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普京青年团 > 正文

青年成俄罗斯政治生活不可忽视力量

2010年02月14日11:22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沉寂多年的青年人的身影在俄罗斯政治生活中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并成为俄罗斯政治生活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梦想中徘徊 现实中渐醒

——俄罗斯青年政治参与扫描

刘 娟

2003年至2005年,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相继发生“颜色革命”。2004年11月,在乌克兰发生的“橙色革命”中,受西方思想影响较深且受美国支持的激进青年运动团体“该行动了”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一系列“颜色革命”相继发生在俄罗斯周边国家,俄政府开始深刻认识到,青年问题,尤其是青年的政治参与问题关系到俄罗斯国家的命运。从2006年开始,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选秀活动在俄罗斯全面展开,“我们的”、 “青年近卫军”等由“统一俄罗斯”党支持,且具有浓重政治色彩的青年组织是这些选秀活动的主角。此后,这些团体高扬支持普京和政府的旗帜,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和组织自身建设,声援总统选举,举行对抗“颜色革命”的演练,采取多种措施防范“颜色革命”的重演,沉寂多年的青年人的身影在俄罗斯政治生活中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并成为俄罗斯政治生活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对国家政治生活漠不关心,

政治积极性消失殆尽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引入西方式的“民主”和“自由”思想,社会各阶层、集团从各自利益出发,提出各种理论思想, 属于俄罗斯自己的主流思想意识遭到抛弃,自由主义思潮、西化思潮、民族主义思潮、实用主义思潮等形形色色的社会思潮在国民思想意识中引起严重混乱。刚刚经历了政局动荡并且对政治涉世不深的青年人感到无所适从,无法确定自己的政治座标,很多人要么对政治持观望态度,要么对政治生活失去兴趣。

叶利钦上台后,其全盘西化的思想与其御用的青年知识分子的激进政策不谋而合,全面推行“休克疗法”,强行进行人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私有化,造成俄罗斯物价飞涨、国民生产衰退、物资匮乏、群众生活水平普遍严重下降,政府对百姓关心的诸如教育、就业、住房等问题无力解决。这一时期,国家层面没有制定任何青年政策,只是个别联邦主体拥有青年工作纲领,内容涉及吸收青年参加政治生活以及社会生活。因此,青年是被国家政权遗忘的社会弱势群体,只有在例行总统选举前才被当做选民利用一下。

这种形势立即引起包括青年人在内的广大群众的强烈不满。叶利钦曾冒着心脏病发作的危险,在青年人中间拉拢支持者,与他们狂歌劲舞,尽管如此,部分青年参加总统选举就是为了挣点外快以勉强维持生存。

此外,青年人从情感上抵制政治。在私有化过程中大量国有资源落入一些官僚、寡头和缺乏教养的暴发户手中,贫富差距急剧扩大,政府反腐无所作为。同时,由于俄罗斯综合国力下降,在国际上的大国地位被严重削弱,青年人因此对政府深感失望,对政权失去了信任和信心。民意调查结果曾显示:“对政治感兴趣”的35岁以下的青年人只有33%,而55岁以上的人却达到45%。

在叶利钦执政期间,俄罗斯政治生活中几乎听不到青年人的声音,既使有也是昙花一现。如1991年的8.19事件中,正是苏联青年用“民主派”思想说服了国家紧急委员会的坦克兵,保卫了叶利钦。1993年的“十月事件”中,炮轰白宫的人群中首当其冲的也是青年人。但这一时期俄罗斯青年的政治参与带有明显的自发性、非理性与非法性的特点。

普京政府高度重视青年人参政,

青年的政治使命感开始觉醒

普京执政后,一方面大力振兴国民经济,全面展开反腐行动,重拳打击金融寡头,重树国民对国家的信心,同时开始重视青年的成长和参政问题,引导青年人把个人前途与国家的政治命运联系起来,使青年人政治参与的意识逐渐觉醒。

青年政治参与问题被列入俄罗斯国家发展纲要。2000年12月27日,俄罗斯联邦政府就以1015号决议的形式,批准了“俄罗斯青年”联邦目标计划,其主要任务就是为促进青年人进入各级国家政权机构提供一切条件。此后,根据“关于青少年社会组织的国家支持”的联邦法律,2001年~2004年已有25个联邦主体采取并实施国家支持青少年社会组织的本地区纲领,38个联邦主体实施支持青少年社会组织的本地区法律。

