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赖声川对话冯仑:《宝岛一村》中的中国视线

2011年10月28日14:57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赖声川对话冯仑:《宝岛一村》中的中国视线

冯仑

冯仑:这个医院是一个慈善基金在推动。

赖声川:是一个私人医院,但任何人都可以去看病,不需要特殊的关系都可以在那里得到最好的医疗。然后看学校,看我们老师与学生之间的比例。

冯仑:台湾我去了30多次,一个原因是我以前做台湾研究,另外一个是因我读博士在社科院做的论文也是研究台湾。这样的话,我把我对台湾的兴趣从过去工作到社会一直延续下去,只要有机会就去。前年我骑脚踏车环岛骑了1100公里,我下决心要一米一米的沿海了解台湾,现在我变成了在台湾投资。我今天

跟赖先生大概是一个心情——爱台湾,当然赖先生是拼文化。在大陆的歌手开演唱会有一半以上的市场是台湾人的,未来随着赖先生不断进行两岸交流,我相信台湾方面的话剧作品在大陆会越来越受到欢迎。

赖声川:谢谢。

主持人:说到今天的主题《宝岛一村》,您是在哪里看的。

冯仑:大陆。

主持人:我印象中您第一次看是在去年?

冯仑:保利,在去年上半年。

赖声川:去年第一轮是在世纪剧院。

主持人:好像这部戏对您的触动很强烈。

《宝岛一村》讲述台湾眷村文化

冯仑:这部戏是讲“眷村文化”,物品每次去台湾都会去看眷村。我记得在伊拉克战争那一年我正好在台湾,电视里天天在演打仗,我一下想起来台湾和大陆打完仗很多老兵过去了,我就出去找了一个出租车带我去找眷村。司机很诧异“大陆人怎么知道这里有眷村?”后来我跟他说我是做房地产的(笑)。实际上是因我研究过这一段历史,看了一些照片。但这个司机转了半天没有找到,他说已经没有了。再后来我找了很多眷村,特别是在台北有一个眷村博物馆,还有很多关于战争的电视剧,我也到台南高雄看了眷村。很多人是从眷村出来的,比潘安邦、张雨生。后来我去了台北眷村的村口,所谓眷村在大陆叫“军队家属区”。台湾的眷村是当时国军从大陆撤来,聚集在一起,语言天南地北。

赖声川:听起来好像是很简单的一个事,但历史演变下来我感觉是整个人类历史里非常少有的这么大规模的人的迁移,到了一个地方以后,全部住在非常临时、非常狭小的空间里。我第一次带着《宝岛一村》到大陆来,说实话我们不知道大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媒体也问我什么叫眷村。我大概解释了一下,媒体说就是“军队大院”,我说也许吧,但我相信军队大院里的空间关系和人的感情是有点接近的,而眷村有一样东西是大陆的军队大院绝对没有的,那就是每一个人都想回家,每个人思乡,但他们回不了家,这是历史的特殊故事,军中的一百多万人到了台湾进到眷村。后来我发现大陆的很多媒体朋友和在座的各位同学们可能不了解,在大家的记忆中1949年那些人走了,大家看着他们的背影离开,下次看到可能是80年代的重新开放,这些人第一次可以回到家,我们又看到他们回来了,穿着西装,很体面,带着“三大件”,比如冰箱、电视机。

主持人:一定有金戒指。

赖声川:对,大家都觉得台湾生活真好,真有钱。但你不了解,那个人的西装可能是向别人借的,可能是一辈子的积蓄花在这几样东西上,可是中间这40年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不知道。《宝岛一村》说的就是这个故事。《宝岛一村》基本上讲的是历史残酷的笑话或者游戏,把这群人带到台湾,每个人想回家,而且每个人被告知很快就回去了。今年到台北升旗,明年到南京升旗。我们现在觉得很荒谬,但当时的人不觉得荒谬。

