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赖声川对话冯仑:《宝岛一村》中的中国视线

2011年10月28日14:57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赖声川对话冯仑:《宝岛一村》中的中国视线

现场座无虚席

主持人:我做一个插曲轻松一下。我们到台湾住进元智大学,去了以后,来了很多各地的警署,因为台北军警局的人不够用,其中一个警署带了一个特殊的装置,网状的。说是防蛋的,非常高科技,主要是保护领导人。我说跟网格中间这么大间距怎么防子弹?我非常好奇,就看。陈云林一行开会,用了很长的杆子举着那个特殊装置,绷得有一丈左右的平方跟着他走,我没有看到“弹”,走完了终于看到了,原来是防鸡蛋。(现场笑)

冯仑:在台湾社会,言论、民主、表达的权利很自由,表达方式又是多种多样的,丢鸡蛋也算,但确实是一种对权利的表达,就像现在看到的“占领华尔街”,这也是表达。但如果有行为超出了言论表达的范围,侵害了别人的表达自由或者人身安全,那么他就被抓起来。

主持人:比政治更深远的是文化,《宝岛一村》应该要发生它的作用。1998年我们不可能达成这样的文化共识,到2008年,过了十年我们有了共识,一方面是剧作非常好,另一方面是大陆对两岸沟通的东西越来越认同,那你们来到大陆之前是否忐忑过?

赖声川:有,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宝岛一村》是非常台湾的题材,怎么可能引起大陆朋友很大的共鸣?但我们一路演,我们感觉到情感连接起来非常强大。谢幕时10分钟后观众还在鼓掌。我跟演员说是在向你们鼓掌,但也不是,而是为角色鼓掌,为生命,他们向这段历史致敬。我深深感觉到是这样的。我们讲“消化”两个字,很多东西其实在当下就能消化掉,两岸共同面对这段非常离奇的历史用掌声、哭泣在剧场里完成巨大的感情的交融

冯仑:我觉得两岸在历史、在中国人的概念上的文化,比如饮食、起居很容易沟通,但我突然发现最近20年台湾的变化,所形成的新台湾,大陆跟台湾有隔膜。大陆完全是用传统的大陆思维去看台湾,这像刚才讲的丢鸡蛋,百万人上街的事,包括电视媒体每天出现的事,我们对这些文化目前的隔膜非常大。

主持人:主要是我们造成的,是CCTV—4没做好。(现场笑、掌声)

冯仑:谢谢。

主持人:我去台湾时看到台湾警察面对抗议人群时,首先是划区域,要报批,划区域可以抗议,抗议以后有时间,如果超过一小时不退,他举牌第一次提示。

赖声川:好像球赛。

主持人:对,5分钟以后第二次提示还不退,第三次提示,三次提示以后就会动粗。但实际情况是需要看两边的人群数量,但通常抗议的人群会多过警察的人群,而抗议人群里一定有起哄和领袖,警察一定要把领袖拿下。最重要的地方是警察队伍的构成:第一层用的警力替代役,第二次普通警员,第三层是特警。

赖声川:没有当兵的义务就是替代役,非常轻松的一种兵役。

主持人:不是很正规,在警局里承担一定的义务,基本上是平民的孩子。抗议人群要注意的是这些孩子不能打,如果抗议的人群把他们弄伤了,台湾舆论会倒向不利于他们那一边。第三层是特警,关键时刻冲出去,在里面抓一个特警回来,马上制服,(现场笑)特别专业。但大家要注意的是这种最根本的是利用人的一种文化心理,这个认知一定是前提,这些孩子不能打。

赖声川:台湾非常独有的可以叫“抗议文化”,这二十年台湾的变化,从大陆角度来讲这个文化隔膜程度相当厉害。

冯仑:讲到文化,对于“文化”这个词也有时间概念,把时间概念拉近,近的文化反而越不容易沟通,《宝岛一村》之所以引起共鸣是因为这个事久远,时间消弥掉了恩怨,化解了悲苦,一切都过去了。

赖声川:不一定是这样,如果我们不做这个事,那眷村的记忆可能就消失了,这个事也就没有了。我们也没有这样的机会在剧场里共同来消化这些事,所以我觉得很多事不一定是时间的进退而是怎么处理的问题,用什么视角来看历史,我们是用仇恨的视角还是用更宽容的视角来看所发生的事?重点可能在这里。

冯仑:我骑脚踏车环岛时,有两个大陆人,包括台湾的朋友,我们在一起生活了9天,没有任何商务上的事,后来我发现文化上的差异很大。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不谈公共话题,能够说上20分钟都很难。我们的公共话题是选举、风光、饮食。我们原来特别想一起聊天,结果发现他们说的笑话我们不懂,我跟大陆朋友讲的他们也不笑(现场笑),这就是真的隔膜。再比如他们讲现在的事,大陆的朋友觉得没有挠到痒处,这种隔膜非常厉害。我们只是谈谈历史,谈谈几千年,谈完了就过去了,但我们呆下来后,发现我们真正呆的这9天谈公共话题以外的事时持续时间并不长。

主持人:美国有一部剧集《老友记》,很多人可能在网上看过,大家看得津津有味,也乐开花。

冯仑:你这讲的是艺术作品的力量。

赖声川:我想知道那七、八个人是谁?

冯仑:是做保品、牛排的公司里的人。

赖声川:所以问题在这儿(笑)。我觉得透过我自己的作品感觉到两岸幽默感没有隔膜,观众基本在同一点笑,尤其是在上海,如果我闭着眼睛在后台我就不知道在哪里。但在北京稍微知道,因为北京的观众会鼓掌(笑),台湾观众不一样,他们不鼓掌,等到最后在会鼓掌,不知道这是否为一种习惯。

冯仑:我们国家有一种习惯是见到领导就会鼓掌,北京市领导多。(现场笑)

主持人:今天的对话进行这个段落才发现今天对话的意义在这儿。冯总讲出了他自己认为的隔膜,也许冯总自己接触了有限的几个台湾朋友,有可能得出一个他自己认为是一个相对客观的印象。

冯仑:没有,我去台湾去了30多次了。(笑)

主持人:我知道,兴许是同一个人(现场大笑)。对话的意义在于大家肯定会有不同的地方,我们可能是不同样的杯子,但我们可能发现喝的是同样的茶,对话的意义可能就在这里。

下面的时间留给同学们。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昨天到昆明開發佈會,看見騰訊的記者,很開心,祝福你們!這禮拜7月29日跟31日在深圳保利劇院演出《那一夜,在旅途中說相聲》,非常期待!
    2011-07-26 19:17:56
    -转播-
  • #冯仑#有的不同性格的人很妨碍你的成功,为什么少年班、神童班最后大有成就的并不多?跟个性有关系,因为沟通能力、表达能力非常重要。一个人生存在一个群体里是不是被欢迎这很重要,你的性格特别各色,老是弄一些事儿让人不喜欢你,你想成功几乎没有可能,读书最好也不行。
    2011-10-28 11:11:09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