父亲喜欢学习、看书、画画。伯父后来到天津市当工人,而父亲开了一家私塾授课。”霍自正说。

尤其让霍自正感慨的是,武术这门国粹在中国渐渐衰落,在国外却越来越火。“去年霍元甲百年纪念,美国、英国、日本、加拿大等国家的精武会都来了,美国和马来西亚的领袖对精武会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说精武会讲爱国、强身、正义、助人,对政府和人民影响很大,外国人的积极性很高。”

霍家后人如今居住得很分散。霍东阁当年去南洋,带的是大哥霍东章的长子霍寿嵩。霍寿嵩传承了霍家医术,其子霍公正如今也是当地的名医,是霍家子孙中最富有的一位。霍自正经常受邀前往印尼。他向记者描述:“霍公正家在泗水市中心的旧房子有500平方米,是用20公斤黄金置下的。如今又建了新别墅,占地1000平方米,富丽堂皇,司机、门卫、园丁、保姆都有,很奢华。”据霍自正介绍,霍东阁的三儿子文亮的后代现生活在印尼万隆。

在国内,霍东阁大儿子雅亭一家一直住在天津市区,二儿子文亭一家留在家乡小南河村。“我们时而也有联系,但天南地北的,能聚在一起的机会也少了。”

在霍自正看来,霍元甲后辈中,只有自己的侄女霍静虹还在从事和武术相关的职业,在天津财经学院当武术老师。“但她练的也不都是霍家功夫,霍家后代里没有高手,都只是喜好,毕竟大家都忙着挣钱嘛,练武没有太多的经济来源。霍家武功没有被后代很好地继承。”霍自正坦诚地讲。

不过,在霍元甲的家乡小南河村,村民们业余锻炼时,依然会凑在一起切磋武艺。“虽然大家做的工作都与武术没有什么关系了,但是还会把它当兴趣来练。小孩子们聚在一起打斗一下;岁数大的,练武主要为了健身。”

霍自正现在是村里霍元甲文武学校名誉校长。他的一儿一女都成了家,开了几家服装店。“我们就是平常百姓,不过,村里人对我们都很尊敬。我以前是村里工厂的车间主任兼副厂长,60岁退休,现在村里还给我一个村委会委员的职务干着。我和老伴每年都有两万多块钱的收入,吃喝不愁,还有富余。霍家本来就是农民出身,做农民挺好,我们家族里的人都是这种心态。”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