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45期实录 青年如何观察中国

2011年12月30日14:04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41期实录 青年如何观察中国

孙春龙老师在发言

主持人:非常感谢展江老师,孙春龙老师做的老兵回家项目有很大的影响,同时孙春龙也是一个资深媒体人,下面有请孙春龙跟我们分享他的经历。

孙春龙:很高兴能够参与这样一个活动,其实我看到这个活动,“回家看中国”的活动之后,我感觉应该是非常好的一个项目。包括大家讲了很多,包括李玉霄讲到一个词就是“情怀”,这是对这个活动非常重要的一点,另外刚才那个学生讲了,一个是电影《光棍》,还有《中国在梁庄》类似好几本这样的书,包括熊佩云一个山庄里面的中国,包括《大江大海》。其实我们发现这些描写小人物书籍的崛起,其实反映一个现状,就是我们如何来书写历史,包括我们在座的各位。我现在从事的关爱老兵的行业,包括抗战史来说,我自己感觉中国才刚刚学会书写自己的历史。有一个非常大的明显的转变,我们以前更多的关注是一些宏大的叙事方式,现在开始转变,关注一些小人物的命运。其实这样可能才是对历史的真实细节,其实我们可以发现,我们以前描写很多,包括从一些人物塑造来说,现在我们发现这些人物其实都是非常失败的。包括很多英雄人物,一个一个被我们所颠覆,这是反映出一个现状,就是我们对历史的描述非常错误的一种方式。我现在感觉这个活动其实很好的地方,就是真正教会我们去怎么书写我们自己的历史。

我今天主要讲的一点是我自己作为媒体记者的感受,我是做过12年的记者,今年转行做了公益。这12年的时候做过非常多的调查性报道,包括展江老师也点评很多报道,我自己一些感受,我主要想讲一个事件,就是通过我采访中的故事来显示我们怎么做好一些调查。

这个事情包括曾经列入展江老师舆论监督研讨会的报道,就是关于山西娄烦的瞒报事故。展江老师让我参加这个会的时候,当时因为非常多的原因不能参与这个会,当时压力非常大,现在已经离开这个行业,我觉得有很多事情现在可以公开给大家来讲。

这个事情发生是在2008年8月1日,奥运会正在进行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报道,山西娄烦发生一个矿难,一个事故。看到这个报道,遇难人数是9个人,我去山西采访很多次,看到这个报道的时候,我第一反映说,会不会瞒报,9个人的数字是非常微妙的。超过10个人,这个就不一样,从重大事故到一个特大事故,而且涉及到处理的官员的级别就不一样。当时这是第一预感,我到山西了解情况,最后是远远不止9个人。这个时候开始做采访,采访中间第一个想谈的就是,为什么当时会有这样一个冲动,为什么当时有这样一个想法去做这个采访。包括我们做媒体记者,包括我们做田野调查,都需要有一个使命感,可能这个东西我们现在听起来是非常虚的东西,但是真的是对我们去做很多事情非常有很大的动力。有一个驱动力,而且在这个使命感的基础上,如果我们是建立在一个使命感的基础之上,我们会发现做很多事情有了一个目标,我们可能会进展的非常,更加的直观,更加的直接一些,而且做的效果更好一些。

其实说白了,具体一点就是理想,我一直在很多场合谈到过一个人应该具有一个理想,其实现在这个词语应该来说不是一个很时尚的词语。我现在更多的,包括我们更多的记者,包括我们更多的大学生,其实很多羞于谈这个词。但是我希望大家都大声说出来,我们应该有一个心怀梦想的人。当时我在瞭望东方周刊的时候给年轻记者做培训,我们谈理想,我每次跟他谈这个事情。但是大家跟我开玩笑,我当时夸奖一个年轻的记者,这个记者很有新闻理想,我们应该向他学习。他也反驳我一句,但是是开玩笑,你才有理想呢,你们全家都有理想。这反映一个现实,这是理想缺失的年代,这个词语不是非常时尚的词语,但是这个东西是我们需要坚持的东西。

