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32期实录 廖陵儿 倾听底层的声音

2011年10月19日20:44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32期实录 底层的声音

谈起孩子们就揪心的廖老师

“你们不是坏孩子”

廖陵儿:我感觉这几年政府要政绩情结,每一届政府都想做一点政绩,我们很艰难,说的不好听是“人贩子”。一个干警有心,他曾说我也是穷孩子,我也是放牛娃,今天所里的孩子放出来交给我的时候,我当时还要偷偷摸摸的去接,他们的领导很冷漠。跟所长说"今天接谁谁出去",所长对干警说你不要管外面的事,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了。把孩子放出去就不管。而这些孩子是坐囚车进去的,不知道出去的路。我听到这些心里很难过。如果引导你去参观教所所,这一栋是教学楼,里面有多少教官、心理咨询室、多少图书室等,其实那些孩子都在车间劳动。以前是从早上、午后都要劳动的,慢慢有点进步了,就变成半天,好像放羊,看看书,法治教育,下午是劳动。如果是一个老板,雇一个未成年人工作查到要被罚款,但被关了那么多为成年人在那里劳动,这应该怎么算?我曾还一本正经的拿着报纸跟所长说,九年义务教育跟少教所接轨吗?那个所长说本来就是,向来就是。但其实没有。关了人家一年、两年,如果天天陪着他认字,一个学一个字,也学了几百个字了。可一个孩子放出来在“人民路”的牌子下问别人“人民路”在哪里,你说悲不悲哀,一个高高大大的孩子。

周鲒:这两年广州的治安与少教所改善了很多,进步了很多。2004年针锋相对到了极端,比如星期二解假,廖老师去接孩子,黑社会老大也在接孩子。那时候廖老师是去抢几个孩子,希望有一些不要走进黑社会中,希望给他们找一个好的大哥哥,不要全是黑老大。出来之后怎么办是一个大问题。另外,在他们要犯罪时,或者在他们出来时,在城市里有一个人跟他在一起有可能不会去抢了。但很难,因为他们不识字,没有身份证,一无所有。

廖陵儿:你刚刚的问题,跟政府的合作一方面是他们要做政绩,他们发信我们所做的他们可以写上去报上去,一群有人因为我们做这些事,写到他们的政绩里报到司法局并得了表扬。可实际做工作的还是我们。

周鲒:在这过程中干警、个体有良知,但整个这个体制谁帮我们就有可能要吃亏,整个体制把它纳入到系统里很难做。有些人帮我们做,有几个要求,第一是不要见报纸,第二不要见媒体。他们凭良心在做。

廖陵儿:领导把这些事作为自己的,还是压着这个干警,不让这些干警出头,把这些政绩写在谁身上谁就提拔谁升官,所以做好事的人可能就只有不盼升官发财去做了。

周鲒:在五六年前比较多的时候,抢夺案的主体主要是少年型的,成人很少。他们在街头抢劫可能为了一个项链,可能被抢的那个人摔死了,为了抢一个钱包,钱包里只有20块钱,但被抢的人也不小心摔死了。所以当时有人质疑"他们这么坏,你们还去帮他?"

廖陵儿:我觉得这些孩子不坏,我们跟他们说,“你们不是坏孩子,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坏的”,他们听到后很高兴。我们把展览搬进少教所,用艺术给他们一点熏陶。一些孩子会写日记,说在我进来的多少天能够看到廖冰兄的漫画展,觉得心中有了一盏明灯。我跟他们廖冰兄17岁时跟他们的年龄一样,17岁开始画画抗战漫画,我相信你们如果处在民族、国家被侵略的危机时,也会参与这种反法西斯的战斗。他们很高兴。跟他们说你们是平等的。在某一年的春节我收到两百人签名的贺卡,是少教所的孩子签名。他说我们现在没有自由没有钱,能不能给廖爷爷送一张贺卡。这个贺卡我看了应该是全世界签名最多的贺卡。我还留着。

签名中有一个孩子11岁,在新疆被骗子带上火车,带到这个老大那里,老大教他抢,并给他一个很锋利的刀片告诉他“如果有人抓你就在头上割一下”,因为人家看你留了这么多血,年纪又小,就不忍心抓你。这个孩子到了11岁那年说他自己不愿意再割了,结果被抓进少教所。新疆老乡回老家给孩子家庭说孩子被抓了,家里让哥哥去找,找了很久找不到,而哥哥在广州没有立足之地,又落在黑社会老大手里,又去偷、抢,也进了少教所,结果在少教所的饭堂里遇到,两兄弟抱头痛哭。这些孩子在我眼中是苦孩子,我很不明白那些干警,我跟周老师很难接受那种在少教所一吆喝,那些孩子就蹲在你们前面。人是平等的,我跟他们聊天是面对面的给他们说话。

周鲒:那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学员只要见到干部干警就要蹲下,其实这是一种防卫措施,怕他们有什么举动。这样导致这些孩子只要见到穿警服的就会马上蹲下。而他们出来之后我们很困惑,他们能够做的事很有限,比如送外卖,这很难,他们不识字,要教他们很久,而他们掌握也很难,进行钱上的交易也相当难。这些年他们在广州有一份工作,但跟工作的同事吵架、打架、再次偷东西的机率非常高,因为他们不懂得跟人怎么相处,不过几天就走了。平时上班还好,但遇到什么假期他们很孤独,因为这个城市对他们而言太陌生了,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尤其是到了过年、春节,所以我们带他们去游乐园,中秋节送一盒月饼。给予他们精神层面的关怀,从精神上做一点点实质上的东西,但物质的实质上给不了太多的东西。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廖冰兄说:漫画不是玩笑,不是点缀,漫画是一种责任! 《此畜》(廖冰兄作 1994年)
    2011-10-17 11:47:26
    -转播-
  • 【思享者—龚晓跃:长不大的老屁孩】我就是个半熟中年的老屁孩,既没有熟到透熟到烂,也不想熟到透熟到烂。我真是庆幸在有些方面,我至今保留着作为一枚生张的无所顾忌。梦总是会醒的,花总是会谢的,人总是会死的,而荷尔蒙历久弥新。http://url.cn/0dRGmT
    2011-10-19 14:59:27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