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燕山大讲堂第147期:中国经济的全球定位

2012年01月19日11:43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提问:最近的话观察到中国经济有三个走向是比较引人注目的,第一个从2008年开始的金融海啸中国投入4万亿刺激经济的增长,但它的后果却引起了一个比较严重的现象就是流动性过剩,体现在通货膨胀上;第二,最近在广东以及浙江部分比较发达的一些省会城市出现,资金逃离实体经济进入了一些高利贷或者是高风险的房地产行业的比较严重的现象;第三,据某个机构研究所调研之后的结果是,中国地方债务高达10几万亿,这三个现象是否会把中国拖入深渊?您觉得这三个现象可以有什么解决之道?谢谢!

谢丹阳:我先讲第一个通货膨胀问题,首先你看全球,美联储在搞定量宽松、英国也在搞定量宽松,那ECB(欧洲央行英文缩写——编注)也不得不买进一些国债等等,这些都是流动性方面的刺激,中国的4万亿当然更是,但是全球通货膨胀的形势并没有形成,还是处于完全可控的状况,为什么呢?虽然流动性上去了,但是银行并没有大力地去放贷。中国的情况稍微有一点不同,中国的银行可能投入了很多,通过其他的渠道包括通过影子银行投入到高利贷上面去,例如我们温州最近发生的事情,但光看通货膨胀我觉得还不是风险,我们过去已经有这方面的经历,所以你也可以看到通货膨胀也是比较快速的下来了,当然你到底相不相信这个数据,那是另外一回事。我个人感觉全球的通货膨胀没有形成,尤其在国外的通货膨胀一片惨淡的情况下我觉得不是主要的考虑。我在2011年5月份一次内部会议上讲的主要观点,当时通货膨胀比现在更加猛烈一点,不过,现在央行已经下调准备金率,所以方向上有些改变,虽然以本金为主,但是他至少下调了一些准备金,而不是上调,所以方向上来讲中国政府和其他各国政府一样放松流动性,放松以后会不会造成新一轮的流动方向,这个就看是往哪个方向去,第二个是你说资金逃离等情况,这要看这些资金能不能流到极需这些资金的企业去。几年前我也写过一篇文章,通过银行怎样支持中小企业的贷款,政府应该起一个什么重要的作用。其次是高利贷,你想25%的高利率谁能够支付得起?最后必然是导致一些资金链的断裂,会有一些人跳楼,这些都是可以预计到的,因为高利贷债权人逼债很多都只有通过非法手段,最后必然会导致断臂、跳楼的惨象发生。关于地方政府债务的问题,目前有几种看法,比较普遍的是以哈继铭为代表的观点,他们觉得所谓“家富不怕子欠债”,就是说地方债务也是左手牵右手,只要这个家庭经济增长一直保持的话,那么这个债务最后总是会消失的,总是能处理得了。我个人的看法,如果这个问题不处理好,就会导致2001年阿根廷债务那样,它的债务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各个省政府在公共开支上面没有节制,最后实在没钱用的时候就开始发花花绿绿的纸作为手段,最后还是中央政府买单,所以由地方政府的问题变成了中央政府的问题,变成了主权债务的问题,最后不得不脱离他们的联系汇率制度,跟美元脱钩,大幅贬值。所以,中国地方债务问题如果解决不好的话,可能会导致我刚才说的一系列的问题,不能够掉以轻心的,好在我们已经开始处理这个问题了,但具体到什么地步,目前还不是特别清楚,这是值得大家关注的问题。

提问:刚才您在演讲的过程中提到了技术创新,我想听您谈一下发展中国家是应该注重原始创新还是在新技术上基础上的二次创新,另外在创新上有那些后发优势,创新中的国家能否通过这个后发优势实现跨越式的发展?

谢丹阳:后发优势是讲有些资源已经存在这样的地方,你可以去利用,不管是借用还是盗用。我刚才说了到了一定时候,自主创新成为必然,这些都是一些很自然的过程,但我们对知识产权尊重能够做到什么地步,这个就很难讲,因为中国毕竟太大,要管也管不过来。在二次创新方面,中国的山寨非常给力的,但是到了技术前沿之后就没有办法了,这也是为什么到了前沿之后你上升的幅度必然要减缓的,因为你比以前困难得多了,你要自己创新,你就比以前难得多。

提问:您对中国宏观经济总体的发展趋势预测是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中,我想问您有没有考虑如果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或者说中国未来的执政者他并不是一个保守,而是希望大步走的话,中国的未来宏观经济发展趋势还会这样的吗?

