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赖声川对话冯仑:《宝岛一村》中的中国视线

2011年10月28日14:57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赖声川对话冯仑:《宝岛一村》中的中国视线

大学生提问

把《宝岛一村》变成电影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同学1:赖先生您是如何迅速的了解到《宝岛一村》眷村的这个事,并且做得这么好?第二,您为什么不多拍几部电影?另外,冯先生发起了《风马牛》,为何没有发起话剧?

赖声川:我生在美国,我父亲做外交工作,我12岁到台湾,躲不掉,那个时代就在你的生活中。《宝岛一村》不只是眷村,而是整个时代的故事,是从某一个角度、角落看来自于两岸的历史。在剧中有一段的角色是大毛跑去做吧女。我当时住在中山北路三段,每天上学路上都会看到很多酒吧,这些酒吧服务于打越战美军的,他们周末坐飞机到台湾来,他们休息,意思是嫖妓。我每天经过的吧女,她们在卖,我小时候是真的不知道,每天经过,吧女都会跟我打招呼。稍微大一点以后看到美国大兵心里会气愤,看到他们搂着台湾的女孩子心里会不平衡。后来我长大去想,这些美国人明天可能就死了,在一个陌生的国度,有没有明天都不知道,他们那个心情是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这些事是我从小看到的。

关于电影,很多人找我拍电影,我觉得自己也蛮会的,只是一直在忙舞台剧,一直喜欢舞台剧,舞台剧做的很多事是电影不能做的,电影不会优于舞台剧,各有各的事。

冯仑:第二个问题,你说什么时候,就是现在。风马牛是我们做的一个电子杂志,是跟年轻的网络新生代的一个沟通的电子媒体,叫《风马牛》,电子杂志逐步形成了网上的人群,媒体有几百万的阅读量,他们自发的组织起来,在金融危机时会调侃,编了一些话剧,在公司活动上去演,很有意思,我个人就支持他们,这样他们一直延续下去,有网络人群组织的草根的话剧。关于草根话剧,专业人士闻风赶来,这帮助他们提升了一下。今年在木马剧场主办了话剧几十部,一个是草根味,二从公司角度来讲是品牌的软性传播渠道,目的是跟新生代的客户有一个除了钱以外文化上的沟通,在《风马牛》杂志的主导下每年都有活动,有喜欢的朋友可以通过网络来联系,到时你们也可以参演,提出意见,各种形式都可以,这也是北京各种各样的舞台剧中比较特别的一个形式。

同学2:赖老师您说《宝岛一村》的很多故事是您小时候亲身经历的,有很多对您童年生活表示怀念。前段时间我采访了《岁月神偷》的罗启锐老师,他拍的《岁月神偷》,里面大多数的故事都是他小时候亲身经历的,在大陆的传播度和口碑比较广,喜欢电影的观众都会知道这个电影。您的《宝岛一村》只是话剧,而且整个传播面比较窄,我也是一个其中没有欣赏到话剧不幸的一个人(笑)。在这方面,话剧离电影有一定差距,您对眷村的怀念没能够让大多数观众感受到,您又说话剧是很多电影无法做到的,那具体是哪些方面?有没有考虑将您童年的美好回忆改编成电影的可能?谢谢。

赖声川:你来看《宝岛一村》就会知道,如果说想把它变成电影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它的剧本已经很定化了,它的整个表演方式非常剧场化,要到剧场来看才会知道,三个房子定存在一起,同时生活,这在电影中是没有办法做的一件事。电影虽然有蒙太奇的说法,但没有那么容易,而在剧场里一下就能让观众完全接受而且立刻就了解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很多东西的运作方式是不一样的,剧场有很多东西是电影没有办法做到的,剧场确实比较小众,但我并不因为这样子就觉得比电影矮了一节。那个对生命本身的影响和转化是没有办法比的,只有舞台剧和话剧是你和演员在一个屋子里,在呼吸同一个空气在共度一个时光,这个感觉不一样,各位可以去感受。

