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43期:中国的上山下乡运动及其中长期后果

2011年12月28日10:47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43期:中国的上山下乡运动及其中长期后果

潘鸣啸

这个题目我于20世纪70年代开始做,之所以比较感兴趣,是因为我就属于这一代人。虽然我是法国人,但后来我觉得我跟知青有缘份。中国闹文化大革命时我在法国也闹革命,当时我们有1968年的“五月风暴”,我是参与者。在那个时候属于很积极的左派,但我没有当毛派,因为我对毛泽东个人崇拜有意见,我觉得这个有问题。另一方面我对中国革命很有同情,也很感兴趣,对文化大革命也感兴趣,因为我当时对苏联的社会主义已经失望了,它已经不是真正按我们想法的一个革命、一个新的社会主义社会。当我们听到"造反有理"时,作为年轻人特别喜欢这个口号,喜欢造反。当然我在当时对中国真正情况了解特少。后来我买飞机票去了香港(因为觉得在巴黎无法学好中文,而且在那个时候因为文革问题也不能到北京)。我在香港半工半读,一边教法语,一边学中文。偶然的情况认识了一批知青,他们从广东省偷渡到香港,这在当时很普遍。广东省海边地区偷渡到香港的知青很多,这批人关心国家大事,办了一个刊物《黄河》,他们讲中国的事情,特别是谈农村的经历,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就做了一个集体采访,并出了书《20岁在中国农村》(法文版)。从那时开始我对他们的经历开始感兴趣,而在那时我登记的博士生研究题目为“儒家”,本是学哲学的,后来觉得他们的经历非常有意思,就完全放弃研究哲学,开始研究当代史。这样就开始写博士论文,进而采访了很多知青,开始时在香港,1979年以后经常到中国大陆采访一些人。而在当时没有很多报纸、杂志可以谈这个问题,但有一个方法要去了解这个经历,即看他们的文学,当时有一个《知青文学》,70年代末80年代初,一般的文学作品都是谈知青的经历,从这里认识了很多知青作家,也对他们进行了采访。我最关心的是他们的实际经历,而非他们的文学与艺术。当时我跟张辛欣谈话时,她发牢骚"我们把自己的经历很痛苦的改成艺术,可你对我们的艺术不感兴趣,却只想知道我们的实际经历"。这没有办法,因为我是做历史的,主要研究真实的社会问题。

随后我写了博士论文,后来再去香港成立一个研究所,成立了一个杂志(有法文版、英文版,没有中文版),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把博士论文改成书。90年代末回到巴黎有时间做这个工作,我发现很多新资料,因为在90年代开始有中国学者做这方面的研究以及一些回忆录。我就又下几年功夫出了我的书《失落的一代--中国上山下乡运动(1968-1980)》,开始时没有想到会有中文版,也没有想到很多中国读者感兴趣,完全出乎我意料。

今天谈的 “中国的上山下乡运动及其中长期后果”是我书里的一个题目。我们现在有一种历史的距离,比如你们上一代可能最年轻的父母太年轻,没有参加上山下乡运动,但可以说到现在这个运动还在影响着中国。而谈这个问题之前要先理解原来这个运动在领导人的脑子里是什么逻辑,为什么有这样的运动?

把城市青年派到农村去劳动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中国于1955年开始,那个时候是模仿苏联,因为赫鲁晓夫在1953年为了开垦西伯利亚和哈萨克斯坦就发动这个运动,后来中国共青团派一些代表去研究这个经验,回中国后有了一个报告,中国就开始这样派城市青年去开垦,那个时候基本上是去最偏僻的地方,开始都是去黑龙江地区开垦,差不多在苏联的边界地区去开垦,但这些人不多,开始时没有很多人。也就是说从1955年到1961年不超过20万人从中国城市去农村劳动(没有一个很确切的数目,按照中国的一些文章作者自己估算),最开始都是开垦,后来也有一些到一般的农村。

1961-1962年开始有一些变化,因为当时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食品缺乏,城市压力大,所以派的人数去农村比以往多,并且开始有一些固定的政府机构来组织这个工作。

1962-1966年差不多有130万知青下乡,当时大部分是因为找不到工作或者不能上高中、大学,而且在那个当下有一种歧视,因为在1962年毛泽东说“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对出身不好的年轻人有一种很严厉的歧视,所以他们很难上高中、大学以及很难进国营企业,所以说这是给他们一个机会到农村去表现自己革命态度和革命理想,虽然出身不好,但你的理想还是革命的就可以到农村。当时有不少人自愿的去了,有一些半自愿半强迫去了,因为他找不到工作。

1966--1968年文化大革命红卫兵运动,因情况太乱,很大一部分的知青从农村回城市,他们对农村不满,想回城市。有一些知青组成红卫兵组织,要求回城,说上山下乡运动是刘少奇修正主义的政策。结果他们没有成功,因为周恩来说这是毛泽东的一个政策。1967年底到1968年初他们又被逼回农村。在1968年中毛泽东对红卫兵运动有意见,他觉得得要恢复秩序,因为毛泽东觉得红卫兵妨碍他恢复秩序。毛泽东最有效的是12月22日的一个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凭这句话就有几百万的知青下乡,几天、几个礼拜内很多人集体坐船、坐火车、坐公车到农村。这个运动到毛泽东去世后,很多知青以为可以回去,但华国锋说要继承毛泽东的政策,所以1980年还有一小部分人下过乡,以后就完全放弃了这个政策。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弱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党委书记倪邦文要越级评为正研究员了。哈佛博士马英九做完法务部长,到政治大学教书,直到离开政大竞选台北市长,依然是副教授!李慎之是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副部级干部,又是该院美国研究所首任所长,但坚决拒绝给自己评职称。倪邦文凭什么比他们还牛?特权!官本位!品德低下!
    2011-12-25 16:41:02
    -转播-
  • 【哈佛前校长普西】普西的任命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他是哈佛校友,作为劳伦斯学院院长也颇有成绩,但没有著作,不可能受聘做哈佛教授。却要来做校长,难免让一些教授愤愤不平。也许是普西本人虔敬的宗教态度,尤其是对麦卡锡主义的抗击成就了这位不同凡响的校长。http://url.cn/1LAsV4
    2011-12-27 14:33:50
    -转播-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