目前,俄政府正在制定《国家青年政策战略》,认为俄罗斯民族改革道路前进的速度取决于青年人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及其积极性。2006年,普京总统批准的《俄罗斯联邦国家青年政策战略书》出台。《至2020年俄联邦社会经济长期发展规划书》指出:“国家青年政策的目的是为青年社会化和自我实现提供条件,发挥青年潜能实行国家的创新发展。”

此外,为吸引青年人参与讨论国家重要问题,俄罗斯政府在中央和地方层面上实施了“青年议会制”。《俄罗斯青年议会制发展的建议书》写道:“青年议会制是代表作为社会特殊群体的青年人合法权利和利益的制度,依托于国家政权机构,按照一定的程序建立和运行。”至今,俄罗斯85个联邦主体中已有76个都设有青年议会,在联邦级别上形成了支持和发展青年议会的机构。2005年初成立了“俄罗斯青年议会发展中心”。虽然青年议会不是实权机构,但是它为年轻人提供了政治参与的体验,有目的地培养着接班人。

普京政府还制定政策恢复政治思想教育,重塑俄罗斯青年的政治品格。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青年人的思想意识和价值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传统教育被部分青年人抛弃,他们政治上幼稚,盲目追求个性自由,缺乏政治修养,精神空虚,轻视前辈和传统,酗酒、犯罪,甚至服用麻醉剂,炫耀物质享受,贪图安逸。面对这种状况,普京在《千年之交的俄罗斯》中充分阐述了俄罗斯思想的精神内涵:爱国主义、强国意识、国家观念、社会团结。为推行爱国主义,俄罗斯于2001年和2005年相继出台了两个《俄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纲要》,强调俄罗斯传统思想中的大国意识,唤起俄罗斯人心中的国家意识和民族自豪感,加强民族团结,不断提高青少年的政治觉悟。同时,采取一系列措施,如恢复红场阅兵,隆重纪念反法西斯战争暨苏联卫国战争胜利60周年,恢复苏联时期的标志和特征,对在普通岗位上表现特别突出的劳动者授予国家荣誉称号等,这一切为爱国主义思想内涵夯实了现实基础,也为青年政治参与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

2005年和2006年,为防范“颜色革命”,普京敦促政府制定政策恢复政治思想教育,在其行政权力的影响下国内建立了一些诸如“我们的”、“并肩前进”、“青年近卫军”等青年政治组织,普京曾亲自接见这些团体的代表,并与他们座谈,或由专人定期与这些组织的领导人会面,指导他们的行动。这些青年社会政治组织政治参与主动意识在逐步提高,并表现出较高的政治积极性。

为了刺激青年人参与政治生活,地方政府也纷纷出台政策。例如,莫斯科市政府推行了“公民接班人”计划,参加者是来自莫斯科各大学的在校生。每年的8月1日、8日和15日这三天,莫斯科市副市长及各部门的主席都去休假,由国内政治系选拔出来的大学生管理市政府。他们甚至会参加大型的国际会议和国家一级的活动。

国家领导人也极其重视青年的政治参与问题。2004年,普京总统在致联邦会议的国情咨文中表示,2000年~2004年俄国内发生的迅速变化是与青年人担当的社会责任分不开的。当时的俄联邦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波依措夫在青年议会第四次大会上说:“国家面临着一项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培养年轻的领袖,吸引年轻人参与国家管理。俄罗斯需要具有战略思想、工作效率高的青年政治家。”2008年5月,俄罗斯联邦青年事务局成立。2009年被总统宣布为“青年年”。

青年人政治热情不断高涨,

积极参与政治生活

2005年俄罗斯全国人口普查表明,15岁~29岁的青年人口为3540万,占全国人口的24.7%。

俄罗斯青年政治组织发展迅速,从90年代初成员不定的零星组织发展到2006年~2007年的30多个。但是政治组织参加人员的数量增长较慢,到目前为止,全国30岁以下的青年人只有4%加入青年政治组织,5%考虑近期加入,而47%不想参加任何组织,23%认为说不清。