同学3:第一个问题是给赖导演,我之前看过你的《暗恋桃花源》,在今天来之前我不知道《宝岛一村》这部戏。您想表达的是在历史背景下人的情感延续,那您做戏是更关注这段历史下的人还是人去推动这段历史?第二个问题给冯董,您说您去台湾专门找机会去看眷村,去感悟眷村人与人相处的文化,但您做房地产必然面对的一个问题是拆迁,你所拆迁的东西,以前是个筒子楼,是一个大院的,他们的感情类似于眷村很和谐、很生活很、人性化的东西存在,但现在做了万通房产,做了高楼大厦,会使人之间的距离不会那么近,而会有隔阂。

主持人:你的意思是冯总拆掉了人的感情?(现场大笑)

同学3:您做的是人性化的建筑,但做的是对社会有点破坏的人性化的建筑,您怎么看?

冯仑:您的问题很好。第一,我去看是满足我对历史的了解,而不是去怀旧。眷村给我的印象特别有意思的是产权问题。眷村人每个人在当时是没有产权的,是临时搭建起来的,但每个人都有土地证,叫战时授权证,是老蒋跟当时的士兵讲,打回大陆会会得到一块土地,这个土地的证书就叫战时授权,相当于虚拟的土地证。其实他已经失去了大陆,但用这个方式激励士兵光复大陆,用授权证换将来的土地权证。最后这些权证因为光复无望,老蒋最后将这些证按一平米多少钱给变现了。我见到国军的老军他们怀念,说老总统说话算数,虽然没有拿回大陆土地,但还是兑现拿到了钱。用这些钱有的买了眷村的新房子,因为眷村要建新房,除了政府补贴以外,有些还是要交钱的,他们就用虚拟的土地证变现回来的钱增加了房子的面积。我对这些的考察和观察了解到一个社会的法律制度在财产方面的变化跟大陆不同。

我们现在的变迁面临着一个可能的问题:即保护旧建筑。湖南有一个一圈一圈的土楼。里面的人都希望拆迁,相当于后来的眷村也希望拆迁,但文化学者说这需要保护。当你住在每水没电的房子、下雨漏水的房子,一个文化学者说你需要永远住在这里,我们要研究这段历史,你一定会将他打出去。所以在建设中保护和在保护中建设对城市化、房地产是一个很大的特点。我们现在也在做一些努力,比如我们拆了一个少管所,我们拆掉以后,监狱里的干楼我们留下了。这些做法是尽可能使大家对土地空间唤起一些历史记忆,留下一点记忆,而不是简单的拆干净,但同时在当地的人民,居住在这里的长期住户,他们强烈希望改善生活条件,所以我们又回应这部分需求:在政府规定的范围内适度的拆掉重建。这两个是城市化当中一直需要拿捏的分寸。

赖声川:冯总是否知道在任何一个地方拆迁可以做一个简单的动作,找一些学生去搜集这些人的故事,在这个区域做口述历史。

冯仑: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建议,以后我会当真去做。

赖声川:我的感觉是对房地产也是有帮助的,如果我要买一个房子,如果知道这里面背后的历史我会更珍惜这块土地。

冯仑:是,这是非常好的建议,我回去会做这方面的工作。

赖声川:我简单回答刚才的问题,《宝岛一村》里面的人不可能去操作历史,一定是历史洪流中的小人物。

同学4:赖老师您好!现在都在说文化软实力和文化产业,中国文化的内核是什么?美国有美国梦想、美国精神,中国应该输出什么样的文化价值观?今天的主题是“《宝岛一村》中的中国视线”,现在《宝岛一村》在台湾大陆市场反响很好,那我们共同的中国视线是什么?

