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48期最公益 信息化时代基金会如何透明

2012年02月13日20:09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48期最公益 信息化时代基金会如何透明

郭宇宽

深度陈述,从小益益事件到基金会管理

张雯:相信很多质疑背后有一颗滚烫的爱心

徐永光:政府角色错位,不利于良性竞争

郭宇宽:社会信任度很低,但做事的人不能有这样的态度

主持人:我接着郭宇宽的追问,郭宇宽讲小益益为什么被绑?

张雯:大家如果看我的微博就会看到一张照片,那是一个康复椅,小益益刚来时双目失明,3岁多的孩子病成了几个月孩子的智力,几个月小孩的智力就是口唇疾,是咬人的,寄养点所有的老师、孩子几乎都被她咬过,益益要求的是必须有一个专门的人盯着她才能四处走动,人不能跟着她走时,就把她固定在康复椅上,不是绑在上面。另外,康复椅同时也是康复,我不知道志愿者看到的是什么情景,康复的时候也是在那个椅子上,因为她眼睛看不见,为了防止她到处跑、摔倒或是去咬别人,所以把她固定在椅子上。

问题跟整个社会信任度降到冰点有关,一般一个比较成熟的社会,当你没有证据证明人家是有罪的话,你更相信人家是无罪的,我们却是倒过来的,你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无罪时,你就是有罪的,这样的社会让人很难生存。我们是一个慈善机构,大多数志愿者都是想帮助孩子,信任我们才来的,如果看到了一些问题,也确实是这样的情况,志愿者发现不完善的地方会跟我们说,不会站在对立面说你们是在虐待孩子,如果真正的了解益益的救助,了解儿童希望之家的救助,绝对不会得出益益被绑在椅子上的结论,而且我们有视频,有医疗的视频,走之前的情况,最后会叫哥哥的情况,这些东西不是一两天精心的照顾就能换来的,需要长期照顾。当然通过这个事情,整个团队都知道不能躲,质疑来以后,先别把对方当成一个敌人躲起来,应该知道他是从哪儿来的,怎么回事。相信每一个质疑声音背后是一滚烫的爱心,质疑你是因为关心,我们说清楚,真正的告诉他,想办法花时间解释清楚,多花一些行政开支,把一个个质疑的声音变成一个献爱心的声音出来

郭宇宽:质疑背后肯定有恶意,包括竞争对手,您说“很多质疑背后有一颗滚烫的爱心”,这很好。但回到前面所讲的,现在社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有罪推定?有罪推定不是坏事,一个社会就是要有有罪推定,同时要有无罪辩护,大家的声音能够公平就行,很多人说没有证据凭什么质疑人家?真的有了证据那就是审判了,不需要质疑,大家看了以后怀疑,又搞不清楚,就质疑,把这个事情炒得越大越好。最近我看了一部电影,讲修道院的一个院长,其中一个神父是学校的老师带一些孩子,很多人怀疑这个神父跟黑人小孩在一块搂搂抱抱,别人就怀疑这个神父对这个小孩进行性骚扰。这说明即使在西方社会也有一些特别严重的担忧,大家对这个事情的担忧非常严重,哪怕没有证据,但为了避免更坏的结果也要做一些防范性的质疑和处理。最后这个片子的结果是那个神父吊死了,这个主角最后也嘀咕是不是我冤枉了好人?社会信任度很低,信任度被撕裂了,但做事的人不能有这样的态度。

徐永光:像张雯这样的机构在中国非常少,没有几家,2005年有一个调查,中国孤儿有80多万,有8万在政府办的孤儿院或者福利院生活。现在中央政府对孤儿救助的财政投入很大,越来越多。中国和国外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在国外这些事由政府购买服务,民间机构来执行,但中国这些事情还是政府做,孤儿院也好、福利院也好,都是国家事业单位,是政府养人来做,和张雯他们作为一个公益机构、作为一批志愿者自己用心参与这个事有很大区别,用心不一样。事业单位不用竞争,如果有慈善机构来接这些项目,一定会有竞争,有竞争有就发展,比如说民办的孤儿院,中国不允许有民间孤儿院,只能由政府做。如果是民间的孤儿院,是一批愿意帮助孤儿的人做事,有很多同类的机构,看谁做得好政府对他们的支持就多,社会也会给他们捐款,这样对孤儿的生活、教育、发展非常好,而且效率高,政府可以投入更少的钱。

在中国像张雯这样的帮助、救助孤儿的民间机构少之又少,正式机构也许只有它一个,有的只是非正式机构,对这样的机构还是多关心、多关注、多了解,如果把张雯灭掉了,把这个机构也灭掉了,我觉得对中国的民间公益和对中国的民间孤儿救助的事业是很大的伤害

