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33期实录 陈彦 从科举竞争到大国竞争

2011年11月01日18:25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33期实录 陈彦 从科举竞争到大国竞争

陈彦与网友合影

李国盛:谢谢陈老师的精彩分享,用“竞争”这把手术刀解剖中欧历史。如果我们把目光从宏观的和历史的角度回到微观层面上,现在我们很多个体竞争目的是为了获取别人没有的或者稀缺的物品,进而利用这种物品给自己打上标签,向别人炫耀以试图获得尊重。当这种竞争的选择是多数人行为时,人类前进方向有未来吗?因为每个人竞争的目的不仅是自身的物质需求,更多是和别人比较。而这种比较的需求是死循环。陈老师怎么看微观层面上的竞争?

陈彦:这主要是个人行为,很难谈得上是竞争。这主要是一个时代的氛围,是一个怎么样认识自己,怎么样体现自己的价值,是通过外在的物质的来体现自己的价值,还是通过内在的精神上的升华体现价值?这很重要。这两个东西不能分离。但人之所以为人,精神上的升华才是基本,然后才是物质上的追求。

李国盛:下面是互动交流时间。

网友1:陈老师您好!刚刚您讲到欧洲模式是竞争到联合,成立了欧盟。现在随着希腊国债的爆发,国际评级机构对西班牙、法国经济级别的降低,您觉得欧盟会有破例吗?如果有,那欧盟的局势是稳定的吗?

陈彦:欧洲现在面临着很大的危机,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债务危机,危机还涉及到政治制度。这个政治制度不是别的,而是民主制度缺乏活力,民主制度不能解决近十几年以来尤其是在90年代以后出现的问题,为什么我说是90年代?因为在90年代以前,欧洲同苏联阵营相对而立,在很大情况下得益于这个东西。欧洲的民主制度跟东欧苏联的官制制度比较之下获得了胜利,确实有很多优越性。所以在90年代初,柏林墙倒塌以后,有历史终结这么一说,“民主制度获得了彻底胜利",以后历史不存在,如果存在,是自由民主永续发展的历史。但90年代以后,由于民主没有了对立面,没有了竞争,原来有共产主义制度竞争,他一定要把民主做得比较好,等到他失去了竞争的一面时,自身也没有了动力,自己认为自己是最好的,但同时又看不到前景,往哪里走,下一步干什么?也就是说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方向感,以后的欧洲在选举上选民慢慢失去了动力,由于这种动力性的减弱,而在经济上的长期发展造成福利制度非常发达,福利制度的发达由于其它国家尤其是中国、印度经济全球化的推展,使得他在经济上面临对手,政治上虽然没有,这种情况使得今天他们在经济上出现很多问题,福利制度不能继续。这是今天欧洲面临的危机,这种危机不仅是欧洲联盟的危机,而是整个民主制度的危机,这不是说需要改换制度,而是怎么样优化民主制度?怎么样让今天欧洲和美国的老百姓能够认识到民主必须向前走?现在很多学者在研究这个问题,整个欧洲都在为前景在思考,怎么样往前走。债务危机当然属于整个大的危机的表现形式,这个危机反映到欧洲联盟这这条线上来说,是欧洲联盟前进路上的一个问题。欧洲现在有一个经济上的联合,在货币与其它问题上走得很远,但在经济上没有一个经济政策,在整个欧元区或者整个欧盟地区没有办法协调,没有一个有权威的机构协调所有的地区。

网友1:不是有一个欧洲央行吗?

陈彦:央行主要针对货币。而整个欧洲现在实行什么样的经济政策,国家债务到什么程度,这些都是国家自己掌握的,而非欧洲央行掌握。每一个国家福利制度和经济政策的出台也不是央行掌握的。欧盟过程很艰难,走在历史前沿,前无古人,没有这样的做法。所以经常有一些政治人物在自己国家遇到问题,面临困难时把责任推到欧盟,说是欧盟造成的,实际上欧盟有没有那么大的权威。债务问题是一个很典型的问题,因为欧盟不可以控制希腊的债务,希腊债务是自己造成的,实际上欧盟给了希腊很多援助,但希腊财政长期亏空,从没有跟欧盟说过其财政问题,没有把详细情况跟欧盟讲,导致没有得到比较早的重视。而且希腊也有文化上的问题,比如纳税,希腊人士在这个问题上比较特殊,他们很多人基本不怎么纳税,国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希腊长期拿了欧盟补助,又借了那么多债,又没有透明的机制让欧盟知道详情,突然爆发债务问题让欧盟压力很大。当然还有福利上的压力,经济发展减缓,各个国家都出现或多或少出现财政赤字,这是他们所面的一个重要问题。但从整个情况来看,欧洲联盟从开始一直走到现在都是慢慢的,危机推动,有了危机没有办法只好往前走一步,也就是说越有危机就越往前走,没有危机可能就不往前走。比如货币联盟,在90年代的欧洲,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搞统一货币,而且非常困难,但当年因有英镑危机,有法郎危机,有意大利货币危机,每次交易股市一出问题大量贬值,造成一个国家很大的问题。面对这种问题一定要走向货币统一,利用这些危机推动了货币走向统一。今天的债务危机不仅是希腊,接着有葡萄牙、西班牙,这个危机推动欧盟前进。现在德法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一定要有一个经济政府,一定要更多地把经济整合起来。这是我们下一步看欧洲联盟走向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

