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燕山大讲堂161期实录:亮轩 台湾选举这些年

2012年05月21日11:22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在政党政治里,你问我政党的理想是什么,我要告诉你政党政治没有理想,政党政治是要执政,它的理想要跟人民的理想配合。

燕山大讲堂161期实录:亮轩 台湾选举这些年

燕山大讲堂161期

2012大选年系列之 台湾选举这些年

嘉 宾:亮轩(台湾知名作家)

主办:燕山大讲堂 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 承办:腾讯评论

时间:2012年5月12日下午15:00-17:00

地点:希格玛大厦B1小剧场

主持人:刘德政

要点一 【美丽岛事件】美丽岛事件扭转了台湾民主发展的历史,在事件爆发之后,就迫使国民党高层不得不考虑他们所面对的局面,未必都可以再用传统的方式去处理了。

要点二 【民进党如何崛起?】如果民进党永远不跟中国大陆妥协,永远不跟中国大陆来往,永远高举台独的旗帜就没有生存的空间。

要点三 【总统选举如何选?】凡是没指望的都很野蛮,人也是这样,没指望的人都是张牙舞爪的。所以为政之道就是纵使不能给他真实的恩惠,也要给他希望。在权力集中的情况下才会出现雄才伟略。民主政治不仅不需要雄才大略,也不会有,更不该有雄才大略。

要点四 【政党理想在何方?】在政党政治里,你问我政党的理想是什么,我要告诉你政党政治没有理想,政党政治是要执政,它的理想要跟人民的理想配合。纵使不是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也是人性统一中国、和平统一中国、爱统一中国。

主持人:各位下午好,欢迎大家参加第161期燕山大讲堂,今天非常荣幸地请到了台湾知名作家、评论家亮轩先生,亮轩先生不仅是作家、评论家,他本人以及他的家世都是传奇,是中国过去一个世纪跌宕起伏的缩影,具体是怎样的传奇,大家可关注亮轩先生的新书《飘零一家》。今天非常荣幸,请到亮轩先生,他将以他70年的观察和思考,为大家指点迷津。大家欢迎。

亮轩:谢谢大家,无论是演讲还是上课,我很少坐着,也很少有这么舒服的一个座位,但这里什么东西非常低,如果站着的时候好像在云端,水平太高,我应该恢复到原来的水平,就坐下来,今天非常无礼很罕见的坐下来跟各位谈谈问题。今天可以使用的时间是120分钟,前言用掉了大约10分钟,所以我有110分钟,现在是3点10分,到4点40-45分时会结束我的谈话,然后希望台下的朋友给我一些指教,让我学到一些东西带回去。

我很难得在大陆的台上见到许多刚刚见面的朋友,我先做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我的笔名是亮轩,本名是马国光,从大学教职退休到今天大约是3年时间,原来是教美学与逻辑的课程。但从20多岁年开始不断写作,写作的类型比较多元化,对时事的评论写了30年时间,写散文,写小说,也写对艺术的评论,做了若干的浅薄的学术性论文研究。退休后我全力创作读书,现在在家里开了一个书场,每个礼拜一次,自由报名、自由参加,随时可以来,随时可以不来,幸运的是来的人似乎太多,为这个事我在踌躇:是否要停止。

我的主题是从台湾选举看整个台湾的变化,这个题目并不是预先在台湾准备好的,所以今天讲的是凭我个人浅薄的记忆做一个简单整理向各位报告,在报告期间倘若说得有不合适的地方,希望在场的人和不在场的人能够包涵,因为我对于这里该说什么,什么话可能冒犯到什么人,并不是特别了解。

美丽岛事件

今天不必从蒋介石时代开始讲,这样的话到天黑都讲不完。我就从台湾的选举以及民进党成形的一个关键性的事件作为开始。因为我没带资料,也没上网,所以事件没有办法记得很清楚,但我想在座各位都知道美丽岛事件。美丽岛事件让蒋经国在他自己经验上处理起来不太一样的一个问题,蒋经国主政时不见得仅仅算是他做台湾总统时,他即使没有坐上总统大位,他仍然大权在握。蒋经国当时的职位不过是国防部的副部长,但行政院长在面对他时仍然要非常客气,更何况他不一定只是在国防部的副部长或者行政院院长的位置上。蒋经国常常表现的一个姿态是非常谦虚,不争政位,不用争,谁都知道他的厉害,因为他一直“党政军特”一把抓,“党政军特”都在他的手里,“特”包含宣传机构在内。所以蒋经国的权力除了他爸爸不会有任何人可以超过他,可能能超过他的有从大陆跟着老蒋先生一块到台湾的老将,但我们几乎想不起来任何一个老将领在蒋经国崛起时代还拥有一丝权力,更何况有的也已经过世了。这笔账算起来很麻烦,比如广西师范出版社出白先勇写他父亲的两本书,那里面大部分是图片,文字叙述很少,可能白先勇对许多详细的东西不见得清楚,但像白崇禧这种人从大陆到台湾一落地权力就没了,阎锡山也一样。只有极少数,比如周至柔、陈诚还有一段时间维持着他们的权力,但他们的权力已经不可能像当年拥兵自重那样丰沛。

