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最公益第三期 学生营养餐如何更专业、透明?

2012年05月04日13:56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公益第三期 学生营养餐如何更专业、透明?

燕山大讲堂160期 最公益第三讲 学生营养餐如何更专业、透明?

嘉宾王振耀(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

邓 飞 (“免费午餐基金”发起人)

匡冀南(安利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薛文俊(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院项目官员)

主持人:杨子云

主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基金会中心网 承办:腾讯评论

政府主导的每年160亿的营养计划在云南实施一个半月来发生3起中毒事件,社会目光再次聚焦学生营养餐。民间和政府如何专业化、透明化运作营养餐项目?政府接棒后,民间营养餐接下来将如何发展?如何保障营养餐项目安全可靠和可持续运行,政府与民间组织是否有合作的空间? 4月27日,最公益讲堂邀请王振耀、邓飞、匡冀南、薛文俊等业内人士相聚一堂,共同探讨。以下为讲堂实录:

要点一:【邓飞:免费午餐专注做好操作模型】国家介入免费午餐后,我们该怎么走?我们积极配合政府,把我们的模式与教训、经验告诉他。免费午餐要在一个县做模型,思考和地方政府如何实现合作,确定操作模式,然后全线铺开,其他县和地方都可以仿照这个模式操作执行;

要点二:【 匡冀南:NGO的价值在于通过努力最终解决社会问题】不是说我投入资金和精力以后,自己就心安理得了,而是要思考真正能为社会做多少,怎么使我投入的费用真正解决问题,不仅仅是解决今天的问题。想办法用你的投入最高效发现一种可持续模式,这样才会有价值,因为你代表的是一个NGO,是一个社会大众的力量;

要点三:【王振耀:拒绝“涸辙之鲋”,公益组织造血最重要】不要把生产扶贫和生活扶贫搅合在一块,以生产扶贫代替生活扶贫。老百姓的当务之急是有饭吃,把大病问题解决,应该分清救援工作的轻重缓急,一步一步来,同时公益慈善自身的造血功能最重要;

要点四:【薛文俊:做公益需要激情,更需要理性和专业】做公益不仅需要激情,更多的是需要理性和专业,在公益的路上大家都可以一起来做,需要大家的共同参与,人人公益,从小事做起。

主持人:各位网友、各位朋友下午好!今天是燕山大讲堂第160期,最公益第三讲。今天的主题是“学生营养餐如何更专业、透明”,对这个主题我做一点修正,我觉得我们更应该探讨的根本问题是“学生营养餐如何更安全”。安全问题是大家焦虑的问题,包括前段时间云南的营养餐变成中毒餐,这种焦虑不仅仅是食品上的焦虑,还有捐款者对财务安全的焦虑。捐款者是针对民间的项目,政府项目财务安全也是让人焦虑的。

今天非常有幸请来了“免费午餐基金”发起人邓飞,安利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匡冀南,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院项目员薛文俊,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第一个问题问邓飞,去年做免费午餐以来,免费午餐是公益界多年来奇迹般的项目,他首先解决了久拖未决的问题,其次他动员了社会力量,再次让人信赖和放心,免费午餐是怎么做的?在做的过程中发现什么问题?

免费午餐四要素: 逻辑清晰、公开透明、兼顾效率、学会放权;

邓飞:大家下午好!很高兴跟大家一起交流,我注意到主持人把标题改了,本来标题是“营养餐怎么做得更专业、透明?”她说现在还不能提“专业”,因为我们的食品不安全。我觉得说得很精准,国家的营养餐出现了问题,现在所有各位到这里来是为了探讨怎样帮助国家解决午餐的基本安全问题,再考虑怎么样做得专业和透明。

我谈一谈免费午餐过去一年做的工作。去年3月份我还是一个记者,作为一个记者做免费午餐,我的形容是“秀才带兵”,自己去建立军队保卫家园,我们是被逼无奈的,因为找不到组织做免费午餐的项目,所以记者来做公益。显然我不是一个专业人士,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东西来做,但有一条:我们凭借我们的常识、人性、逻辑这三点做免费午餐。任何事情都有其逻辑与常识,我们什么都没有,怎么样去证明我们自己,怎么样向在座各位筹款?没有钱,什么活都干不了。所以必须告诉大家我在做什么,需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所以大规模的信息流通、展现,完成了第一步。