网友2:刚刚讲到现在是6、7个国家经济体的动态平衡,所以现在不会出现大的问题.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如果国民经济已经超过美国,已经是一个很大国家,那未来中国有没有像历史上其它国家一样通过扩张发动战争,这有没有可能?

陈彦: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按照美国学者的逻辑想崛起就要排斥其他人和其它国家,渐渐通过排斥带来冲突和战争,战争就意味着争霸离开了自己的本土范围指向其它地区,可能性有。但仅仅是可能性而已,走这条路需要很多其它因素,你说的只是假设,假设经济上强大起来,那超过美国和欧洲需要多长时间?有没有可能持续下去?现在看到的后起国家经济的发展都是有规律的,有周期性,有规律可寻找。日本有长期的发展,美国、欧洲曾称颂日本的经济怎么怎么发展,但没过多久日本就不行了,经济上就不能够支撑了,现在只能是维持。韩国曾有一段时间经济上得非常之快,后来也慢慢地慢下来,有周期律,一个国家的经济不可能长期永远按照那个速度发展,那是不可能的。相对来说中国比较特殊,中国太大,中国的潜力也非常大,周期律可能会有所不同,但绝对不会逃过这个周期。我不是说因为有周期律,中国不会更强大,比美国强大有可能,但强大还有其它因素,不仅仅是经济。美国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之前,大家认为他都是很强大的,他发动伊拉克战争也是因为认为自己是强大的,打伊拉克没有问题,但几年后并没有更强大,而且发动战争遭到全球批评,软实力一落千丈,奥巴马上来以后才有所回升,奥巴马上来后发表了好几个讲话都是怀柔的,对阿拉伯国家、对亚洲、对中国采取的都是这种政策。没有软实力的国家是不会很强大的,所以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尤其是软实力这一块,能否走出去现在还是一个问题,前景很遥远,如果真的达到了某种强盛状态以后,中国是否就一定要发动战争也是可以设想的。假如中国成为一个很成熟的现代国家,成为一个政治经济方面都能够符合现代要求的国家,那时候中国可能不愿意打仗,为什么一定要打?来一个双赢多赢的游戏不行吗?和其他国家和解,和其他国家共同发展有什么不行?如果中国个体都崛起觉得不应该打仗,扩张可以是文化的交流,经济的共鸣。不必是用战争的手段将别人毁灭,如果打仗不是彻底失败,那至少也是两败俱伤。

网友3:陈老师您好,我想请问一下您是如何看待美国逼迫人民币升值问题,您觉得中国会重蹈“广场协议”的覆辙吗?

陈彦:中国现在的情况大家都可以看到,中国情况现在还是一个未定之数,中国往哪里走现在是看不清楚的,别说长远的重蹈覆辙的问题,近的问题我们都看不清楚。世界对“中国”的解读非常困难,有人说“中国”这本书实在读不懂,外边的人读不懂,里面的人也读不懂。我们追求什么,中国的追求是什么?中国文化是什么?走什么方向看不到,学者讨论当中看不到,国家指出的方向也看不清楚,那世界就更难以解读中国的发展,不管是从欧洲看还是从其他地方看,对中国的发展忐忑不安。哪些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哪些是可以妥协的?哪些是可以避免的?都不是很清楚。

李国盛:六中全会讲: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许小年教授在微博上问到底什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陈老师怎么看?另外,谈到“社会主义”这个词时马上会联想到“乌托邦”,对“乌托邦”这个词您能否跟网友解说一下?

陈彦:这个问题很重要,社会主义核心的价值是什么?如果按照传统的理论来讲应该是平等,平等是核心价值。共产主义追求的是平等,西方当时说他们是自由世界,共产主义要推翻资本主义的自由,要用平等代替自由,因为资本主义创造了世界上最大的不平等,这是共产主义的核心价值。这个价值就是“乌托邦”,“乌托邦”有很大动力,可以指引我们向这个方向走,可以让我们关照现实的丑陋,让我们比较清楚的看到现实,看到现实社会的弊病,所以用这个“乌托邦”关照世界给了我们很大的力量,我们都应该为平等奋斗,为平等献身,为平等抛头颅撒鲜血。这是乌托邦。