谢丹阳:其实我已经做了一些调整了,当然我没有办法建立一个数学模型,计算出地缘政治带来多少风险概率,这个也是很难做的,只能是某种程度上的猜测,包括外围环境的变化,例如西方列强对中国的围堵,不过,这么多年来已经有大大的改善了,但是你如果看一下对中国做空的投资人,他们对中国没有太大了解,完全就是仅凭看报表,所以还是有误解会产生的,尤其在美国的国会、国防部里面都有一些鹰派人物,觉得中国是一个威胁,是一个将来迟早要处理的危险。这些人如果上去的话,就会造成一定程度的困难,我在微博里面也提到关于美国共和党提到的问题,里面的问题都是非常直白的,就说美国政府是不是应该投入资源去资助某些国家推翻他们的政府,或者是会不会派一些人暗杀那些独裁者?这是一个很直白的问题,90%的候选人态度非常强硬的,只有一个人态度是比较理性的,就说我不会派一个人去暗杀别人等等,其他的一律说什么都有可能。包括会不会去攻打伊朗这个问题都会提到,所以我同意你的看法,就是说对这方面我们是不能够掉以轻心的。

提问:我想问一下您关于我们中国的民族资本,对他们在中国加入WTO以来成功与否做一点点评。我个人看法比较悲观一点,据我看到一份报告显示,金融产业前20名的控股5%以上都是外资,包括我们的银行,中、农、工、建四大银行外资比例占了一半比例,中国加入WTO以来到底是皆大欢喜还是引狼入室?就现在看来我们的民族资本处于很大的劣势,像双汇实际上控股都是外资。我们专利每年都在增加,很关键的技术都不在国内,像IPHONE,我们中国只是占一个生产环节,我们赚取的利润只是加工成本。其次还有品牌控价权,包括要遏制一些农产品的价格上涨,政府的表现是很无力的,因为很多农业企业都是外资控股的。您对民族资本的走向,未来中国市场中到底是外资获利还是加入WTO后我们民族资本得到真正的发展?

谢丹阳: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在一定程度上独立性的损失,这个是难免的。你既然希望对方入股,你既然希望对方给你技术上的支持,你总要双赢嘛,所以让利不可避免的,到底是不是过分让利呢?这个值得商榷的,具体在程度上怎么样我没有调查也没有发言权,我们只有个案,那么将来是怎么一个走势,会不会国外资本逐渐退出,这个也是有可能的,比如说这些高盛,他们在不得已的时候也要卖出这些股份,然后对付他们缺少的资金流动性等等,这些都会有改变的,而且,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肯定是得到了很多好处,知道了以前不知道怎么做的事情,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也是肯定的。至于要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能够使得国外的资本逐渐的退出,或者是通过一种交换让中国的资本能够进入到国外,能够影响到国外企业的决策,作为交换也是另外一种可能,所以,我觉得不能单纯地看是不是合算,因为这是一笔很难算的帐,重要的是做到心中有数,不要把所有有利的部分都让给国外资本,也要对国内民间资本开放。

提问:到2030年,您认为中国会成为一个世界的知识中心,我想您能否解释一下,世界的知识中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是跟美国、日本西欧发达国家差不多呢?还是说只是在数据上有很大的增幅?而我们国家在交易制度研发水平、研发的投入,包括中国人在教育的观念上,可能都落后于西方的发达国家,那么,您的预计是否过于乐观了一点?

谢丹阳:好的,首先讲一下这个中心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如果说现在世界知识中心在什么地方?我毫无疑问地会选择美国,很多大的创新都是从美国开始的,虽然在那些转向商业化方面的创新,有可能日本做得更好、质量更高,但是创新的想法,突破条条框框天才的想法还是在美国。在美国并不是说本科教育怎么样,我觉得主要是他们的研究方面,在研究生的阶段,老师和学生之间的研究氛围基本上是平起平坐的研究态度,我觉得这个是很令人向往的,思想的活跃程度以及交流的这种充分程度,我觉得都是国内应该学习的地方。在香港,我们年轻同事也会在一起喝咖啡进行思想碰撞,这个风气也可以传过来,我觉得不是办不到事情。只不过要想成为一个中心,做到像美国今天这样,就要把许多有才能的人吸引到研究上面去。

( 此文系作者于2011年12月9日在深圳大学高级研究中心与深圳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腾讯燕山大讲堂合作举办的高端学术论坛上做的学术报告速记整理稿,未经作者审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