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湄公河惨案2 > 正文

泰国政局背后:挑动民众街头抗议成他信最后办法

2010年05月06日11:01南方网刘斌我要评论(0)
字号:T|T

窄巷子里的军队

沿着是隆路一直往前走30米,转进一条窄巷子,在巷口隐秘处,就会发现坦布所指的军队。

一般情况下,巷口与主干道交接处有两名士兵把守,他们配备两支枪:一支打橡皮子弹,手中常握;另一支是真枪,挂在背后。至于枪里到底有没有子弹时,队长说“不便透露”。

无论怎样,在“红衫军”看来,政府正是在“利用军队杀害平民百姓”。

在泰国南部经营橡胶园的哈迪,掀起裤腿指着一处伤疤对本报记者说:“这就是4月10日冲突时,被政府的人击中的。”

从3月14日红衫军走上街头示威第一天开始,哈迪就坐火车来到了曼谷。无所事事的上午,哈迪常常与几个同乡在拉差巴颂路口——“红衫军”集会地点——的后面,躺着睡觉。

哈迪在曼谷的栖身之处,其实就是一个20平方米的简易凉篷,几张席子一铺,旁边锅碗瓢盆加上洗漱器具,炎热的天气引来不少苍蝇。旁边,一些防水布围成了他们的“澡堂”。

这其实是泰国乡下生活的最典型写照,但出现在曼谷最繁华的商业街上,有人觉得这是“红衫军”示威的某种悲情。

对于千辛万苦来曼谷的动机,哈迪说不出更多理由,他只是说,“要是这里示威太久了,他就回家让妻子来换他”。事实上,更多前来抗议的“红衫军”,只是将其诉求定义为“总理下台,重新选举”,至于为什么要提出这些要求,他们同样说不清。

拉差巴颂路口的商场前,坐着另一批“红衫军”,他们是曼谷当地的市民,衣着相对整洁,面目也清爽许多。他们三五成群地坐在阴凉处,打牌聊天。

在当地做生意的阿琼,每天都会跟一辆专车过来。开车的人是一个老伯,每天早上他四处接上二十几个人前往此地。“来了之后便以休息为主,看情况参加红衫军的抗议活动。”阿琼对本报记者说。“主要是来充个人数,让政府知道有这么多人对政府不满。”阿琼说。

背后力量是谁?

坐在胜利纪念碑的石阶上,朱拉隆功大学的大二女学生贡丁使劲舞动手上的国旗和黄色旗,在她一旁的妈妈同样举着手中的标语牌,跟她一起随着大喇叭唱“让我们团结在一起”。

5月3日下午,“彩衫军”在曼谷胜利纪念碑示威。“不能让红衫军用暴力扰乱社会秩序。”刚刚做完演讲的“彩衫军”领导人敦医师对本报记者说。

集会现场,“热爱国王”的旗子四处飘扬。在艺术学校教书的贡老师解释说:“我们主要是表达一个爱国、爱皇帝的国民的意愿。”

“我们希望红衫军自己能够想明白这是一种什么行为,然后自行解散。”贡老师说。

持续一个半月的红衫军示威,因为严重影响泰国的社会经济,引起越来越多的反感。

去年4月11日,红衫军直接闯入东亚峰会会议中心,吹喇叭,摇红旗。很多领导人被迫提前返回。转至下半年,“红衫军”的街头示威继续上演,尽管表现得温和了不少,不过也有人认为,“红衫军”的策略是:一面斗争一面开始慢慢积聚能量。

而这能量的源泉则来自流亡海外的前总理他信。

本报记者在泰国接触的各界人士都承认,作为曾经的首富、执政六年的总理,他信在泰国党政军警各界的政治影响力,至今无人能及。特别是他当年垄断泰国的通讯事业,利用媒体对泰国底层农民进行的两三年“单一教化”,类似洗脑,更让占据泰国人口多数的农民,受到他信的操控。

过去一年间,泰国全国范围的459所“红衫军培训学校”蓬勃发展。同时,亲他信并且占据了议会半数席位的为泰党,去年曾发起对阿披实政府的弹劾案,其影响力可见一斑。

事实上,今年2月,红衫军领导人产生了分歧,主因就是他信:其中一派觉得应该在大理院(最高法院)审判没收他信760亿资产前一两天举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应该在大理院判决之后进行,以免被政府借审判没收他信资产案为借口,指责红衫军集会活动是为了他信一个人。

所以,在泰国《新中原报》执行总编辑林宏看来,红衫军的确就是为了他信一个人。

即便他信流亡海外,在阿披实之前的两任泰国总理沙玛和妹夫颂猜,都是亲他信的力量代表。然而他们都先后去职,亲他信的为泰党又因为内部分裂,让代表民主党的阿披实意外上台,所以在林宏看来,挑动民众街头抗议,成为他信势力最后的办法。

“红衫军”中另一股重要力量是地方的政治势力和大财团。“主要是地产和私人医院两大领域。”泰国朱拉隆功大学经济系副教授颂博·玛纳琅讪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他信执政时期,这些财团受到他信恩惠,获取垄断性利益,比如他信主导下的贫民房工程。“如今,这些财团牵扯十多个案子,如果司法公正判决,这些财团都可能会被没收财产,所以他们极力推动亲他信的人上台。”颂博·玛纳琅讪说。

而那些来自底层的农民,“不给钱谁来啊。”华裔导游韩逍遥说。坊间传言,每个民众示威一天会有500泰铢的报酬,而在与军警发生冲突时,冲在前面的人危险更大,报酬也更高。

他信之所以如此牵挂国内政局,除了他本身的政治野心并未消亡外,他另一顾虑在于,他的数百亿泰铢财产很可能被没收。“他不死心,他希望能斗垮政府并修改宪法,最终追回没收的财产。”林宏对本报记者分析。

在这样的决心之下,出身不同的“红衫军”领导人,很容易成为他信政治斗争的工具,再加上拥有执政时打下的农民基础,“红衫军”浩荡的抗议大军就这样形成了。

“用乱来斗,用乱来打开局面。”林宏在一篇时评中写道。

相关专题:

揭开虐杀中国船员疑凶背后的泰国军队面目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