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燕山大讲堂166期 笑蜀:平民视角的平权台湾

2012年06月25日11:53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二二八后台湾转入清乡镇压,1950年5月19日台湾全岛戒严,进入白色恐怖时期。就有了马场町公园枪杀现场,就有了景美看守所,这是整个白色恐怖时期。

整个白色恐怖时期在我看来有三个最重要的地标:一个是马场町公园,一个是景美看守所,一个是绿岛山庄。景美人权公园大家可能不知道,但如果说到施明德,说到美丽岛,说到吕秀莲,说到陈菊,说到李敖,说到柏杨等诸如此类的名字大家会非常熟悉,而这些人都是景美成千上万囚徒中的一部分,他们都在景美被关过,他们的案子,比如说美丽岛案,比如江南案都是在景美军法处尤其是军事法庭、第一法庭审理的,其中最轰动的,当然是1980年2月20日开幕的美丽岛大审,它是台湾人权进程的重要转折点,原来台湾的所有政治案件都是暗箱操作,所有的政治犯不接受普通法律的审判,都是以平民之身接受军事审判,军事审判对统治者来说最大的好处是不受任何法律制约,想怎么操作就怎么做。整个台湾的军事审判对政治犯的裁决全部取决于一个人的意识,这个人就是蒋介石,所有案件都经过蒋介石,量刑轻重、大小由蒋介石决定。所有的侦查程序、所有的审判程序全部是演戏,所谓的证据都是打出来的。美丽岛大审根本改变了那样的情况。因为国内外的舆论压力,尤其是国际舆论压力,蒋经国顶不住了,所以同意整个审判全部公开,同时允许媒体旁听,给了台湾反对派千载难逢的机会。

景美基本上是两个机关的所在地,一个是警备总司令的军法处,戒严时期都是军事统治,军事统治的主要机关、执行机关是警总,有点类似于大陆的政法委。警总下面有军法处,专门审理政治犯罪;另外一个重要机关是台湾军情局的军法处。两个机关主要有三个职能:一是军事审判;二是羁押,因为很多政治犯并不是一抓进来就审判,一般关一年以上才开审,这一年多时间基本上是羁押时间;三是移送功能,审判后分两部分,一部分移送其它监狱,另外一个是代监执行,军法处经监狱授权,犯人不移送,就在景美服刑。主要职能是这三个。

犯人在里面做什么?主要是生产,里面有很多监狱工厂,有洗衣厂、缝衣厂、手工艺厂。这是手工艺厂生产的产品之一。

(图片)很多人在监狱工厂被培养成工艺大师,田志敏就是其中一个。他进监狱之前没任何技能,入狱后学了一门手艺。政治犯出狱,一般都找不到工作,一是用人单位不敢接收,二是接收了警察会找上门。田志敏出来也找不到工作,就去了难友翁廷倩开的一家工艺品商店,找到一个饭碗。不仅找到饭碗,还找到了爱人,他跟老板娘的妹妹廖桂珍爱上了,很快就结了婚。之后开了自己的工艺品商店,作品远销日本、菲律宾等国。

(图片)景美看守所医务室。这里有一段传奇故事。当时台湾有很多政治犯,但蒋介石政府根本不承认,在国际上说台湾从来没有政治犯。国际社会对台湾人权状况关注很强烈,但一点办法没有,台湾说没有政治犯,国际社会没有证据。后来有一个重大突破。突破这个雷区的是景美看守所的犯人医生陈中统。陈是毕业于日本冈山大学的医学硕士,回国看望老父亲,然后结婚,结婚的第16天就被抓了。看守所让做监狱医生。当医生本来就比普通犯人自由,而他确实医术高明,看守所长官经常让他出去给自己的太太、孩子看病,所以他自由活动的空间更大。

其中有则趣闻。台湾一个著名的政治犯叫崔小萍,到医务室看病陈,一边打吊针一边跟陈中统聊天。崔问陈有没有孩子。陈说没有。为什么没有?陈说我结婚时间那么短就被抓进来,怎么可能有?崔说未必吧,时间短也可能有的。陈说我的技术没那么高明。可后来他却有了两个小孩。服刑期间怎么会有孩子?主要原因是他经常外出给看守所长官的家属看病,就利用这时间跟夫人幽会,所以他服刑期间一点没耽误。后来李敖还写文章开他的玩笑,说“陈中统的精子翻越了监狱的高墙。”

从以上对话可以看出,陈中统是个非常老实、非常质朴的人,但他并非没有心机,而是大智若愚。所以才干出惊天动地的事情:因为医生的特殊身份,他可以接触各种各样的患者,知道很多有名有姓的政治犯,因什么事而进来,什么罪名,判多久,都一一记录在案。然后把400多人的政治犯名单寄到海外。美国、日本、欧洲的媒体都做了报道,炸弹一下子爆炸,搞得蒋介石政府非常难堪。整个国际政治救援就此展开。

