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36期实录 廖锦桂 透视台湾媒体

2011年11月15日17:15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36期实录 廖锦桂 透视台湾媒体

台湾“纪录观点”栏目

李国盛:台湾从专制到民主的过程中,台湾媒体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廖锦桂:刚刚有大致谈到,台湾媒体在台湾的民主化过程中是有不同人的努力。媒体人的职责来自第四权,是不断要监督政府,还要报道真实。不管是什么样的媒体,报道真实和纪录真实是任何媒介的天职。台湾新闻界媒体在台湾社会转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从早年白色恐怖时期的政论杂志、地下刊物、到后来解严前后一些大学教授提出一些比较中肯的批评,就是所谓自由主义派学者,他们观念的散播和讨论需要有一个公共空间和媒介。台湾媒体发展的过程,后80年代以后纪录片的贡献非常重要。台湾有非常多的新闻界的前辈,比如摄影师,他们在那个时代多走了一步,后辈的人才会比较幸运的今天有这个空间。这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什么事马上达成,但还是需要多走一步。

李国盛:前几天我看了一篇文章,说现在台湾如果发生了一个案件,现场冲在第一线的是媒体摄影记者,第二排的才是警察。可见台湾媒体竞争有多激烈。廖老师怎么评价台湾媒体的现状?

廖锦桂:在台湾不管是采访哪个人,都是麦克围着有一圈,像一朵花儿一样, 媒体很多。他们取得的一些消息可能是非常八卦的,新闻界前辈争取来的舆论空间,到现在台湾媒体和商业发展成为主流后,让台湾新闻变得非常浮浅,这是我自己看不过去的。曾受古典新闻训练的人没有办法看,所以我不看。因为看了之后只会觉得很好笑,怎么会问出这么浮浅的问题。以前发生了一个火灾,一个阿妈死了,一个记者冲过去问家属"请问你现在心情怎样"。这是什么问题?这不是反智、脑残吗?还有很多年轻人当连线记者时,拼了老命要上镜头, 当时我在某台担任编辑中心主管,我对他们说,有了内容后再跟我联系。我讲这些话时, 心里一点也不开心。

台湾媒体商业发展后,一些媒体记者把自己当成了明星,妆化得很荤,但脑袋里的东西是凝结的,训练不够。台湾主流的电视媒体在90年代中期发展后,这是一个非大的退步。台湾频道虽然台多,但新闻性已经退步了,80年代我一天要看5份报纸才能看到信息的全貌。很难想象我40岁之后,每天还要看那么多台,还得不到我想要的信息,这说明主流媒体的表现无疑是退步的。频道多却只是形式的多元,不代表言论的厚实度和成熟度。台湾很多人希望电视台倒几家,倒越多越好,因为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新闻。

国外的新闻很好,BBC的主播就不漂亮,不是因为你面容好看才变成主播,人家是真正在新闻专业上有长期训练的,对于全球政治局势、经济、文化各种发展有长期观察。国外很多新闻记者本身都是博士、硕士,经过非常好的学术训练。在我们那个时代,当时新闻界的前辈教给我们的,都是最古典的新闻学,我在《新新闻》老板王健壮教我认识的第一个人,是Edward Murrow,新闻史上谁不认识他? 终结美国60年代麦卡锡主义的就是他, 他开了第一枪。

新闻有一种使命,就像现在很多人拍纪录片一样,要报道真实性,要做调研。打混的人, 凭甚么拥有第四权?无论新闻还是纪录片,调研非常重要,以前没有电脑,要跑一个新闻,第一件事就是半夜跑去报社或者图书馆印资料,回家先读资料,把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研究清楚,才知道什么是新闻,"新"在哪里。现在网路那么发达,人家都帮你整理好了,却发现现在一些做新闻的人都不知道新闻在哪里,重点在哪里。台湾有些新闻台的专业性是倒退的。

另外,平面媒体部分,香港的传媒引进台湾后也渲染了台湾的报导方式,媒体的头版都变成了肉体与尸体。这是新闻图像化后,香港传媒带给台湾传媒非常不好的地方。当然台湾主流媒体的发展遇到这样的困境,有很多结构性的因素,这是另外一个大题目。主流媒介在台湾进入了低荡时期,但新媒介非常多,比如纪录片。现在年轻人都喜欢玩电脑,电脑里一大堆的东西都可以看到。

李国盛:下面时间交给央视的庄永志老师,请他与廖老师做一个交流。

庄永志:谢谢,台湾的公共电视台怎么样?