关于公益本身

张雯: 切实考虑怎样帮助孩子最重要,争取两个议案

徐永光:建立一个政府投入、商业保险、公益机构参与的体系

主持人:非常感谢。刚才徐老师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儿童、孤儿的救助领域存在国家垄断,民间做的空间不是很多,张雯老师有一种焦虑:我想公开,但要花很多力量和精力去公开、去解释。今天现场有很多媒体人,通过这样的活动建立一种信任关系,能够参与其中,媒体人作为第三方帮你们做一些信息公开,会比较好一些,至少像我们这样的平台很愿意做这样的工作,今天比较遗憾的是没有把当事人找过来,以后的节目会这样去做。

张雯:我想借助这个机会跟所有质疑、关心的朋友以及媒体朋友呼吁一点,除了质疑,想想到底怎么样帮助孩子更为重要。人大马上要开了,儿童希望基金会连续三年一直在提两个议案,一个是呼吁全国的儿童医疗保险出台,一个孩子一年只收一百元医疗保险。全世界找不到这么便宜的医疗保险就能够把中国3亿的儿童保险保下来,北京、上海从2001年、2004年开始实行了,但我们救助的成千上万的孩子都是从贫困地区来的,他们没有北京、上海这样的保险,一旦小孩从他们所在地区到发达地区的医院治病,报的比例特别小,呼吁全国的儿童医疗保险一个孩子一百块。

另外一个是从前年开始提出的关于儿童保护热线和相关制度的议案,我国有很多孩子在受虐待,但大家不知道,经常是媒体朋友暴光以后才知晓一二,但法律不支持又退了。我们缺的是什么?一个是强制报告制度。在国外你做的是跟儿童有关工作的,你是幼儿园老师,你是医生,你是社区里的,你看到小孩被虐待一定要报告,不报告你犯罪,把你抓起来,或者你要承担法律责任。再一个是无过错放弃监护权(大家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接受),确实在很困难情况下,单身妈妈或者特困家庭养不了自己的孩子,被迫遗弃这些孩子,国外很多组织有一个平台,一个窗户在那儿,不问原因,你把孩子放在这儿,摇摇铃就走,这样使孩子不受伤害的得到救助,另外家长可以无过错放弃监护权,这在中国文化里可能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才能接受。第三,剥夺监护权。这是我受大家质疑最多的一个,说我是一个激进的儿童保护者,一点都不激进,家长不爱护、不养育这个孩子,他在伤害这个孩子或者在放弃明明能治孩子的生命权,我们应该剥夺家长的监护权,这在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里非常模糊,没有写进去。我们应该为我们的孩子争取权利,生的权利

徐永光:我复议一下张雯讲的儿童大病医疗问题。去年前年发生一个事,孩子得白血病的家长跑到中国红基会劫持了一个工作人员,说怎么不给我救助?我申请了那么长时间。其实红基会能救助多少?给一个孩子三万块,这个计划实施以后筹款筹到的很少,为一个一个孩子,三万块钱让社会捐款非常困难,企业的积极性、个人能力都不具备。我的建议是建立一个政府投入、商业保险、公益机构参与的体系,这不难,只要下决心就可以。政府的投入我建议要有一笔基本的医疗救助金,大病的救助金人人有份,比如儿童、富人、穷人都有份,只要是大病就给你。第二,是商业医疗保险介入,因为有政府这一笔钱,商保一个儿童一年可能就50块钱。第三,慈善机构帮助那些交不起50块钱的贫困家庭帮他们交,5万就可以帮助1000个孩子,为1000个孩子买了大病保险。有政府的医疗救助,加上你发生了这个大病保险公司赔付,问题就解决了,其实很简单,很轻松。现在搞反了,把医疗救助这个责任推给慈善机构和给民间,民间怎么承担大病医疗救助,这简直是笑话,不可能。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最公益#今天聊得很开心。还有很多问题来不及一一回答,见谅!下次我再跟大家交流,学习!
    2012-02-10 19:11:21
    -转播-
  • 卢俊卿(@卢俊卿) 的华商协会,在我看来和达沃斯相比,最可贵的就是其本土民间性。达沃斯上不少装逼的地产、金融大鳄其实是官商,我并不很佩服。 而冷眼旁观卢俊卿服务的大量卖米粉的,做饲料,做火锅的,造打火机起家的商人,被有些人成为“山寨”,而在我眼中他们才是是真正杰出的企业家,是中国的英雄。
    2012-02-13 10:58:33
    -转播-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