在使命感的驱使下,我就是12年的从业经历,在这样东西的驱使下做的,现在做的老兵回家的活动。也是我看到我采访过程中,缅甸采访的时候,看到很多因为战争流落在缅甸,包括东南亚很多国家,泰国、越南很多国家,他们和家人失散长达70年时间。我当时除了新闻采访报道之外,当时有一个念头,我们应该帮助他们,这就是我们每个人所应该具有的一个使命感。就是你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你不能去漠视,现在从事这个行业,公益,包括我在每到年底的时候,领了很多公益奖,我自己内心非常惭愧,我觉得这是一个人应该具有的基本素质。我们是把底线当成目标,本来是我们的底线,但是我们作为一个目标,作为一个奖励,作为一个标兵,这是我们的耻辱吧。包括现在做公益,后来有人说为什么你帮助这些老兵。包括小悦悦,包括陈贤妹阿姨救助小悦悦的时候,我们被她最人性的东西所打动,我们都在谴责那些十几个漠视的路人。其实一样,我们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我们不去帮助,我们也是那十几个人中的一员,这是我们的底线。

我们谈使命的时候,山西娄烦采访的时候,发现这个情况根本不是我们所想象得那样。

我再讲第一个词语是突破,作为一个调查记者,作为很多调查记者都需要这样的能力。如何突破,包括我当时在采访山西娄烦这个事件的时候,根据以往的经验,我知道山西这个地方肯定来瞒报这个事情,阻挠采访。我去做了一番的,在前期,在太原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娄烦离太原大概三个小时的车程,我没有急于赶到娄烦的事故现场,我在太原做了两天的准备。我知道当时在现场,在娄烦的县城,有公安查车,包括入住的宾馆,有陌生的人来,他看着像媒体记者的人,他会查身份证。如果你是记者,马上把你遣返到太原,很多媒体记者发现之后都送到太原去,不让他们接触核心的事实。

我当时了解这个情况之后,我说肯定来得做一些怎么突破这个事情。我先是坐车到了县城,快到县城的时候就下车,我知道前面肯定有查车的警察,我就步行到县城。真的那一块就警察查车,这可能是经验的积累吧。后来到了地方之后,我也没有住宾馆,因为我一旦住宾馆,一登记,马上有警察来查你是不是记者,这样对我的采访造成很大的阻碍。我当时就住到一个工地,是有一个装修公司在里面,正在装修一栋大楼,我就住在那一块。我又和遇难家属接触的时候,我告诉他们,如果我们在一块儿接触的时候,难免会被别人发现,如果发现的时候,他问我是干什么的,你就告诉他们我是装修工,替你们家装修房子的。我们在大街走去吃饭的时候,就是有人监视他们,马上打电话,你旁边的年轻人是干什么的?然后遇难者家属说,这是给我们家装修房子的装修工。

可能我自己也有优势,装成一个装修工吧。后来也没有被发现,包括我记得2008年的时候,因为这个事情获得的一个奖,上海的媒体奖。他对我获奖的致辞里面就说,他像一个香樟树,我很奇怪,什么是香樟树呢?后面又有解释,外表粗糙,内心坚强,我觉得这可能也是我去做调查记者的优势所在吧。

这就是一个突破,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我们用这种方式来去做到我们的调查目的。我们在事故现场,到了事故现场之后,我最后了解到情况,这个事故其实遇难是41个人,我把41个人的名单全部整理好。整理好之后,回来之后我做了一个报道。关于这个报道其实也是,当时到太原的时候已经有人发现,觉得我去现场采访中间已经有托。包括做媒体的时候都知道,这个行业其实不是很干净的一个行业,包括我们很多同行来找我,就提出来说20万怎么样。我当时听到这个数字其实有时候也是很无奈的,我最后告诉他,先等等吧。也是一种技巧,如果你告诉他不行,他可能会找你比你更高的领导。更高领导还不行,他还能找更更高的领导,总有被摆平的时刻。我告诉他先等等吧,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其实我在拖延他。

过了几天之后我告诉他,这个稿子已经发了,但是他也很无奈,这样稿子就发出来了。但是和我想象的不一样,他没有达到一个我预想的目标,因为这个事情在稿子出来之后,其实几乎是一两天时间在网上全部被删掉。这可能也是新媒体比传统媒体更便捷交易,全部被删掉,我心情很郁闷。因为当时遇难者家属也是承担很大的风险协助我做这个采访。后来遇难者家属打电话,你来做了报道,怎么没有见报道,你是不是又是一个假记者,听到这个话的时候我内心感到非常难受。当时给他做了非常多的沟通,他们开始也不相信,而且我给他保证,我一定想办法把这个报道发出去,而且我相信这个报道肯定会对你们这个事件的推动造成一些,最起码有一些推动力。

