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燕山大讲堂第147期:中国经济的全球定位

2012年01月19日11:43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发明创造中心

中国知识型经济转型的问题,我觉得是下一步中国需要特别关心的课题,那么既然你要发展知识型经济,首先要有人力资本,目前政府也在做很多事情,包括引进海外的一些人才,这里面有很多各种各样的项目,百人计划千人计划等等,这个也只能说政府的一个努力,具体效果要看怎么样执行的。不过,我觉得这个趋势应该是不会改变的,会越来越多从海外回来的专业人才、技术人才,这个也是一个从所谓脑力流失到脑力流入这么一个转变。其他国家像韩国,像台湾地区也都是有这么一个转变过程。同时,政府也在教育上投入更多的资源,从世界500强的研发比较看好中国,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政府在教育资源投入方面的成绩,有346家设立了为中国设立了研发机构。这里面有一些数据,主要从投入方面来看,在研发方面投入的经费占GDP的比是在不断上升的,从2004年的1.23个百分点涨到2009年的1.7个百分点,因为GDP本身增长就是差不多10%,那么这个投入比比GDP涨得还要快,涨幅是非常惊人的。当然横向跟其他国家相比的话,跟比较领先的知识型国家相比距离还是非常大的,不要说美国、日本、德国,跟韩国比还相差3.47个百分点,距离还是很大。但是中国增长非常快,所以说将来超过这些国家也是有可能的。你也可以看到年均研发的人力资源上的投入,增长率是14.7%,都是非常非常高的增长率,14.7%的增长率差不多5年翻一倍。2004年115万人/年,2009年230万人/年,所以差不多达到30%的增长的速度,并且这个里面基本上是企业行为,政府是比较少的,政府一般投在研究机构,比如太空、医疗、高校。

刚才讲的是投入。从产出来讲是怎么样呢?从发明专利产出来讲是怎样的?可以看一下2007年的数据全球排名,中国排在第四,第一是日本、第二是美国、第三是韩国。韩国你可以看到它投入了很多产出相当可观,刚才我也说了中国的增长率也是非常惊人的,到了2008年的时候专利方面的增长率是19%,发明专利的增长率是38%,就已经超过了韩国,所以到了2008年全球排名的时候,中国就已经排到了第三。这个增长率是非常惊人的,有了这种增长率你基本上可以超过任何国家。所以,我个人的判断是到了2030年的时候,中国将会从一个“世界工厂”转型到一个知识型的经济,成为世界知识发明创造的一个中心。

所以总结一下的话,就是说在2025年的时候人民币成为非常重要的货币,2030年中国是一个知识创造的中心,2040年中国将占世界GDP的25%,所以我们大家都生活在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我们一起努力,我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

提问与讨论

提问:感谢谢老师给我们带来精彩的讲座,想问一下谢老师您对目前的欧债、美债的看法,危机有多严重?跟2008年相比的话有多厉害?目前而言人民币是应该升值还是贬值?

