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32期实录 廖陵儿 倾听底层的声音

2011年10月19日20:44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32期实录 底层的声音

周鲒老师

周鲒老师评议

周鲒:谢谢,我分享几句话。刚刚谈到做公益和慈善,我跟李老师的身份一样,都是大学老师,我们在公益里都是业余身份,不管是我们做的事还是廖陵儿基金会做的事经常会被别人质疑,比如说基金会多少钱,几十万,几百万。现在这样一栋楼几百万,几栋楼就是几千万。现在中国政府很有钱。一个几百万的基金会、几十万的基金会经常被质疑。比如我们帮助一个癌症患者募集了一笔资金,在募集过程中有人不断的问我“你们为什么支持他,旁边的人为什么不支持?街边还有那么多人为什么不支持”?其实我们做公益就是廖冰兄老师的话“这么多人掉到水里,拉一个是一个”,我们只能是救起一个算一个。在这个基础上做公益所有人都可以做。其实我们的身份不是一个慈善的专业人士,而是所有有一定公益心的人为这个社会做点事。我就给大家分享这点,谢谢。

张翔:非常感谢周老师。我曾和周老师、李老师是同行,由于工作原因,我也曾做过青少年犯罪的个案研究。当年我在带学生做这种项目时,我认为最难有两点:一是志愿者的行为无法延续,志愿者不断的换,行为无法延续。二是作为民间力量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体制给我们一个出口,这个出口如何寻找也非常难。这是我当年做个案的感受。

下面是互动交流时间。三位老师首先是艺术家,艺术家一般给我们的感觉都是很高雅,生活离一般人比较远的一个阶层,那三位老师是如何想到俯下身去关心底层社会,如何想到流浪儿童群体作为你们的帮助和帮助的对象?谢谢。

廖陵儿:首先我不会把自己当成艺术家。廖冰兄先生虽然在艺术上很有成就,但他一直把自己定为一个"平民",他说世上还有那么多人没过上好日子,就不肯享受。他很刻薄自己。我去少教所讲课,讲到我父亲抽的烟是两块多一包。下面的孩子笑起来。这些孩子在社会上生存知道两块多一包烟是很劣质的。我在廖老身边长大,我所受到的教育完全不是人们想象的那种“艺术家”,冰兄创作时唯一一间画室是4平米,第一次分配到宿舍时是改革开放之初,广州画院搬迁到一个新楼时,广州画院给他一个旧楼的办公室,他在走廊捡了很多碎砖头,椅子后面就是门口,叫“冷巷斋”。这样的艺术家本身也出生在底层,他一辈子不会忘记底层,他说“永远不会在人民疾苦的面前闭上眼睛”。前两天发生的一件事:两辆车从一个孩子身上碾过,没有人主动去管。如果第一辆车碾过这个孩子,有人马上把这个孩子抱起来,那么她的伤会轻很多,第二辆车也不会又碾过。这值得思考。艺术并没有那么高雅。廖冰兄说“俗之表,雅之魂,艺术贵亲民"。谢谢。

互动阶段:

主持人:下面是互动交流时间。

网友1:廖老师您好,你们搞调研活动也进行了很多活动,你们跟政府之间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去帮助这些儿童?有没有对话?有没有接收方案的具体改进?毕竟你们的工作已经有了三年的历史。

廖陵儿:也不是完全没有,我们走遍了人大、公安厅。虽然先前没有回应,但最起码地方政府把这个事情提到议事日程上,他们很清楚地方没办法立法,但他们说会重视,会提交给国家的相关部门,这也算是我们坚持了那么多年为底层发出的一点声音。流浪的孩子怎么会为自己发出声音?他们发出声音可能是走投无路时偷抢。有一个孩子说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就要做一件大事。大家可以想想会做什么样的大事。地方政府说重视算是有了一个回音,但不知道是否算曙光,如果政府出台政策落实我觉得很漫长、遥远。但我们仍会不停去做,去坚持。

周鲒:我补充一下,刚才我们看到的这张图片是宿舍,接少教所出来的孩子住的地方。比如今天8:30放出来,解假,就是关了一年放了出来,但在解假当天二次犯罪更高。个案最近的是5分钟的路程。这不能从道德上去谴责这些孩子,因为这些孩子在里面虽失去了自由,但有吃的东西,有住的地方,但把他们放出来,今天晚上在哪里住,哪里吃,他们没有。不可能让他们回家,他们没有这个概念。所以只有两种途径:一种是睡在桥下,还有一种是找原来的老大继续抢东西,这是肯定的事。廖冰兄基金会和一些街道组织设的这些宿舍,意义非常大,给他们提供住的地方,而且给他们买好一点的盒饭。人只要稍微有一点向善之心,今天不抢,明天可能就不抢了。如果今天出来5分钟就抢了,那是不是一辈子在抢与关的循环中?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廖冰兄说:漫画不是玩笑,不是点缀,漫画是一种责任! 《此畜》(廖冰兄作 1994年)
    2011-10-17 11:47:26
    -转播-
  • 【思享者—龚晓跃:长不大的老屁孩】我就是个半熟中年的老屁孩,既没有熟到透熟到烂,也不想熟到透熟到烂。我真是庆幸在有些方面,我至今保留着作为一枚生张的无所顾忌。梦总是会醒的,花总是会谢的,人总是会死的,而荷尔蒙历久弥新。http://url.cn/0dRGmT
    2011-10-19 14:59:27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