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燕山大讲堂166期 笑蜀:平民视角的平权台湾

2012年06月25日11:53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但今天的台湾是怎么对待边缘、异端的思潮和力量呢?马场町算一个例子。说到这里我把话题扯远一点。我在台湾访问时跟台湾一批学者喝茶,在场的有一位是从大陆去的自由派作家,思想非常新锐、先锋。我们一起谈到二二八,谈到国民党怎么给二二八死难者平反、赔偿。那个大陆作家想不通,他说这些人绝大多数是共产党,不杀他们杀谁?杀他们有什么错?为什么要道歉、平反?当时的台湾朋友听到非常惊讶,没想到大陆自由派知识分子会有这样的言论。当然这个作家自己也非常惊讶:台湾社会怎么会对台湾反政府的共产党像今天这样的宽容、包容。两岸的知识阶层、主流阶层对人权理解的巨大差异,这是一个小例子。

马场町公园现在叫做马场町纪念公园,是政府出钱修建的,每年秋季都会举行非常隆重的悼念活动。对过去的另类和异端,对他们的亡灵给予了最高的尊重和礼遇。马场町公园有一块石碑,石碑对当年被枪杀的共产党人和左翼人士的定义是“当年追求社会公正的热血志士”。这是他们对共产主义者、对异端的定位,不只是通常意义上我们理解的和解,而且是最大限度肯定和包容。台湾社会不可能想象去接受共产主义、接受共产党,但台湾社会对共产主义理念给予最大限度的平等待遇,这就是人权上的平等,这就叫平权。什么叫包容?主要是看你对异端的态度,而台湾的马场町公园是最经典的例子。将来大家去台湾旅游可去那儿感受一下。

今天讲现代文明,我认为现代文明最根本的含义是尊重人,对异端最大限度的尊重是尊重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体现,这一点今天的台湾已经做到,他们已经走过这个阶段, 已经告别了不同理念之间互不相容、你死我活的状态。在这个意义上已经跨入了现代文明。跟欧美那些国家,在文明程度上没有多大落差。我们经常讲美国的南北战争,胜利一方对过去敌对的一方,对以李将军为代表的南军将士怎样尊重、怎样善待,没有清算,没有报复,而是充分保障他们的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当年美国做到了,现在的台湾也做到了。

台湾人权上的平权,第二点主要表现为官民关系,用连战的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人民最大”。

(图片)这是我在立法院门口跟警察的合影。这反映警察跟老百姓之间的关系,他不怕我去抢他的枪。

(图片)在民主制度下政府有一个任务,就是给自己的企业站台,支持企业的发展。但不只是支持企业,包括公民社会,政府同样有义务为他们站台。台湾的“公平贸易咖啡”是台湾重要的一个公民组织,这是马英九给他们的题字。

(图片)我到嘉义火车站之后,在站前看到的第一个广告牌,是县长签名的手写体海报,欢迎游客到嘉义。

(图片)我去嘉义本来要拜访NGO组织,看到对面一个广告牌,写着两个人的大名,一个是我熟悉的蔡英文,一个是我不熟悉的李俊邑,很好奇这到底是什么去处,他们说,李俊邑是台湾的立法委员,这是他在嘉义的立委服务处。我马上决定改变计划,先进去参观参观。

大家可以看到他们怎样热情地迎候我。桌上堆的都是群众来信,但不是上访和投诉,而是市民寄来请帖,邀请他们出席形形色色的红白喜事。凡是收到这样的请帖,立委都要尽量去,不去也得送礼。国家会给他一笔经费,但这笔经费有限,只能在大的场合派上用场,小的场合都是立委自己掏,无法报销。

参观之后,当地朋友请我去吃饭,走不到500米,就看到街边很多花圈,都是红色的,代表喜事。原来是一个小庙开张了,关系户都得送花圈庆贺。而且不能只送一个,必须送双。所有官员、所有议员都得送。庙有多大?不大,就一个小庙,但也要照顾到,不能有丝毫疏忽。

这次参观之后,我有一个感慨:我对当官本来毫无兴趣,在威权时代当官扭曲自己的人格,在民主时代当官也不愿意,因为太累,那不是当官,是当孙子。但去台湾之前我有个假想:不当官,当个议员总可以吧。但去了台湾后,这个想法也打消了,我没想到当个议员也那么累,李俊邑就是一个例子。他是嘉义选出来的,办公室一个在嘉义,一个在台北,必须每天早上起来坐高铁一个多将近两小时去台北上班,当天还必须赶回嘉义;回嘉义不是直接回家休息,而是进自己的服务处去处理当天嘉义选民给他的各种信件,选民有任何求助,都必须回应。甚至如果选民去了花莲和台东,刚巧碰到旅游旺季时买不回程的火车票,他也得想办法帮着买,实际上当议员也是当孙子,而这在经济上没什么回报。大的花费由国库报销,但很多小花费报不了。这是第二个例子。

(照片)这是我在新港的马祖庙参观时拍的。旁边是一个派出所,随便我怎么拍照,警察还给我拿凳子,跟我合影。这是第三个例子。

(照片)第四个例子,我的一个朋友是外地的。我去不久她刚刚入籍台北,马上收到市长郝龙斌送来的大礼包:一封郝龙斌签名的欢迎函、一张贺卡、一张市民意见调查表。还有一套瓷器。

这些都体现了政府跟人民之间的平权,政府对人民无微不至的关照。当然这方面台湾也有一个过程,并非一开始就是这样。如果倒退20年前、15年前,当时的警察跟人民的关系不是这样的,当时的警察也非常强势、蛮横。但因陈水扁做台北市长,首先对台北市的官场进行了一番改造,比如开放参观,官员办公的高桌子一律改成矮桌子,等等。后来陈水扁做了台湾“总统”后,对整个台湾的官场进行了改造。后来国民党只能萧规曹随,不可能反着来。台湾政府跟人民的关系是走到了今天这个样子。这些是政治上的平权、人权上的平权。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