谢丹阳:谢谢。这个我想是大家都很关注的问题。有很多观察家可以说是非常的悲观的,觉得这次欧债危机可能比雷曼倒闭还要危险,这个不是没有根据的。我们可以想一想当时全球的危机后来怎样解决的?你看鲍尔森传记,开始他是怎么样去求国会,第一次被拒绝就第二次。后来真正解决还是伯南克通过美联储,等于给大家打了一针镇定剂,至少把信心挽回了一部分。现在大家都在关注欧洲中央银行是什么态度?目前来看,欧洲央行的行长刚好替换,之前是特里谢,特里谢对通货膨胀非常担心的人,所以2011年欧洲中央银行两次加息我觉得都是不应该的,尤其是第二次,当时我在微博上提了一些批评,当时在加息的时候我正在香港参加了一个内部会议,在会议上我就提出来这次加息是绝对错误。那次加息把欧洲五国完完全全拖下水,后来的发生的事情跟我预计的一样,好在特里谢下台了,现在对新的德拉吉行长抱了希望,他至少减息了两次,但是从昨天晚上(2011年12月8日)的表现来看,好象没有给大家意外的惊喜。上个星期他有一个表达,即他跟欧盟领袖有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就是说欧盟领袖在一起如果能够答应做出比较艰难的改变,我们可以共同渡过这个难关。媒体或者是市场的的解读是欧洲央行有可能购买这些国家的债券。但是昨天晚上德拉吉的一句话把大家带回了现实中。所以这是个比较难处理的问题,如果说欧洲央行不采取某种行动的话,这个危机是很可能变得越来越恶化的。今天我也看了欧盟出台的一些文件,里面确实也提到了各个国家跟IMF的借贷,进一步扩大IMF的救助功能,媒体里面讨论过了没有什么惊喜,但是至少放在文件里面,将来可以进一步确认这种做法,所以我觉得目前还没有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而且我个人的感觉是这个难关我们可以渡过去,只不过大家不想走出这第一步,欧洲央行有自己的信誉在这里面,它如果进场买一些债券的话,第一是违法的,欧盟的法律不允许救助这些国家的财政,除非你修改这些法律,或者是让各个国家自己的央行去求欧洲央行。德拉吉的话是说那些国家也不应该这么做,如果你理解了欧洲央行的精神,法律精神的话,就不应该找一些法律漏洞去让其他国家要求欧洲央行想做但是法律上不允许的事情。我觉得最后还是看市场怎样去反应,看最后谁的能量更大,一旦到了不得不救助的时候总是另外一个景象,我总感觉不管是领袖也好,还是金融家也好还是货币政策也好,他最后总是会找到一个,从成本上来讲最小化但是又是不得不做的事情,所以我个人是能够走出这一步的,但是中间会有什么波动很难说。这是第一点。

第二,人民币汇率下跌的这种现象我个人没有放在心上,我觉得更大的风险还是房地产调控这个度上的掌握比较难。所以我也写了博客文章,说房地产的调控我觉得应该是给各个城市有一些自主的力量,自己的决策,不能因为中央有什么标准,然后其他地方也不管各个城市自己的情况,一定要进行一些打压,我觉得这是不妥的,方向是好的,能够让房屋民众购买得起,这个方向我觉得是对的,过去的泡沫也确实存在的,那么具体怎么去消化这个泡沫,我觉得是要各个城市自己解决这个问题,自己给自己设立一个计划,我的房价允许怎样的缓慢过程甚至是下跌的过程。我的人均收入又是怎样的一个上升过程,以至于使得2020年我的房价收入比能够达到合理的水平,比如说6倍或者是以下,这个是难以走得比较平稳的,如果走得不好的话就会导致新一轮的金融风险,银行坏账等等。

提问:我是来自深大经济学院的,听了您的讲座之后,觉得这完全是一个乌托邦。我的判断根据我跟周围老师和同学对中国经济的大概了解,就感觉虽然是这么好,但是没信心,您也知道没有信心的话,对于行动肯定是很大的阻碍,我想您对这个总结,或者是您对中国未来这样走的信心有多大?

谢丹阳:我的信心还是有的,但是困难也是很大的。所以这个我是完全同意你要走到那一步并不是一帆风顺,中间有很多起伏,我也提到了这方面的风险,例如中国在这方面的处理,包括民生问题,甚至在国际上的地缘政治的处理,是不是能够比较智慧?这个我不敢保证,如果说要悲观的话,我觉得有一点我是悲观的,我觉得目前有些官员的素质比较偏下,知识结构很成问题,为什么呢?有一点可以看出,你比如说宋鸿兵的“货币战争”,居然成了我们有些地方党员干部人手一册,甚至在和美国美联储进行交流的时候,赠送对方这种书,那么我觉得这个水平就是在太低了。因为这种东西的话基本上80%是抄袭,我不知道现在版本是怎样的,当初我看的一个版本,里面翻译的时候把人家的地名当作人名来翻译,把以色列的一个城市翻译成一个人名,如果这个程度的书,我们的政府官员说读了很受启发,那么只能说明两点,一个是素质不行。第二个就是政府对信息的流通管理的太死了。你要在国外的话,随便一搜知道从哪里来的。我觉得如果是这种素质的官员,我同意你的观点我比较悲观的,但好在大学生都在争取做一个更有水平的干部,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是一个好的现象(笑)。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