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33期实录 陈彦 从科举竞争到大国竞争

2011年11月01日18:25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33期实录 陈彦 从科举竞争到大国竞争

天尽头

中国在海洋的问题上很大。这是在山东威海的一个景,这个石碑刻着“天尽头”,据说最早的碑是秦始皇让人立碑刻字,"天尽头"从秦始皇而来,他当时认为走到了海边就走到了天边,也就是说中国的世界就这么大,海对他来说不是国土,甚至也不是天,天都完了。比较有意思的是,中国文化中的潜意识的状况是中国人很害怕海洋,不愿意深入海洋,“四海之内”,海外的东西不去冒险。这个地方还有一个碑刻着“天无尽头”,秦始皇去了山东威海,在回京的路上秦始皇就死掉了,据说有其他政治家到了“天尽头”以后纷纷出现不是死掉就是官位被贬的情况,让人感到很害怕,觉得“天尽头”太不吉利了,所以有人修了另外一个碑,碑上刻着“天无尽头”,这两个碑说明一个问题,中国对海洋的情结。明代都是内陆思想、农民思想,不需要海,内陆足够大。而在西方希腊,海是广大世界,海恰恰是自由象征,完全不是把自己框在海洋之外。如果觉得那个小岛就是他的天地,那他怎么能够出海呢?区别很大。当然中国情况很不一样,因为中国的陆地很大。

第四,关于大国竞争。刚才前面讲的都是科举竞争问题。关于大国竞争要总结以上的观察和分析,一是欧洲和中国两者不例外,都有追求统一的梦想,只不过中国早已经实现了,欧洲没有。比如罗马帝国想把整个欧洲统一进来,但罗马帝国灭亡了;西班牙的统一追求;后来有拿破仑帝国。这都是希望走向统一帝国的尝试,但这些尝试都没有成功。另外欧洲文人学士很多人都想做统一梦,但都没有成功。这是第一点。第二,如果统一之后,人类为了开疆拓土,都希望达到这样一种境界,也许有可能,但更为可能的是这个统一更多的不是要越大越好,而是统治者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必须扩张,不扩张可能萎缩,统治者希望越来越大的权力,是集权的内在的逻辑诉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提出问题,如果追求统一,为了追求统一是否什么手段都可以?是否可以为了统一不择手段?我们可以提出这样的问题。中国长期的统一当然是生灵涂炭,当然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当然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欧洲的这种统一追求也是有代价的,比如拿破仑的征战、一次世界大战、二次世界大战,这两次大战不是为了统一,是为了争霸,争霸和统一在这个意义上讲也是一样的,也是导致大量的生灵涂炭。在两次世界大战后欧洲人才开始觉醒,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不能为了争霸发动战争,所以现在有了欧洲联合这条路。

这两点之后,在逻辑上可以提出另外一个问题:从现在开始我们如何驾驭人类的统一之梦?如果还想统一有没有可能?如果有可能如何统一,应该怎么样去统一?欧洲现在找到了一个办法,即欧洲联盟。欧洲联盟是渐进的,不但是渐进的统合过程,同时是民主联盟的过程。这个过程从外看上去各个国家走向主权分享,货币统一,有了欧洲中央银行,金融政策走向统一,政治上也慢慢走向了统一,虽然有很多问题,但在往这个方向走,这条新路是避免暴力统一的一条路,这条路欧洲人能否走到统一现在还是一个疑问。最终能否走到从政治上讲的欧洲联盟,现在不敢打保票,但从二战以后的欧洲是和谐的,没有战争。从这点上讲,不说欧洲统一是否最终能够走向一个政治联合体的话,就只说它缔造了战后欧洲的长期和平这一点就功不可没。

中国的情况是什么?我们经常会听到有人讲“21世纪最重要的历史事件是中国的崛起”。中国崛起很重要,这是肯定的。但对中国崛起的评价与预测很不一样,乐观者认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可以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我们自己也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救了欧美经济,很乐观。同时,温总理于2003年到美国讲中国崛起一定是和平的崛起,中国的崛起不会给世界其他地区带来问题。这是属于比较乐观的。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米尔斯海默在2004年写了专著讲到中国崛起不可能是和平的。为什么?他说不是因为政权性质、制度的性质,不是因为中国现在还是非民主国家。他是从地缘政治的基本规律来讲的,一个国家的崛起第一步是在自己本地区寻找建立支配权,如果在本地区不能建立支配权,你的崛起就没有一个和平的环境,其他国家会牵制你,会给你带来影响。所以一个新兴国家崛起的第一步是要建立本地区的主导权和霸权。但这还不够,因为在本地建立了霸权,一个新兴国家的崛起尤其是一个大国的崛起,不能满足于本地区的环境,必须在其他地区有相应的环境,这个环境由他自己去建立,也就是说在这外面要排斥其他国家在其他地区的支配权,也就是说不一定能马上能支配其它地区,但我要遏制你,让你在其他地区没有支配权,我跟你基本上有同样的话语权,同样的支配权,然后进一步再寻找对其他地区的支配权,最后走向全球的支配权。他认为所有后来居上崛起的国家都会走这条路。但问题在于你把别人排挤出去,剥夺别人的支配权,就会和别国发生冲突,如果这个国家是一个弱小国家你可能得逞,但如果不是一个弱小国家,就会抵抗、反抗、抵制,那逻辑的发展就是战争。一战之后的德国就是这样,不满意当时的格局就发动战争,日本也是。这些后期崛起的国家都会走上这样的逻辑,不管是否愿意。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就没有霸权,没有霸权,崛起就受到遏制,那么崛起就不能满足自己的意志。他根据这种理论认为中国这种崛起肯定要追求世界霸权,只要追求世界霸权就会带来世界战争,至于欧洲是否愿意,美国肯定是不愿意的。如果按照他的说法这个问题就很大了。

经他这么一说,我们对中国的崛起就有忧虑,有忧虑也就可以理解。这个学者2004年就有这个预测,到现在已经7年了,从7年中我们看到的情况跟他说的逻辑很像。看南海的情况就一目了然,从这个意义上讲,米尔斯海默的预测是按照古典的竞争——争霸——战争的逻辑,这个逻辑我觉得不完全能够代表所有历史上我们看到的各种社会国家发展的模式和竞争的模式。为此我把大国竞争的几种模式归纳了一下,大致有三种:第一种是中国战国模式,如果按照欧洲模式是竞争——战争——平衡,中国战国模式是:竞争——战争——统一。所以中国有一个战国模式。古典的欧洲模式是米尔斯海默的模式:竞争——扩张——争霸——战争。欧洲现在走向了另外一个模式是联合,合起来干一件事,走向统合道路,维持平衡状态,不导致战争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分享视频#中欧社会论坛纪录短片 part-1 http://url.cn/3h2tik 【论坛纪录短片】该短片记录了中欧社会论坛2009年中国、欧洲筹备会的场景。在这里您将看到论坛新颖的工作方式,融洽的工作氛围,激烈但又不失礼貌的对话场面,有爱的夏日酒会。有中文、有英语、有法语……
    2011-11-01 17:09:58
    -转播-
  • 昨天下午从广州回北京,虽然未能搭乘因故障停飞的A380,但印象中南航态度还是诚恳的,也给乘客做了300-400元赔偿,加上其他算起来损失不小。A380国内就一架,听说飞一段北京—上海—广州就要飞国际航线。第二架年底才来,如果再出故障,南航就苦了。第一架没修好,恐怕就要一直赔偿已订票乘客。
    2011-10-31 00:06:31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