蒋经国处理问题必须周严的想到各方面的处理方法,然而他所受的训练在传统上没有改变,可美丽岛事件让他面临抉择:美丽岛发生事件,这些人已经形成了所谓的暴动,到底是抓还是不抓?有人给他若干建议,最后倾向于开放,不过仍然有一个小范围的打击面,但并没有扩大、株连。我想他的这个决定是对的,我不认为一定要用仁慈、开放,因为在政治上现实很重要。当时现实的条件让他不得不做这种选择,因为不能有一个合法的在野党,我们一直称“党外的时代”终究是要过去的。有意思的是,到对面的立场,美丽岛事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读了若干文献,可以向各位报告,这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报告在美丽岛事件里我所看到的现象。

美丽岛事件之前我跟吕秀莲通过电话,不知道什么事,应该见个面。结果吕秀莲说要到南部去,有点事。后来知道她原来是去搞这个东西。美丽岛事件发生,第二天都上了台北报纸的头条,在高雄发生了怎样的暴动,更多是图片报道,其中有一位太太跪在警察跟所谓暴民中间,劝他们不要再打了。那天我们很快组织了一个简单的教授访问团体,坐着飞机到高雄(而且坐的是很早的飞机)。到高雄一落地,首先就跟高雄师范大学会合,会合时我们原本想的是国立学校应该贴着若干标语、传单,比如“我们要爱我们的国家”、“我们不愿意使用暴力”,但我们一张没看到。后来跟学校行政人员见面,跟他们说“我们现在决定去慰问一下昨天让民进党打得乱七八糟的人,要到医院去看看,因为我们在报纸上看到一些人被打掉三四颗牙,有的伤得很重,被包扎了。民主到这个程度像什么话,选举不能这样,我们要去看看。”他们吓了一跳“有这种事?我们不知道。”后来把报纸拿给他们看,他们就说去慰问。那时候我还年轻,很快跑到医院的房间,发现他们赶快躺在床上,为什么?因为没有那么多受伤者,受伤没有那么严重。也就是说当时国民党不管哪一个层级都是要把受伤、受害的程度扩大。但他们跑回床上去我看到了,这不能赖。而且美丽岛事件发生的区域在菜市场周围,当时受到交通管制,只在一小块地方可以演讲、活动。这是我目睹的这件事的真相。

我想国民党在开始处理上有一点问题,但这个问题的发生是不是蒋经国亲自都了解的?都是亲自下令处理的?这应该也有问题。也许蒋经国知道的、了解的是:这个事情很严重。因为宣传已经把它做成这个样子了,后来就往这个方向推动。那发生暴动时是否党外一些人就已经预备了棍子、石头放在车子里,到时候拿出来砸、打?我不知道,我既不能说是,也不能说不是。媒体上这样说,我仍然有权利保持疑问:可能吧,但谁能证实?过去的谎言太多了,我们有权利不相信。

但这个事情影响非常大,因为逮捕了若干现职的立法委员,这在台湾是蛮严重的事,因为现职的立法委员,应该享有若干权利,不能随便逮捕。可那个时候逮了就是逮了,而应该逮谁,谁可以放过他,我相信这是最高当局所决定的,至少让最高当局知道或者建议之后才能够做到的。所以有的人就放过了,有的人没有被放过。当然风声一出来,许多当时美丽岛的领头人物就开始逃亡。可台湾这个弹丸之地一只蚂蚁都跑不掉,后来一个一个还是被抓到。最后被抓到的是施明德,他不但逃了,还做了整容手术,但怎么变还是没有办法变成另外一张脸,还是被抓到了。那时候对施明德而言是草木皆兵,全国都在抓。我有一个朋友是摄影家,他长得特别像施明德,而且那阵子特别瘦,在高速公路上拦下来,问他大半天才把他给放了。可见当时要把该抓的人都抓到了,这是蒋经国的决心。但抓到后要不要枪决?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也就是说到底要不要死人?蒋经国决定不给任何一个人死刑,可以关你若干年,有长有短,但不枪决任何一个人。这么一来就有轻有重的做了判决,这些人里最顽强的是施明德跟林义雄,后来发生了林宅惨案,就是林义雄的妈妈和他的双胞胎孩子被杀,类似于一个灭门的事件,大一点的女儿没有被砍死,救过来了,但凶手到现在没有抓到。这里面也有很多的故事,但因为有的故事只是我听说的,没有文字上的证实,不方便在这里讲。真凶没有抓到是真的,其中有插曲,警方高级人员认为林宅惨案是一个偶然的惨案,没有政治企图,就是一个简单凶案,没想到碰到的是林义雄家,结果就变成一个复杂问题。一种说法是,因为朝政治企图的方向一直没找到凶手,最后无论如何也都找不到真凶了。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