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最公益第三期 学生营养餐如何更专业、透明?

2012年05月04日13:56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公益第三期 学生营养餐如何更专业、透明?

安利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匡冀南

要学会思考自己优势在哪里,规避弱点,把能做到的东西发挥到极致;

匡冀南:安利公益基金会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基金会,甚至比免费午餐还要年轻,于去年5月底、6月初成立,到现在还不到一年时间。成立之初所确定的关注留守儿童重点的扶植方向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关注留守儿童营养状况问题。之后确定了一个方向,为农村寄宿制学校的留守儿童捐助厨房设备,即“春苗营养厨房计划”。春苗营养厨房计划不久前在中华慈善奖的评选中获得了中华慈善奖最具影响力的慈善项目的奖项,这对于一个成立半年左右的基金会来说,有这样一个项目被认可,感到很自豪。

我们和免费午餐同时发现这样一批孩子需要帮助,在发现这个问题时我们做了一系列调研。在农村发现寄宿制学校的学生整周待在学校里,但我们调研发现学校只是解决住和念书的地方,至于吃的部分暂时解决不了,于是发生了中央电视台所报道的那些:孩子们只能吃黄豆蒸饭情况的发生。那时候我们就在想怎么帮这些孩子,而在那时也有过一些想法,比如是否应该帮每一个孩子付饭费,还是给一些钱以及其它方面的工作?我们确定的最后结果是为农村寄宿制学校(200-500人)捐赠厨房设备,帮他们建一个能够独立运行的学校厨房,通过这样的厨房保证所有在校孩子的饮食和营养问题,同时培训一大批厨房管理人员,让他们知道如何搭配最好的营养,因地制宜的保证所有留守儿童的营养状况有一个根本改变。这是春苗营养厨房计划。在这个计划中为什么会想到这点?是基于下面几个方面考虑的:

首先,安利公益基金会是一家刚刚成立的企业背景的基金会,我的优势在哪里,怎么才能够把优势和我能做到的东西发挥到极致,怎么规避弱点?首先想到的是怎么解决孩子饭的问题。一开始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像安利这样的机构,每个营销人员捐3元,几十万人就可以有几十万,就能解决几十万孩子的营养问题。这样看上去很简单,但会有这样的问题:今天孩子在这儿要吃饭,明天要吃饭,毕业以后新进来的学生也要吃饭,而一家企业背景的基金会面对全国这么多孩子,并不是说我做了以后,自己就心安理得了,而是我真正能为他做多少,怎么使我投入的费用永远解决这个问题,而不仅仅是帮他解决了今天的问题。所以针对营养餐,对于我们刚刚成立的企业基金会来讲比较困难,而且是一个非公募基金会,没办法号召全社会支持我做这件事,这比较难。

我们又去调研了一些学校,那些学校的孩子并非没有得到补助,有饭钱,但在学校里为什么只能带黄豆蒸饭?孩子走四、五里路过来,带菜、肉容易坏掉,只能带不容易坏的东西,带能维持一周的东西。对学校来说,你有3块钱买不到东西,给10块钱同样买不到,因为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学校没有厨房。这个问题的解决关键在于可以能够让孩子在学校饭的状况,而不是从家里带饭,这是问题的根本。于是我们想到了捐赠厨房设备,培训优秀的厨房管理员,有这样的机制就可以保证这一届孩子毕业后,下面新进来的孩子同样可保证他有健康的营养状态,而不是仅仅给他钱。这是安利公益基金会考虑到自己的状况所制定出来的方向。

