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爱国者石原慎太郎 > 正文

美国兵的冰棍儿与石原的右翼思想

2012年05月10日00:13环球网居日华我要评论(0)
字号:T|T

居日华 《全球通》专栏撰稿人

在钓鱼岛问题上挑衅中国,使我们又一次看到石原慎太郎的右翼反华面目。一般来说,日本的右翼保守政治家在敌视中国的同时大都有亲美倾向,很多人主张强化日美安全保障体系。石原是个例外。他对美国极度地不信任,甚至在相当程度上有反感。他的这种思想是如何产生的呢? 在去年出版的一本书中,石原对此做了些自述。

二十三岁的石原慎太郎

美国兵的冰棍儿与石原的右翼思想

石原慎太郎出生于1932年,1945年日本战败时他刚满13岁。美军的空袭和战后的进驻在这个富家子弟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记忆,这些记忆对他形成扭曲的民族主义心理起了不小的作用。 他回忆了亲身遭遇的一次美军空袭。

“放学的路上,响起了空袭警报。不一会儿,我们遭遇了美军飞机上的机枪扫射,急忙躲进已经到了收获季节的麦田里。敌机的飞行员明明知道我们是一群个头跟麦穗差不多高的孩子,却像做打猎游戏一样紧追不舍。我心怀恐惧仰头看了看。那个飞行员也是个带着稚气的青年。一个同学脚上中了弹,后来终身残废。”

“我们开始向附近的森林里跑时,又一架飞机的声音逼近了。大家往土豆地里躲藏,可土豆秧太矮,起不到遮掩效果。我卧倒在田垄里,绝望地等待着机枪扫射的到来,然而飞机来了却没有扫射。我胆战心惊地抬头一看,褐色的机体上画着带白圈的太阳。我们的飞机!”

“看到追逐敌机的日军飞机,我激动得浑身颤抖。那种激动真是终身难忘。它让我切身感受到什么叫‘国家’。”

石原和他的弟弟在电影拍摄现场

美国兵的冰棍儿与石原的右翼思想

美军的舰载机开始空袭石原的家乡-神奈川县时,日本的航空力量已经所剩无几,而石原竟然看到了日机起飞迎战,还为此萌发了无限的自豪感。石原的回忆有多少真实的成分,我们不大好判断。不过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他一直崇信军事力量,想方设法地制造各种名义让全副武装的自卫队在东京亮相。据说他最欣赏的是美国式的“产军复合体”,憧憬着军队和军工产业成为国家政治的实际主导者。

日本投降后,美军进驻日本各地。少年石原似乎又领略了被占领的屈辱,这导致了他强烈的厌美情绪。他记录了与美国兵的一次遭遇。 一天放学回家,在一条小小的商店街上,石原碰上两个喝了酒的年轻美国兵,他们嘴里含着冰棍儿阔步走在道路中央。

“来往的市民们吓得退避到路边儿,给这两个美国人让道。美国兵则一边用蔑视的眼光看着市民们,一边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我看着他们觉得心里不痛快,就若无其事地在路中间迎面走过去。就要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有个美国兵把含着的冰棍儿扔到我的脸上。已被含软的冰块在我的面颊上变成了冰碴并掉在地上。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似的走了过去。”

此事在当地传开后,校方找石原谈话,批评他招惹美国兵给学校添了麻烦。石原说,这件事让他对美国占领带来的痛苦和无奈刻骨铭心。然而,还有一件事让他更无法忍受。

在战争期间,他上学的路上修建了一座规模较大的海军军官俱乐部,名曰“水交社”。青年军官们出征前可以在这里跟娇妻享受几夜鱼水之欢。随着战况的恶化,这里又成了年轻寡妇们接受阵亡丈夫遗骨的场所。石原称他还数次作为“少年团”代表去里边烧过香。 战败后,这里成了美军黑人士兵专用的妓院。

街头妓女和美军士兵

美国兵的冰棍儿与石原的右翼思想

“中午路过这里,常看到半裸着的日本女人们与黑人士兵打情骂俏的场景。这让我实在无法忍受,后来就再也不走那条路了。” 石原为什么觉得无法忍受呢?这些为了几个美元就出卖身体的女人代表着日本人的堕落。在同一个场所,日本女人曾经抚慰过奔赴战场的皇军军官,也曾经迎接过战死的夫君遗骸。而今天,这些日本女人却毫无羞耻地投入昨天的敌人——美国大兵的怀抱里。石原把自己受的刺激转换成一个信念:战后的日本堕落了,日本人也堕落了。这种对战后日本的否定态度、对促成日本“堕落”的元凶——美国的怨恨奠定了石原慎太郎的右翼保守情绪的基础。

相关专题:

“爱国者”石原慎太郎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