主持人:你们的童年生活离那段历史貌似很远。

赖声川:不远,这就是我们父母这一代的历史。我不在眷村长大,但我的很多朋友都在眷村。我们放学回家,台北市那时候的眷村特别多,经过一家,就到他家玩、吃饭。我们在眷村很过瘾,到一个同学家玩,吃饭时可能是另外一个地方,这个舞台可能是三家人,这个是河南的、这个是广东的、那个是北京的,炒菜都不一样,今天吃湖南菜,明天吃四川菜,这种感觉非常有意思。但当时我仔细的看了大人,我感觉他们好苦好不快乐。王伟忠说“眷村是小孩的天堂,是大人的地狱。”

冯仑:我讲一个故事将赖先生戏剧里的背景补充一下。一个老兵今年已经80多岁了,当年跟随蒋介石到台湾。当年他们家很有钱,是地主,他们赚的钱放在吃饭的圆桌下埋着。为什么要埋在那儿?大家每天吃饭时人心里都有数,饭可以永远吃下去,个人财产就埋在那儿,几乎没有外人知道。有一天他被村里和外面的绑票。家里人开始想忽悠过去,意思是给点钱就放了。但要钱的人很缺德,说就要圆桌桌子底下的那一罐钱,别的都不要。全家人非常纠结,因为这是他们家里所有的货币财产。没有办法就把这个东西交出去,人赎了回来。回来以后,土地被没收,进行土改,然后把他们家的人绑在杆子上,脑袋从下,就说你们不是盼着中央军回来吗?看见没?凡是看见的绳子一松,就栽进去了,结束了。如果说没看见那就继续看,他非常害怕,找他们家里的长工(原来给他们家干活的人)说怎么才能够把人救出来。长工告诉他可以帮助共产党到前线推小车(三大战役),他说可以去。对方告诉他晚上开会报名时你第一个站起来。这时候他又纠结了,是否跟他的堂兄弟说这个事?最后想了想没说。因为他怕说了以后人家先站起来,那他们家里人会出事。结果那天晚上对方还没有说完他就站起来,然后他上前线推车去了,并且表现好,就把他的家人从杆子上放下来了。后来才知道所有人其实都去了前线,为什么?原因是这天有人在烧火炕,特别烫,所有人屁股都坐不住(笑),都站了起来推小车去了。到他回来以后,地都被农民分掉了,他只好去找中央军。就这样到青岛找到了中央军,打仗一路败退到广州,后到了台湾。

后来他指着老婆和儿子说:我来台湾就弄了这两件东西,一个这么丑的老婆,一个这么笨的儿子(他开玩笑)。最后说起他回大陆,他确实把他的所有积蓄拿回到大陆。回到大陆他很诧异,因为一个比他想象的要好一点,原来国民党把大陆宣传得很差。第二他很诧异,当时被分到他们家土地的长工们,后来地也没有了,土地又跑到政府手里去了,长工也没拿到。他觉得恍如隔世,既然你拿不到地,当时为何还要拿?他觉得历史是一个很荒诞的故事。他所有的亲戚、小时候的玩伴、人生际遇都非常坎坷,拿了他的地的人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幸福,他落败而逃也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不顺利。之后回来的时间越来越少,一个是年岁大,二是满足了回乡思乡之情,又有政治上的原因开始疏离。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昨天到昆明開發佈會,看見騰訊的記者,很開心,祝福你們!這禮拜7月29日跟31日在深圳保利劇院演出《那一夜,在旅途中說相聲》,非常期待!
    2011-07-26 19:17:56
    -转播-
  • #冯仑#有的不同性格的人很妨碍你的成功,为什么少年班、神童班最后大有成就的并不多?跟个性有关系,因为沟通能力、表达能力非常重要。一个人生存在一个群体里是不是被欢迎这很重要,你的性格特别各色,老是弄一些事儿让人不喜欢你,你想成功几乎没有可能,读书最好也不行。
    2011-10-28 11:11:09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