第二步,我们做什么?我们把你们的钱用到什么地方?我们是怎么用的?这是一个基本常识,用你们的钱必须对你们有交代,拿你们的钱没有交代那是土匪,必须交代。必须公开透明,向每个人解释你们的钱到哪里去了,我是怎样花你们的钱。你们的钱有两块:一是我的团队怎么样花,我们住多少钱的宾馆、吃多少钱的饭;二是大部分钱给了学校,学校执行了,他们怎么花的钱,每天吃了什么东西,买了什么东西,这也要给大家一个交代,告诉大家怎么花钱的。这样的话得到了大家信任,你们的钱没有被我们挥霍与浪费。

第二个常识,有没有把活干好?有没有效率,这是第二个逻辑,也是第二个常识。人家把钱给你了,没有贪污,那有没有浪费?所以涉及到第二个问题:效率。免费午餐团队怎么样把活干好,要有效率。我注意到两点:学校里谁是我们最可靠的?孩子有饭吃了,学生成绩会好,老师开心,校长也开心,学校是们的第一个盟友。第二个盟友是学生的家长,天底下最关心孩子吃饭的问题不是志愿者,不是官员官员,也不是学校,而是他们的父母和亲属,这个常识我们要搞清楚,我不跟大家讨论我们怎么样设立严密的、专业的监督制度,外来的都没有学生的父母、当地人可靠,因为他们最了解情况,更关心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们动员乡村老干部与党员、动员乡村的精英以及学生的家长,很多小学生的家长出去打工了,有人说给孩子发食品券和现金,这是不现实的,因为他的家里只有爷爷奶奶。我们把这样的力量动员起来,形成村校合作,乡村牢牢的抓住学校,相互帮助,相互监督。所以免费午餐运行到现在没有出现一起食品安全问题。

第三个常识,给孩子做顿饭不是造一颗原子弹,农民都会做。现在依赖我们的人民群众。有些地方不愿意给孩子吃资助午餐,没有把钱给学校、乡村,自己买牛奶、面包给这些孩子,这不出事才怪。农民绝对有能力做饭,学校也绝对有能力把饭做好,并且绝对不会出现毒豌豆。

第四个常识,我们来不及做专业的团队,也没有钱,更加不敢在中国现在这种公益环境里花3万请一个CEO,如果请,我会被口水淹死。现在的我们工资是3000元,我们没有钱没有能力,也来不及组建一个专业团队,都是依赖于志愿者。既然依赖志愿者,必须给志愿者权利,给你干活,至少要知道是什么情况,监督权、知情权、参与权给你,把权利给人民,志愿者就来了。多人坐在一起讨论事情,大家有各自的意见怎么办?投票解决,通过民主的方法管理免费午餐是我们的特点。我们开创了民主的方法,然后尝到了甜头,因为这么多人讨论事情时,大家都有各自的侧面、角度,并进行博弈,在投票过程中想法会更加严密与周全,不一定会找到最佳答案,但绝对会避免最差的结果,所以免费午餐到现在还能维持住,并继续往前走。这是免费午餐过去一年的工作。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王振耀听众:
    发展会有极限,资源的极限,社会容量的极限。法国的卡蓝默先生希望大家要从这个角度来思考经济和社会建设的概念。在巴黎参加G20会议中的社会组织对话分论坛筹备会,很有感触。我们对外部世界的社会政策还了解得太少,甚至可以说,还处于基本封闭的状态。
    2012-04-22 18:43:26
  • 邓飞听众:
    [我的感念]谢谢大家! #免费午餐#半年来有5百记者兄弟、90万余捐款人和无数转发评论的同学们,经由福基会、青基会、慈善总会和定向捐助共捐出2500万余元帮助孩子。今夜获2011年度法治人物,荣誉归于#免费午餐#的伙伴们、捐款人、志愿者。你们是我今生最美的遇见!
    2011-12-04 23:52:44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