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战地记者在叙身亡 > 正文

叙利亚反对派纷争不已

2012年02月24日07:05人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

拒绝外部势力干涉

叙利亚国内反对派在此次危机中的表现也异乎寻常的积极。

国内反对派中,最有影响力的当属“叙利亚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该组织于去年6月30日在大马士革成立,由叙老牌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所属党派、左派联盟、部分库尔德党派和一些独立人士组成,目前是叙国内最大的反对派组织。该组织呼吁拒绝外部势力干涉叙利亚事务,主张召开全国民族对话大会,停止武力解决危机,致力于实现民主变革。

其领导人哈桑·阿卜杜—阿济姆出生于1932年,如今已接近80岁高龄,依然活跃于叙政坛。自上个世纪50年代从大马士革大学法律系毕业后,阿济姆就作为叙第一批律师开始崭露头角。他曾是纳赛尔派的积极分子,多年从事左派运动,2000年当选为叙利亚阿拉伯社会主义联盟总书记。叙局势动荡后,他开始联合多个长期不受关注的弱小党派,展开了新一轮的反对运动。而另一位领导人海萨姆·麦纳早期曾加入叙国内共产主义运动从事反政府活动,后遭当局追捕出走欧洲,长期生活在法国,参与创办阿拉伯人权组织,目前是叙利亚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海外分支领袖。今年2月初,他曾作为该组织代表访问中国。

此外,叙国内还有其他反对组织,包括“建设叙利亚国家运动”和“叙利亚变革和解放人民阵线”。

建设叙利亚国家运动由老牌反对派人士卢艾·侯赛因创办。侯赛因1960年生于大马士革,大学时期就开始加入反对派“叙利亚共产主义工党”,1984年大学四年级时被捕入狱,虽在监狱中度过了7年,但他依然没有放弃从事反政府活动,一直遭到叙安全部门“特殊关照”。去年3月,叙危机从德拉省爆发时,侯赛因第一个站出来呼吁支持德拉人民,要求保障人民和平示威权利和言论自由,但随即被捕入狱。叙当局迫于压力将其释放,他联合其他反对派人士在大马士革召开了第一个叙利亚反对派大会,随后成立“建设叙利亚国家运动”,宣布支持叙民主运动,反对外来干涉,但同时坚持要求政府停止暴力行为,否则不会进行对话。

叙利亚变革和解放人民阵线则由格德里·贾米勒领导。贾米勒是与叙政府走得最近的反对派人士之一,有部分海外派别攻击他是政府的“托儿”。他是毕业于莫斯科大学的经济学博士,现为大马士革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早年深受共产主义思潮影响,目前领导着叙共产党下属派别——“统一叙利亚共产党全国委员会”。叙利亚共产党成立于1924年,是叙最老牌的政党之一,但经过数次分裂,目前分成七八个小派别,包括加入叙全国进步阵线的“费萨尔派”和“巴格达什派”以及统一叙利亚共产党全国委员会等不被叙官方承认的派别。危机爆发后,贾米勒联合由阿里·海德尔领导的“叙利亚民族社会党”一起组建叙利亚变革和解放人民阵线,认为解决危机的唯一出路是成立联合政府,不反对与政府进行对话。他还作为唯一一位反对派代表加入了叙新宪法制定委员会。一度有消息称他将加入新成立的“扩大政府”,作为巴沙尔政府包容性的象征。

叙利亚境内外反对派——

短暂联合未能成功

目前,全国委员会和叙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分别在国内外的反对派竞争中占据上风,但二者在“谁是叙利亚人民唯一代表”这个核心问题上竞争激烈。全国委员会获得较多西方支持,而叙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则认为在海外成立的组织无法有效表达百姓的意见,自诩“能够代表70%的反对派”。两派基本认同要通过非暴力手段推翻巴沙尔政权、维护叙民族团结,但他们在是否与政权进行对话、如何对待外来干涉等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叙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曾表示,如果政府撤除军事部署、停止针对示威者的暴力行为、释放被关押者,就可考虑与政府进行对话。而全国委员会则表示除非巴沙尔下台,否则不能与“犯下谋杀罪行”的政权对话,任何类似举动都有可能变成离间反对派的手段。各派对于俄罗斯等国的对话提议也反应不一。

上述两个组织都公开反对外来军事干涉。叙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表示,任何军事干涉都有可能使国家步伊拉克或利比亚的后尘,希望外界通过加大经济制裁等外交手段向叙政权施压。但部分全国委员会成员,特别是一些青年组织团体持有不同意见,他们希望西方仿效“利比亚模式”在叙设立“禁飞区”,同时建立非军事缓冲区,为平民和叛逃者提供庇护。

两个组织也曾试图加强联合。今年1月初,他们就“后巴沙尔”时期叙利亚如何进行政治过渡达成基本一致,商定两个组织共同反对外来军事干预、与叙政权进行对话等。但消息传出后,在全国委员会内部引起轩然大波,部分成员指责加利温背着他们单独与叙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达成协议,对协议的内容也不能接受,有人甚至要求加利温引咎辞职。两个组织短暂的联合尝试就这样宣告失败。

“基地”组织趁势扩张

除宣布加入全国委员会的穆斯林兄弟会以外,反对派中还存在少数伊斯兰极端派别,他们活跃于叙利亚与伊拉克、黎巴嫩交界的边境地区,部分与“基地”组织有联系,曾参与在伊拉克的恐怖活动。骚乱爆发后,部分极端派别也开始加入武装反抗的队伍中。“基地”组织新任领导人扎瓦赫里日前在互联网上发布视频,呼吁“土耳其、伊拉克、黎巴嫩、约旦等国的穆斯林一起帮助叙利亚人民推翻巴沙尔的统治”。“基地”组织此前也视巴沙尔政权为敌人,称其“压迫穆斯林”,号召对其进行“圣战”。美国情报机构近日也表示,“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参与了发生在大马士革和阿勒颇的数次自杀性袭击事件。分析人士认为,叙武装冲突如果持续,将导致反政府活动向“极端化”、“恐怖化”发展, “基地”组织也绝不会放弃这种扩大势力范围的机会。

结语

目前,叙各反对派虽然有整合趋势,但内部矛盾尖锐,短期内难以形成统一声音,对国内民众和街头抗争也缺乏有效影响,迟迟没有建立属于自己的“班加西”,只能寄希望于外部势力给予更多支持。他们一方面竭力反对外来军事干涉,唯恐失去民心;另一方面却在与现政权进行对话上犹豫再三。目前,叙国内冲突暴力日益升级,反对派能否如其所说,尽力避免叙利亚陷入内战深渊,通过和平方式化解叙利亚危机,存在很大疑问。正如一位叙利亚人士说:“反对派之间的矛盾甚至超过了它们与巴沙尔政权的矛盾,尽管我不喜欢巴沙尔政权,但我对这帮反对派更加失望。”

(人民网)

相关专题:

叙利亚真对记者格杀勿论?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