当时是一个什么情况呢?事故发生之后,他们只报了9个人,所以只挖出来9个人之后,剩下的遗体就不往外挖了。好多遇难者家属都在等,非常着急,希望把这个事件赶快披露出去。但是报道出现这样的情况之后,我就很难受,我记得当时是8月15那一天。我们都在家团聚,中秋节的时候都在家团聚的时候,我想到遇难者的家属,我们在团圆,他们家人永远都见不到。

另外襄樊有一个匮坝事故,死了200多人。当时那个事情发生,我开着车去现场,一路长经过很多关卡,因为在山上,我当时刚好是在地震灾区的时候,买了一身迷彩服,我就穿上。然后他们问我干什么,我说救援队。然后到了最后一个关卡,我当时做了一些准备,买了很多方便面,拎着进去。他说你是干什么?我说推土车的司机,换班,让我进去了,最后才进去采访,让我感触特别大。所以有这些事情之后,中秋节那天我心里很难受,我应该去。作为一个记者没有办法去,虽然报道发了,但是没有帮助到他们,你做所有努力都是零。

那天晚上我写了一封信,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军的一封举报信,这封信网上可以看到,当时我贴到博客上。在很多QQ群里边疯狂转这个东西,那天晚上可以发现,这封信不停被删掉,但是删掉一个,会有十个地方转载。所以突然发现QQ这个东西非常好,因为非常多的群里面疯狂转这封信,呈一个几何的方式扩散,已经能够感受到这种影响力。同时我能够感觉到这种压力。

后来这封信得到了总理的批示,当然我也有很大的压力,其实那个时候真正的博弈才开始。因为我所面对的是一批官员,如果说是我所说的事情属实,他们可能要进监狱。他们千方百计把我搞进监狱,这是力量悬殊的博弈。作为记者根本没有办法抵抗这样的官员,包括他们有国家机器在里面的一场博弈。后来我也没有想到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后来有人说为什么写这封信,也是使命感。我们每个人不能这样来,如果都作为一个视而不见,其实每个人都和佛山的小悦悦事件中的路人一样,我们不能成为第19位的漠然而过的路人。

后来写这封信造成很大的压力,后来总理批示以后,当时中纪委,包括安检总局,组成一个调查组,邀请我去事故现场调查。我当时去这个现场的时候感觉到,我的安全问题怎么办?当时中纪委有一个领导,他拍着胸脯说,你和我们来还害怕什么安全问题。我当时也想是的,和中纪委有什么安全问题。一去娄烦现场以后发现还是有问题,我所有的行踪都有人盯着,我去的时候,房间门口有人把守。

第二天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其实整个的事件,因为在山西很多省领导,包括公安厅,安全厅到现场以后,所有声音都在说我的不对,感觉压力非常大。中纪委的领导告诉我,你离开这里吧。我感觉很奇怪,我不离开这儿,我还要等这个事件有眉目之后再走。他说你马上离开这里。当时他说这个话我非常的恐惧,中纪委的领导告诉你马上离开这儿的时候,你知道你肯定是已经受到了非常大的生命方面的威胁吧,我就赶快离开那里。一路上经过很多挫折,离开之后我回到了我西安的家里面。

那时候不停感觉到你身处一个非常恐惧的环境里面,包括有警车在你家楼下停着。因为在博弈这个事件,真相没有出来之前,这种博弈是非常明显的。你能够感觉到所有的报道,包括新闻报道已经开始澄清,来替他们开脱,是我的一些不是。这个时候我就离开了西安,我记得在国庆节的时候,我跑到云南,到一个朋友家里面去躲起来,因为当地有很多关系,最起码我真的有什么事情他们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后来在那儿待了很长时间,终于10月6号晚上的时候,我终于接到的安检总局处长的短信,说明天我们在北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邀请你参加。我一听这个事情有转机,我上网站上看到一个报道,记者博客得到总理的批示。而且对这个事件认定就是一个瞒报,而且是基本上已经定性,我一看这个东西心里坦然很多,我知道这个事情调查结果已经基本认可了这样的报道。所以后来包括在北京开新闻发布会,我发现彻底扭转了,直到总理有第二次批示,让这个事件扭转。我的采访基本上算是,后来通过后续的举报信的方式,通过新媒体的传播方式,达到自己想要的一些目的吧。

这就是我想从一个使命,再一个就是突破来谈的。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