廖锦桂:台湾的公共电视台比较好,只是调性有些慢。商业台对记者的要求与产量比较大,公共电视台相对来说要求少,不是24小时的新闻台,但负有非常大的教育功能,公共性非常强。因为这是人民缴税,立法院通过成立的一个台,新闻非常干净,而且有公共议题。公共电视台不会有其它电视台的一些不好的新闻。

公共电视成立后,他们把我从TVBS挖去。过去有老三台,现在新成立一个完全是政治不能够介入的台,1998年立法院通过才成立,1999年才开始做新闻,做深度报道,不跟商业台去抢新闻。国家对公共电视台的想象是,要提供真正符合公共利益的媒体,没有任何政治上的偏见,关心整个政治社会,目的是为建立一个更美好的社会。所以,在公共电视台有一些比较好的教育讨论、关心老人、儿童、环境类的信息,主要是关心公共性的平台。商业台如果有兴趣做的,我们尽量不做,等于是我们在补商业台不足的功能,因为市场失灵。商业台那么多「精彩」的八卦,但不看这些不会死,可如果不知道牛奶中毒影响很大,所以公共电视台报的就是这样的新闻,报道一些让生活品质更高的一些东西,还有反省和检讨某些出现瑕疵的公共政策,它是基于公共利益所建立的台,不拥抱收视率。商业台看重收视率。公共电视台整个组织架构跟商业台不一样,是跟NHK,BBC学的,在内部起码在我们那个时候里面没有政治上的争议,没有新闻审查。

网友1:您刚才提到的是公共电视台,公共电视台顾名思义是为公共利益服务的。我想请问的是台湾现在的所谓公共电视台是否植入一些商业广告为自己赚大量的商业利润回报?这个商业利润回报是怎么用的?

廖锦桂:公共电视台禁止播映商业性广告。会有一些企业赞助,但顶多只能打上企业名称,不能有关于企业的其它产品介绍。公共电视会出现某些LOGO,只能做到这样,中间完全没有商业广告。

网友1:那完全是靠政府投入?

廖锦桂:向公众募款,公共电视每年都会在电视上进行募款,这是小额募款。还有很多企业会捐款,很多企业基金会很欣赏公共电视的精神和价值,会有很多的企业捐款,政府也有固定的比例补助。政府一般是补助7成,民间募款和赞助是3成。旦募款的成果逐年在上升。

网友2:我感觉到2008年之前和2008年之后同一个媒体人和主持人主持节目的风格完全不一样,比如央广、中广。2008年之前用一个语调评价某一个政治人物,2008年之后变化非常大,而且在整个新闻的编排上给人感觉变化非常大。

廖锦桂:政党退出媒体,是台湾从戒严时代到现在一直持续不懈的呼吁。你刚刚提到的广播我不了解,我自己在电视台服务,所以我只能给你讲原则。我们一直希望政治退出媒体与校园,过去有一些东西是政府习惯把脏手伸进去,民主化之后政治人物往往是说一套做一套,这也是我们不太相信政治人物的原因,学到西方民主坏的部分,好的部分没有学到。之前台湾有一个非常大的新闻事件,黄哲斌辞职《中国时报》后,针对台湾目前媒体中的「置入行销」问题表达了非常严肃的抗议。也讲他自己不是什么英雄,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他说现在主流媒体出现的一些情况太过分。《中国时报》在台湾新闻发展过程中、在台湾民主化过程中曾经扮演过非常重要的角色,那时期有比较自由讨论的声音,而且是主流的媒体。

网友2:台湾在制度设计上对于公营媒体人事上有没有可能再做更多的改变,现在设计上的方式是否考虑了新闻的客观自由?

