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官员“对赌乌纱” > 正文

对话御史在途:纪委干部细述叫板县委书记经过

2011年10月23日10:58红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如果经公正调查证实民工诉求不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请问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同志、亲自部署诱捕民工的长沙县公安局长曾卫国敢说‘如果这些民工的诉求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吗?”10月20日,湖南纪委干部以御史在途的微博形式向湖南长沙县县委书记叫板,声讨警方殴打讨薪民工。

经调查,这位叫板县委书记的纪委干部是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支部成员、副主任陆群,是什么原因让他愤而投微怒发声讨的呢?《晨报周刊》记者第一时间私信对话,详细了解事件原委。

》》》对话实录

晨报周刊:整个事件实际上是4月12日开始陆续曝光。那天晚上你一直发微博到4月13日凌晨。那天发生了什么,使你如此激愤?

御史在途:4月12日前后,我连续遭遇三起民工求助事件,两起为讨薪的,一起为受伤致残被停药的,令我非常同情这些弱者。多年来,我关注过无数农民工受辱的事情,最愤怒的是两起,4月11日民工被警察毒打的是其中之一。而且,这次我还曾经按照惯例于4月11日晚上给长沙县委书记杨某反映了情况,要求他关注民工,防止公安乱作为。但是公安还是在当晚选择了对民工下毒手。

晨报周刊:如果不选择微博曝光,当时这件事情还有其他更正式的途径解决?作为一个纪委干部,应该也是有纪律要求的吧?

御史在途:我帮助过很多人,方法有很多,但像这次一样在网上直接公开批评,是第一次。这毫无疑问要承担很大的压力。这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对于解决问题来说,这样曝光的效果不会好,因为一曝光,舆论就会高度关注,公安会承受一些压力,肯定会尽量捂盖子,大事化小,文过饰非。但是这样做对这个系统的出动会很大,会促使他们查找问题、改进作风。我的目的也在于此。

晨报周刊:在4月11日,发布第一条微博前,你怎么确认了你了解到的事实?

御史在途:我肯定可以确认。发第一条微博时,我虽然不了解详细情况,但可以肯定公安对手无寸铁的民工进行了毒打。如果是其他人反映情况,我不一定会相信,但我的乡亲是绝对不会骗我的。4月12日晚,我的所有微博基本上都针对公安打人,没有涉及民工工资问题,因为我没有详细调查。公安打人是没有任何理由的,这是他们的硬伤。

晨报周刊:在调查过程中,你与长沙县那些部门接触过,他们怎么回应你的?

御史在途:我与县纪委、县劳动局、县公安局、县建设局的人接触过。县纪委非常公正,其他部门都虚与委蛇。最令我气愤的是几乎所有人在谈正事前都先要把农民工这个群体贬斥一番,几乎没有一个人同情这个群体。劳动局的监察队长莫某说何太雄这种情况确实应该得到补偿。

晨报周刊:他们对你在微博上捅出这个消息,怎么看?

御史在途:他们对微博没有任何评论。直到4月16日我再次去拘留所见何太雄时,偶遇公安局副政委兼纪委书记罗某,他才建议我不要发微博,说网络上两方面意见都有,影响不好。我说我不怕影响。但是我考虑到他们已经在调查,便暂停发微博,等待他们的调查结论。

晨报周刊:结果呢?

御史在途:他们没有调查结论,至少我没有看到调查结论。到目前为止,公安从没有任何人跟我主动联系沟通过,我知道他们是不屑于跟我沟通。关于恶意讨薪的问题,我以人格担保绝对不存在。你找任何一个建筑工地的工人都可以知道这种情况是建筑商和大包工头在欺诈民工。很多工地一年要赶走几拨民工,以节约成本,民工大多选择忍受。这一次他们把50个人骗来工地,玩笑开大了。

晨报周刊:就证据链而言,你只收集到了一部分证据,当然,还有伤情为证,难道你就没有从警方那里得到过印证么?

御史在途:我不是在办案,只要揭露出公安打人的情况就行了,公安不可能对我承认他们打人,但我给了他们告我诬告诽谤的权利。那个警号为“018333”的为了强逼何太雄签订协议,疯狂地打他耳光,致使他一个小时听不见任何声音。何太雄是在拘留所当着我和县公安局罗政委、拘留所王所长的面控诉的,只要他们两个有一丁点良知,就知道他绝对没有说假话。这些我都还没公开。它充分证明,1、公安毒打民工事实无可抵赖;2、公安违规插手劳资纠纷。如果公安没有利益在里面,怎么会再办理治安案件时强迫当事人签订劳资方面的协议?

晨报周刊:你的哥哥也在里面,这些人是你家乡的人,你没有想过避嫌?比如找一个朋友发帖?

御史在途:我不需要避嫌,第一,我哥哥是局外人;第二,我哥哥受害较轻;第三,我管家乡人的事情在情理之中。我在微博中说过,河北警察徐健在受冤时,曾经在我家里住过一年。我连外省的警察受冤的事情都要管,怎么就不能管自己家乡的事情?

晨报周刊:怎么想到会用“御史在途”这个网名的?

御史在途:我的网名来历很简单:御史在古代是言官、谏官,各种级别都有。我是纪检、监察干部,工作性质与古代的御史有相似之处。我们机关干部建立了一个QQ群,名字就叫“御史台”。我在腾讯的QQ网名是“一个人在途”,取后面两字组成了微博网名,意思就是“御史一个人在路上”。

其实如果是要曝光他们,我完全可以请其他人发帖,或者自己用其他保密ID发帖,还完全可以要媒体直接介入。中国目前最有影响的两个记者群,我都是管理员,如果呼叫媒体,很多省内外媒体都会关注。

晨报周刊:最后,你还是选择了微博,效果怎样?

御史在途:我没有看到其他效果,但是一小部分警察的暴行已经大白于天下,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在这一事件后免遭毒打。如果这些打人的警察得不到处理,这一事件就还刚刚开始。

》》》补充问题

御史在途:现有证据表明叶连生并没有与南通三建解除劳务合作关系,不知他在接受你们采访时是怎么解释的?

晨报周刊:叶连生的解释说何太雄没有缴纳质量保证金,于是他找了别的施工队。

御史在途:质量保证金是扯淡,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由于民工都没有钱,所以交纳质量保证金成为建筑商和大包工头欺诈民工的惯用手段。叶的解释证实了南通三建和劳动部门以及公安部门的谎言。何太雄他们做的工程,在所有队伍里质量是最好的,都摆在那里。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他们交质量保证金,也是很搞笑的。我们说的这些,都是在按情理说,如果从法律的角度来谈,建筑商和叶连生根本没有开口的机会。

相关专题:

官员“对赌乌纱” 谁会输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