俄罗斯青年运动发展的一个主导趋势就是政党影响的增强。20世纪90年代初,只有惟一的俄罗斯共产党有绝对的影响;而到90年代中期,十个左右的政党都建立了自己的组织;2007年~2008的选举周期前,所有参选政党都拥有自己的政治组织。这种情况不仅符合俄罗斯政治进程的规律,也是青年政治参与的有效土壤。

目前俄罗斯较有影响的青年政治组织大致可分为四类,一类是忠于俄罗斯政府的青年政治组织“我们的”、“并肩前进”、“青年近卫军”等。第二类是各个政党拥有的青年组织,其主要活动是为其政党能在选举中稳操胜券。第三类是针贬时弊、怀恋苏联的红色左翼青年组织。2004年~2005年俄罗斯政府开始社会福利政策改革后,那些对社会越来越不满、向往父辈在苏联社会主义制度下享有的体面生活的青年加入俄罗斯红色左翼青年政治组织。他们经常组织各种游行和抗议活动,社会影响力不断扩大。具有代表性的组织有红色青年先锋队、俄罗斯共产主义青年团、俄罗斯联邦共产主义青年团、红色青年先锋队—劳动俄罗斯、革命共产主义青年团(布尔什维克)等。第四类是有一定政治倾向的“黑手党”等犯罪组织,他们倡导极端民族主义,排斥和攻击外国人,对社会有严重的危害性。

青年政治参与的一个主要形式是参加选举。通过青年人参与总统选举的投票率可以看出,青年的政治参与性正在提高,例如,在1993年和1996年的总统选举中,18岁~35岁的青年人中,投票率只有30%~40%,而2000年的青年投票率达到45%,2004年的投票率则达到57%。

政府支持的青年团体为表现自己的存在,吸引社会舆论的关注,不但加强自身的组织建设,还积极参与社会政治生活。2007年4月,大约1.5万“我们的”组织成员走上莫斯科街头,向行人发放小册子和一万张特制的移动电话SIM卡。手机借助于这种特制SIM卡,可以发送文字信息,举报任何可能预示“颜色革命”即将发生的迹象,以便使“我们的”组织成员迅速做出反应。

2006年,“统一俄罗斯”党支持的“青年近卫军”举行了大规模的政治选秀活动,将近1000名青年在九个地区参加选拔赛,继而进入决赛,以问答竞赛方式讨论各类问题,如“俄罗斯是否应向往欧洲”、“和平主义者能否在情报部门工作”等。此前,2006年4月,“统一俄罗斯”做出决定,党内20%的领导岗位将留给年龄在28岁以下的青年人。

2007年4月,爱沙尼亚政府拆除苏军解放塔林纪念碑,搬迁苏联红军塑像,引发大规模示威和骚乱,致使一名俄罗斯青年丧生。这一事件发生后,“青年近卫军”、“我们的”、“年轻的俄罗斯”和“地方的”等青年团体联合起来,连日在爱沙尼亚驻俄罗斯大使馆门前举行示威活动,以示抗议。

2007年,全俄民意调查中心针对青年人政治参与状况进行了专项问卷调查,75%的受访者认为,必须让青年人参与到国家政治生活中。此外,27%的人认为,青年人应该在各政党中起主导作用,59%的人认为在社会政治组织的纲领中必须体现青年人的利益。

应该看到,俄罗斯青年政治参与的积极性明显提高,但有时也带有一定的功利性。他们把政治参与更多地看成是步入仕途的契机,可以接触到国家高层政要,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但这种趋势正在慢慢发生变化,2007年全俄民意调查中心的分析报告显示,选择“青年人政治参与的动机是物质利益和仕途路径”的比例分别是17%和14%,比2005年下降了六个和四个百分点。在经历了国家的政治改革和政权更替后,俄罗斯青年逐渐走出迷惘和困惑,重新调整自身的价值观,更加明确自身的政治座标,在梦想与现实间不再徘徊,并日趋成为俄罗斯政治生活中的鲜活力量。

相关专题:

普京青年团力阻“俄罗斯之春”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