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正文

讲堂175期实录 傅国涌 大变局时代背后的几条线索(1894-1949)

2012年09月12日14:10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互动交流阶段:

主持人:非常感谢傅老师用这么多珍贵的资料梳理了大变动时代背后的线索,如果说历史是寻求不变价值的记录的话,那么,正是这些背后的力量承载了真善美等不变价值。下面是提问时间。

网友1:谢谢傅老师,您刚才讲到民国时代降临了一个很好的制度,但当时的社会还没有准备好,所以又回到了暴力时代。在实施了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的今天,现在的中国社会,您觉得有没有完成迎接一个美好制度的准备?

傅国涌:我只能从我私人的角度回答这个问题,我私下认为中国社会还没有迎接美好制度的准备。但这个准备是必须要让它开始,如果永远不让它开始,这个准备永远不会变成充分,学会游泳要到水里,学会下棋就要去下,不能去一大堆的下棋理论、游泳理论,不能学一大堆的骑自行车理论但永远不让你碰那个自行车,那你会不会骑?还是不会。所以我相信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我相信“万事相互效力”,有这个才有那个,我个人确实觉得今天还没有做好那个准备,但没做好准备的原因是因为你关闭了所有做好准备的可能性,今天首先要恢复这种准备的可能性。今天中国在某种意义上跟一百年前非常不一样,交通条件、媒体条件、通讯条件、民众受普及教育的条件都已经大大不同,如果以客观理由拒绝中国往这个方向去,那只能说你的心眼有问题。

网友2:比起傅先生对社会组织力的推崇,我更加相信政治制度变革给社会带来的机会,您谈的历史正好证明了,政治制度失败了,您说到的具有社会组织力的人物,他们连生命都没法保存,如何进行社会组织建设?作为一个追求民主宪政的学者,您的基本立场应该是站在相信人民。

傅国涌:谢谢!我的看法是,我的目光始终朝下,我不太赞同目光朝上。在任何社会变革上目光朝下是最好的选择,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分歧,我只是想找到历史的切入点,用的方法是前30年解放了经济组织力,后30年要解放社会组织力,让社会组织的恢复能力成为健康社会的根基依托未来必将到来的制度变革,因为制度变革很可能一夜之间到来,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谁都不知道,但可能在你想象不到时就来了,如果这时社会缺乏已有的健康的社会组织的建设,会造成很多类似于民国早年的状态,我想讲的是这点。谢谢!

网友3:对傅老师的学识我非常敬仰,我有两点非常纠结:其中一点是信仰线索,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信仰来源于宗教,但世界上有不同宗教,从历史的角度看除了新教以外,其它基督教信仰的国家和地区情况不是很好,这里面有点问题,即信仰是否一定要来源于宗教?就整个宗教比较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课题,这是一点。另外一点,现在有一些声音说儒家宪政,那个方向性虽然没有想说变成宗教,但有那种意思,您怎么看?谢谢,

傅国涌:谢谢,第一关于信仰问题关乎人的终极关怀,关乎人的灵魂层面。一个人的存在有三个层面:身体、心灵、灵魂,如果说教育和文学艺术可以指向心灵层面,那也无法指向灵魂宗教,这是人类需要宗教,产生宗教的原因,因为人类要解读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为什么是基督教?这是人类自身逻辑推演出来的,西方文明产生于两希文明的基础上,其中一个源头是希伯来文明。今天中国这条线索,现在所走的这条道路,包括你现在搞企业的这条路,也是从新教伦理里延伸过来的,也是从西方克隆过来的,不是你生产出来的。所有一切包括银行制度、学校、使用的电脑、手机、电视机等技术发明的背后都是基督教文明的产物,我们没有办法回避这个问题,我不认为一个人一定要信这个宗教而不是那个宗教。我的意思是现代社会有宗教宽容,有多元信仰自由,我个人认同这个宗教,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认同,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看法,我只是呈现了这样一个线索。

第二个问题对于儒家宪政的问题,我个人不赞同,儒家里开不出宪政,如果能开出早就开出,已经给了儒家2000年的机会,在2000年中没有生长出你的现代文明,事实证明无法进入现代生活,这是已经在60年前解决的问题,不需要今天讨论的问题。但我个人对儒家文明当中的典籍保持着敬意,比如《论语》、《孟子》、《大学》、《中庸》我个人非常赞同里面所讲的许多内容,但始终在于伦理学层面,最多有一点点哲学内容,缺乏终极关怀的东西,也缺乏政治制度层面的东西。儒家文明里对应的是农业社会,是小农社会的产物。在工商业社会这一套农业文明时代的思考基本已经不对应,这是一个对应问题,没有好坏,只有是否适合,不适合的关键在这里。

所以我个人不赞同用儒家推宪政,儒家里推不出宪政,哪怕是我们喜欢的胡适当年非常想把自由主义嫁接到中国传统的农业文明上,引用了很多古代诗文,比如用王充、王安石的来证明自由主义是中国古已有之,但我只能理解胡适是为了让中国人更能明白、理解西方的自由主义价值而说这个话,他心里明白自由主义只有一条:可不可以有反对党。这是他概括出来一条最精髓的。自由主义不是一条理论,而是一个生活方式,其中最核心的是国家可不可以有反对党,可不可以有定期的选票轮换政权。这是他在1947年离开北平前广播讲话中所清楚讲到了,如果离开了这些说法谈论过去的争论,谈论儒家可能就没有太大的意思,儒家推出来的最后政治结果是君臣、父子的秩序,是对应过去那一套中央集权制、帝王制,无法适应今天以个人主义为基础的社会。谢谢!

网友3:我补充一点,第一个问题我说的意思是价值都指向新教后是否都对自由的损害。第二,儒家宪政,他们搞的东西是否真正能成为一种宗教或者宗教倾向?

傅国涌:有这个倾向,先说第二个问题,确实有人有意把儒家把儒教方向推,但这个难度很大,康有为都没有成功,今天人影响力、能量、对儒家的热忱都远远不如康有为,对经典的熟悉,对经典阐释的生动,时代环境,对整个中国文化的理解和把握都不如康有为,康有为对中国有非常巨大的号召力。现在有人想这么做,但做不到。前面一个问题补充一句,其实你去看西方就行了,欧美有没有因为信仰新教以后就变成了对自由的压迫,在中世纪以来的历史证明没有那样,那么在其它民族也不会这样。谢谢!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