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燕山大讲堂第147期:中国经济的全球定位

2012年01月19日11:43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崛起的不确定性风险

除了这些可能增长的趋势,那么还有哪些风险?我们可以说西方列强他们不一定认为中国一定可以是朋友,也许他们觉得受到威胁,如果他们觉得受到中国的威胁,那么可能会像过去对待日本一样,对中国增加一些障碍这个都是可能的,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地缘政治上发生了一些事情,美国重回亚太高调的宣传,所以这个风险还是挺大的。在1980年代日本的经济增长那么飞速的时候,很多学者预计日本将来一定会把美国这些经济抛到身后,这个就是犯了把过去的经济增长率当成了将来可能的增长率的错误。所以,我觉得福格尔过于乐观,这是我们需要注意的。还有一个随着你的经济增长对大宗石油这方面的需求越来越高,这些不是中国自给自足的,可能也会面临日本同样的困难。这里提两个,你觉得哪个风险对中国更加重要?到底是石油价格还是铜的价格?我个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也是随着时间的改变有一定程度的改变。比如在去年之前,或者更早一些,学生们的回答说是石油,因为石油的用处太普遍、太广泛,影响太深远,所以石油价格风险一定要处理。我当时跟学生说应该是铜的价格,为什么呢?石油的价格是这样的,当石油价格上升的时候,他不仅仅是中国一家在担心,所以包括美国,包括西欧列强都对这个问题会担心,举个例子,如果你读了克林顿的传记的话他里面讲到一段,1999年的时候石油价格是10块钱/桶到2000年的时候涨到30块钱/桶,这个对美国工业、就业、汽油都是有影响的,所以这个时候克林顿给沙特阿拉伯的国王打电话,说石油的价格是不是上升太快?能不能适当地调到20-22块钱之间,一年之后价格回到22块钱,说明什么意思呢?如果价格真的上去了,100以上受到的损害不仅仅是中国,还有许多像美国也好、日本也好都会受到影响,那么他们的声音的话比较一致的,就是要把油价调下来,是给谁打电话那我们就不太清楚,但是中国不能孤立的处理这个问题。

石油价格如果真的上去了,从中得益的还有一些国家是美国或者欧洲这些国家不愿意看到的,你比如说伊朗,石油价格上去以后伊朗的势力就上去了,俄罗斯的实力上去了,所以你看到在石油价格飙升的时候普京的态度是不一样的,可以跟美国叫板,所以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讲油价的高企并不是中国一家所需要担心的问题,而且还有其他的替代品,石油的替代品也都还是比较多的,比如说油沙在加拿大,油沙的存量是巨大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当时觉得铜是中国需要担心的,因为铜的用途是电缆,而这些基础设施方面的建设,在发达国家差不多已经完成了,而中国和印度都还在建设之中,如果说铜价上去的时候中国的声音是比较孤立的。你如果看一下铜价走势和油价走势他们基本上差不多,比较同步的(见图一)。

燕山大讲堂第147期:中国经济的全球定位

图一:1998-2011全球铜价和石油价格

来源:CEIC

有一段时间你可以看到它这个是飙升的,那段时间发生什么事情呢?那段时间中国有一个炒家叫刘奇兵(音),在2004年的时候,他知道中国要搞宏观调控,他觉得中国对铜的需求可能会下降,而他的一些对手、对冲基金和投资银行他们认识很清楚,中国在任何情况可能都不会去交割铜的合约,所以他们一下就把这个价格炒上去了,炒上去以后刘奇兵的损失非常大,当时就人间蒸发,后来有8家投资银行和对冲基金就飞到北京跟中国政府开始讨论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中国政府刚开始的态度是说这个人不代表我们,是非法的,没有执照。但是后来还是很难解释,因为在前面一段时间刘奇兵还是赚了一些钱,那个时候中国政府没有说不代表我们,所以中国政府很难推托这个责任,后来承担了大半部分的损失,后来不知道怎么解脱。还有一个就是Alberta的油沙的开发,我今年的观点比去年稍微有一些改变,也看到一些新的发展和资料,我觉得石油还是相当重要,改变在哪些呢?一个就是地缘政治方面的改变,包括拉登被击毙以后,希拉里讲的非常清楚,过去花了那么多的精力今后十年有些调整,比如说将在亚太地区花费更多的精力。过去十年,美国陷入阿富汗、伊拉克危机的时候,中国通过贸易已经潜移默化地占领了市场,扩大了很多的影响,但现在美国的政策有些改变,这是一条。第二条,美国国内天燃气的开发,美国自己阿拉斯加那边还有石油,所以一旦真的说中美造成了某种对立,中国在石油方面是比较弱的,比如中国从安哥拉进口非常多的石油,但是一旦美国海军卡住了运油线,那么中国可能受到了相当大的限制。所以,在地缘政治方面石油供给情况的改变,使得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比以前更加倾向于石油。本来在2008、2009年的危机之中,中国其实有机会能够掌握更多的资源,因为国外的很多资源公司当时都维持不下去,都是请求中国去收购等等,但是中国没有抓住这个机会,为什么没有抓住?这个也很容易理解,因为最后会要某个人去拍板,这个拍板风险是很大的,因为当时全球经济有可能崩溃,你也不知道的,如果拍错了的话,你的政治前途就完了,所以没有办法当机立断做出选择。好比说危机的时候,中国有机会进一步收购摩根斯坦利的股份,但是在此前CIC中国投资公司几次投资都很失败,投资黑石损失几个标的,早期要投资摩根斯坦利损失也是非常大,万一不成功风险也是太大了,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所以中国在这次危机中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失去了这个机会,后来等意识到这个重要性的时候,再去谈判,那个时候形势大变,也已经不可能了。给定以上的考虑的话,我是觉得Fogel的123万亿的目标太高了,其实我觉得能够达到一半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因为我们在想今后还有30年,到2040年,这30年的增长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准?我个人感觉是没有像他那么乐观。对于60万亿到2040年达到的话,这个基本上说从2000年到2040年每年经济增长率差不多6.5%,所以如果达到那个水平那么到时候中国占世界GDP大概是1/4,这个是我想讲的第一点。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