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正文

讲堂175期实录 傅国涌 大变局时代背后的几条线索(1894-1949)

2012年09月12日14:10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破坏力与建设力——中国历史的两条线索”

傅国涌:感谢燕山大讲堂,感谢各位朋友今天晚上一起分享关于历史的话题。我今天定了一个题目“大变动时代背后的几条线索”。我们对大变动时代表面的东西很熟悉:外国入侵、国内内战这些大的表象东西我们非常清楚,表面上浮在台面上的人物,比如慈禧太后、袁世凯、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我们也很熟悉,所以我今天不讲这些人物,也不讲大的表面历史变动,我想讲大变动背后的那些线索,200年来的中国或者说150年来的中国、100年来的中国、62年来的中国,整个中国为什么是这样的?中国的命运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今天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背后有一些往往不太被人注意的线索。

正是这些线索在后面,所以我们才会看到未来可能会是什么样的,因为历史的表面只是一个现象,真正成为这个现象是因为背后有更深的东西驾驭着。所以我给历史下了一个定义,历史是什么?历史是关乎过去、今天和明天的事。我们研究历史做什么?我个人研究历史是要打通去、今天和未来之间的那一条神秘通道,如果这一条通道打不通,我们所看到的就只是现象,看到的只是杂乱无章的现象而已。打通这一条神秘的历史通道就是司马迁所说的那句话“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尤其是“通古今之变”,如果无法打通“古今之变”,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英国知识分子说过一句话“历史本来是毫无意义的,是我们赋予它意义,如果没有'我们'这个主体,历史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关键是我们要赋予它意义,而这是人的主动性与主体性。

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是4700多年,中国最发达的史官文化记录,不包括中华民国的历史,到清史为止有25史,把整个历史堆起来需要一个房间。但我们可以看到,从春秋到清朝末年,在几千年的中国看到历史记载的人物,整个社会进程充满着破坏力,所以中国历史上被人记住的名字往往是破坏性的人名,比如洪秀全、李自成、陈胜、吴广、项羽、刘邦、朱元璋全是一些暴力性人物、破坏性人物,所以他们身上充分了破坏力,都是具有超强和天才的破坏力的人,中国历史记住了破坏力的东西。破坏力也不光包括有名的历史人物,更包括默默无闻,大面积从古到今的普通人,没有被历史记载下来的人。所以我把破坏力概括为三个词:代表中国破坏力的不仅有暴君、有暴政还有暴民。民粹主义代表的也是一种破坏力,所以并不是只有暴君和暴政手里有破坏力,暴民手里同样有破坏力:那些生产苏丹红、生产毒奶粉的蒙牛公司就是暴民,生产三聚氰氨的奶粉。今天看整个中国,彼此都用毒药相互“款待”,你是生产毒胶囊的,我是生产毒黑心棉的;你是生产毒蔬菜的,我是生产毒奶粉的,彼此间你卖给我我卖给你,彼此用毒药相互“款待”。这种破坏力并不一定只掌握在有权势的人手中,同样掌握在无权无势者的手中。这样一种破坏力从古到今一直贯穿着整个中国,这是中国历史当中浮在面上的那一条线,即破坏力超强。

另外有一条线,这条线是隐而未显的线,我称之为“建设力”。这条线在古老的中国并不明显,但到了近代以后逐渐浮出来,曾经是中国社会非常主导的力量,它的核心我称之为是社会组织力,社会组织力是建设力的核心,一个社会如果缺乏健康的、正常的社会组织,这个社会是没有建设力的。台湾的国民党和民进党我认为它们属于社会组织,因为还是一个正常的政治组织,可以属于社会组织的范围。这样一种社会组织力是今天最稀缺的,今天中国有很多问题,但最核心的问题只有一个,即缺乏社会组织力,缺乏社会组织力就缺乏建设力,所以我们仍然是一个破坏力主导的社会。

“大变局时代背后的几条线索——信仰”

我们看到200多年来的中国,有一条线索非常清楚,是过去没有的,但这200多年来慢慢若隐若现在历史当中延伸出来的一条线,这条线索我称之为信仰的线索。信仰的线索可以归入建设力当中,信仰有组织化,教会、宗教组织就是一个社会组织。我今天以基督教传入中国为例。马礼逊边上有两个给他翻译《圣经》的中国人助手,他1807年来到中国澳门开始在中国传基督教,从此打开了中国福音大门。但传得非常艰难,1807年他来到中国没有一个基督徒;到1814年,也就是过了7年只传了一个人,只有一个中国人相信上帝和基督;过了20年他死了,1834年马礼逊去世那年一共有3个中国人信基督教;中国和英国签订《南京条约》那一年(1842年),中国有6个基督徒。

由此看见中国是一个无神论的国度,要信仰上帝是非常艰难的,这条信仰线索引入中国的过程非常漫长、曲折。1842—1853年,中间11年时间发生了一些变化,所以有了350个基督徒;1857年有1000个人,这一年是一个很大的跨度;到1889年有37287人;1897年有8万多人;1900年当义和团烧教堂、杀传教士、杀信徒时中国有85000人基督徒,不包括天主教徒,仅仅是新教的基督徒就有85000人;到1903年,杀了那么多人,但带来了更大的基督教复兴,所以有114687人信基督教;1906年有17万多人;1910年中国发生辛亥革命的前夕共有278628个基督徒;到1919年有345853人;1949年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有100万基督徒。从1807年的“0”到1949年的“100万”,这是巨大的跨越。当中国有100万人归向上帝时、信耶稣基督时,中国民族从原来跟基督完全是隔绝的民族,变成有一部分人成为有神论者,从此一切发生了变化。

但这中间,我们知道1951年剩下只660904人,有35.8%的人不信,之后中国教会被关闭。所以1951-1979年期间地上教会都消失了,中国人离开了基督,有将近30年的沉默。1979年以后到今天是30多年,这30多年中国基督教的人数没有准确数据,至少在数千万以上,因为官方“三自”教会的统计有3000万人,家庭教会及地方教会、其它的城市教会人数恐怕也不会在“三自”教会统计之下,所以合计有4500万——7000万,甚至更多。所以今天若用七千万来说,跟200多年前一个都没有,200年中国走过的这条路我们可以看到从一个不信神的民族到了已经有那么多人口归向上帝。所以从信仰这条线索来说,社会其实有一条潜流是默默无声的,但在社会层面有一个变化,这个变化并不是在教科书上看到的,在新闻联播里看到,不是在报纸上能看到的。这条线索非常重要,把一个无神论的民族带入有神的世界,这是一个质的变化,这个变化之大是过去无法想象的。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