廖锦桂:你讲的两个广播我不知道,我的专业训练跟养成是,我不知道的事我不评论。但我可以说,我们的国会结构有问题,现在国民党占多数,这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就是政治不能介入媒体,媒体天生是来监督政府的。为什么新闻这个东西会出现,为什么在西方叫做第四权?为什么你有这么大的权力?因为你是代表人民来监督政府,所以你可以在三权之外有第四权,这是新闻诞生的一个核心价值。到了今天,为什么是反过来呢?

网友2:公视的董事长是经政府任命吗?

廖锦桂:立法院通过。立法院组成一个跨党派的小组,里面必须有专家学者,这还是政治决定的过程。但在实际操作中,公共电视采制作人,在我当主管的那个时代里,我们总经理不会跟我说你的新闻要怎么做。我要重述的是, 我们的新闻偶像是爱德华·默罗,那是我们那个时代新闻人的训练跟我们的尊严。现在一些光怪陆离的现象我认为是逆流,是新闻界自己不长进,所以我鼓励大家看纪录片或上网站。

网友3:那需要整个媒体环境的改善,尤其是公共权力方面的改善,给更多的自由。

廖锦桂:从台湾的经验来看,我们毕竟受过了一些社会科学训练,只要反省那段历史反省得够深,就能看出精髓。每一个前辈在他那部分多做了一步。对你们来说要你们太激进也不公道,你们也要养家,这个大家也理解,但要尽可能的真实。

网友3:现在有一种“伪纪录片”的概念,事情是真实的,包括有些电影为了追求这种效果才用记录手法拍摄,感觉像一种真实的效果出来,这时使得在影片界定类型中产生了很多模糊性。我个人有一个反思,对纪录片的真实性来讲,所有纪录片和新闻是用全部的客观事实反映主观倾向性的观点,只是有些人表现得很隐蔽,因此关注的不是真实性,而是报道的独立性。在多元化社会形成时,不同声音出现时,公众有判断的能力,可怕的是只有统一的一个声音,那是没有办法做出判断的。

廖锦桂:新闻学中喜欢谈「客观」,老实说,60年代以后出现的“新新闻主义”就揭露了新闻里没有「那种客观」,新闻里是有观点的。所谓客观,就是你指责一个人时,要公平的对待,要给他发言的机会,是一个due process, 指一个公平正义的程序,而不是所谓观点的客观。每一个镜头都是主观的,怎么可能有客观?今天访问你半小时,都是经过我的判断价值去筛选的,怎么会有客观这回事?根本不可能存在。但新闻学要求的客观我觉得是要求在程序上有程序正义,今天指责他,要给他反驳和否认的机会。你要诽谤一个人时,你要想到他可能会告你,这是公平的。新闻记者肩负这么大的权力和职责时,要懂得用一种公平正义的手法,要像君子一样做新闻报道,而不是说我今天看你不顺眼就讲你坏话。我是蓝营的,你是绿营的,我就给你扣帽子,如果这样,就失去了作为新闻人的基本涵养。

但人终究是人,无法克服自己的情感,所以新闻人要克服自己作为一个人的情感限制,在工作上要注意公平正义,要给人家讲话的机会,要查证。之前CBS主播Dan Rather因为查证不实就提早退休,他是美国新闻界非常令人尊敬的一个人物,但晚节不保。他不是造假,只不过查证不实,关于布什总统是否当兵问题,他长期信任一个消息来源给他的消息,对这个事情没有查证就自己下台了。这才让新闻行业比较受人尊敬。你犯错了,有风骨的新闻记者是自己退休,不用你赶我,我自己走。美国新闻界发生过多次关于新闻造假的事情,《纽约时报》不久前也发生过,《纽约时报》的处理方式也是自断筋骨,从总编辑到编辑全部换人。过去令人信任的记者突然出现造假的情况被发现,自己下台,这才让人尊敬。所以,不是说媒体不能犯错,而是怎么处理自己犯错。这会让人们尊敬是因为你在这个过程中展现的精神和价值是什么,这个行业才会让人尊敬。

网友4:老师您好,我有两个问题:第一,刚才你的发言和大家的讨论中都提到了BBC或者NHK、公共电视台,公共电视台在台湾收视率比较低,节目跟商业电视台相比较节奏可能比较慢,对于节奏比较快的人来说不具有吸引力,但BBC和NHK的收视率非常高,不光是新闻,拍的电影、电视剧、历史剧收视率都非常高,为什么日本和英国的公共频道能把电视做得那么好,台湾为什么没有做到那么好,二者之间是否有矛盾?可读性、社会可看性方面是否有矛盾在其中?两者不可兼得?