(图片)当时景美看守所关了大批的高知(高级知识分子),他们经常给媒体投稿,给《中央日报》投稿。这是政治犯的稿件登出后,报社给他寄稿费的信封。

(图片)这是一段非常凄美的爱情故事。他们被捕之前就恋爱了,双方都觉得自己很危险,不愿牵连对方,已经决定分手。但结果还是双双被捕,女生丁窈窕被判死刑,男生郭振纯被判无期徒刑。女生在自己被枪决之前,偷偷将诀别遗书和一缕自己的头发装在一个烟盒里,托人转交给爱人留作纪念。

台湾争取民主、人权的进程也是血和泪、苦难、冤案堆砌起来的。后来台湾当局做了道歉和补偿

(图片)马英九出席景美2009年世界人权日纪念活动,吕秀莲带着马英九参观国民党关她的牢房。

(图片)马英九跟当年景美的受难者在一起。还有平反证书。

景美园区还有一个景点,就是汪希茗被抓关在景美,条件非常好,除了铁门像监狱外,里面简直是一个小别墅,有会客室、书房、高级卫生间、散步的小院。

(图片)这是我在看守室的办公桌上拍的图片,办公桌上有反共歌曲、有国歌、有蒋介石的画像,还有美人照(邓丽君)。

景美而外,最重要的人权景点是绿岛。(图片)这是绿岛人权纪念碑的外景,与大海只有一步之遥,上面都是受难者的名单,柏杨题字:“在那个时代,有多少母亲为他们囚禁在这个岛上的孩子长夜哭泣”。这个碑不是指向天空,而是通向地下,我认为是象征一个幽暗的时代,走出去就是阳光,就是大海,就是今天,昨天跟今天如此之近,一步之遥。

绿岛以前是所谓新生训导处,有点像大陆的劳教,不是正式服刑。1972年泰源监狱发生暴动,然后就在绿岛新建了一个全封闭性质的重刑监狱,叫绿岛山庄。现在山庄的主体建筑已经变成展览馆。当时很多作家关在绿岛山庄,比如吕秀莲、李敖、柏杨等。

(图片)这是绿岛山庄的监室,也就是李敖他们当年坐的监室,小池子是卫生间,一个房间关10—20人,这些人共用一个卫生间,这个卫生间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国民党跟苏联的很多政治词汇是相通的,比如“同志”、“革命”、“思想改造”等。他们的洗脑教育也非常重要,政治犯尤其是绿岛的政治犯是工作一天、学习一天,工作是用石头修建囚禁自己的监狱。学习就是所谓的思想改造,全部接受反共教育,还有正儿八经的考试,如果考试不过关会加重刑期。

绿岛的风光很美,可惜用来做监狱。政治犯与绿岛居民互动,还互动出了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同时也是悲情故事。政治犯在岛内可以户外活动,比如出去劳动、巡回演出等等,还给原住民看病,给原住民的孩子补课。这和文革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差不多。一个叫曾国英的政治犯和本地姑娘苏素霞,就因为经常在一起巡回演出,日久生情,爱上了。但这给曾国英招来弥天大祸,一个姓刘的政战官也在追求苏素霞,听说曾苏之恋,大怒,就把满腔怒火发泄到曾国英身上,把曾关进海边的碉堡里面,里面空间极其狭窄,不能躺不能站不能坐,一天只送三个面包。一连关了好几天。苏素霞听说后很着急,为了救出曾国英,只好答应了刘姓政战官的求婚。但等到曾国英回到原单位后,她却在婚礼当天自杀殉情。

(图片)绿岛总共近2000个政治犯,编为12个中队,还有一个中队是女生分队,看气质都比较健康,一点不像犯人。

(图片)绿岛还有一个重要去处,即十三中队公墓。政治犯和看守他们的官兵如果死在绿岛,就葬到这里。很多官兵是从大陆去的,死后联系不上家属,所以没有后人扫墓。我去看时,很多墓碑基本被野草淹没。在这个意义上,政治犯和看守他们的官兵是同一个命运,都是被社会抛弃的命运。这是绿岛的一个特殊景观。绿岛给我的印象是非常阳光、明媚、青春,但十三中队墓地是另外一种气质,阴森恐怖。

这几个人权景点所浓缩的历史,我认为能够概括性地代表台湾的民主进程、人权进程,这是充满着血和泪,充满着冤案和苦难的进程。蒋经国1987年宣布解除戒严,当然需要蒋经国的远见卓识,需要决断,但更重要的,是这三十多年要求政治改革、要求民主、要求人权的民间压力倒逼促成的,没有这样的前提,不可能有蒋经国启动台湾的转型与变革。

我游历的最后一个台湾人权景点是高雄的美丽岛站,这儿有个人权学堂,我刚才讲台湾对人权教育高度重视,这就是一个例子。这是人权学堂的许愿卡片(图片)。台湾还有所谓“国家级”的人权咨询委员会,地方各级政府也都有自己的人权委员会,这是高雄市的人权委员会。

高雄是一个非常值得去的地方,首先是因为美丽岛事件在这儿发生。另外,人权学堂所在的高雄地铁站,则是全世界最美的地铁站,排名第一。

台湾政治上、人权上的平权就讲到这里,归根结底,最重要的是人权上的平权,没有这,其他一切平权无从说起。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