赖声川:这个问题很大,我觉得冯总更有资格。我的思考是“文化创意产业”这六个字,大部分人误会或者误解,或者只关心最后两个字:产业。大家都赚钱。我们一直在做我们的事。文化创意产业重要的是没有创意哪来产业?没有文化哪来的创意?所以最后一定要做回到自己的文化。

对于未来我们共同的梦想是什么?回到我刚刚做完的辛亥百年剧,这个戏叫《梦想家》。这个戏演出当天马英九也在看。我的朋友说他在看戏的过程中掉泪,他说他并不喜欢在公众场合掉泪,有一种导向:男人不应该掉泪。其实我从不这样认为,男人掉泪表示你很有情感。他最后看完公开讲了一句话,他说他看完《梦想家》,想到未来能够替台湾的年轻人创造一个环境,能让每一个人去追求他的梦想,实现梦想。用"梦想家"三个字作为一个题目。回答这位同学的问题这是一种回答的方式,最重要的是你的梦想是什么?这是每个人要问自己的问题,因为现在每个人的梦想似乎是赚钱发财,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人生变得很简单、单调,我们难道没有更多吗?难道生命的目的就是赚钱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表示钱可以带来欢乐,但为什么从古至今我们没有看到钱能带来绝对的快乐?我看到的钱带来的都是烦恼。所以年轻人要搞清楚自己的梦想是什么,想清楚后要勇敢去追求它。如果你的梦想是赚钱发财我没意见,但我认为人生有更多更美好的东西,在那个梦的背后有更深的东西,我希望你们去追寻。(掌声)

主持人:现在年轻人想的是拥有一点烦恼,把烦恼花掉再拥有快乐。谢谢!我们的对话现在已经接近了尾声,最后我用我在台湾一次经历的两个故事作为结尾:第一,在大饭店连线时,有一辆警车挡在我们面前,我的同事说挡在中央台面前不太好看,让我礼貌的请他离开一下。我走过去说,你好,我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想连线。他说你连吧。我说对不起您这挡着我们了。他说没关系,我在这儿。我说对不起,能不能把车挪一下?他看着我没动。我说大哥你当过兵吗?他瞪着我。我说我没别的意思,我也当过兵,1987年入伍,开的是装甲车。他说,我也是开装甲车。我说你是国军,我是共军,帮帮忙(现场大笑)。他很快的把车开走了。这是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是因为现场戒备森严,被人群困住。台湾的朱德庸很热心的说来接我,快到时,说他来不了。因为他开的是黑色的奔驰车,在台湾叫“黑国车”,一般政府机关喜欢坐那种车。他说不能再近了,再近这辆车就要被砸掉了。之后我们找了山上山下卖菜的车突出重围去了台北的博物院,去的时候正好为特展,把几样不同的东西拿出来,我看到了乾隆皇帝的珍品,这个书画被人临摹过很多遍。展品很小,玻璃很厚。我在那儿站着,眼泪“哗哗”的往下掉。朱德庸站在那儿,后走到另外一边。这件事我们从来没有沟通过,但我知道他的心里一定有印象。我想我们可能会有一次机会对这样一次观展有交流。

今天我们的交流是关于文化,今天因为本人能力和水平的问题,他们最精彩的部分也许还没有被发挥出来,期待下一次有机会能为母校服务,也请赖总带着戏票来。今天提问的都有票,以后会有学生票,再次感谢你们来,谢谢两位!

赖先生:谢谢大家!

冯仑:谢谢。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昨天到昆明開發佈會,看見騰訊的記者,很開心,祝福你們!這禮拜7月29日跟31日在深圳保利劇院演出《那一夜,在旅途中說相聲》,非常期待!
    2011-07-26 19:17:56
    -转播-
  • #冯仑#有的不同性格的人很妨碍你的成功,为什么少年班、神童班最后大有成就的并不多?跟个性有关系,因为沟通能力、表达能力非常重要。一个人生存在一个群体里是不是被欢迎这很重要,你的性格特别各色,老是弄一些事儿让人不喜欢你,你想成功几乎没有可能,读书最好也不行。
    2011-10-28 11:11:09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