有一个寓言:一个强盗在森林里拦路,有一张床,所有过路人需要在床上比比身高,长的话砍一点,短的拉长一点,这是一种乌托邦,全部都要平等。这种乌托邦虽然唤起我们热血沸腾,但正是因为这样的乌托邦导致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怪人,太残酷无情,根本不可能付诸实现。我们在乌托邦问题上碰壁以后彻底放弃乌托邦,认为乌托邦带来这么大的灾难必须要放弃,放弃使我们走上了现实,越现实越好,不要了平等,不搞平等,我们可以让某些人先富起来,越来越富都不是问题,只要我们的经济能够发展,我们需要有经济的自由,但经济的自由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利益,有利益就行。我们越来越现实,现实到没有了理念与价值,什么都不追求了,追求的就是物质与利益,谁给我利益就听谁,谁告诉我哪个利益最大就跟着他做,不管道德与价值。这是抛弃了乌托邦之后走的方向。

欧洲的情况不同,欧洲没有受到这么大的乌托邦之祸,很多国家没有把乌托邦建立实施,并没有建立制度性的乌托邦,没有强迫贯彻乌托邦,那么他们对乌托邦的比较理性和客观,共产主义建立制度以后的乌托邦的后果他看见了。同时也认为不能够完全放弃乌托邦,因为乌托邦有其好的功能,即批判现实,这个乌托邦不一定要来实现,但这个乌托邦一定是告诉社会哪些东西是不行的,这个乌托邦是我永远追求的目标,但并非把乌托邦制度化,一定要按照这个东西实现。因为实现任何乌托邦必须是强制的,如果有了强制那就成了灾难,把乌托邦放在一定的位置上,这个乌托邦还是用的。所以欧洲建立欧洲联盟,是理性的联盟,是民主联合的过程,不能强求。如果说欧洲现在遇到这么多的危机,要加快步伐成立一个联邦,成立一个共同国家,不行也得行。这绝对是不行的,因为这会变成灾难,但可以往前走,走多远算多远,走不了没有关系,就算欧盟最后走不到政治联合体上去,但在过程中创造了和平,如果能有效避免现在的危机(我想这个危机也是暂时的),使经济发生变化,维持繁荣,这就是它最大贡献。

网友4:陈老师您好!您说科举竞争是制度规范性的竞争,现在的国家公务员考试也在报名,一年比一年多,现在的公务员竞争跟以前的科举竞争相比是在规范下的竞争吗?另外您对陈光诚现在被监禁有什么看法?

陈彦:公务员的竞争是否为规范竞争?我认为是的。这个问题不在于公务员是否为规范性的竞争,而是在其它领域是否也有规范性的竞争,是否能把其它问题,比如经济上、政治上、文化上的竞争是否都有规可行,是否整个国家走上一个规范可行的国家?也就是法治国家的建立。我说的有规范性的竞争其实就是法治,有了法治就有了规范,我们大家按照同样的规范就是平等,这个平等不是经济上的平均,平等必须有法治,有法治就有规范。公务员的竞争是规范竞争,但远远不够,而且这个竞争有没有其它问题?如果其它领域都没有规范性竞争,仅仅在一方面有这种规范的竞争我想也不能持续太长时间,如果大家都不能在各自的领域充分发展,按照有规则的竞争来做的话,那么在一个领域的竞争是不行的。古代科举竞争是规范性的,有很好的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但同时它也有很大问题,问题在于竞争只限于科举竞争,只把文人引向官场,这是非常重大的问题。中国的有才之士不能只在官场上,必须在各个领域有作用,中国长期科技、经济不发展的原因人才都被吸收到科举制上去了,中国商人不能参加科举考试,所以中国很多商人在发财以后回去买地,买地以后他的孩子才可以竞争,好几个朝代的情况都是这样,明文规定,士农工商,商人在最后,重农抑商,所有的人都吸纳到国家官僚制度里去了。当年李世民夺得天下以后,他在城头上观看那么多的文人在下面排队参加科举考试时,他说天下的英才都在我的手中。不应该是这样的状况,不应该只在政治或者行政领域中,所以我们的目标是法治国家、人尽其才,才使国力得到更大的发展,

相关微博:

  • #分享视频#中欧社会论坛纪录短片 part-1 http://url.cn/3h2tik 【论坛纪录短片】该短片记录了中欧社会论坛2009年中国、欧洲筹备会的场景。在这里您将看到论坛新颖的工作方式,融洽的工作氛围,激烈但又不失礼貌的对话场面,有爱的夏日酒会。有中文、有英语、有法语……
    2011-11-01 17:09:58
    -转播-
  • 昨天下午从广州回北京,虽然未能搭乘因故障停飞的A380,但印象中南航态度还是诚恳的,也给乘客做了300-400元赔偿,加上其他算起来损失不小。A380国内就一架,听说飞一段北京—上海—广州就要飞国际航线。第二架年底才来,如果再出故障,南航就苦了。第一架没修好,恐怕就要一直赔偿已订票乘客。
    2011-10-31 00:06:31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