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32期实录 廖陵儿 倾听底层的声音

2011年10月19日20:44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32期实录 底层的声音

被收留的流浪儿

流浪儿童问题在我国能否解决?

网友2:基金会如果对这些孩子不能够一直帮助下去,这些孩子面临的实际困难不能够一直帮助他们,他们受到外界的诱惑很大,再次会走上犯罪的道路,被黑社会老大带走,这样给他们的心理会带来崩塌。

周鲒:有一个特点很有意思,这些孩子在做坏事时不会找我们,三个月后不知所踪。一年后他们会来联系我们,他不知道我们的联系方式,但看到一个志愿者就会蹲在志愿者单位门口,蹲一天一夜的等我们。我们不知道他们前面时间在干什么,但他们能来找我们说明他不想继续做以前那样的事。当他们想做的时候我们会给他们机会,但作为民间组织不可能完完整整的帮助他,而且政府也无法做这个事。

杨子云:2008年我去瑞士参观了监狱,那个监狱相当于中国的劳教,是短期的,他们全国有一个机构,他们所做的主要是帮助大家出来时怎么融入社会,有一个过渡。中国广州有吗?

周鲒:我们的第一个困难是身份证,他们都不是广州人,没有一个是广州人,而且很多是说不清楚的,从我们的户籍制度来说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的人。而在几年前的广州,当地深看到他们有一个敌对的情绪。而这些流浪的孩子很久沉浸在损失的恐惧当中,有一种警觉感。当时广州本地人对他们有极大的排斥心理,这样会造成双方越来越远。

杨子云:现在除了你们这样的形式,还有没有专门的组织?

周鲒:专门的没有,但香港有。

杨子云:非常必要的是专业组织。在瑞士的监狱,我见到有全世界各地的人,那个监狱里装了来自108个国家的罪犯,他们这个机构给他们过渡,出来的时候有人接他们,有人给他们工作,而且他们整个组织是由8个社会名流发起的。

周鲒:这些年也有企业家帮助,比如说出来几个孩子一个小食店接收,其实他也不是有钱人,就一个小食店的老板,他愿意接这样的孩子。有一个小食店接的孩子,孩子做的时间不长,但小食店老板接的次数很多。不断的一批一批的接入这些孩子。

杨子云:这个行动中大学生有参与吗?

廖陵儿:大学生有不同的参与。

网友2:有没有辅导成功一点的案例?

周鲒:有,比如现在做保安,还有自学电脑,还有一些慢慢走向正常的道路。我们看到最多的是有五、六年,六年过去了,跟出来的状态一样。还有结婚生小孩的,打电话请廖老师帮助起名字。

网友3:今年政府对流浪儿童的问题非常重视,今年采取了很多措施,你认为我国如何解决流浪儿童问题,从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和策略来看,流浪儿童问题在我国能否彻底解决?

李公明:对于这个问题,因我不是专家,也不是官员,但我个人感觉是身份问题,没有办法解决,一旦事情纳入儿童身份解决,我相信人们会有顾虑,本来没有流浪的转而流浪,目的是为了解决某种身份问题,目前最关键的还不是一般的流浪儿童,最关键的是将小孩变成残废等非常恶性的行为,这个东西最令我们感到揪心。而这个东西的解决在各个地方解决的方法不一样,有些人遣送回去强调当地要怎么做,但我现在没有看到公平的向社会公布一个可行的办法,这涉及到各个地方当地的民政部门、街道对这个事情的理解以及他们的权限范围对这个事的解决,而没有统一法律公开程序来做,这个事就无法坚持。我担心会出现不断循环往复的过程,这两年可能好一点,但由于没有制度建设根本没有办法解决长远问题。我对民间的公益事业抱有最大的敬意,但最终解决之途绝对不是这样的,应该是有一个真正的从公共的整个社会资源的合理分配、制度的安排去解决。1998年我在加拿大温哥华做访问学者时,当地政府一个官员跟我讲,他们那里的小孩如果突然走到派出所,走到政府机关去说,今天晚上我跟家长发生矛盾,不能在家里睡觉。他们一定会安排他住到旅馆去,一定会给他饭吃。政府有一个公共财政是保证这一块的,就是有一个制度安排。我觉得从制度上进行根本的解决才是解决之道,因为我们不能寄希望所有人、所有干部、干警都有某种觉悟与道德和良知。所以民间的公益组织以后能否更多的往制度建设向政府提出各种各样的诉求,向社会各界发出各种各样的诉求,让大家来面对制度本身的建设,并进行改观,这可能才是根本的改变之途。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廖陵儿:另外,广州跟香港比较近,香港社工组织很发达,政府购买服务,社工的工资比较高,社工组织晚上可以开车去找夜不归家的孩子,香港有一栋楼收留这些跟家庭有矛盾的孩子,香港社工队伍比较强大,有这样专门的社工组织。我们应该往这个方向去做,深圳做得比较成熟了,香港更成熟了。

周鲒:现在广州也有这种做法。比如说这个孩子出现问题了,但社区没有意愿去解决这些问题,而街道办可能为了一个孩子去设一个收留孩子的中心,而动员社会力量去做,比如香港是政府购买服务在街道设立这些地方。发生这样的事在大城市居多,尤其是广州、上海,在这种大城市,无论是政府还是舆论总有情绪是把他撵回去就得了,我们这里干干净净就可。我们这么多年跟这些流浪孩子在一起明显感觉到这些孩子来到这里已经回不去了,所以他到了广州就要当广州人看,到了北京就当北京人看。因为他们已经无法回去了。我们有很多案例,遣返了一次又一次,两次三次,遣返了一次离开广州,但他们步行回广州,这很不可思议。从另外一个角度说,这个城市究竟为了什么样的问题让你步行回到广州?让人很痛心。从另一方面得出一个结论是这个城市一定可以接纳他。

主持人: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讲堂进行到这里,再次谢谢三位老师与我们进行的分享。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廖冰兄说:漫画不是玩笑,不是点缀,漫画是一种责任! 《此畜》(廖冰兄作 1994年)
    2011-10-17 11:47:26
    -转播-
  • 【思享者—龚晓跃:长不大的老屁孩】我就是个半熟中年的老屁孩,既没有熟到透熟到烂,也不想熟到透熟到烂。我真是庆幸在有些方面,我至今保留着作为一枚生张的无所顾忌。梦总是会醒的,花总是会谢的,人总是会死的,而荷尔蒙历久弥新。http://url.cn/0dRGmT
    2011-10-19 14:59:27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