廖锦桂:BBC和NHK是个别国家最早发展的媒体,有结构上的先天优势, 有最专业的人在里面。台湾公共电视台1998年才创台,现在不过十几岁,但有一些小的栏目还是非常好,只是整个台的节奏太慢。我们内部有非常多的反省。但你若理智点来看,毕竟才十几岁,我们永远期待它做得更好。公共电视台10点也会放映国外的影集,经常播外片,自己没有能力做时就买。电视台做得好与不好,很多时候可以用很多方法,台内的人才如果不够,就委制,找到好的导演和找到好的脚本。公共电视有很多单元做得非常好,每年都是金钟奖最大赢家。

网友4:是自制的还是跟外面合作的?

廖锦桂:公共电视没有养演员,都是委制的节目。“纪录观点”有内制有委制,有购片。我们的预算很少,电视台是一个烧钱的行业,人的志向远大时,钱永远不够用。非常多的时候会购买外国的纪录片,我们放国外纪录片的时段是跟国外的公共电视合作,把他们好的纪录片拿到台湾来放。所以公共电视不只放台湾本土导演的记录,我们有非常多国际的纪录片。我个人就非常喜欢《世界经济发展史》的系列纪录片,居然可以把经济学拍得这么好,有一个镜头是从华尔街某个地下几千条缆线拍起,非常生动,这是国外的纪录片。我们会买国外非常好的纪录片。前一阵子维基解密在台湾卷起了一场政治机密的真假之争, 当时公共电视就立即播了有关维基解密这组织的纪录片,介绍这群人是怎么来的,在全世界做了哪些事,这群人很厉害。公共电视不会去跟着其它电视台讲谁泄了秘密,谁讲了美国什么东西,而是告诉大家什么叫维基解密。

李国盛:好,下面我们请廖老师谈一下台湾媒体的未来。最后请庄老师做一个点评。

廖锦桂:我只简单讲一句,未来要多看新媒体。想寻找答案的人, 在台湾的主流电视跟商业媒体里是找不到的。谢谢大家!

庄永志:公视对我而言很亲切,因为我看过公视拍的纪录片叫《回首台湾报业》,拍的很精致。我也看了台湾的电视剧《孽子》(根据白先勇长篇小说改编),也很精致。所以我对公视有尊敬的情感。谈到公共电视,我刚从东京回来,对日本NHK的运作、理念、技术储备等心生敬畏。今天我特别想跟廖老师谈媒体的现状与未来。廖老师既感性又理性,情理都有,让我感受到了另外一面。你谈到了失误与坚持,这些对我都是有用的信息。您说要做调研,我很想去,也是在我的计划当中,去了解台湾如何从管制时代到民主时代,公视是如何创办如何运作的,我想好好的去了解。非常感谢廖老师的介绍。

非常感谢廖老师的介绍。

廖锦桂:谢谢。

李国盛:谢谢,因时间关系,本次讲堂到此结束,谢谢廖老师,谢谢各位。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今年郑琼团队操盘的iDOCS邀请了更多重量级的国际嘉宾,几乎涵盖了纪录片制作制片所有领域的顶级专业人士,包括国际一线顶级专业导演,国际纪录片行业协会主席、电影节策展人、国际基金会负责人以及使众多影片成为国际获奖作品的国际一流剪辑师。
    2011-11-03 13:56:39
    -转播-
  • 我们一直认为一个有尊严的创作者,一定是不追捧和拥抱强权,而且也不自动地站到受害者联盟的队伍里,但是他却可以对花弯腰,对树敬礼,对某种力量有敬畏之心。但是非常非常可惜,太多挂着牌子的人是两边通吃,而且这些人极其有市场。所以在这样一个无法真正独立思考的环境,分享idocs这样内容纯粹找死
    2011-11-14 22:56:12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