今天谈如何使营养餐更安全,其实不光是更安全的问题,而是钱投入进去、捐赠设备后如何很好的使用,如果没有很好使用,那这些就没有意义。对于一家企业背景的小基金会,能做什么?我没办法号召希望全社会支持我做这个事,我也不是媒体,没有办法有更多的呼吁。在做这个时能够想到的是和当地政府的合作,如果关心所在县和所在地区的孩子生存状况,哪个政府会不愿意?都愿意。那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问题?当然有他的难处,那怎么保证我们所扶持项目的点上的政府能够帮助到我们?在那一瞬间我们所想到的是一个邪恶的想法,不是正经的、口号式的方法。为什么我们只是捐赠厨房设备而不捐整个厨房?我们跟当地政府讲想要这些设备,但必须先有厨房,必须解决好厨房的供水和电以及厨房人员的配置,才能得到这些设备,如果不给这些,有设备也没用。于是当地政府为了得到这样一些设备就不得不去投钱建厨房,然后完成水和电以及人员的配置等。大家可以想想厨房的设备有多少钱,和厨房设备相比土建、用地投入差不多于我们5倍投入的费用。当一个政府对一个学校投入的费用超过我们投入的费用时,会怎么样?当他投入了这些时,就不得不去重视这个学校,不得不保证他的投入不被浪费,能够永续经营与正常运作。所以即便我到不了这个县,也会替我看厨房的使用以及设备,因为他投入的比我们多。更邪恶的想,哪怕别处不好,也必须得让这个好,因为这是他的东西,不是我的东西。在没有别的办法时,只能用这样的办法保证我们所有的项目维持在一个高水平的运营状态,使我们每一个厨房项目都可以成为一个标杆和典范,没有一个县会愿意他所树立的标杆和典范经营不好。我们用这样的方法在基金会成立半年中,在广西、重庆和陕西三个省建了300个这样的厨房,基本在寄宿制学校(因为厨房设施是必须),每个厨房建成后管理非常完善,不用我去监督,地方政府会做得非常完善。

同时,我们今年继续在全国三个省:宁夏、湖北和河南建400个这样的厨房项目,所有的道理、基理和逻辑完全一致,政府的投入费用远高于我们的费用,他投入了费用必须维持它正常运行,这是为他自己,不是为我,当然客观上是为了孩子,所以我们用这样的方式今年会再做400个项目,明年会做1300个。预计到明年年底有2000所这样的学校覆盖在多省,每个可以成为典范,当政府树立这么多典范时,其它学校会怎样?会像这样的学校学习,而我也真诚的希望其它企业或其它基金会也去参加我们这样的活动,和当地政府合作,保证孩子的营养状况在健康、安全、透明而且愈发专业的方式下进行,这是春苗营养厨房真正希望达到的目的

最后,作为一家NGO价值是什么?无论是企业负责企业社会责任,还是负责企业基金会,最初想到的是要把钱捐过去,看到这个钱要百分之百用在受助的对象上,好像心安理得,这就足够了。但我觉得这不是一个专业态度,专业态度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最终解决社会问题。如果做的是想办法用你的钱最高效的发现一种模式,让政府参照你这个模式解决了问题,这样才会有价值,因为你代表的已经是一个NGO,是一个社会大众的力量。春苗营养厨房项目考虑到这一点时,就是希望搭建这样的模式,通过我们捐赠的某一部分,帮助当地政府、社会各界的认识培训专业的管理人员,保证项目很好运行。然后用这样的模式告诉社会、政府和其它各个机构可以参照这样的模式。一个企业在3年内可以建2000个厨房,而比安利大的企业有很多,假如这些企业都这样去做,中国也不过只有5800万的留守儿童,这些问题就有可能根本解决。这点对我们而言是比任何大奖更重要的奖项,这是我们真正要努力的目标,所有的基金会、NGO都应该这样去做,如果在所有的问题上都有人不断尝试建立一两种成功的模型,更多的社会问题会得到解决,这是所有人做基金会的理想,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匡冀南秘书长,安利项目设计也是成功的,因为它把政府的力量、当地的力量加入进去,这值得我们学习,我相信会更有生命力,而且对免费午餐有更好的促进作用。接下请薛文俊讲讲在陕西做调查时,对那个蛋奶工程发现了什么,应该怎样会更好一些?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王振耀听众:
    发展会有极限,资源的极限,社会容量的极限。法国的卡蓝默先生希望大家要从这个角度来思考经济和社会建设的概念。在巴黎参加G20会议中的社会组织对话分论坛筹备会,很有感触。我们对外部世界的社会政策还了解得太少,甚至可以说,还处于基本封闭的状态。
    2012-04-22 18:43:26
  • 邓飞听众:
    [我的感念]谢谢大家! #免费午餐#半年来有5百记者兄弟、90万余捐款人和无数转发评论的同学们,经由福基会、青基会、慈善总会和定向捐助共捐出2500万余元帮助孩子。今夜获2011年度法治人物,荣誉归于#免费午餐#的伙伴们、捐款人、志愿者。你们是我今生最美的遇见!
    2011-12-04 23:52:44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