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美女啦啦队 > 正文

民航系腐败高发 两年间10多名高官落马

2011年11月23日16:24人民网[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1年11月15日,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案在历经一年多的司法调查后,进入法庭审理环节。检方指控,张志忠在担任原民航总局部门负责人、首都机场集团公司总经理的近15年间,在货运包机和货运计划的调配和审批、机场工程项目承揽等方面为他人牟利,索取或收受款物472.77万元。张志忠成为继首都机场前任董事长李培英之后,民航系统落马的又一重量级高官。

“高危”的民航系统

两年左右时间里,民航系统因腐败而落马的高官竟有10多人之多,而这些落马官员之间,都或多或少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人落马,往往牵出一窝腐败官员。民航系俨然已经成为一个腐败高发区。

2009年2月10日,首都机场原董事长李培英因贪污受贿1.09亿元被判死刑。李培英曾利用职务便利索贿受贿2661万余元,还先后三次私自从公司委托有关单位的理财资金中,转出人民币8250万元,由其个人控制使用。 2009年8月7日,李培英被执行死刑。

2009年5月,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在家中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当年5月31日,因涉嫌受贿犯罪被衡水市桃城区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耐人寻味的是,张志忠的前任正是李培英。

2009年1月29日,中国民用航空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宇仁录因收受巨额贿赂被双开。

2009年11月,日美航空旅游包机有限公司总经理庞汉章被带走调查。此后不久,民航华北地区管理局原局长黄登科也开始接受调查。而早在广州民航工作时,黄登科就与庞汉章相识,之后黄登科被调往民航华北局,庞汉章也逐渐转战北京。多位业内人士称,庞汉章通过黄登科,可以更轻易获得后者掌握的首都机场始发航线航班时刻,再利用这些航线航班时刻为筹码,寻求与航空公司进行“包机”合作。

2009年11月23日,民航华北局原局长、党委书记黄登科因涉嫌在航线时刻审批中存在腐败行为被免去职务。据称,由此牵连出了张志忠案。

2009年12月2日,47岁的首都机场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刚被双规。消息人士透露,黄刚与民航总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宇仁录的违纪和涉嫌犯罪行为有关。中纪委调查宇仁录时,宇交待了黄刚在升任副总经理时向他行贿的犯罪事实。宇仁录曾在首都机场采购安保设备时向黄刚打招呼,后者没有严格履行招标程序就采购了宇仁录“关照”过的以色列一家企业生产的设备,这些设备购进后据称无法正常使用。宇仁录和黄刚由此相继接受调查。

2009年底,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司民航处处长匡新涉案被查。

2010年6月初,大连机场总经理胡志安因违纪被调查。

2010年6月9日,南航总工程师张和平和6名中层被检察院带走调查。南航方面的知情人士透露,他们被调查,原因应该都与黄登科和庞汉章两个名字有关。

2010年6月24日15时30分,民航局中南局局长、党委书记刘亚军在距广州火车站11.6公里处跃向行驶中的D7173次列车,自杀身亡。官方调查结论称刘亚军选择轻生系因精神抑郁所致。

要命的“航线时刻”

民航系腐败案前赴后继的背后,是积弊多年的行业潜规则,其中包括航班时刻分配痼疾。简单来说,航空公司想要运营某条国内航线,需先到地区管理局申请航权,再到空管局申请时刻。如果涉及到跨区航线,航空公司必须向两地管理局分别申请。区内时刻协调结果报总局空管局备案,跨区时刻报总局空管局审核确定。而对于航空公司来说,航线与时刻无异于“七寸”。

宇仁录、匡新、黄刚、张和平、张志忠等人,构成了从民航局到下级单位的腐败网络。据悉,张志忠、黄登科及南航窝案均案发“航线时刻”审批,源自审计署在审计南航时发现的一笔金额惊人的“航权协调费”。这笔“航权协调费”先是将业内两位神通广大、出入数十条航线的“能人”——庞汉章和魏景波卷入调查。随后,又由庞、魏分别供出背后掌握“航线时刻”命脉的原民航华北局局长黄登科和首都机场董事长张志忠。民航寻租灰色生态系统由此揭开一角。

庞汉章、魏景波均在上世纪90年代做民航包机代理起家,积累下民航业内深厚人脉,他们与权势人物黄登科、张志忠一起,构成了食物链的上游;在他们之下,还有大大小小的航空公司及环绕其间的更小规模的票务销售公司及旅游公司。

在业务链纷繁复杂的航空业,过于稀缺的航线资源和过于集中的时刻审批,正在制造一个个权力寻租的黑洞。张志忠等人已经浮出水面,但水下是否还潜藏着惊天秘密,一切仍未可知。(孟祥东 整理)

(人民网)

相关专题:

美女啦啦队能让旅客不扔饭吗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