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36期实录 廖锦桂 透视台湾媒体

2011年11月15日17:15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36期实录 廖锦桂 透视台湾媒体

讲堂现场网友

幕后工作人员的认同, 牺牲, 和投入,对完成这部伟大的创作,是息息相关的。这个过程非常感人。魏导演让台湾文化界非常尊敬的地方,还包括了在片子的首映会上,让幕后工作人员站出来讲他们拍片的过程和想法。光环与辛酸, 大家一起分享。我很少用伟大这个词, 但我衷心的感受到, 魏导演无愧于这个词,他带起了一个团队的尊严,也创造了台湾电影拍摄过程中非常难得见到的对电影这行业的尊敬。很多年轻人可能第一次接触拍片,但一拍就是10个月,半年没有拿到薪水,但大家没有离开。整个制作过程都是珍贵的典范建立。

当然, 故事片还是有其限制,魏导演知道电影的局限,所以不只做了电影,同时还请赛德克的后代族人把他们所做的口述历史集结成册,出书。原来,余生者,这些活着的人是有任务的,雾社事件在台湾高山上打了四十几天,最后的四名赛德克勇士自杀前,有交代妹妹,活着的人要多生小孩,让族人得以延续,祖先发生的故事要让后人知道。电影本身说的只是第一次雾社事件,但光是这样就已经拍了两集。半年后, 还发生了更不幸的第二次雾社事件。书籍的部分, 就是要把真正的历史跟电影的差别在书里完全呈现出来,把历史更完整的呈现。魏导演知道电影里有些基于叙事的需要,不是完全的史实。对于出书,学者们非常肯定导演的做法。而这本口述历史的出版,就是赛德克巴莱的二部曲。

那么, 雾社事件的余生者, 那些留下来的怀孕的妇女与小孩, 怎么在汉人社会里生存?这些被强制迁离高山部落, 离开族群文化与土地的后人, 现在的生活是怎样?今年12月,《山有多高》的导演汤湘竹还有一部关于《赛德克•巴莱》的纪录片要出来,片名就叫《余生》,这就是《赛德克•巴莱》的第三部曲。汤导演本身也是电影赛德克巴莱的现场录音师。

对台湾来说,今年文化界新媒体的影像有很成熟的发展,包括刚才前面提到的这些纪录片,当然这些片子只是一些代表。

在这个过程里,我为什么说(这些影像作品)是台湾最重要的文化事件?因为这些重大和好看的作品不断刺激观众走进院线。一部电影分成上下两集,看了上集很难受,要看下集,但还要乖乖的等一个月。在台湾电影发展史上, 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映演的过程, 让整个社会重新学习、重新去思考、重新去辩论,学习汉人对原住民的原罪,学习一段我们完全不了解的历史。

哈姆雷特故乡,一道朴素的脸墙。

我长期在新闻界工作,后来拍了纪录片,先是用笔, 后来用新的影像媒介, 观察与记录的, 都是台湾社会发生的若干真实人的真实故事。近年台湾这些一部接一部上演的电影与纪录片, 不断让我想起遥远记忆中的脸墙。

丹麦有一个脸墙的故事(图),你们如果去过全世界很多重要的博物馆,它绝对数不上豪华,从长长的走道走进博物馆,第一眼看到的, 是一面脸墙。这是丹麦国家博物馆第一眼要让你看的东西。如果对绘画历史稍有了解, 就知道这些是19世纪中期以后才开始出现的作品,后印象派、象征主义、野兽派等等,所以这北欧风格里, 非常多的是关于呐喊、扭曲的表情,这脸墙上丹麦人一点不帅,也不好看,他们是平凡的人。这个脸墙非常大,有非常多感情在这墙上奔流。墙的一角有几行英文,我将它翻成了中文:

「人类书写的历史, 从来不是对过去的单纯描述,
而是一系列有意识与无意识的选择与反省的产物。
专制君主时期的丹麦,
历史故事都绕着国王跑,王的事迹,王的战争,大人物的成就等等……
但随着民主的引进,
平凡的人民,成为我们历史注目的焦点。
福利国家扩大了丹麦历史书写的视野,
那些过去被丹麦历史遗忘的族群——
女人、农人、工人、穷人、少数族群,
现在, 他们的故事得以被传说。」

很想变成丹麦人,对不对?

这是个表面上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国,但这个国家的伟大, 却往往是在这些细节上被你看到,使你自己感受到伟大的格局。

过去一两年台湾整个文化界的蓬勃发展,影像界惊人的创意与成熟度、历史反省的深度,让我不断想到这面墙。在这个岛屿的历史墙上,我们终于也挂起了一张张被人遗忘的面孔。这是台湾媒体和文化界创作者一直在做, 也终于做到的一些事。

这一路,我们是如何走过来的?

我简单描述一下台湾媒体的现况。台湾现在处于一个媒体爆炸的时代,是一个多重的画面。我们的规划是:台湾2012年7月全面数位化。在主流电视上可以看到的是外部节目非常精彩,内部节目我们用“脑残”两个字来形容。另外,重播率非常高,其实台湾没有发生那么多事,但电视是24小时播放。

如果你去年只看台湾电视,或只透过电视来认识台湾, 一定觉得台湾是一个充满情欲、到处抓奸、背叛、通奸等爱得死去活来的社会。因为这一年从年头到年尾,台湾被三齣“伟大”的八卦恋情所淹没。从他们的婚外情到离婚,每一个进度人民都被迫知道,而且还分上下集。

在主流电视媒体这么「精彩」的情况下,为什么会有新的媒体形式,包括纪录片,有这么多普遍的发展?很多人愿意花钱看纪录片?

不能说主流电视是促成纪录片在台湾蓬勃发展的全部原因,但多多少少有点刺激, 绝对是诱因。因为在电视中没有办法得到你想要关注的东西,也得不到清楚的资讯。而纪录片是真实的,是真实的事情发生在真实的人身上,这本是新闻里要提供的故事,但在主流媒体上、报纸上看不到,反而在纪录片找到新的生命。这是台湾纪录片蓬勃发展的一个新原因。另外,跟台湾社会发展结构有关,台湾是一个现代化程度非常高的地方,很多大陆朋友到台湾去,让我带他们去乡下,他们说这对他们而言不是乡下,但在台湾,那就是乡下。都市里生活节奏非常快,就好象北京,这几天我感到交通问题很大,生活的节奏非常快。在这种情况下人一直有心灵的需求,就想要多一点点心灵的东西。台湾还有周休二日,非玩不可,很多非常好的片子在周末放映,大家看了会觉得这个周末过得很充实。最重要的是,越来越多人发现纪录片不是那么沉重,居然比故事片、剧情片还要好看,所以越来越多的人会去看纪录片。

另外,台湾人爱看比较有意义、比较有深度,跟人心贴近的片子。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今年郑琼团队操盘的iDOCS邀请了更多重量级的国际嘉宾,几乎涵盖了纪录片制作制片所有领域的顶级专业人士,包括国际一线顶级专业导演,国际纪录片行业协会主席、电影节策展人、国际基金会负责人以及使众多影片成为国际获奖作品的国际一流剪辑师。
    2011-11-03 13:56:39
    -转播-
  • 我们一直认为一个有尊严的创作者,一定是不追捧和拥抱强权,而且也不自动地站到受害者联盟的队伍里,但是他却可以对花弯腰,对树敬礼,对某种力量有敬畏之心。但是非常非常可惜,太多挂着牌子的人是两边通吃,而且这些人极其有市场。所以在这样一个无法真正独立思考的环境,分享idocs这样内容纯粹找死
    2011-11-14 22:56:12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